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二章這個丫頭有意思

第十二章這個丫頭有意思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68

然而,她無意間看到張五娘求助的眼神瞄到了堂下的人群之中。連忙遁跡望去,卻只見到看審之人的一張張興奮的臉,沒瞧見特別需要她留意的。

她不禁暗暗皺眉。

這個案子,她是贏了,甚至小九哥雖然緊趕慢趕,又帶了幾個證人回來,她卻已經不需要了。而張宏圖就算再糊塗,也不會再判處春大山有罪。頂多,再關押個一天,到第三堂時例行公事,給她找的證人做了筆錄,然後讀鞫宣判。可事實上,她感覺這件事還沒有完。至少,留下了不幹凈的尾巴。

因為,為了陷害春大山,張五娘前後花了十兩銀子,還只是在李二的身上。想她寡婦失業的,怎麼會下這麼大本錢去害一個不相干的人呢?若說是貪圖春大山的美色,因愛生恨,也太說不通,而且太變態了。她還冷眼觀察過,張五娘看向春大山的眼神,並沒有一點情意在,連目光複雜都算不上。

說到底,幕後人還沒有揪出來,絕對是個隱患。那人下了大力氣,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春大山吧。但現在張宏圖心情正不好,她必須見好就收,不能多生事端,提出疑問,否則就是多生麻煩。也只好等回到家,細細盤問自家老爹,看他在外面得罪了什麼人,或者有什麼他和張五娘有關聯的,而他忘記了、忽略了。

要知道,哪怕最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能釀出大禍,所謂魔鬼藏身於細節之中,這是她前世當了多年律師的寶貴經驗。往後她必須要小心提防,以免再著了人家的道。

不出所料,張宏圖宣布退堂,後日晚衙,也就是本案的第三堂再讀鞫。春大山和女兒依依惜別,張五娘和李二則是被差役拖下去了。除了下面要審的案子所涉及的當事人外,眾人也意猶未盡的散了。他們把這聲官司當成說書先生的故事議論,想必不出三五天的時間,整個范陽縣都會傳遍:春家女上堂救父,小丫頭扭轉乾坤的段子。

身為律師,春荼蘼很享受這樣的成功,但身為穿越女,她害怕這將給她帶來麻煩。而就在她感情分裂的上了馬車,和喜氣洋洋的小九哥和過兒離開後,衙門側門閃出兩個男人來。

他們都很年輕,二十齣頭的樣子,一個穿著不起眼的普通衛士軍裝,一個只灰色的布衣斕衫,行事也盡量低調,但仍然掩蓋不住骨子裡散發出的光華。所謂居移氣,養移體,那是屬於權貴子弟的氣質,而且絕不是普通權貴。

「這個丫頭有意思。」穿著軍裝的男人笑說。

他個子高大,身形矯健,似乎小一麥色的健康皮膚下面涌動著無盡的力量。他的五官也很英俊,額頭上那根軍裝的普通配件……抹額,細細的一條黑色帶子,卻襯得他那入鬢長眉分外英氣,鼻樑特別挺直。那雙明亮的大眼,目光流轉間,像是盛滿了陽光一般。不,應該說,他站在哪裡,哪裡就是光源。他身上,有一種非常坦然的、張揚自信的品格和帥氣,偏偏,不讓人反感,好像他生來就應該如此。

「拉你來看審,你還不來。怎麼樣,若非跑這一趟,看不到這麼精彩的堂審吧?」另一個男人笑罵道,「別只盯著人家小姑娘。」

這個男人身材只是中等,身形瘦削,皮膚很白,五官柔和,說話的聲音緩慢,似乎含著笑意。任何人站在那軍裝帥哥的身邊,都應該是會被忽視的,可他沒有。他的舉止間有一種非常優雅的散漫感,好像天塌下來,他也只是撣撣身上的土似的。正是那份從容,令他看來略孱弱的身體有一種病態的美感,掩蓋不住,就像一塊上品美玉,本是冰涼,卻又讓人感覺暖暖的。

「可你不覺得,整個案子其實並沒有什麼,反而那個小丫頭是最大的驚奇嗎?」軍裝帥哥說,「真沒想到,我手下的最低級武官,還能教導出這樣的女兒來。小正你說,咱們自小走南闖北,也算見識過不少女人了吧?但像這樣的,是不是從來沒有過?說起咱們大唐律,真是一套一套的,似乎比你這個大理寺丞還熟悉。」

被稱為小正的男人微笑搖頭道,「是沒見過。一個小姑娘,以律法威脅起證人來,刀刀見血,口口見肉,眼睛都不眨一下,想必心意也很堅韌。」

「是心夠黑吧?」軍裝帥哥哈哈一笑,顯得有些興奮,「不行不行,我得趕緊回軍府,調來那個春大山的檔案好好看看。能教出這樣的女兒,說不定是人才,可不能因為出身就埋沒在軍中啊。你也知道的,皇上常說,英雄莫問出處,願意破格提拔有能之人的。」

「急什麼啊,先吃了飯再說。你不是說,鎮上臨水樓著實有幾個很是別緻的菜式,是長安吃不到的嗎?」

「你一個從長安來的天子近臣,為什麼叫我一個沒油水的守將請客?告訴你康正源,表親歸表親,錢財要分明。我只負責介紹本地風土人情,銀子卻得是你掏。」

「韓無畏你太不要臉了!」大理寺丞康正源拍了拍軍裝帥哥的肩,「我才官至從六品上,你卻是從四品下的折衝中府都尉,整個范陽折衝府以你為大,這裡算是你的地頭。怎麼,在你的地盤還得我用銀子嗎?」

「你的官職是比我小這麼兩三級啦。」折衝都尉韓無畏理所當然的眨眨眼睛,「但你領了幽州地界的錄囚差事,算是代天巡獄。幽州這麼大,上上下下的官員誰不巴結你?」說著,以胳膊肘拐了康正源一下,「收了不少好處吧?給表哥這窮武官花用花用,別這麼小氣。」

「皇上施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