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四章不會壞事吧?

第十四章不會壞事吧?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79

於是蘇醒後,面對祖父與父親的詢問,她只說聽到了議親的事,害怕之下就跑回家,沒提別的。老徐氏的用心沒有暴露,辯稱春荼蘼聽錯了,她只是說幫助留意好親事而已。

春青陽厚道,沒有怪她多事,也沒多說什麼,但心裡卻似乎全明白了。從那天開始,春家分伙不分家,一個院子里住著,各過各的,日常花費也各付各的。他是不願意讓徐家人以為春家沾了徐氏的光,也不願意孫女出嫁時,別人硬誣賴白氏留下的嫁妝不明不白。

春大山是孝子,又是慈父,為此難過得哭了好幾場,不知怎麼讓春青陽勸過來了。但還是堅持把俸祿及種地的所得,分一半奉養老父,養育女兒。

而現在,春荼蘼已經是真的春家女了,為了自家好,她真誠的希望這個老徐氏不要出現。

然而事實是,她的希望落空了。第二天的徐家來人中,真的包括老徐氏在內。

其實身為淶水縣首富之家,女婿惹了官非,身為主母的老徐氏若真正關心,多派得力的人前來相幫才對,事事親自出馬,即沒規矩,又沒用處,還彰顯了她極強的控制欲,什麼事都要掌握第一手。

過兒一早就跑去鎮上,從孫秀才那兒把聘請訟師的定金要了回來,匆匆回來時,正好在門口遇到徐家的馬車。

這時代的馬屬於貴重物資,一般人坐驢車或者騾車,女人多坐牛車。而此大唐的館驛和官道比較發達,但雇車卻非常昂貴,跟現代打車似的,以路程算,走一里路,收費相當於買兩斗米,所以普通百姓要麼合雇,要麼就步行。有車的人家大都有些家底的,有馬車者更是。

當徐家的馬車在春家門前停穩後,老徐氏要擺親家岳母的譜,不肯在車外等,先由坐在車轅上的老周頭上前拍門,車夫則拿出腳踏侍候著。

就趁著這點子空隙,過兒在小琴開門的瞬間,哧溜一下先鑽進院子,一邊給自家小姐報信兒,一邊手忙腳亂的扶著春荼蘼躺下裝病。

早上過兒出門時,已經透露了春荼蘼身上不爽利的意思,可恨徐氏滿心焦慮地等著娘家來人,只客套地問了兩句,都沒進屋去看看。雖說她不來探病更方便,但她這種行為還是說明她對丈夫的前房女兒連起碼的關心也沒有,實在令人齒冷。

「你去外面代我行個禮。」春荼蘼歪在塌上,吩咐道,「沏茶端水的打個下手,別讓那位事後挑刺兒,又夾槍帶棒的騷擾父親。」

「人家自有好茶好水,平時都藏著呢,生怕被咱享用了,這會子我去礙什麼眼啊。」過兒哼了聲,「就連燒水看爐子也不會讓我靠近的。」

「你傻啊。」春荼蘼點了點過兒的額頭,「就是走個形式,說兩句場面話而已,主要是藉機會看看老周叔,給他弄點吃的喝的。徐家這麼刻薄,老周叔又一把年紀了,這三天準定遭過罪。」

「對對。」過兒一下子就跳起來,風風火火地往外跑。

這時,正好老徐氏跟鳳凰臨門似的,已經大搖大擺的被自家女兒請了進來,後在跟著一直得用的王婆子。

春荼蘼借屍還魂的時候,因為不宜挪動,在徐家住了幾天,所以認得幾位關鍵人物。那老徐氏皮膚黝黑,個頭瘦小,但一臉精明,說話的嗓門兒特別亮堂。但凡她一開口,身邊的人就插不進嘴了,處處透著強勢。而她身邊最信任的王婆子,春荼蘼一直懷疑是不是男扮女裝,不然怎麼會長得那麼高大強壯,跟摔跤運動員似的。還臉上有痣,痣上有毛,典型壞人形象。

「過兒給親家老太太請安。」過兒強抑著內心的反感,規矩的行禮道。

「你家小姐呢,怎麼不見出來?」老徐氏果然上來就挑禮兒,「小小年紀,總窩在屋裡可不好,仔細頭暈。」

「回老太太,自從上回在山裡迷了路,我家小姐的身子虧虛得厲害,一直沒有大好。這兩天擔驚受怕,又病下了。剛才聽說您往家裡來了,強撐著要來見禮,奴婢大膽,給攔下了。老太太也是個疼人的,若因為這點子虛禮讓我家小姐病情加重了,您豈不是心疼?反倒是小姐的不孝。」再者,小姐迷在山裡,沒遇著猛獸或者強人已經是天大的幸運,這些全是拜你所賜。

只是這句話,過兒終究沒敢造次說出。僅就提起以前的病根沒好利索,已經噎得老徐氏再不能多話,只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可得好好養著。春家老爺和老太爺的命根子呢,可不能有了閃失。」說完,再不理過兒,扶著女兒的手進了東屋。一路走,一路數落嫌棄春家的院子太小、房子蓋得不敞亮、院門的木頭用得不對、窗紙不是最白最韌的那種、下面侍候的人少、廚房門口掛著的干紅辣椒曬得品相差、甚至連天氣,似乎在春家上空都比她徐家差了一截。小小的院子,頂多十幾步路,卻讓老徐氏找出諸多錯處來。

春荼蘼裝病,本來就是歪在外間的塌上,支愣著耳朵,注意著外面的動靜。此時聽老徐氏雞蛋裡面挑骨頭,不禁悶笑。老徐氏總挑剔春家,以顯示徐家是高門大戶,卻充分暴露了她鄉間的土財主的嘴臉,而且還是暴發戶那種,沒有底蘊,處處小家子氣得很。

而院中,過兒耐著性子聽老徐氏嘮叨著進屋,看到一邊的小琴戒備又得意地盯著她,冷哼了一聲就進了廚房。小琴愣了下,也立即跟了進來。

春家的廚房在西廂的隔壁,很大,自從春青陽決定分伙不分家後,就壘了兩個灶,連同著傢伙什兒、柴米油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