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九章爹,安好

第十九章爹,安好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832

一夜無話。

第二天才巳時中,春荼蘼就照樣換上男裝胡服,打算去縣衙了。雖然要晚衙才開審春大山一案的第三堂,但她忍不住有些心急。畢竟進城還需要一點時間,到鎮上後還可以先四處打聽打聽。

可沒想到才出屋子,就見徐氏和小琴已經打扮停當,站在內門前。徐氏的裝扮不可謂不華麗,黃羅銀泥裙,櫻草色衫子,銀紅色帔子,頭上戴了帷帽,看不見髮式和首飾。一邊的小琴一身竹青,衣衫窄窄,襯出玲瓏腰身,也戴著帷帽。那做派不像丫頭,倒像是春大山的妾。指不定,她心裡正有這種想法。

其實徐氏的五官長得還不錯,但她身材扁平,膚色偏黑黃,不適合鮮艷的顏色。但這時代好像流行這種風格,春荼蘼也不好多做評價。只是從這二位的姿態上,她知道這是要和她一起去縣衙呢。

「太太,您這是?」她明知故問。

「你不是說,你爹今天就能被還以清白么?」徐氏略掀開帷帽上垂著的輕紗,「身為他的妻子,我自然要親自接他回來。」

「大堂穢氣,縣衙外又人來人往,事多且雜,太太身子不好,再讓人衝撞了可怎麼辦?不如您在家等著,我去接我爹。」

「不,我要去!」徐氏突然聲音變大,還上前一步,肢體動作表現得十分堅決,「如果大事不好,至不濟……我還能見他一面。」說著,聲音又有些哽咽。

春荼蘼差點當場發火,好不容易才壓下心緒,抬頭看了看太陽,冷冷地道,「太陽這麼老大的,太太可別說喪氣話,多不吉利。」

什麼叫大事不好?什麼叫見他一面?難不成她家美貌老爹是要上刑場砍頭不成!

「我是想,總不能叫你一個未嫁的姑娘出頭露面。等你爹回家,非要怪我這個當母親的不擔事不可。」徐氏緩了語氣,「前兩天你辛苦了,跑來跑去的。我聽說,一直是臨水樓的夥計聽你使喚,今天不如你在家好好等著,也歇歇,讓他趕車帶我過去。」

春荼蘼明顯感到身邊的過兒綳直了身子,那意思就得打嘴仗,連忙以眼神示意過兒不要開口,然後無所謂的笑笑道,「好啊,那勞煩太太了,我就在家坐等好消息。」說完,拉著過兒就進了屋。

徐氏沒想到她這麼痛快就答應,倒是愣住。

身邊的小琴湊過來,小聲道,「太太,咱快走,免得小姐回過神來,又不肯了。自從老爺下了獄,太太日日擔驚受怕,吃不香、睡不著、求著佛祖保佑。就是誠心感天,老爺才能順利從牢里出來。小姐天天往外跑,看著好像上下奔走,可誰知道太太的心意和苦楚?老爺本來就疼小姐,若再讓小姐這孝女模樣感動了,以後太太在老爺心中的位置,就更不及小姐了。」

這話說得,前半段讓徐氏非常舒服,因為證明她對春大山出獄很有貢獻。後半段又提醒了她,不能讓春荼蘼更得臉。於是她立即點了點頭,打開內門,叫老周頭去叫小九哥了。

其實她有這種想法就很糊塗了,春大山與她是夫妻之義,與春荼蘼是父女之情,疼女兒和愛老婆並不衝突。她若做得好,在男人不在家時能頂家立戶,至不濟能穩住男人的後院,讓男人沒有後顧之憂,又爭得什麼寵呢?

小九哥知道春荼蘼會心急,所以早早套好了車,只是見出來的是徐氏和小琴,並沒有春大小姐主僕,即不敢明著拒絕,又不敢擅作主張,就借著整飭馬車的機會,低低求了老周頭進去稟明情況。

老周頭也納悶著,於是進了內院,但就站在當院里,高聲問春荼蘼。

「馬車小,坐不了四個人。」春荼蘼打開窗子說,「就讓太太去吧,我在家等著就好。」

老周頭得了準話兒,儘管也很不願意,卻只能去外面傳信。

春荼蘼關好窗子,回身就撞上過兒氣鼓鼓的模樣,不禁笑道,「唉唉,小小年紀,肝火這麼旺,當心臉上長斑點。」

「小姐您也真是的!」過兒不服氣,「怎麼就應了太太呢?太太可倒好,先前躲在屋裡不管事,然後又叫了她那不省心的娘來搗亂。好不容易,老爺要回家了,她又來搶功了。」

「你也知道她來搶功,小姐我能不知道嗎?」春荼蘼點了下過兒光潔的額頭,「可我若不退讓一步,她能哭哭啼啼的跟我耗上幾個時辰,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脫。煩人就還算了,耽誤了去衙門接我爹可怎麼辦?」

「那就讓太太掐尖拔上,凈撿好果子吃呀。」

「我只要我爹好,他念不念我的情都無所謂。反正我救他,是因為他是我爹,又不是讓他感激我。」春荼蘼很想得開,「再者,我爹雖然心軟,不願意傷人心的時候就和稀泥,但他不是糊塗人,心裡明白著呢。他難道不知道自家媳婦是個不頂事的嗎?你沒瞧見啊,我去牢里看他時,我在堂上為他辯護時,他看著我的時候,多心疼啊。若不是我用自個兒的名聲嚇唬他,他死也不肯讓我上堂的。」

過兒想了想,氣兒順了,但仍然有點不甘心,「可外人不知道,會以為太太賣力救夫。太太指不定就是打的這個主意,小姐不管,可就成全她了。」

「我管外人做什麼呢?」春荼蘼乾脆倚在塌上,又把那本《大唐律》拿出來看,「我心裡有底限,那就是我爹平安。只要他沒事,別的東西我都無視之。」

「那……小姐不去盯著,第三堂不會有變故吧?」過兒又換了個題目擔心。

春荼蘼也是心不安,但她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