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六章你們全家都是畜*牲

第六章你們全家都是畜*牲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529

春大山哽了一哽,望著女兒那溫溫柔柔的小臉,還有抓著牢門欄杆的白嫩小手,心中大為愧疚,分外心疼。如果不是自己莽撞,怎麼會害得才十四歲的獨生女兒跑到牢房來探望他。只怕還要給牢頭和獄卒們塞銀子,受到不少嘲笑和委屈,真難為她小小年紀就要如此。

想到這兒,又不禁怨怪徐氏。徐氏雖年青,卻也比荼蘼大了六歲,還已為人婦,如今卻這麼不頂事。父親日漸年邁,女兒過兩年就要出嫁。以後的日子,還能指望她當起家個家嗎?

「爹,快說,然後怎麼樣?」見春大山發愣,春荼蘼催促。時間有限,不能耽誤。

可春大山卻猶豫了,「荼蘼,你問這些做什麼?別擔心,官司的事,爹自有主張,你不能插手。不然,你的名聲壞了,將來怎麼找個好婆家?」

就算大唐風氣開放,自個兒的爹提起婚事,一般姑娘都會害羞的。可春荼蘼終非「本地」人,因此完全不在意,反而死抓著剛才的話道,「爹您放心,我只會來聽審,不會親自上公堂的。但現在這件事透著蹊蹺,若不小心應對,怕是難過這關,所以女兒為您請了訟師。」

「訟師?」

「對,鎮東的孫秀才。他長年給人寫狀紙,也上堂代打官司,經驗豐富。有他代訟,這案子的贏面很大。」

「可是,我聽說孫秀才的潤筆費很高,上堂銀子怕是更高吧?」

「只要能把爹救出來,多少銀子也值!」春荼蘼急了,「再者說,若不能還您清白,女兒的婚事也會有礙,只怕沒人肯娶。所以您的清白,是千金難換的。唉,您快別磨嘰了,快給我細細說說事發當天的情況,我好轉告孫秀才,後天晚衙就會過第二堂的!」雖然要過三堂才能判決,但基本上第二堂時,犯人不給口供就會用刑了。之前的十仗,只是小小懲戒罷了。而提起自個兒的婚事,是為刺激春大山配合。

自古至今,中國人就有個通病:打官司怕花錢。可是,雖說有的律師亂收費是不對的,訴訟成本過高也確實是巨大的負擔,但有專業人士幫助,擺脫困境要相對容易很多,所謂破財免災、以法律保護自己的概念,還是要落在實處啊。

在春荼蘼再三保證不會親自上堂之後,春大山才把當年發生的事細細說了一遍。最關鍵的部分,春荼蘼還細細的、反覆追問。春大山回答之餘,又產生了那種已經消失的怪異感:這個女兒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他說不清這種轉變是好是壞,但以前他為女兒操心,現在女兒卻為他操心。這讓他有種為人父的驕傲之感,卻也又更心疼了。想當年,女兒初生下來時,才比自己的手掌大一點點……

獄卒來催時,春荼蘼依依不捨的和春大山告別。然後,把最後一兩銀子也拿出來了。唐律有規定,如果犯人家屬出資,可以請獄卒改善犯人的生活質量。雖說會被剋扣一部分,但能讓自家老爹吃得好一點,添床乾淨的被褥,再搽點杖傷葯也行呀。順便,她還撈到一個方便,到女牢那邊去轉了轉。

這個案子的告訴者名為張五娘,據唐律規定,在罪名查清前,告訴者也要關押,所以她散禁於此。春荼蘼站在牢門外,透過木柵欄往裡看。見那張五娘倚在牆角,才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姿色普通偏上,但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

「你是……」見春荼蘼站在那兒,張五娘不禁眯起了眼問。

「呀?找人陷害,還不找個漂亮點的?」春荼蘼忽而一笑,「你這模樣,還真不夠瞧的。」

「你到底是誰?」張五娘的眼睛中閃過厲光,「難不成是那畜牲家裡的?」

「你說誰是畜牲?你才是畜牲,你們全家都是畜牲!」過兒登時大怒,反罵。這種罵人法是學春荼蘼的現代語,聽起來很喜感。

春荼蘼抬起手,阻止過兒再說下去。果然,被她一下就試了出來。但凡女人,都不喜歡被人說長得不美,哪怕真的不漂亮也是這樣。但是都到這種時候了,若是個正經人,一定又驚又氣,又委屈又憤怒,哪還顧得到別人談論自己的相貌?可見,這個張五娘絕對不清白。

「你可知道誣告罪是要反坐的嗎?幸好你不是誣告謀逆,不然直接就是死罪。」春荼蘼神情淡淡的,可威脅力十足,「你又知道什麼叫反坐?就是你告的罪如果不成立,你所告之罪該受的刑罰,就要由你來承擔。強姦罪判處流刑,未遂嘛,根據程度減一等或者兩等,也就是判處徒刑一年半或者杖一百。我看你全須全尾的,沒受什麼傷害,大約仗刑的可能性大些,希望您能頂得住,別直接被打死了。」

「你威脅我?」張五娘站起來。嗬,看起來還挺好鬥的。也是,如果是個溫順的性子,怎麼會夥同他人做這種誣陷之事?

「是啊是啊,我威脅你。」春荼蘼無辜地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威脅的語氣,臉上卻笑眯眯的,「後天在堂上學乖點,如果直接承認誣告,還少受些苦楚。如若不然,倒了大霉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說完,也不管張五娘的目光閃爍,直接離開了縣衙大牢。

看著天色已晚,她一個姑娘家,別說在古代了,就算在現代也不好去貿然打擾別人,只好先回家,準備第二天一早去找孫秀才。

小九哥的家在鎮上,送了她們回去後再往回走,天就太晚了,再者第二天一早再過來也辛苦,春荼蘼就叫過兒把小九哥領到隔壁何嫂子家借宿。春家現在全是女人,招外男來住,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