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五章有條不紊

第二十五章有條不紊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895

九月二十四日。

宜:嫁娶、祭祀、祈福、出行。忌:行喪、詞訟、伐木、安葬。

大理寺丞康正源那喜歡看黃曆的幕僚,選了這一天的未中兩刻,也就是現代時間的下午兩點半,做為離開范陽,出發去幽州北部地區的日子。因為並不是微服私訪,而是光明正大的奉旨巡獄,所以康正源身著官服,由當地軍府的最高長官,也就是表兄韓無畏在臨水樓設宴,為他送行。

一般人出遠門都是一早走,可那幕僚卻認為吉日選了,吉時也不能錯,反正離范陽縣城不遠就有館驛,不會讓康大人露宿野外就是了。只是沒想到,就在這位大理寺刑司官員的眼皮子底下發生了命案。某種程度上來說,他暫時就走不成了。

而韓無畏平時出門時不喜歡帶著手下,仗著自己武功高,打扮成軍中普通少年的樣子,獨來獨往的。可今天不同,半公半私的送自個兒的表弟離開,所以也穿著官服,帶了隨從。

他的護衛個個精悍,但人數不多,約二十名,但隨行保護巡獄使的軍士卻有一百。不過大多數士兵已到城外等候,身邊也只留了二十名。這四十個士兵之前就守在臨水樓的後巷裡,此時韓無畏一聲吩咐,立即就把臨水樓團團圍住了。

先前春荼蘼一聲喊,春大山已經初步控制住了場面,現在韓無畏和康正源帶人出現,局勢就再也亂不起來了。

「都尉大人,您怎麼在此?」春大山恭敬地問。

「湊巧了。」韓無畏答了聲,情不自禁的又往樓上雅室的窗戶瞄了一眼。

那趙老七衝出臨水樓時,就驚動了正推杯換盞的二人。待窗子打開,沒想到看見的卻是春氏父女。尤其春荼蘼,慌亂中帷帽掉了,露出認真打扮過的妝容來。雖然她算不得絕色,但也是很漂亮的。加之韓、康二人之前見到的是她著男裝,以及披頭散髮的樣子,此一見,著實小小驚艷了一把。

只可惜情況瞬息萬變,兩人欣賞美貌少女沒多久,趙老七就奪了他們的視線和心神,現在韓無畏想起來,還不禁有點著惱。

「那這件事,您看……」春大山試探性的問。

在本朝,司法管轄權有點混亂。按說,當地的案件該由當地的衙門負責,但如果有駐紮的軍府,其長官對本地軍政和民政都有權插手,就算不涉軍士也可管理,只是不那麼名正言順。

「既然遇到了,哪能袖手?」韓無畏略想了想道,「你帶我的十個護衛,先把街上人的遣散了,都堵在這條街上,影響民生,成何體統。」

「是。」春大山應了聲,情不自禁的看向對面的布莊子。

韓無畏似是注意到了,又吩咐道,「那邊是你的家眷嗎?先帶到酒樓里安置。這會子正亂著,若出了差錯可怎麼得了。」

春大山正憂心呢,聽這話也沒多想,立即把女兒和過兒帶過來。

春荼蘼乍見韓無畏時有些吃驚,但她畢竟是現代靈魂,心理承受能力堪比小強,又沒有階級特權意識,所以雖說想到自己曾威脅父親軍中的boss,說要挖出他的眼珠子,但那也是某人無理在先。堂堂的折衝中府都尉爬人家的牆頭,他自己也不好意思說出來吧。

有了這個認知,她神情和舉止就很坦然,跟在春大山身後進了酒樓。在春大山介紹他的上官給女兒時,平靜卻又規矩的施禮見過,沒有一絲慌亂和緊張,好像兩人從沒見過似的。

而韓無畏表面上端著長官的架子,神情嚴肅,甚至都有些蕭殺,但見春荼蘼完全不怕,不禁覺得這姑娘膽子大,令人刮目相看。除非她沒認出他,不然總不至於忘記,她曾經讓他滾吧?

就連皇上,都沒叫他滾過。何況,這樣一個小丫頭片子!

好在他知道正事要緊,所以並沒有刁難。但剛才見到她混亂中還能鎮靜,又回想起她在公堂上的風姿,好奇她會做些什麼,想些什麼,乾脆並不管她,也沒有安置她到樓上的雅室中迴避,只由著她站在角落裡觀察。

這邊春大山把女兒接進酒樓,就去街上維持秩序去了,倒是康正源,從二樓緩緩而下。

春荼蘼自然不認識這位大理寺丞,但她研究過大唐官服制度,見康正源一身深綠色,銀帶九銙、戴一粱冠,是正經又正式的六品官員章服。又聯想到巡獄使在范陽的傳聞,再結合父親告訴她的事,一下子就明白了此人是誰。於是,在康正源走過她的身邊時,規規矩矩的躬身行禮,姿勢居然很規範,很溫婉,和之前在堂上的咄咄逼人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康正源心頭一動,表面上卻只略點了點頭,態度矜持的沒有多話,只站到韓無畏的身旁。

韓無畏穿的是櫜鞬服,也就是很隆重的將服,或稱戎服,合著他從四品下的身份。頭上的抹額是紅色的,綉著辟邪的文字,身穿袍、下身穿銙奴、腳登靴、左手挎刀、右邊佩帶箭房弓袋。這傢伙就是典型的制服男,穿著軍裝時,莫名的英姿颯颯,仍然是絕對吸引視線的存在。

他和康正源站在一起,一文一武,一剛一柔,一個相貌英俊,一個氣質出眾,真真是美少年雙駿圖。但春荼蘼在現代接受過太多視覺男*色轟炸,抵抗力強大,只從純欣賞的角度讚歎了短暫的數息,心神馬上又轉到了案件現場。

這時,衙門來人了,是洪班頭帶著四個差役。同時,本鎮最大醫館也派了有名的文大夫來。

洪班頭來之前,聽報案的小九哥略講了幾句情況,以為是普通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