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四章死了人,就是大事

第二十四章死了人,就是大事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962

「哈,方娘子,你現在還有什麼說頭!」那鬧事者突然高聲一笑,雖然看起來因為嘔吐而虛弱,甚至臉色不正常的青白,情緒卻詭異的高漲,「若說我是無中生有,怎麼還有客人也翻腸倒胃呢?分明是臨水樓做的飯菜有毒!」

這句話才真是毒!

事情還沒有搞清楚,大帽子先扣上了,到後來就算證明被冤枉的,也會損失商家信譽,對開門做生意的酒樓來說,算得讓巨大的打擊。這,分明是要把事情往大里鬧。

春荼蘼輕輕皺眉,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

如果是敲詐勒索,從自己身上下手是可能的,自己不受點損傷,怎麼能訛出銀子來?但是要讓其他點同樣菜品的客人出現同樣癥狀,實在是個很大的工程,非常麻煩,也要擔更大的風險。為什麼會如此?難道對方的目標不是銀子?難道真是臨水樓的食材出了問題,叫別人借題發揮了?可是,眼前的鬧事者又帶著明顯的、預謀性的賴錢特徵。

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四周,議論聲四起。

「到對面的布莊子里去。」正思索,春大山突然低聲對春荼蘼說,並輕推她和過兒出了人群,自己則隻身向人群中擠去。

「我說句公道話。」春大山大聲道,因為他穿的是軍裝便服,身材高大,又一臉正氣,看起來挺有威嚴的,所以才開口,眾人就停止了交頭接耳,望過來,「臨水樓在鎮上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半天了,方娘子人品如何,酒樓的菜品如何,不用我說,大家也都知道。」

眾人紛紛點頭。

「那今天出的這檔子事怎麼說?」那人不依不饒的跳腳,「大家都睜著眼睛看到,難道是我誣賴,或者我是變戲法兒的嗎?」

「稍安勿躁,」春大山擺了擺手,卻沒繼續再跟他說,而是轉向方娘子,「快叫夥計把身子不適的客人安頓好,再找人去請了大夫來。」

方娘子本來心裡有些慌,但面子上還強撐著保持鎮靜,此時見春大山出面,立感安定,低聲吩咐了不知何時也走出來的二掌柜幾句,又轉身要進店。

鬧事者不幹了,追上來叫道,「怎麼?想跑?那不成!」說著,就要抓向方娘子的腰。

春大山起手架住,皺眉道,「你幹什麼?」

「我才要問你幹什麼?是不是你與這方娘子有奸*情,所以處處回護於她?」那人尖叫。

春大山怒極,拚命忍耐著火氣,放開那人的手腕,大聲道,「你嘴裡切莫不乾不淨,毀人名聲。既然你說吃了臨水樓的東西,中了毒,好歹要先給大夫看一看。你鬧了病是事實,但臨水樓做生意老實規矩也是事實。再者,這裡面說不定有什麼誤會。大家鄉里鄉親的,有什麼事不好商量解決,非得大吵大鬧的?」

對啊對啊!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贊成。還有人認出,鬧事者是本縣有名的潑皮無賴,名為趙老七。眾人一聽是他,頓時連同情心都收起幾分。

長得好看就是有優勢啊!春荼蘼想。

她早已經聽話的退到街對面的布莊子外,卻沒進去,而是站在三層高的台階上往人圈子裡看,反而視線更好。她見自家的美貌老爹頗為服眾,兼之相貌堂堂,更襯得那趙老七十分之猥瑣,心中不禁十分驕傲。老爹那一派有擔當的男人氣場,不讓女人著迷才怪呢,包括方娘子在內。不過,她卻沒留神臨水樓二樓的雅室窗子打開,有兩個男人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不行,我才不上當!」趙老七急喘了幾口氣,嚷嚷著,「事無不可對人言,你們把我騙進店去,指不定想什麼餿招要欺侮人呢。哼,我要在父老鄉親的見證下平了此事!」說完,他按著胸口,又是一陣急喘。

眾人是看熱鬧的居多,都沒有留神到趙老七的特殊情況,但離得近的春大山、方娘子,和雖然離得遠,卻密切觀察的春荼蘼卻看到了。不知是不是趙老七太賣力了,他似乎體力消耗很大,初冬的天氣里,又是北方之地,居然汗濕了衣裳。而且呼吸急促,顯然極不舒服。可也許在他眼裡利益大於一切,所以只強撐著在那兒鬧。

「這人要不好!」春荼蘼低聲驚呼,因為她敏銳的感覺到趙老七臉上閃過一層青灰的死氣。

一直護在她身邊的過兒一怔,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店裡走出了一個婦人,四十來歲,極為瘦弱,頭髮枯黃,身上的衣服也是簇新的,但套在她身上卻撐不起來,於是顯得更加寒微。

她一出店門,就向趙老七而去,怯懦的伸手扶他,低聲道,「相公,算了吧。我看你很是不好,不如就進店坐一會兒,等大夫來看看。」卻是趙老七的妻子。

不過趙老七看樣子才三十齣頭,怎麼會有年紀這麼大的老婆,難道是童養媳?或者是因為生活操勞愁苦,所以顯得面相蒼老?

趙老七甩手就打了老婆一個耳光,破口大罵,「你是死人哪!你相公都要被人毒死了,有冤沒處訴,你居然躲在裡面半天不出來。也不來服侍老子,看我回家不打斷你的懶骨頭!」說著,又要打。

趙家的嚇壞了,本能的矮下身躲避。那趙老七撲空了,反過身又要追。可不知怎麼,他忽然踉蹌了兩步,之後身體奇異的綳直,就那麼站著,眼睛瞪得大大的,正好面對著方娘子,一言不發。

「你怎麼了?可是有哪裡……」春大山見情況不對,上前詢問。

可是話還沒說完,趙老七突然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來,把春大山的衣擺都染紅了。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