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二章怎麼就不安生呢

第二章怎麼就不安生呢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572

可才一站起,就覺得眼前發黑,金星亂冒,幸好過兒用力扶住了。過兒生得又瘦小,好在手腳麻利,乾巴勁兒也大。但她這身子,也太體虛氣弱了,得了空兒必須改善。

耳邊卻聽徐氏賭氣道,「不行!臨水樓的老闆娘可不是什麼好人,名聲更差,咱們平時都要繞著她走的,不敢沾惹她這狐媚子,現在還要主動上門求她?」

「太太,您到底還想不想救父親?」春荼蘼忍著怒,冷著臉道,「春家是軍籍,祖父是衙門的差役,父親還是隊副,若犯的是小事,上上下下好歹有幾分薄面,斷不可能直接叫人拘去衙里。若是大事,就必須儘快打聽到事情的前因後果,好做應對。左鄰右舍的人全是兵丁,不敢招惹是非,能求的,也就是方老闆娘而已。這時候避嫌,難不成讓父親被人誣陷了去?」

徐氏抿著唇,露出她那又蔫又犟的標準神色來,掙扎了一會兒才極不情願的對小琴說,「你快去快回,把咱們家大姑娘的話帶到了,別說些有的沒的。」

她發了話,小琴自然不能違背,但臨走時仍然嘟囔了一句,「憑白給那賤人接近老爺的機會。哼,倒不知道大小姐什麼時候懂得官司的事了。」聲音不大,但絕對能讓屋裡的人都聽清。

徐氏有些尷尬,不等春荼蘼再說什麼,絞著帕子就出去了,氣得過兒跳腳,「您聽那個賤婢說的什麼話?全身上下就那張嘴利索,平時幹活怎麼慢吞吞的?還好意思說人家臨水樓的老闆娘,自家主子是什麼……唉!」後面的話不好聽,到底說不出口,只恨恨地跺了下腳。

「行行,彆氣了,小小年紀,就養成個事兒媽脾氣,可怎麼得了?」春荼蘼哄道,「事有輕重緩急,這種節骨眼兒了,你還和她打的什麼嘴仗,把我爹從衙門裡撈出來要緊。」

過兒性格潑辣,嘴上不肯吃一點虧,但對自家小姐和老太爺都忠心耿耿,從不違背。此時也只是氣得咬牙,哼哼兩聲就忙活起來。

春荼蘼借著這個工夫,強行把心靜了下來。猶豫了片刻,她還是選了男裝打扮,因為方便跑來跑去的……身上穿著清爽利索的天青色圓領窄袖胡服,配黑色褲子,腳下是舒適合腳的平底布鞋。一頭長髮梳了髻,戴上黑色襆頭。

本朝民風開放,女子穿胡服上街,甚至縱馬遊玩也是平常。

望著模糊銅鏡中稚嫩的蘿莉臉,春荼蘼心中一陣恍惚。

在現代時,她是一名律師,為成功也曾助紂為虐、傷天害理過。某天,當她打贏了一場艱難的大官司,銀行賬戶上多了數字相當可觀的報酬後,她被被害人的家屬追在後面罵不得好死。

結果,她真的沒得好死,駕車從高架橋上掉下來了,車毀人亡。

那一刻她終於知道,這世界上真是有報應這回事的,並發誓來世一定要「女子愛財,取之有道」。不過當她睜開眼睛,滿以為自個兒得上刀山、下油鍋,在地獄中受折磨時,卻沒想卻重生在一個十三歲小姑娘的身上。

最讓她又心痛又狂喜的是,這一世的便宜祖父和父親,與上一世她的親生祖父與父親長得一模一樣。在現代她上大三時,爺爺和爸爸到學校來看她,給她過二十歲生日,想給她一個驚喜,結果飛機失事,她瞬間失去了惟二的親人。

一度,她以為爺爺和爸爸也穿越了,算是家穿。但試探很久後,她死了心。這二位是實實在在的古代人,她堅信這是上天在懲罰她之後又給她的補償。而當現代爺爺那滿臉疼愛她的笑容,與春青陽對她小心翼翼呵護的神情重合在一起時,她對春家父子的感情就突然成為那種血濃於水的真實,並牢不可破。於是她認真決定好好重活一回,好好珍惜身邊所有。

經過三個月的磨合,春荼蘼知道所處的朝代為大唐,卻不是歷史上那個,想來也許是平行時空什麼的。不過,這地方的風俗習慣與歷史上的大唐很相似,當今聖上卻姓韓,如今是第二代君主,是為太宗,年號慶平,定都長安。

在這個異時空里,大唐之前,中原廣袤的土地曾經被突厥人佔領過兩百餘年,後被韓氏所取代。現下正是慶平十五年,南方還好,北方則是胡漢雜居。不過韓氏總領天下後並沒有搞種族清洗,風氣基本算是開明自由,胡人的地位低下些就是了。可惡的是突厥人不怎麼消停,雖退回到阿爾泰山脈那邊,但是內部政權分裂混亂,阿史那部自詡正統,不時騷擾大唐邊境,復辟之心不死,所以幽州就成了北方邊疆的軍事重鎮。

小環境上……春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是朱門繡戶,卻也吃穿不愁。儘管在社會地位上,軍籍比不得民籍,良民甚至不願意與軍戶聯姻,父親春大山卻好歹是個小隊副,折衝府最低級的、從九品下階,最低級的武官。祖父春青陽是縣衙大牢的差役,屬父子相傳的賤業,但大小算得公門中人。

重生在春家,最幸福的是:雖然她的親娘白氏早死,祖父和父親都把春荼蘼眼珠子一樣的疼。春大山生得好,桃花旺盛,卻硬生生熬到女兒十三歲才再繼娶。之前妾也沒討一個,生怕女兒年幼,受了委屈說不出。就算後來娶了徐氏,還是因為有了首尾,才不得不抬進門。

春家最大的不如意是:子嗣單薄。春青陽這輩子三房兄弟,就春大山一個男丁。到春大山這輩,如今都是而立之年了,膝下卻只有和正妻白氏生的一個女兒,正在向絕戶發展。

春家最奇怪的地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