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九章美男如玉

第二十九章美男如玉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814

「你不覺得,她在律法上頭的見解獨到,是我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嗎?」康正源目光流轉,懶散的眼神中有著別樣的認真,「雖說她是女子,到底難成大器,卻也應當好好挖掘一番。若能真正理解她的所思所想,對大唐的刑獄,說不定會有好處的。」

韓無畏和康正源是表親,從小又一起長大,彼此深深了解。所以韓一聽康正源的話音,略想了想就明白了,不禁吃驚,警告道,「皇上一直說要息訟、平訟、止訟,若你故意還要給她爭訟的機會,豈不是違背皇上的意思嗎?」

「你不知道。」康正源搖搖頭,「雖說這是我頭回接下巡獄錄囚的差事,但前幾年皇上親自錄囚時,我是跟在身邊的,親眼看到很多冤獄,完全是因為刑官被蒙蔽,而冤者有苦說不出所致。那時我就想,除了要求刑官明察秋毫、秉公執法外,如果有人替冤者說話,不讓他們被惡徒構陷,這世上是不是清明很多呢?」

「你想要大唐有更多春姑娘這樣的人?」韓無畏愈發驚訝。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康正源苦笑,「只是春姑娘在大堂上的行為,讓我心裡有些莫名的觸動,但我不確定,所以才要再看看。若她上回的表現只是偶然呢?若只是因為擔心父親而生出的莫大力量呢?」

「我卻覺得,她像是浸淫此道多年的老手,律法於她,彷彿是最趁手的兵器,那種殺伐決斷、意氣風發、進退得宜,比之戰場上的指揮者也不差分毫。可念在她的年紀和閱歷……說不定是天降大才於我大唐的。」韓無畏一臉讚歎的道,「可惜她是女子,你不能提拔她做手下的刑官,我也不能招她至麾下。」

「那至少可以看清她,學到她的能耐,轉用於別處。」康正源望著長安的方向,「所以,我這樣做並不違背皇上的心意,因為皇上反對的挑詞架訟,怕民間為此爭訟成風,置禮法謙虛於不顧,並不是反對有人為民說話。所以,掌握好那個度是最重要的。」

「讓你說的,我很期待明天的堂審啊。」韓無畏咧開嘴,牙齒和眼睛都閃閃發光。

「哦,今天的事還沒做完呢。」康正源無所謂的攤開手,「叫人四處張貼告示,吸引更多的百姓來看審。另外……早上不是聽說她已經決定代方娘子應訴了嗎?得給她找個對手啊。」

「對手?」

「是啊,就那個孫秀才吧。」康正源笑得陰陰的,像一隻卑鄙的狐狸,「你不是打聽過,春大山一案,孫秀才失信於春荼蘼,後來春家的丫頭很不客氣地把定金都要回來了嗎?你想,孫秀才自詡是附近幾個縣最了不得的訟師,結果算是被打了臉,那等小肚雞腸的人,難道不會伺機報復,給春荼蘼一個教訓嗎?」

他這樣一說,韓無畏立即就明白了,介面道,「對啊,那就給他個機會。我猜,只要把春荼蘼要代訟的消息遞給他,他自個兒就會爬來,免費也要為趙老七家的打官司呢。」

兩人相視一笑,輕輕鬆鬆就把春荼蘼推坑裡了。

另一邊,春荼蘼一直在鎮上奔走,詢問證人,調查情況,忙活到天色全黑才到家。可到了家也來不及吃飯,立即伏案做辯護的準備。時間上真是緊,人手真是不足,她累得半死,但精神上卻極度亢奮,好像回到現代的狀態。而且因為不再是為錢而打官司,是真正想幫助人,心情也特別開朗。

春大山看女兒這麼辛苦,很心疼,可他又深刻感覺到,自家女兒怎麼一打官司就很開心的樣子?而當他注意到西屋的燭火到半夜才熄滅時,突然有點心慌,好像有什麼不同了,女兒正脫離了「正常」的人生道路。但同時又些自豪,他春大山的女兒就是與一般的閨閣女子不同啊。

第二天吃過午飯,春大山就帶著女兒和過兒去了縣衙。到門口時,一家三口嚇了一跳,就見縣衙門前擠滿了人,比菜場還熱鬧。門口站班的衙役們雖然在維持秩序,卻又不驅趕。

「這是怎麼的了?」春大山問前來會合的小九哥和小吳。

「縣衙到處張貼告示,說臨水樓案今日晚衙過第一堂。」小吳皺著眉說,「鎮上認識方娘子的人多,又聽說今天有折衝府的都尉韓大人和大理寺丞康大人來旁審,所以都湧來看審了。」

春大山怔住,隨即憂心忡忡。

他們制訂的策略是暫時隱瞞春荼蘼代訟的事,春荼蘼只是暗中幫手,案情實在於方娘子不利時,再由她親自出馬。話雖如此說,但春大山一直期待情況不要太嚴重,那麼就不會暴露女兒。可是現在,這官司怎樣打法,好像已經不再控制在他們手中。

「荼蘼……」他為難地望向女兒。

哪想到春荼蘼還是很鎮定的樣子,安撫地拉拉春大山的袖子,低聲道,「爹不要擔心,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至於名聲的好壞,以後自然有定論。說起來,爹是武官,而且沒根沒基,憑自己的本事升上來的。那女兒好歹也算將門虎女,行事作為自然與其他女子不同。所謂謠言止於智者,真正的明白人,不會為此看輕女兒。就算祖父在,知道女兒是救人的,也必然不會阻止。若有糊塗人嚼舌根子,嘴長在別人身上,咱們管他們說什麼呢?爹若是擔心女兒將來的親事就更不必了。那等狹隘淺薄的人家,爹也捨不得女兒嫁過去呀。」

春大山滿心滿腔的話,就這樣給春荼蘼輕聲細語的堵了回去。見女兒提起自個兒的親事也如此坦蕩光明,心裡不知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