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當空 玄幻奇幻

日月當空

第一百五十章沙漠之行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30日 19:08 [字數] 33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風過庭問道:「在我眼裡,所有景象無不千篇一律,如何曉得我們走的方向正確?」

林壯道:「首先要憑天星定位,且沿路有特定的標記,因絕不可以走錯路,只要偏離正確的路線,便萬劫不復,我們攜帶的水,只夠我們到達綠洲之用。」

太陽開始往中天攀去,烈日無情照射下,遠近所有物體像褪去了實體,變得眩人耳目,風過庭的神鷹也飛入賬來,在風過庭臂上棲息。庫姆塔格沙漠灰暗迷茫,坦平如砥地延伸往天的底部。

想起林壯所形容的「正午幽靈」,雖是熱得要命,眾人心底仍泛起寒意。

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令人馬冷得發抖。他們起程進入沙漠,狂風陣陣,捲起沙粒,迎頭照面的打來,那種被沙粒無孔不入全面侵犯的感覺,確是難受,但怎都好過萬里無雲,只得太陽往大地猛噴烈焰,沙粒則反射著灼熱眩目陽光的白晝。這種惡劣的環境是有後果的,會令人和馬患上「沙盲症」。

三人很難想象在這沒有任何生機和希望的地方,竟可以出現綠洲,據林壯說,是因地下河道在春夏洪水期時湧上地面的奇異現象,到秋天和冬天,綠洲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綠洲的植物變回藏在風沙下等待另一個春天的種子。這條深藏在沙漠的登上高原之路,並不為人所知,即使曉得,也不敢闖進來。只有懂得綠洲出現時間和位置的吐蕃人,方敢由此路線來回。不過即使吐蕃人,也非有十成的把握,因為綠洲會隨地下河道遷移,故此兩個綠洲分別被稱為「大幽靈」和「小幽靈」。找到它們須憑點運氣和對濕氣的敏銳感覺。林壯在這方面有超凡的能力,故被派至此秘密路線來迎接他們。

龍鷹等並不擔心找不著綠洲,龍鷹身具魔種,只要大致走對了路,水源肯定瞞不過他的靈覺。更令他們放心的,是在天上飛翔的神鷹,牠可以發現於百里之內,任何與別不同的地方。

他們牽著馬兒一步一步往前走,四周一片迷濛,風沙稍歇時。林壯抬頭看天,從尚未被風沙掩遮的空隙,辨別天上的星辰。馬兒中,只有雪兒仍是悠然自得,不用牽扯的跟在龍鷹身後,亦步亦趨。林壯的吐蕃馬雖長得比他們的馬矮校但在沙漠的環境里顯現出刻苦耐勞的體質。

天亮前,忽起大風沙,狂風卷旋而至,黃沙隨風滾滾而來,幸好入漠前所有東西都扎個結實,否則任何沒有被繫緊的東西都會被颳走,風沙遮天蔽夜的肆虐下。寸步難移,眾人擠作一團,把馬兒護在中間,可以做的就是求老天爺讓風沙儘快過去。

