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六章全武行

第十六章全武行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03

春荼蘼大怒!

撒破臉,她是有準備的,但她怎麼也沒料到,老徐氏居然趁著春家兩代男主人不在,上演全武行。這是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在人家的家裡打晚輩的臉,太無恥了!而且,這哪裡是要打過兒,分明是要打她。就連那聲賤婢,心裡也是罵她的。

好,打架是吧?動手是吧?她可不是軟柿子,更不是講究禮節規矩的古代女子。她在現代一會兒裝淑女,一會兒玩野蠻的時候,這群古代人早就變成黃土了!她要保護對自己重要的東西,像個戰士一樣守護!

於是,她沒有沒含糊,一步躥上前,掄圓了打了王婆子一個大嘴巴。只可惜,王婆子太高大了,目測得有一米八多,比她爹還猛出半寸,所以這一下是打在下巴上了。但她幾乎用盡了力氣,幸好沒有留長指甲,不然指甲都得掀了。

王婆子哎喲叫了聲,狠狠的踉蹌了幾步,放開了過兒。

「你是什麼東西!敢打我的人!」春荼蘼喝道,氣勢十足的指著王婆子的鼻子,明明相比之下,她的身材如此嬌小,可卻令王婆子彎下了腰,不敢抬頭,「你也不睜開眼睛看看這是什麼地兒!這是我春家!我爹是折衝府的武官,我祖父是公門中人,就算是軍戶賤業,也不是什麼人都能來撒野的!我告訴你,你再敢碰過兒一下,哪只手碰的,我就砍掉哪只手。別以為回了徐家就沒事,我春荼蘼在此發誓,你若是敢,我只要不死,你那手就是我的!」指桑罵槐誰不會?這種低段數的招兒,都是她不屑於用的。她這是明白告訴老徐氏別打錯算盤,這是她的家,誰也不能在她家欺侮她。

比彪、比野、比狠,她不會輸的!

老徐氏只氣得渾身發抖,臉色蒼白,好像要犯心臟病。可是她的身體好著呢,真正是老天沒眼了一回,仍然堅強地挺立著,大叫道,「王婆子,我給你做主,看誰敢要了你的手去!」

可王婆子哪敢動啊,春家那位大小姐眼睛放寒光,比有回在樹林子里遇到的野狼還可怕。

老徐氏見王婆子不動,氣得眼珠子發紅,失去理智,連一直努力維持的假體面也終於掛不住了。她左右一看,從東屋窗下抄起一把掃帚,衝過來道,「下人打不了你的奴婢,我總可以幫你管教。有本事,你把我的手也剁了去!」說著,就朝過兒撲了過來。

春荼蘼終於,打心底里服了。

老徐氏潑婦成這個樣子,她實在沒辦法比肩。她武力保護自己及所愛是可以,但撒潑卻實在無能。是她低估了老徐氏的戰鬥力,以為她起碼還要點臉。但她錯了。而且這年代,孝字最大,就算老徐氏是跟她八杆子打不著的繼外祖母,到底在輩份上占著先,她不能還手的。

但是,她也不退!絕不退!

她上前一把抱住過兒,轉過身去,背上生生挨了一掃帚。登時,火辣辣的疼從頭到腳,瞬間傳遍全身,可見老徐氏是下了狠手的。

徐氏自從見到情勢激烈到失控,就哆嗦著嘴唇,說不出話來了。此時見到自己的娘打了春荼蘼,一下就癱坐在地上。她深知自個兒的丈夫有多疼愛這個女兒,他要知道此事,犯起牛脾氣來,那可是八匹馬也拉不住的。

「太太!太太!」小琴本來還存了看熱鬧的心,見徐氏軟倒,也慌了神兒。撲過去,又是揉胸口,又是掐人中,手忙腳亂的。

老徐氏見狀也不追打人了,兒啊肉啊一通亂叫,看向春荼蘼的眼神充滿恨意。

春荼蘼不理,拍拍過兒嚇白了的臉,「快去,不然來不及了。」

「小姐,你……」過兒知道春荼蘼為自己挨了一下,心疼得淚水漣漣,又感動,又自責。

「別婆婆媽媽的,辦正事要緊!」春荼蘼皺緊了眉,那神情令人無法拒絕,只能服從。

可過兒才跑向內門,老徐氏卻又緩過了神來,大叫道,「快把門堵上!王婆子,你不敢動手,還不敢堵門嗎?若你連這件事也辦不到,我不如趁早發賣了你!」

王婆子嚇傻了,本能地沖向門口,比一扇豬肉還厚實的身板,果然無法悍動,任憑過兒又踢又咬,也不動分毫,還真是一婦當關,萬夫莫開。

這時,外院也終於聽到了內院鬧出的動靜。因為家裡來了外男,內門是從裡面反鎖的,老周頭看不到內院情況,只急得在外面敲著門問,「怎麼啦怎麼啦?小姐,可有事吩咐?」

春荼蘼還沒有回話,老徐氏就對她哼了聲道,「你有本事就叫人進來,我外面還有兩個男僕,不如一道來瞅瞅。到時候有個拉拽,那老僕年紀不小,不知受不受得住。」一邊說,還一邊攔在春荼蘼面前。

她的意思很明確。王婆子怕的是春家大小姐,可不是小丫頭。只要她把春荼蘼擋住,過兒就越不過王婆子去。而春荼蘼絕不敢跟她動手,那麼只要僵持著,春荼蘼又怎麼去攔人?再者說了,雖然女人在街上和男人聊天也不打緊,可外男進內院卻又是另一回事了。尤其像春荼蘼這種嬌養的,傳出去,看這小賤蹄子還有什麼臉面!

她不去想春荼蘼為什麼要阻攔徐家請的人去找本縣的刑事官吏,也想不到女婿的案子,甚至她女兒的未來這時候也顧不得,她就是不能輸掉這口氣,讓一個十四歲的小丫頭給治住!

春荼蘼又深吸了一口氣。

她多麼想以禮服人哪!可是人家不講理,她也只能奉陪到底。虎狼囤於階陛,她還能談因果嗎?她沒那麼迂腐。於是,也只好什麼鳥,就喂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