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一章爬了床

第二十一章爬了床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52

春荼蘼不懂古代首飾,但因為是父親的一份心意,打開看了看,自然喜歡得不得了。而徐氏見那銀簪雖不值什麼,可是花樣新奇,簪頭上是一隻小蟲落在一朵蓮花上,小蟲的須子捲成兩個小捲兒,顫顫巍巍的,看起來別緻又俏皮。

她想到春大山有好東西只想著女兒,卻不想著自己,不禁又怨恨了幾分,恨不能春荼蘼立即消失,卻沒聽到春大山說這是生辰禮。她這個當繼母的,連繼女的生辰都沒留意,更忘記春大山之前動用私房銀子,送過她那價值超過此銀簪的玉鐲子了。

說到底,她就是被老徐氏嬌慣出的小家子氣。嫁了男人,身為主母,不想著怎麼操持這個家,而是把自己和春大山的家人放在對立的位置上,時時只想著爭寵,不想愛家人,只想被寵愛著,所以才會諸多彆扭。

晚飯後,春大山就回屋躺下了。一來是有了酒意,頭暈暈的。二來這幾日在牢里,精神壓抑又緊張,體力消耗很大。三來,明天一早還要到軍府去。雖說府中的上官們已經知道他為何缺席兵訓,他自己也是要親自去回報一下才行。順道,他還得去謝謝臨水樓的方娘子。

他這麼倒霉,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人家方娘子一直不遺餘力的幫忙。縱然兩人平日里關係不錯,這份人情卻是欠下了。

還有,他心中擱著事,愁思之下,難免困意更盛。張五娘為什麼要陷害他?之前居然特意設了局,顯然是有目的的。若不是女兒機敏、善辯,他絕對是有嘴說不清。他甚至不記得見過張五娘,難道是他無意中招惹了什麼人、什麼事嗎?他一時想不通,頭大無比,直到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但臨進入夢鄉前,他還發誓絕不再讓女兒做這種拋頭露面上公堂的事。

而徐氏見春大山睡了,並沒有在一邊侍候,而是在外間點了燈,連忙的給娘家寫信,叫老徐氏最近別再踏進春家的大門。小琴本來在一邊侍候著筆墨,但眼睛總往內間飄,徐氏看得有氣,乾脆趕了小琴出去。

到底,春大山真發火的時候,徐氏不敢違背他的意思。她心裡倒也明白,她娘多事,看到春大山出獄,說不定又會借著送吃送喝的機會來指手畫腳。她好不容易才嫁了這個男人,不能讓娘鬧出亂子來。

至於說她娘看到她的信會不會不高興?老徐氏只有她一個女兒,氣不了多久。等春荼蘼嫁了人,春大山的火氣也會下去,春徐兩家自然可以長來長往了。最好,再讓娘給尋一戶遠點的人家給春荼蘼,只要條件夠好,她再慢慢勸說說,春大山想必也不會不答應吧。

寫完了信,想好明天一早就託人送回娘家,徐氏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春大山沒有兒子,只要她能生出來,她就是春家的功臣,以後就會成為春大山心尖上的人了。春荼蘼到底是女兒,過幾年嫁了人,她就能熬出頭,所以就先忍忍吧。

她這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西屋裡,過兒正從窗縫中看著東屋的燭火,還有窗紙上映著的徐氏身影,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太太這是幹嗎?要做針線不會去小東屋和小琴湊一起啊。老爺好幾天沒睡好,才躺下,她還用燭火照著,能睡踏實嘛!」

春荼蘼心裡也有點不樂意,雖然東屋的內外間有屏風相隔,到底睡眠的時候還是黑沉沉的才好,只是父親房裡的事,她當女兒的怎麼好開口?但徐氏不怎麼體貼,總歸是個問題。

說起徐氏入門,那真是一部通俗劇。千百年來,這種劇情無數回的重複,卻仍然狗血淋頭。

春大山英雄氣概,可英雄么,總跟救美兩個字聯繫到一起。一年前春大山帶幾個人到淶水縣公幹,恰巧遇到徐氏上山進香,因為老徐氏愛顯擺自家的富貴,所以,徐家人早就被人盯上了。七八個無賴冒充落草為寇的賊人先是劫了財,之後見還有色能奉送,就想順手笑納了。

春大山身為軍官,哪能見之不理?為民除害的同時,也救了徐氏的清白。而他長相英偉魁梧,瞬間就俘獲了徐氏的芳心。於是她再不理會老徐氏要幫她尋一門富貴好親的想法,非要嫁給春大山不可。為此,母女兩個鬧得不可開交。徐氏雖然是個蔫巴人,說話辦事從不會痛痛快快的,讓人起火,偏對著她娘是又敢說又敢做。

可老徐氏也強勢慣了,喜歡操縱別人,自己的寶貝女兒被救,在她看來,不過多謝幾兩銀子就是。窮軍戶,小武官,所圖也不過如此吧?她的女兒,是要嫁到高門富戶里,去做正房太太的,哪能給個帶著個女兒的鰥夫做填房?

不過她再有攀高枝的決心,也架不住女兒在此事上膽大妄為。事實上,誰也沒注意到會咬人的狗果然不叫,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擺出大家閨秀樣子的徐氏,居然夤夜裡跑去春大山落腳的客棧……那個……爬了床。

偏春大山當天辦好了公務事,心情愉快之下喝了不少酒,意志薄弱。而他是正常而身體健康的成年男人,再加上他當了鰥夫十幾年,潔身自好,從不在外面胡來,實在是憋得狠了。於是,他犯了男人們經常會犯的錯誤……

老徐氏看到女兒自主自動的成為了人家的人,除了嫁給春大山外再無他法,氣得差點吐血三升。她感覺被算計了,根本忽略是她的好女兒很沒有廉恥地陰了別人,所以從籌辦婚事到正式婚娶之後,總對春家諸多挑剔和不滿。骨子裡,還總覺得女兒下嫁了,對春家很是輕蔑。她卻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