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美人謀律 >第一章並沒有被奸到

第一章並沒有被奸到 (1/2)

小說名稱《美人謀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時間:2013-01-08 21:51  字數:3736

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涼,九月的幽州范陽縣已有瑟瑟之感。

趁著晌午時分那絲絲暖意,春荼蘼歪在靠窗的塌上看書。陽光透過厚厚的窗低,仍然曬得她有些昏昏欲睡。

這時,她所住的西廂門帘一挑,繼母徐氏與她的貼身丫鬟小琴急吼吼地走了進來。

因為正迷迷瞪瞪的,春荼蘼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窩在暖被中沒動。小琴見了,立即不滿的低聲道,「大小姐好大的架子,見了母親也不起身行禮,自己躺得舒服,倒叫長輩站在一邊等。」

春荼蘼還沒回話,以八扇屏相隔的裡間就跑出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頭,像母雞護小雞似地站在床前,半點不怯的冷笑,「這話說得倒奇了,要不是親家老太太多事,我家小姐能病了足足三個多月嗎?如今才能勉強下地,起身猛了都還眼冒金星呢。太太還沒說話,你一個奴婢不知道體恤主家小姐,還要攛掇著挑禮怎麼著?還有,你扶著太太進屋,之前也不言語一聲,就這麼直闖,打量著抓臭賊呢?」

這小丫頭名叫過兒,是春荼蘼的貼身丫鬟,剛才正在裡間收拾東西。

小琴登時大怒,「過兒,還有沒有點規矩了?你也太潑了!一個丫頭,小小年紀,在當家主母面前指三指四,活膩歪了吧你!」

「我可不敢對太太不恭敬,就是看不得人狐假虎威。再者說了,老太爺有話,雖是住在一起,但各過各的。若要教訓數落我,甚至打死發賣,自有老太爺和我們小姐做主,還輪不到你說話!」過兒嘴上說得厲害,但手上卻輕輕扶了春荼蘼一把。

春荼蘼藉機坐起,因為床邊滿滿當當站著三個人,她也沒法下去,只在床上略施一禮,態度大方地問,「不知太太這麼急著找我,可有事?」

繼母徐氏才年方二十,只比她大六歲,況且進門的過程實在不怎麼光彩,於是那一聲「母親」,她實在叫不出,所以和過兒一樣,稱呼一聲「太太」。

聽了過兒不客氣的話,徐氏本來氣得臉都漲紅了,但此時聽春荼蘼一問,立即想起自己要說的事,又轉為煞白,急道,「荼蘼,不好了,你爹讓人告了,已經被拘去了衙門!」

「啊?怎麼回事!」春荼蘼大吃一驚。

徐氏的臉色像開了染坊,又紅又白。她本就是個蔫了巴嘰的性子,這時候更說不出話,只向小琴猛使眼色。

小琴沒辦法,囁嚅道,「有個女人……告老爺意圖……意圖……奸*淫……」說到最後兩個字的時候,聲音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

但就是這樣小的聲音,卻如同在春荼蘼腦袋上閃過晴空霹靂,登時讓她炸了毛,差點從床上跌下來。

早上出門還好好的,這簡直是飛來橫禍!不過轉瞬,她心中立即升起堅定的信念:她和自家老爹雖然才只認識三個月,但她卻深深堅信,這絕對是誣告。

古今中外都有一個特別真理的真理,一般情況下,帥哥是不需要用強的。她家的春大山老爺正是男人三十一隻花的年紀,長得花容月貌,又有這年代的女人最愛的健美體格,人品更是杠杠的。有女人想要強了她老爹,她信。說她老爹犯下強*奸罪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到底怎麼回事?派人去衙門細細打聽過了嗎?」春荼蘼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這事要放在別人頭上,她會很理智。但是關心則亂,事情發生在自家人身上,她的心亂成一團。=

「派誰去啊?」小琴搶先道,「老太爺押送人犯到嶺南,這一來一回,能趕上老爺十一和十二月的集中兵訓前回來就算快的。偏犯事的是老爺,家裡再沒頂事的男人。我們太太是婦道人家,我又是個沒用的,哪能上公堂?就算沒嚇著,名聲傳出去也壞了。」

過兒怒極反笑道,「嗬,這話說的。婦道人家上不得公堂,我們小姐還是未出閣的大閨女呢,難道就上得不成?同為奴婢,你是沒用的,我還比你小四歲呢,哪裡又是個頂粱之人?」

春荼蘼拉了一把過兒,低聲道,「事關我爹。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吵?」

過兒嘟著嘴不說話了。

春荼蘼問,「門上的老周頭呢?」

「剛才隔壁的何嫂子看到你爹給帶進衙門,打聽了事由,急急跑來告訴我。我一急,就派老周頭去給我娘家送信了。」徐氏愁道,「我娘家在西邊淶水縣,一來一回最少三天,就怕趕不及煩請說項的人。」

過兒聞言就撇了撇嘴,春荼蘼也是暗中皺眉。

她這位繼母徐氏雖已嫁作春家婦,但凡事特別喜歡扯上娘家。其實真正的名門望族,對兒孫後代的教育往往是嚴格的,就算也有紈絝,至少大事小情上還拎得清。反倒是小門小戶的發了財,會教養出不知所謂的兒女來。

徐家正是如此,徐氏未嫁之前嬌生慣養,模樣生得還算不錯,生活能力卻非常低下,每天除了風花雪月,什麼也不懂。而她的娘,也就是過兒口中的親家老太太,卻是個凡事都要插一手的人。而且說是老太太,也只是依著春荼蘼的輩份叫的,其實也才四十歲。這樣一個精力旺盛、為人強勢、控制欲超強的商家中年婦女有多麼惹人厭,用腳趾頭也想得出。

「怎麼辦哪,荼蘼。」徐氏眼淚汪汪的,「若你爹給定了罪,我……我……」

她「我」了兩聲,後面的話卻說不出來了,抽出帕子就要哭,唬得春荼蘼連忙勸,「我爹還只是被收監,哪怕今天立即就審一堂也沒關係。依《大唐律》,事必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