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八章瞎子點燈白費蠟

第十八章瞎子點燈白費蠟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59

一直等到下晌未時中,春荼蘼派出的人才回來。小九哥不方便進內院,就由老周頭來報告。

春荼蘼就一直坐在當院,身上都涼透了。好在聽到的是好消息,也算值得。老周頭回報說今天恰好縣衙非常忙碌,因為有上官巡察獄況,刑房的官吏們急著準備陣年舊案的文檔,連那時間超長的午休都省了,還閉了衙。

「老奴和小九哥考慮那位鄰縣的公爺一時進不了縣衙,找不到人,勢必要得找個落腳的地兒,於是就沿著縣衙外面的茶樓酒肆一間間尋過去,果然找到了。按照小姐吩咐的,我們把那位公爺安排在福清樓先歇下,小九哥親自去臨水樓叫了上等席面,方老闆娘還特意找了那位頂頂會說話的二掌柜的親自做陪,說之後還有樂呵的節目,叫小姐不用操心。」老周頭壓低聲音說,不時瞄一眼東屋。

春荼蘼一笑,也以同樣的低聲道,「放心,我知道她們支愣著耳朵。可是院子這樣大,除非她們長了兔子耳朵,否則聽不到的。納悶死她們,急死她們,哈哈。」

老周頭從來只見自家小姐的嬌柔天真,哪有這麼小小嘎壞的模樣,也不禁莞爾。

「老周叔做得好,但您是自家人,我就不多說什麼了。至於臨水樓的方娘子,這次真的幫了大忙,咱們有情後補。」她站起來。

她沒有繼承這身體原主的多少記憶,所以不太清楚春大山和方菲的交情。是江湖朋友?紅顏知己?還是小小曖昧?她不能確定。事實上,她自穿越而來,還沒見過那位本縣有名的兩個女人之一,臨水樓的方老闆娘呢。但這次她爹的官非之事,人家不惜力的幫忙,從行事風格來看,此女性格豪爽大方,做事又周到,應該是個不錯的人。等春大山出來,自己去謝就得了。

「過兒呢?」她站起來,忽然發現少了個人。

「那丫頭擔心小姐午飯沒吃,說去買些熟食。我怕小姐著急,先一步回來了。」

「啊,您不說還好。這一說,我還真餓了。」春荼蘼只感覺前心貼後心,空蕩蕩的胃,胃臂摩擦,咕咕的叫。

但在吃飯之前,她得先辦一件事。所以,她安撫地對老周頭笑笑,然後抬步走到東屋的外面,朗聲道,「太太,老太太,荼蘼有一事稟報。」

徐氏沒有吭聲,像平時一樣裝死人,倒是小琴打起了帘子。

春荼蘼好像上午那場架根本沒打過似的,邁步進屋,姿態怪異的行禮。知道老徐氏必定不會那麼容易讓她起來,乾脆也不等所謂長輩的吩咐,自行起身。站直之時,還低低的痛叫了一聲,似乎無意識的反伸出手,輕輕按了按自己的背。

老少徐氏同時變色,老徐氏是怒的,小徐氏是嚇的。

上午老徐氏打的那一掃帚,可是實實在在的。春荼蘼此舉雖然有故意的成分,但疼,卻是真疼的。剛才她悄悄摸了摸,已經腫了起來。

「怎麼,是不是壞了事,找大人來給你收拾爛攤子?」老徐氏哼了聲,掩飾心虛。

她就是這樣的強勢人,絕不會低頭認錯的。在她看來,打就打了,能怎麼樣?雖然在女婿家打了人家的女兒,在理字上站不住腳,但她要打的本是個丫頭,是春家女自己撞上的,春大山還能打回來不成?至於女兒,也不會有事的。因為她知道春大山心軟,看死了他見不得女人哭,更不會打女人的。

「那倒不是。」春荼蘼細聲細氣地答,「只是來問老太太一聲,眼看就申時了,這時節,天又黑得早,我父親和爺爺都不在,家裡不好留宿外人。老太太就算了,畢竟是太太的親娘,也是女客。但徐家的那兩個家丁,您看要安排哪裡住?還有食宿銀子……我祖父在時,為了免得占太太嫁妝的便宜,已經分伙而居。如今父親不在,荼蘼身無餘錢,怕招待不周。」

徐氏騰的站起來。

剛才打開窗縫,看那個老僕與死丫頭嘀嘀咕咕,還當是在外面受了挫折,回來求助的,特別是看到春荼蘼低眉順眼的進了東屋時,她很有揚眉吐氣的感覺。哪想到,這是趕人哪!居然敢!轟她走!

她這口氣如何咽得下去?可又確實找不到由頭髮作,也只能暫時憋回去,大聲道,「你不用多說,既然我徐家幫不上忙,也不叨擾了,這就連夜回去,免得花用些許,小門小戶的承受不起!」

「老太太明理。」春荼蘼假裝沒聽懂老徐氏的諷刺,「真是自家事、自家知,春家自己過日子時,確實不敢浪費呢。」這話,擺明告訴老徐氏兩件事:第一,她是徐家人,少把手伸到春家來。第二,她這次過來根本沒有用處,所做一切全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她第一次面對春荼蘼的伶牙俐齒,被堵得無話可說,只氣哼哼地起身要走。徐氏在旁邊見著,有點發慌,上前拉住她的袖子,卻又不說話,只抽抽答答,看得她氣苦,甩開女兒道,「自個兒的日子自個兒過吧,別沒事就麻煩娘家。到頭來別人不領情,出了錢、使了力也不過是白忙活,還讓人看低了去,何苦來哉。」

春荼蘼就給她來個不吱聲,以行動表示贊成她的話,擠兌得老徐氏腳底下像長了釘子,急匆匆離開春家,離開了范陽縣,直接回自己家作威作福去了,居然連請來的那位公爺都不理了。

徐氏見自己的娘走了,心中暗恨春荼蘼刁鑽,突然覺得娘說得對,這個丫頭必須快點嫁出去,不然就沒有她的好日子過。不過她生氣時不吵不鬧,就是不搭理人,所以推說頭疼,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