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八章折衷的辦法

第二十八章折衷的辦法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35

春家有難,方娘子義無反顧的伸出援手。現在人家有了牢獄之災,不管從哪個方面講,也不能袖手旁觀。回家之前,他去了女牢,方娘子還一個勁兒的讓他抽手,免得受連累。人家把事情做到這個份兒上,他若真的不管,還算個人嗎?

可是,他不懂律法,他除了奔走之外,無能為力。而女兒的問話,其實是問他,要不要女兒插手這件事。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女兒於律法上,很有些天賦和能耐。只是,要讓他拿命回報方娘子的恩情,他不會皺眉,事關女兒的名聲,他卻真的很不想點頭。

「最差的情況,會到哪一步?」他猶豫著問。

「爹,律法雖有則,但上了公堂,案情卻瞬息萬變的。」春荼蘼正色道,「現在因為牽扯到了人命,所以可大可小。若判官裁量為意外,方娘子頂多就是支付傷者賠償銀子,官府所判的刑罰也可以贖銅折抵。但若定性為是過失殺人,雖然也可以贖銅代罰,卻是很大的數目,方娘子非得傾家蕩產不可。」

「錢財身外物,人沒事最要緊。」春大山道。

「但殺,分為故殺、戲殺和過失殺,若是定性為故殺呢?」春荼蘼反問,「那可不是能拿銀子擺平的。而且方娘子一介平民,沒有八議之特權,最後會被判絞刑。」

什麼故殺、戲殺、過失殺,什麼八議、特權,春大山一概不懂,但絞刑他聽清楚了。大唐律中沒有什麼凌遲、腰斬、剮等五花八門的酷刑,只有五種刑罰:笞或者杖刑、役、徒刑、流刑、死刑。死刑只有兩種,一種是絞,留全屍。一種是斬,就是砍頭。

「為什麼要判方娘子故殺?」春大山愣了愣,臉色全白了,「我聽她說,她做菜時的手法並沒有出問題,不知道魚湯為什麼會有毒的,指不定誰陷害她呢,怎麼還要說她有意殺人?就算是有意,為什麼別人都沒大事,單單趙老七死了呢?」

「爹,我沒說判官一定認定方娘子為故殺,只是說有這種可能。」

她在前世念法律課程時就在一家有名的律師事務所打工,後來通過律考,當上律師,接觸過太多的案件。像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事見過、聽過、甚至做過很多,所以她很清楚,事實在高手的手中,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所謂扭轉乾坤,不外如是。

任何事情在陽光下都有影子,這就是法律的黑暗之處。

「那怎麼辦?」春大山急了,「不能眼睜睜看著方娘子被害,不能冒這個險啊。」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騰地站起來,「不然,咱們給她請個訟師?上回你不是給爹請了一個?」

「那個人不能相信。」春荼蘼對那位孫秀才極度的厭惡,因為他就是民間所言的吃人不吐骨頭的訟棍。同情心和良心從來沒有,甚至連廉恥和職業道德都欠奉。

「爹,上回您的案子,我懷疑有人在背後操縱,不然那個張五娘不可能憑白無故的就針對您。之後,又不可能在一天之內消失得乾乾淨淨。而那孫秀才當初應下我的請,後來卻突然不來了,人品的好壞暫且不論,萬一,是有人暗中給了他更多的銀子,讓他閃咱們爺兒倆個一道呢?這樣的人,難保不會第二回失信!」

「可是……可是……」春大山上下打量女兒,實在捨不得她名聲受損,吞吞吐吐地說,「不然,乾脆我代方娘子上公堂。雖然我不懂律法,但你在家裡教好我怎麼說不就行了。」

「那哪行啊?堂審時要隨機應變的!」春荼蘼無力地說,「而且除非當事人與訟師,看審者都在堂外,不得入內,萬一有特殊情況,我怎麼和爹說上話啊。甚至非有功名者和訟師,連衙門的調查紀錄也看不得,爹難道要親自去看,然後背誦下來再說給我聽?那得浪費多少時間和精力。就算咱們等得,公堂上的大人們也不肯呀。」

「可是……」

春荼蘼打斷春大山的第三回可是,「再者,爹私下裡可以說和方娘子是朋友,但這時候若替方娘子出面,外人會怎麼傳?無親無故的,您護著她算怎麼回事?您的名聲完了,還勢必影響仕途,方娘子更會被人潑髒水。她一個女人,能置辦下這麼一份產業,讓臨水樓成為范陽第一酒樓,多少人眼紅她,就等著這機會在背後下刀子哪。」

「荼蘼,我是不能讓你毀了名聲啊。」春大山煩惱無比,「若你代訟的事傳出去,以後就說不到好婆家了。咱大唐有規定,女子二十歲不嫁,就會官配。那是由不得人挑的,爹絕對不允許你隨便被配給什麼人成親!」

「還有六年呢,爹不要擔心,人都很健忘。也許我名聲壞一時,但只要老實幾年,誰還記得這麼清楚?再者說了,就算我不嫁人,爹養著我就是,不過每年交重稅罷了,也不一定走官配這條路。一邊是方娘子的命,一邊是女兒的名聲,孰輕孰重,爹您要掂量啊。」

春荼蘼努力勸說春大山,其實她也是這麼想的。雖然穿越了,應該入鄉隨俗,但她卻並不以結婚生子為終極目標。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以訟師的身份再好好活一場。也不嫁人,就守著父親和祖父,把前一世的遺憾全彌補起來。還有,她雖然不是聖母,但絕對快意恩仇,人家方娘子對春家有恩,她怎麼能只顧自己,對人家的苦難坐視不理?

春大山站起來,在屋裡來回走動,一直掙扎糾結,根本無法決斷。在他心裡,當然女兒最重要,勝過一切,但如果真像女兒所說的那樣,他也不能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