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二章恭敬不起來

第三十二章恭敬不起來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966

「你不知道吧?」孫秀才奸詐地眯起眼睛,「方娘子和趙老七是舊識。趙老七貪慕方娘子的美色,曾經多番撩撥,方娘子不肯,還曾起過衝突。方娘子揚言要趙老七去死,這事,我可是有人證的。」

春荼蘼看著孫秀才得意洋洋的臉,拚命努力才保持住不變色,但心裡卻「咯噔」一下。因為,這件事她不知道,方娘子從沒有跟她說起過。她毫無準備,應對起來有些被動。

這件案子的麻煩之處在於,不管是原告還是被告,都沒有確鑿的證據支持自己的觀點,官府也沒查出什麼來。可這種情況一旦耗到最後,吃虧的一定是方娘子,因為這時代的法律是有罪推論,必須要證明無罪。

此時,她聽到爆出新證據,心念急轉,突然想起上回春大山一案中,調查到的一點關於孫秀才的情況。雖然這樣反攀有點人蔘公雞之嫌,但對待惡人,她無恥起來特別沒有負擔。對方若胡攪蠻纏,她能加個更字。

「就是說有殺人動機嘍?」她不禁嗤道。

「沒錯。」孫秀才大義凜然。

「有動機就一定有結果嗎?一個動機和一個結果之間就一定有聯繫嗎?」她又反問。

孫秀才一愣,看著對面少女笑魘如花,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

「那我聽說……」春荼蘼貌似為難的笑了笑,「孫先生坐享齊人之福,共有兩房妻妾。只是妻娶於微末之日,妾納於發達之時。偏偏孫先生之妻性格剛烈,又自忖有恩於夫君,於是曾因納妾之事,提刀追殺了孫先生三條街。」

孫秀才一聽這個,臉迅速漲得通紅,額頭上就像要爆血管似的。

但春荼蘼彷彿沒看到,繼續道,「不過,後來雖然追上了,卻到底沒有動手。不愧是孫氏妻,知道律法禁止隨意殺人,但後來還揚言要殺夫。當時她咬牙切齒,恨意滔天。這件事,我可不止一個證人,當時三條街上有很多人看到。那麼請問孫夫人殺掉你了嗎?大家都知道,妒婦之恨,能讓人不寒而慄。這麼強烈的情緒都沒有導致殺人,何況那趙老七隻是言語挑逗,不曾損方娘子分毫呢?方娘子一個女人,為了養活自己不得不拋頭露面做生意,想來會遇到多少無禮屑小之輩,若每個人都要殺死,臨水樓前,豈不早就屍積如山?」

「你……我……兩件事不可同日而語。我的家事,又怎可作為反駁之據?」孫秀才只氣得渾身發抖,本來相貌也算斯文,此時卻只像斯文敗類了。

「天下萬事,抬不過一個理字!」春荼蘼驕傲地抬起下巴,大聲道,「你以此因果來推論方娘子之殺人動機,我為什麼不能反推呢?難道說恨不得某人死,說出要殺掉他,就一定會殺人嗎?試問堂上堂下諸位,哪個人心裡沒有厭憎到其恨不得消失的人?可我們有誰,真的動手殺人了?若說無稽之談,牽強附會,也是自你而始!」

此時辯論激烈起來,堂下眾人也忍不住紛紛議論,場面一時混亂。康正源見張宏圖呆坐在公座之上,目瞪口呆,完全沒有反應,只得輕咳了一聲道,「肅靜!」

張宏圖回過味來,又連拍了幾下驚堂木,全場才安靜下來。

那孫秀才被春荼蘼頂得焦頭爛額,怕這刁鑽聽丫頭又說出什麼來,連忙上前道,「諸位大人,本案之爭的根本,在於魚湯之毒是否因為方娘子故意所得。若是故意,就有殺人之嫌。而要證明這一點,只要方娘子說出芙蓉魚湯的製作方法和用材用料,再由其他做魚湯的行家略研究一下便知。」

「這個……」張宏圖看向韓、康二人。

春荼蘼眉頭輕蹙,不著痕迹的走向方娘子,故意擋在她面前。方娘子倒也乖覺,垂著頭低語道,「鎮上有個福運樓,一直試圖模仿芙蓉魚湯的做法,但終究未成。剛才,我好像看到福運樓的大廚子在堂下候著呢。」

原來還有另一所圖,真是貪心不足!

春荼蘼眯了眯眼,快步走上前,連現代法庭用語都冒出來了,「民女反對!」

康正源饒有興趣的一笑,「你反對什麼?」

「民女反對這樣的求證方法。」春荼蘼一字一句說得清楚,「所謂密方,等同於財產,要受到律法的保護。如果為破案而泄露,那也必須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而且,負責鑒定之人要保證今後不得做出這種魚湯,否則就是對他人財產的侵犯,要承擔律法上的責任!」這叫知識產權保護,可惜古人不懂。

而她這種說法對堂上眾人來說,確實比較新鮮,康正源和韓無畏不禁對視一眼,露出興味的神情。

春荼蘼趁熱打鐵,繼續說,「大人們不知道吧?本縣的臨水樓與福運樓是競爭對手,福運樓多年試做芙蓉魚湯而不成。剛才孫先生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又看到福運樓的大廚『恰巧』在堂下看審。若大人們答應就此辦理,只怕那大廚會自告奮勇的前來。畢竟,他是行家嘛。那時臨水樓的招牌菜不費吹灰之力就被福運樓得到了,孫先生真是好算計,會得到不少好處吧?」

呼,她算明白了,古代的法律秩序真成個問題,對辯訴雙方控制很少。那麼,她當然也可以玩含沙射影、指桑罵槐、挖坑陷害那一套。

果然,孫秀才臉色數變,最後定格在正義之怒上,大聲道,「你血口噴人!」

春荼蘼聳聳肩,不說話。那種無所謂的模樣,很得韓無畏的心,令他登時露出笑容,低聲對康正源道,「她說得也不無道理,應當拒絕這姓孫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