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十章情緒污染者

第二十章情緒污染者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824

「進屋再說吧?」徐氏這次的反應倒快。

可春大山擔心女兒的傷,雖然依言進了屋,卻是直接到了春荼蘼的西屋,急著問,「傷在哪兒?怎麼傷的?」

春荼蘼還沒說話,緊跟進來的過兒就道,「是親家老太太給打的。」

春大山簡直難以相信!之後就是暴怒,眼珠子紅了。再之後就是有氣沒地兒撒,拳頭捏得咯咯的響,額頭上的青筋都鼓了起來。他能怎麼辦呢?老徐氏占著輩分的便宜,他又不能打回去。雖然,他很想。

「爹,其實沒那麼嚴重啦。」本來春荼蘼還想利用這件事,但現在看到春大山的神情,不禁有幾分害怕。她不怕別的,就怕春大山生氣傷心。

很多時候,有的人能傷害我們,不是因為我們無能,而是因為我們有在意和深愛的人。

「過兒這丫頭一向心性直,嘴巴利,她說了徐家老太太不愛聽的話。徐家老太太本來要教訓她,可爹知道,她和我情同手足,我舍不嘛,於是就一擋……」春荼蘼盡量輕描淡寫,但春大山卻紅了眼圈。

不用說,他都能想像當時的場景。他那位岳母大人借著他被誣陷的事耀武揚威,好像沒有她,他就一定得死在牢里似的。過兒那丫頭是個倔性的,定忍不住出言頂撞。那老妖婆在家霸道慣了,哪講什麼規矩,也不會以為手伸到親戚家實在是過分,於是女兒才受了傷。

他的獨生女兒啊,從小到大,他連她一根頭髮都捨不得碰,何況讓外人打?

「爹!爹!」心中正糾結,旁邊有人呼喚,卻是春荼蘼看到他眼晴死死盯著桌子,咬牙切齒的不知想些什麼,便伸手拉他。

「爹沒事,等會兒就擺飯吧,爹餓了。」春大山說著,轉向就出去了,直奔東屋。

徐氏和小琴早把春荼蘼挨打這件事給忘記了,反正疼的又不是她們,剛才突然被揭穿,這會子正噤若寒蟬。見春大山陰沉著臉進來,趕緊迎上去。

「老爺,洗澡水已經燒好了,您要不要現在沐浴?」徐氏殷勤地問。

但春大山沒說話,只冷冷地看了她們一眼。家裡總共就這麼幾個人,徐氏、小琴一直跟在他身邊,不用說就知道活是誰幹的。他不介意有沒有人接他回家,他只是不想女兒做粗活。

徐氏主僕見春大山面色不善,也不敢多說話。好在春大山並沒有發作,直接進了屏風後面去沐浴。春家的宅子不錯,但遠遠不是高門大戶的豪宅,沒有專門的浴房。而且春大山也不習慣由人侍候著洗浴,自己動作又快,不到一盞茶時間就出來了。

在這段時間內,徐氏和小琴不敢說話,卻一直眼神交流,都非常忐忑,不知道若春大山問起春荼蘼挨打的事,要如何應對。總歸,西屋的那二位一定會說出實情,指不定還添油加醋來著,可打人的徐老太太已經走了,她們要怎麼辦?

但是當春大山一走出屏風,兩個人的心思就不在正事上了,眼睛就像粘在春大山身上似的。

春大山本就生得俊美,因為年已而立,就更有一番少年人沒有的成熟感。加上他長年不是務農,就是練兵,還要習武,身材鍛煉得極好。此時墨發溫潤,隨意垂在臉側,粗布中衣半敞著,渾身散發著又柔和、又雄健的美感來。

徐氏見自家男人如此俊逸,不禁又是得意,又是滿足,連忙上前,拿著布巾給春大山把洗過的頭髮擦乾。一邊的小琴面色暈紅,更是忙前忙後的遞熱茶、拿梳子、打下手,反正就是不離左右。

「老爺,現在擺飯嗎?」兩女正沉醉之時,門外傳來過兒煞風景的問話。

春大山猶豫了一下道,「擺吧。不過先弄一盆炭火,你家小姐一貫怕冷的,如今身上還有傷,不能凍著。」說著,看了看小琴,皺眉道,「你別在這兒忤著了,跟著去幫忙。」

小琴沒料到春大山的態度這樣生硬,要知道老爺一向很溫和的呀,眼裡不禁閃過淚影。但她終究不敢造次,低著頭去了。在她看來,春荼蘼受傷是老徐氏的錯,要怪也該怪太太。如果老爺一賭氣,能睡在她房裡才好呢,現在為什麼拿她撒氣?

而徐氏,卻又有另一番不高興,心想:老爺只想著荼蘼怕冷,打從一入秋,我也凍得離不得屋,他卻沒點噓寒問暖。

她倒忘了,身為當家主母,這些事本應該她記著的呀。

春大山心裡有事,沒注意妻子的神情,趁著小琴離開的空兒,抓住徐氏的手。徐氏還以為是夫妻間的親昵,正含羞帶怯、欲擒故縱地要把手縮回,春大山的聲音就響起了,「以後,別總叫你娘過來了。」

「什麼?」徐氏一驚,獃獃地看著春大山。

「她是長輩,哪有經常來看晚輩的道理。」春大山神情認真,絕不是開玩笑,「若你三不五時的想回娘家,我送你回去就是。」

「老爺,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春大山打斷徐氏的話,「你既然嫁給我,就是我春家婦,別什麼事都把娘家扯進來。」

「我嫁給了你,也是我娘的女兒,我娘來看看我,有什麼打緊?」徐氏想著這一切只是為了春荼蘼,覺得丈夫為了女兒,不顧老婆,不禁犯了焉倔之性,「你也說我娘是長輩,難不成她要來,我還能趕她走?我知道你是嫌我娘凡事要插手,了不起……了不起以後我攔著她就是。」

「不行,這事沒得商量!」春大山有點火了。

他不是個好脾氣的人,在軍中好歹管著五十個人,很有點威望的。只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