天終於亮了,但事實上分別不大,看到的仍是沙暴,它統治了一切,和夜晚的分別只在除風沙外還有沙漠的熱浪,陽光在沙暴下也顯得乏力。

他們失去了時間的觀念,過了不知多久。沙暴終於歇止,大伙兒總算重回人世。

四人歡呼怪叫,雪兒仰天嘶鳴,風過湍神鷹安然無恙的降到他肩頭上。只有捱過剛才沙暴的人,方明白可活著喝另一口水。是多麼難能可貴。

他們結營蓋帳的休息,又以安天眾妻送的白棉布當做睡席,這卷布長達逾三丈,厚軟耐熱,幸好沒有嫌它重而扔掉。

林壯沙漠經驗豐富,首先將草料弄濕,喂飼馬兒,才伺候牠們喝水,又以濕布拭抹馬體,讓牠們保持涼快。

林壯道:「在沙漠,馬兒體內的水分會迅快蒸發,血液變得稠濃,不能流動時會忽然倒斃,所以在白天時需喝大量的水。」

萬仞雨道:「我們該帶幾頭駱駝來。」

風過庭縱目四顧,猶有餘悸的道:「要多久才可找到『大幽靈』?」

龍鷹笑道:「千萬不要一時錯腳,找到林壯說的『正午幽靈』。」

萬仞雨道:「虧你還有說笑的心情。」旋又嘆道:「我會永遠忘不掉這次的旅程。」

林壯欣然道:「因為鷹爺非是常人,剛才沙暴作惡時,我感到鷹爺的力量保護著馬兒,使牠們安靜下來,否則牠們會耐不住性子發狂。」

龍鷹笑道:「林壯果然是有道行的人。」

林壯微笑道:「所以王子每次出門,都帶著我去。」

風過庭續問道:「還有多少天?」

林壯目光投往沙漠深處,道:「五、六天該可以了。」

眾人頹然無語,一晚已這麼難捱,五、六天真不知怎麼過。小得多的庫姆塔格已是如此可怕,大上數倍的塔克拉瑪干,真不知是何等光景。

太陽下山後,他們繼續行程,豈知走了七天,仍見不著綠洲的影子,連林壯也苦著臉孔,希望綠洲只是轉移了位置,而不是消失了。

到第九天的晚上,他們開始缺水,就在這個晚上,終出現轉機。

是夜大漠一片死寂,天地靜止,夜空卻是不尋常的美麗,月亮又大又圓又遠,眼前的沙漠再不是平展,而是一座座高大壯觀的塔狀沙丘,屹立在茫茫沙海的波濤上,形成高低起伏的地表。林壯告訴他們一個聽回來的原因,這種形態的沙丘,是在多種風向共同作用下,所形成風沙堆積的特殊類型,三面有棱,頂面是尖塔的形態,有人稱之為「尖塔丘」。

從遠處看,它們更像窈窕淑女起伏的酥胸,可是當踏足其上,這種美感立告蕩然無存,迎風那面的斜坡十分堅固,沙子堆得結實緊密,另一面卻非常鬆散,走錯路揀錯坡,腳一踩上去立即惹得沙子流動,直陷到膝上大腿處,如在白天,肯定立被燙傷。

馬兒們變得很緊張,走上坡頂時躊躇不肯前進,在他們半哄半逼下,緩緩舉蹄,不情願地走著。因怕牠們滾下山坡陷入鬆散的沙子里,馬兒的負載全由他們承擔,在這種情況下,甚麼輕功都不管用,只能一步一步的支撐下去。

午夜后,終將沙丘陣拋在後方,出乎料外,周圍是一片沙礫平原,不過人和馬均已筋疲力盡,沒法往前走。

左右兩方遠處仍是綿延不絕的沙丘,可是正南方竟然是堅實的沙石地面,像通往某一神秘處所的陽關大道。

龍鷹道:「我感覺到水。」

林壯閉上眼睛,好一會後睜開來,皺眉道:「我嗅不到1

風過庭精神大振,道:「這個容易。」向天嘬唇發出音樂般的嘯聲,神鷹一個盤旋,依風過庭的手勢望南飛去。

眾人緊張起來,有水沒水,是生和死的分別。日出前若再尋不到綠洲,除雪兒外,見到太陽時會是其他馬兒的死期。

神鷹變成一個豆大的黑點,忽然迅速盤旋,演出牠獨特的空中舞蹈,又往下衝去,消失不見。

眾人歡喜若狂,發出怪叫,不顧一切的領著馬兒,往神鷹落點奔去。

綠洲在前方不住擴大,四周的環境極盡變幻,出現了很多形狀奇特風化了的巨岩,一排排胡楊樹成陣成林的出現眼前,還有各種奇異的沙漠動植物,聯群結隊的飛鳥在天上翱翔,空氣變得濕潤,幾疑是海市蜃樓,否則沙漠的腹地里怎可能有此奇景?

雪兒領頭奔去,眾馬緊隨之,龍鷹等也展開身法,與馬兒競賽般奔向「大幽靈」。

龐大綠洲的核心處,是個縱橫達三十丈的湖,一片綠藍,在月照下波光點點。人馬同時撲進水裡去,不管湖水如何冰寒徹骨,幸好出奇地湖水仍保留著在白天儲得的熱能,溫暖如春,教他們舒服透頂。

林壯叫道:「這是個溫泉湖,感謝上天。」

龍鷹等早察覺此湖霧氣騰騰,一股股蒸氣繚繞半空,恍如仙霧,不過心中想到的只是水,哪有閑情想這個湖是冷是熱。

周圍綠油油一片,這個綠洲縱橫該不少於五十里。布滿嫩草和野生動植物,是個令人難以相信的異境仙地。

四人縱情享受一番后,濕漉漉的離開溫泉湖,此時太陽升起,趁馬兒在草原悠閑地吃著新鮮的草,眾人來到一綠丘高處,在樹蔭里眺望南方的前路。

十多里許外,草原被古怪的岩石區替代,風化了的奇岩異石千態萬狀,如桌如台,有的更宛如駝峰,聚散無定,形成多姿多採的石林,斷斷續續的往南延伸。

林壯大吁一口氣道:「成功了!這片奇異的地域叫『諸神大道』,延展百里,通往另一綠洲,再往南走數十里,可抵阿爾金山山腳的疏林區,再不會迷路。」

神鷹往下飛來,落在他們身後胡楊樹的橫幹上,銳利的眼神投往南方。

風過庭道:「綠洲以前不是在這個位置嗎?為何沒聽你提過有如斯易認的快捷方式?」

林壯答道:「綠洲可能是兩條地下河道的交匯點,雨水盛時,地下河水湧上地面,形成綠洲,當地下河改道,綠洲也隨之轉移位置。上次我經神道進入沙漠,大幽靈離此處足有六十里路。」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日月當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