|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四章姑娘也爬牆

第三十四章姑娘也爬牆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852

安排好這些,又叫小二買了幾身利落的男裝回來,四個人匆匆吃了飯,就各忙各的去了。

春荼蘼窩在客房裡看案卷,總覺得自己走了岔路,卻一時想不出錯誤出在哪裡。眼見天色漸漸昏暗,撒出去的三個人還沒有回來,她只得換了衣服,留下張紙條,說自己外出傳傳,很快就回來,然後出了門。

天一擦黑,城門關閉後,街上的行人就稀少起來。不過范陽縣城內的主要商業街和「娛樂場所」所在地,還是燈火通明,人來人往的。而像京都長安和東都洛陽光那樣的大城市,還要實行宵禁制度。

臨水樓的位置,就在這條主要商業街的中段,店面寬闊,兩層的小樓,後面接了一個極大的院子。院子的格局,她在接手案件之初,就細細研究過,迎面蓋了七、八間廂房,供長住的夥計們居住。東廂設有兩個大廚房和一個小灶間。西廂則修了一個馬廄,外加一連三間的大庫房。院中間有一口水井,井四周種了些搭配用的小菜。不過現在是冬天,光禿禿的只剩下黃土。

而西廂的外牆,與一間點心鋪子的高高外牆,夾出一條狹窄小巷,平時沒什麼人經過。於是方娘子在緊挨著馬廄的地方開了道小門,通向小巷。在院外的牆面上,挖了一溜碗口大小的凹槽,裡面嵌了石環,是供客人拴馬用的。

方娘子本人,晚上是不住在這裡的。

不過,後院緊鄰的那條街一入夜就安靜了下來,甚至黑漆漆的連人影也不見。因為即不是住戶,也不是晚上開的買賣,大多是賣糧食、布匹的地方,或者鐵匠鋪子,賣脂肪水粉、書畫之類的。如此一來,夜晚的臨水樓前後就像兩個世界般,前面熱鬧,後面和側面凄清無比,有著天壤之別。

春荼蘼來到臨水樓時,天色正好全暗了下來,看著被官府封了的、沒有一絲燈火光明的小樓,還有樓側黑暗的小巷和后街,她心裡突然有些發毛。她要做點違法的事,人少天黑當然更好,不過沒人陪她一起,她也忘記帶燈籠了,更不用說武器,實在是有些瘮人。

她不怕鬼,因為在現代打過很多刑事案,屍體呀什麼的著實見過不少,同樣也是不怕。事實上,她是無神論者。既然沒有神,自然也不會有鬼的。雖說,這場穿越動搖了她的信念和信仰,但她更怕的其實是人。

若是碰到心腸壞的流浪漢、乞丐、喝醉酒的惡徒或者乾脆是採花賊,她該怎麼辦?雖然身上穿的是男裝,可她這小身板,連胸也沒勒,一看就是女人。又在這麼偏僻黑暗的地方,真被謀色害命,她真的是一點反抗力量也沒有。

可是事已至此,沒有往回縮的道理。於是她咬咬牙,一貓身進了側巷。

臨水樓的院牆有兩人高,春荼蘼左看右看也沒有發現墊腳之物。比划了一下拴馬環,高及自個兒的胯部。她抬高腳,試圖以此為著力點,往牆上爬。只要她能站上去,再伸直手臂,攀上牆頭是沒問題的。正好,牆面也不知怎麼,有一塊凸起的地方,可以扒上。

但是當她好容易攀上去,卻趴在牆上不能動彈時,終於明白什麼叫智者千慮,終有一失。她這是怎麼了?大腦進開水了嗎?居然做這種白痴事情。可能是她太急了,所以才失去理智,因為她就算要偷偷進臨水樓,也應該等小九哥他們幫忙才行呀!

現在怎麼辦?她是絕對爬不上去的,可若鬆開手……這麼高,摔下去一定很疼很疼。

而正當她驚恐萬狀的貼在牆壁上,猶豫著要不要跳時,身後突然有風吹過,速度很快,接著她的腰帶一緊,身子凌空而起。算她在恐慌中還殘留著一丟丟理性,沒有尖叫出聲,只是低低的驚呼,隨後身體下落,穩穩落在地上。

情不自禁的,她揪住胸前的衣襟,不斷深呼吸,好像那樣能阻止心臟跳出來似的。

身邊,傳來男人低沉好聽的笑聲,抬頭一看,驚訝的認出那人是韓無畏。

再往四周看看,已經進了臨水樓的後院。

「我頭一回見到姑娘爬牆,姿勢還挺好看的。」韓無畏想保持嚴肅,可他忍不住。

自從認識春荼蘼,這丫頭就沒給過他好臉色。人哪,就是賤,越是對他冷淡疏遠,毫無敬畏或者討好,他反而對她格外好奇,念念不忘。但他也奇怪,才不過十四歲的小丫頭,怎麼就那麼厲害呢?可今天看到她這麼傻氣兮兮的樣子……先是不自量力的爬牆,然後又像只小壁虎一樣,趴在那不敢動,臉埋著,兩條小腿都哆嗦了,就覺得一直想笑,心裡暢快,似乎此時不是北方的初冬之夜,而是陽春時節,春暖花開。

「韓大人來抓我?」春荼蘼很快清醒了過來。

丟人現眼哪,做這種糗事,怎麼偏偏就被這姓韓的發現了?春荼蘼尷尬之極,好在天黑,看不出臉色的變化。但是不對,不可能這般巧法,難道他監視她?可是why?

「我是保護你。」韓無畏一本正經地說。

「保護?是跟蹤吧?」

「保護你,當然要跟著你了。」韓無畏大言不慚,「我答應過你父親,不會讓你有事。就算那個……摔下牆受傷,也算我保護不周。」說完,哈哈說了幾聲。

春荼蘼把後牙咬得咯吱咯吱響,但腦子裡卻恢復了理智,問,「既然如此,韓大人應該把我從牆下拉下來才是,怎麼把我丟進院子來?臨水樓被官府封了的,無故進來是犯法,到時候出了罪狀,算民女的,還是算大人的?」

韓無畏一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