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三十章裝13的德行

第三十章裝13的德行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920

康正源此時真後悔把自個兒的這位表兄帶來旁審,韓無畏天生勇武,兵馬和武藝均嫻熟高超,而且頗有智計,但就是行事不按常理,而且故意忽視禮節法度。

好在除了他,似乎沒有人發覺韓無畏這話的不適當,張宏圖沒有覺得權威受到侵犯,春荼蘼也依言站了起來。

接下來,就是例行的程序,由歐陽主典簡單宣讀了一下案件的大致情況和調查結果,很快就進入了對推階段。

到這時,春荼蘼才知道孫秀才是趙家那一邊的訟師。她很驚訝,因為趙家肯定出不起聘請銀子,除非有人暗中資助,或者孫秀才免費提供服務。

若是有幕後人幫忙,那此案與父親的案子有沒有關係呢?畢竟,才陷害完自家爹,又來陷害自家的租客,關聯性也太大了。方娘子如果因此讓酒樓歇業,她家的租金就收不到了。再往外租,還要費一番心力。

若是孫秀才不收銀子就肯出力,那指定是報復她,不服氣她上次的表現,想讓她難堪。如此,最後倒霉的一定不是她!這種自信,她很有。

而按照大唐的訴訟程序,要由被告先提出控訴,於是孫秀才施施然上前。

大唐是個自由奔放的年代,體現在衣食住行上,就是風格豐富而多變。比方衣服中,即有當代的特色服裝,也有很多人喜歡胡服、漢服,甚至魏晉的服飾。尤其文人士子,自詡風流瀟湘,特別愛廣袍大袖的樣式。

孫秀才就是如此,他自以為很有文人氣質,可在春荼蘼看來,卻是一派裝13的德行。

「學生孫雨村,代趙老七的遺孀,訴臨水樓老闆方菲毒殺趙老七一案。」他上前施了一禮。

孫雨村?她聽過賈雨村,是個貪贓枉法、糊塗斷案的壞官。真好名字,倒是對應啊。

「所訴何來,講!」張宏圖看了左邊一眼,見兩位上官都沒反應,沒得已,只得親自主持堂審,拍了下驚堂木。

孫秀才驀然轉過身,一臉義憤填膺之狀,指著方娘子,大聲道,「臨水樓,本縣有名的酒樓。方娘子,本縣有名的富商。而所謂商者,奸人也,為逐利無所不用其極。臨水樓的芙蓉魚湯,遠近聞名,其味固然美矣,但一盞湯取銀一兩,亦暴利非常。然,即是如此,食客仍趨之若鶩。」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管得著嗎?」堂外看審的人之中,有人嚷嚷了一句,聲音有些模糊,顯然是捏著嗓子變了調的。而此言一出,人群中立即暴發出嗡嗡的議論聲。

春荼蘼猜八成是小九哥或者小吳,神情半點不動,心裡叫了聲好。

「肅靜!」張宏圖大喝,並又拍了下驚堂木,「再有多言者,按擾亂公堂處罪,笞十!」

好么,雖然是刑罰中最低的那檔,但好歹也算是個罪名了。

人群立即安靜,孫秀才接著說道,「臨水樓芙蓉魚湯的烹制方法秘不外傳,湯品也是方娘子一手調理,絕不假手他人。那麼,若魚湯有問題,必然是她的錯處,其後果也應該由她一力承擔!而此魚湯的用料是鮐巴魚,極普通的腌制海魚。所謂君子遠庖廚,各位大人可能有所不知,但堂下諸位鄉親父老日日操勞柴米油鹽,卻是明白的,那鮐巴魚雖然美味,但烹飪之時必須格外小心,稍處理不好,就會令食者中毒。試問,這麼簡單的道理,一個開酒樓的老闆娘會不知情嗎?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會出現那樣令人死傷的結果?是店大欺客,不拿上門的客人當回事,只被銀子晃花了眼?還是故意為之,為殺一人而罔顧他人性命!」

「民女冤枉!」方娘子越聽越急,縱然平時為人沉穩,此時被人如此潑髒水,也有些忍不住了,匍匐在地,高聲喊冤。

「閉嘴!」張宏圖怒喝,「本官還沒問你,怎敢咆哮公堂!」

說完,又偷瞄了韓、康二位位高權重的年輕上官一眼。見他們還是沒有表示,韓無畏甚至兩手支在台案上,興趣頗深的樣子,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主審下去。

「孫雨村,你接著說!」

孫秀才冷笑一聲,望向春荼蘼,心中洋洋自得。可是讓他心裡突然長草的是,他的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明裡暗裡把方娘子往死角里逼,春家的賤丫頭為什麼還不動聲色?若說是嚇傻了,為什麼她的眼神如此清澈無波,神情也坦然自得,彷彿胸有成竹?

他一咬牙,繼續攀咬道,「事情發生時,都尉韓大人和巡獄史康大人恰巧在酒樓,目睹了全部事實。而在兩位大人的安排下,本縣張大人和縣衙各位差爺反應迅速,也已經查明前因後果。學生請求傳召證人,一一對質,讓方娘子心服口服。」

「傳證人!」張宏圖扔下令簽,立即有差役撿了起來,下去帶證人。

然而此時,康正源突然開口道,「當時我與韓大人確實在場,不過卻只是看到了事件的結果,並不是事實,更不是過程。這個案子的真相是什麼,還請二位訟師辯駁明白。」

孫秀才聞言一怔。

他說的話裡布下了文字陷阱,畢竟,如果說是兩位大人目睹了一切,本身就佔了幾分說服力。哪想到這位年輕的大理寺丞不是好糊弄的,這點子咬文嚼字的花巧也給指了出來。難道說康大人與韓大人是表親,春大山又是韓大人的下屬,於是在堂上有所偏頗?自打上了堂,韓大人的目光就落在那春家丫頭的身上,難道說是……美人計?韓大人看上那臭丫頭了?

他髒心爛肺的想著,春荼蘼卻仍然不動不說,神態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