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八章小樣的,跟我斗

第八章小樣的,跟我斗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514

「小姐,怎麼辦?」過兒急得真跺腳,「現在請訟師也來不及了!還有一刻就要過堂,老爺要是不招,是會被動刑的啊。」

春荼蘼把心一橫,吩咐道,「剛來的時候,我看衙門外有擺攤代寫家書的人。」說著從袖袋裡摸出一張紙,「昨夜我閑來無事,也試著寫了訴狀,今天幸好帶在了身上。你立即過去,請人謄寫一份兒。拿五十文錢給人家,終歸是夠的。」

在衙門前擺攤的,都是識字的,或者有小小功名,卻沒有固定事做的人。這些人做的生意之中,其實也有代寫訴狀這一項。可因為他們只按照委託人說的寫,算是紀錄,對案件沒有幫助,沒有切實參與了訴訟過程,因而收費才三十文,實在沒錢又不識字的人才會請他們。

過兒忙忙地跑出去,春荼蘼又轉向小九哥,正色道,「麻煩小九哥跑一趟,把昨天咱們找到的證人都給叫到縣衙候著。就說如果肯來幫助,只要說出實話,我春家必有厚報。倘若不肯……你就好言相求。死活說不通的話……」春荼蘼咬了咬牙,「就告訴他們,《大唐律》中有規定,證不言情或者知情不報,也是有罪的。我爹若被人陷害入獄,我春荼蘼一個小女子,也沒什麼情面道義好講,不介意把他們全咬出來!」

威逼利誘這種事,她做起來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不過當然,不撕破臉最好。而為了救出春大山,她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何況這只是讓證人實話實說而已,又不用昧著良心。

「春小姐,您放心吧。」小九哥應了一聲,轉眼就跑得不見人影。

春荼蘼閉上眼睛,又緩慢張開,望著秋日晴朗的天空,堅定心念。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有天意,還是女人的第六感?正因為她莫名其妙的不安,才會也寫了狀紙,現在不至於因沒有訴狀而被縣令打出來。而若她還是原來的春荼蘼,春大山也同樣沒有人能搭救。

既然靠山山倒,靠水水干,那麼,這青天之下,她靠自己!

「輪到你們了。」約莫一刻後,差役前來通傳。

恰好,過兒滿頭大汗的跑了來。春荼蘼打開一看,狀紙上的字清晰明了,雖然帶著急切的感覺,卻比她自己寫的強多了,至少不會讓閱狀的縣令產生反感。

「快點!難道要讓大人等你等小民嗎?」差役又催。

春荼蘼深吸一口氣,堅定的邁開步子,首次走進了大唐的公堂!

一瞬間,時光彷彿交錯混亂,恍惚中,她好像有身在現代,第一次以律師的身份走進法庭的感覺:有緊張,有期待,也有一種略帶嗜血的興奮。那是她的舞台,不以武力和兵法,而是以智慧和唇槍舌劍取勝。但,其兇殘性,不亞於真正的戰場。雖然沒到一言生,一言死的地步,但絕對可以左右別人以及自己的人生道路。

她喜歡做律師,但重生以來,為了父親和祖父,她本打算安安分分當一個小戶千金,不損壞名聲,謹守著本分,將來平靜的嫁人生子,只要讓她重新擁有和守護親情就好。即便是春大山惹了官司,她明明可以自己上,卻仍然求助於人。

可是,命運似乎是一隻看不見的、巨大的、無法抗拒的手,各種巧合與形勢,把她逼迫到牆角,又把她推向了某條預定的路上。她有一種預感,就算她不是以訟師,而是以女兒的身份為父申冤,她安靜的生活還是一去不復返了。

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反而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只擔心父親和祖父要傷心了。

但,事到如今,她沒有辦法。

又深吸一口氣,她穿過公堂的大門,那上聯是:仁義禮智信,下聯是:恭寬信敏儉的沉重大門,仰頭看到公堂上方的「清正廉明」牌匾。她不害怕,而是隱約中鬥志昂揚,彷彿血管里的第一個細胞都在叫囂:小樣的,跟我斗?必叫你輸得心服口服!來吧!

公堂上,兩班衙役已經站好。堂下,分左右站著兩個人。右邊的是張五娘,一臉正氣貞潔的模樣,好像一朵無辜的小白花。左邊的是春大山,脊背挺得筆直,身影如山嶽,滿身都表達著一種意思:不管你怎麼說,老子就是沒做過!

只是當春大山看到自家女兒走上堂來,不禁驚得張大嘴巴。聽審是在堂外,也就是不能邁過公堂那足有一尺多高的門檻。而且除非很轟動的大案,平時是沒什麼人特別來聽審的,堵在門口的人,不是才剛剛審結案子的事主,就是等候自己的案子過堂的。

女兒不是說要請個訟師嗎?怎麼訟師沒來,就女兒帶著小丫頭過兒來了?

「荼蘼,你這是……」話還沒說完,後衙傳來三聲梆響。

三梆一傳,說明縣大人就要來審案了,訴訟當事人除非有功名的,必須全體下跪,包括身有九品下階官銜的春大山在內。

「爹,別問為什麼,就信女兒一回,容女兒任性一回。」春荼蘼湊上前,低聲道,「您只要想著一件事,如果您不能當堂釋放,女兒有再好的名聲也沒用。爹不在,誰給祖父養老?女兒受了欺侮,又有誰給女兒撐腰?所以今天不管發生什麼,爹的清白才是最重要的!切記!」

話音才落,大堂門口值班的衙役擂響堂鼓,而兩班衙役則拉長了調子齊聲高喊,「升……堂……!」縣大人張宏圖就在這氣勢的烘托下,慢慢踱進大堂,在公座上入座。

春荼蘼連忙後退幾步,老老實實跪下。過兒就跪在她身邊,不知是緊張還是害怕,微微顫抖著。春荼蘼悄悄伸出手,緊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