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十一章制服男

第十一章制服男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629

「大人,我還有個旁證!」她舉起小手,幸好衣袖是窄口的胡服男裝,只露出雪白一段晶瑩的皓腕。可就算是這樣,也把躲在側衙偷看的兩個人,眼睛都晃花了。

「還有旁證啊?」張宏圖都無力了,腦袋亂鬨哄的,只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春大山是被陷害的無疑。可讓他抓狂的是,之後他怎麼讓那兩個沒事找事的賤人招供。難道打了被告,還要打原告?

因為有這個想法,他看向張五娘和李二的目光兇狠起來。而這二人,之前根本沒有把春家小丫頭放在眼裡過,現在卻只感覺有一根鞭子,抽得他們無所遁形,嚇得腦子空空如也。

「這位證人,可以側面證明此案中之動機。」春荼蘼笑笑,「也就是疑點之六。」

「是誰?」張宏圖翻了下訴狀,快速瀏覽下面的證人名單,驚訝的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紅蓮!

這個女人沒有姓氏,只有名字,響噹噹的名字。在范陽縣,但凡是男人,有兩個女人是必然會知道。一個是臨水樓的老闆娘,不過方娘子是做正經生意的。一個就是紅蓮,聽雨樓的頭牌紅姑娘。朝廷有規定,官員不得眠花宿柳,但……也只限於規定。同僚們聚個會,上官視察或者路過,總得有個娛樂的地方對不對?好歹也要紅袖添酒是不是?

只不過歡場女子,越矜貴就越金貴,名聲就越響,與她們春宵一刻,能擺脫「下流」這兩個字所表達的低級趣味,上升到「風流」的文化高度,甚至傳出佳話,那也是一種境界啊。而紅蓮,就是這樣的美好存在。當然,范陽到底是小地方,相應的標準也會低一些。

「大人,請傳證人紅蓮上堂。」春荼蘼清亮的聲音,驚醒了還遐想的張宏圖。

「傳。」他咳嗽了一聲,特意坐得更端正了些。

紅蓮上身穿著蜜粉色交領短襦,下系同色水紋凌波裙,配著白色半透明的半臂和翠綠輕紗披帛,深秋的天氣里,嫩得卻如三月春桃。她油黑水潤的長髮挽了個複雜的靈蛇髻,簪著堆紗的牡丹花,旁邊配著銀鑲紅珠的蝴蝶釵,走路之時,蝴蝶的翅膀都似乎會呼扇一樣,格外誘人。

論五官樣貌,她不及春荼蘼,但那種風情,卻是十分吸引男人眼珠的。所以她一出現,堂上堂下的男人議論聲嗡嗡一片。當她跪倒行禮時,更有人恨不得上前把她攙扶起來。

「堂下何人?」張宏圖按公堂的程序問,只是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嚨。在某些場合,他和紅蓮可真算得上是老熟人啊,彼此特別「真誠坦白」的那種。

「奴家聽雨樓紅蓮。」紅蓮畢恭畢敬的答,絲毫沒有亂飛媚眼兒,一派規矩老實。

「咳咳,為何而來?」

「應春小姐所請,為春大山郎君作證。」說著,紅蓮坦然大方望了春荼蘼一眼。

春荼蘼立即上前一步道,「大人,剛才說了,紅蓮的證詞,可證明我父被冤枉之案情,從動機上就是無稽之談。沒有動機,又何談後面的事實呢?」

「你怎麼證明?」張宏圖這回好奇了。

春荼蘼一指張五娘道,「原告一直聲稱,我父是因貪戀她的容色,方才調戲非禮,乃到後來欲行不軌。不知大人,以為這張氏容貌如何?」

張宏圖一愣,這叫他怎麼回答啊。可春荼蘼也沒指望他回答,反而轉向堂下,目光所到之處,終於有看審的人忍不住道,「也算有幾分姿色吧?」

「比之紅蓮如何?」春荼蘼緊接著問。

「自然是差得遠了。」幾乎同時,好幾個男人答。

「我再問,若紅蓮與這張五娘都欲與各位郎君相……呃……相處,郎君們選誰?」她差點衝口而出「相好」二字,但身在古代,身為女子,還是要收斂些。

「那還用說,自然是紅蓮呀。」立即有人高聲答,連猶豫也沒有。

「若紅蓮肯對我笑一笑,我連自家婆娘都能休了。」更有甚者,這種沒良心的話都說得出。

「有了稻米飯,誰還吃粟米飯哪。」其實,北方多吃麵食,但這兩樣糧食產量價錢都差距很大,普通百姓也是清楚的。

「傻了才不會選。」有人做了總結。

公堂從來都是嚴肅莊嚴的,今天讓春荼蘼一鬧,登時氣氛熱烈了起來,一時之間,七嘴八舌有之,曖昧鬨笑有之,指指點點者有之。張宏圖有點無措,只得大力拍著驚堂木,大喊肅靜。

再看紅蓮,雖然閱人無數,到底是女人,此時難免得色。而張五娘,臉色灰白,被這樣集體的言語羞辱,氣得她幾乎撅過去。原來,在這些男人眼裡,她還不如一個妓女!

「紅蓮,你可認識我父親。」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之時,春荼蘼話題轉變。

「奴自然認得。」紅蓮柔柔地說,目光落在春大山身上。

春大山入了獄,自然穿著囚服,但一來沒在牢里待很久,二來春荼蘼使了銀子,因此他除了神情間略有憔悴鬱悶之外,外形沒有受到損害,臉上身上也乾乾淨淨的。

他五官立體,有一雙大大的丹鳳眼,下巴不似壯漢們應有的方正,而是略有些尖削,容色很是不俗。再加上一幅寬肩長腿的好身板,若是穿了軍裝軟甲,配著巴掌寬的革帶、軍靴、銙奴,頭上勒著抹額時,雖說按照古代的禮法,所謂子不言父,但春荼蘼還是想說:自家老爹不愧是美色超群的制服男!再加上這年代的男人並不是以宋明時的面白無須為美,而是偏向雄偉矯健的類型,所以雖說春大山年紀稍大,已經三十了,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