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三章美人風姿

第二十三章美人風姿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00

第二天中午,父女二人收拾妥當,咬著牙無視徐氏擺出的哀怨神情,帶著過兒離開家。

春大山穿的是軍裝便服,可以說制服非常襯他的身材,顯得英姿颯颯,惹得大姑娘小媳婦亂丟秋天的菠菜。有他在身邊保護,春荼蘼和過兒也沒穿男裝胡服,而是女裝打扮。

過兒是蔥綠色的襖服,在上衣和裙子的下擺,綉了一串串小黃花,頭上梳著丫髻,戴了兩朵桃花樣的絹花,端得是豆蔻年華、青春逼人。

春荼蘼則是妃色的襦裙,外面配著牙白色綉著銀硃色花紋的半臂,還搭了一條銀硃色的披帛。她梳的是螺髻,因為喜歡它簡單。她不愛弄好多假髮頂在頭上,搞得那麼華麗。而既然春大山急性子的沒等她生辰就送了銀簪子,她也性急得沒等正日子就戴上了,旁邊配了個翠玉花鈿,看起來就像一隻銀色小蟲趴在一片綠葉上似的,顯得格外俏皮可愛。

春大山看在眼裡,心中滿是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幸福感。隨後又覺得這種幸福不能讓所有人都欣賞,非得逼著春荼蘼和過兒戴上帷帽不可。

九月已經是冬季,地里除了翻翻土外,農活不多,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年年底集中兵訓兩個月的原因。而因為養馬比較費錢,春大山的職位又低,所以他並沒有配馬,平時上軍府或者去兵訓,都和普通衛士一樣,是拿腿走的。但他心疼女兒走遠路,特別向隔壁何嫂子家借了牛車。

春荼蘼見狀,突然動了要買匹馬養養的念頭。反正春大山如果能升到隊長,怎麼也得騎馬出行才夠威風。只是那樣一來,家裡的負擔就有點重,除非春氏父子允許她來出銀子。但,要想個什麼辦法,讓父親和祖父同意呢?

一路上她都在糾結這個問題,直到春大山招呼她下車,說已經到了地方,她也沒想出好辦法來。

抬頭望去,第一次見到這身子的親生娘親白氏留下的產業,每年出息三十五兩,祖父和父親兩個人的俸祿加起來也才頂其三分之二的臨水樓。

樓面在縣城最熱鬧的一條街上,兩層高。據目測,每層都有個三百來平方。這樣算算,古代的房價和租金還真是便宜得令人各種的羨慕妒忌恨。

再看臨水樓的門面,收拾得簇新乾淨,門粱上掛著大大的惹眼招牌,門前人來人往的。此時正是中午的飯點,但又不及晚飯時人流多,上座率大概有個六七成,很不錯的業績。

「春爺和春大小姐來啦。」迎上來的,是小九哥。

這小夥計出色地完成了幫助春家打官司的差事之後,繼續回到臨水樓當跑堂。他的眼神伶俐,遠遠就見到春大山父女,連忙來打招呼,又搶著把牛車牽到側門去安置。

春大山騰下了手,就帶著女兒往裡走。從他對此地以及夥計們的熟絡程度來說,顯然是常來常往的,根本沒有一點「外人」的感覺。

可就當春荼蘼欣賞完街景,整理了衣服,就要邁進店門的一刻,突然有一條身影跌跌撞撞的從裡面跑出來,直愣愣撞向她和過兒。

春大山嚇了一跳,但反應超快,一手拎一個,帶著兩個小姑娘躍到街心,堪堪避開了。低頭見女兒倉促之間帷帽都掉了,小臉發白,登時大怒。只是他還沒罵出口,那撞出來的人突然臉沖著牆根,哇哇暴吐起來。

小九哥才把牛車拴到側門,見狀連忙跑過去,扶著那個人問,「客官,您這是怎麼了?」

那人吐得天翻地覆,看得旁人都噁心不止,好不容易吐完了,回過頭就高聲大罵,「怎麼了?還敢問爺怎麼了?一定是你們臨水樓做的飯菜不幹凈,我才喝了幾口芙蓉魚湯,胃裡就翻騰……」話沒說完,又吐了起來,簡直像連膽汁和胃液都要吐乾淨了似的。

此時街上的人正多,那人這麼大聲叫嚷,又吐得驚天動地的,漸漸就有人停步,並圍攏了過來。小九哥為人機靈,怕影響了自家的生意,連忙攙住那人的胳膊,試圖往店裡架,嘴裡解釋著,「客官,胃不舒服是常事,您先進來喝口熱水,指不定早上吃了不合適的,或者走路走得急了,先歇歇再說。不然,就由小的給您請個大夫過來。」

他這話的意思明確:嘔吐,有多種原因。可能是早上或者昨天晚上吃了髒東西呢?或者趕路時吸了過多的涼氣,如果熱湯這麼一激,胃抽筋了呢?再或者,是本身身體不好呢?這是個男人就罷了,若是女的,說不定是有了身子呢?

可那人卻不吃這套,用力甩脫小九哥的手,繼續罵,「你什麼意思?是說老子活該?告訴你,老子打從昨天晚上就沒吃東西,身體也一直好得很。就是吃了你們的芙蓉魚湯,立即腹痛如絞!別拿這些好聽的話來填我,也別糊弄老子!叫你們方老闆娘來見我,給我說出個子丑寅卯來。不然……哼哼……你知不知道,售賣有毒吃食是犯法的。今天若給老子沒交待,老子跟你們臨水樓沒完,一起去同官!」說著,忽然走到街心,對越來越多的圍觀者道,「各位,可看好了。一兩銀子一盞的魚湯,貴到死,居然是有毒的!」

古代生活節奏慢,閑人多,這麼稍一嚷嚷,臨水樓前就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了。春大山不禁著急,可又要護著兩個女孩兒,想衝進去勸架而不成。

春荼蘼冷眼旁觀,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兒。

那嘔吐者是個精瘦的矮子,穿了一套簇新的衣裳,全身上下都給她一種強烈的違和感。而且從這人的行為來看,倒像是故意來找茬的。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