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當空 玄幻奇幻

日月當空

第一百四十五章釐定路線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0日 10:21 [字數] 36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龍鷹道:「吐蕃因何要出兵助阿史那忠節?」

風過庭道:「在下聽到吐蕃兩字,連忙查根究柢,可是宗楚客卻語焉不詳,只說吐蕃發生叛變,吐蕃王在一場宮廷鬥爭內被殺,但真正的情況卻不清楚。文學館」

龍鷹登時如墮深淵,失聲道:「甚麼?」

萬仞雨明白他的心情,道:「我們必須改變行程,立即趕往吐蕃去。」

風過彎然行程變得落入敵人的計算里,但再沒有別的選擇。」

龍鷹瞬即回復冷靜,道:「不!直撲吐蕃,等若燈蛾撲火,未到吐蕃已給人宰掉。我們仍依原定路線,到蒲昌海后才南下,設法越過阿爾金山,進入吐蕃。」

萬仞雨道:「這不失為權宜之計。」

轉問風過庭道:「宗楚客認為娑葛是怎樣的一個人?」

風過庭道:「娑葛有謀有略,野心極大。其弟遮弩則驍勇善戰,兵力達二十萬之眾。現在娑葛的牙帳設在碎葉城,叫大牙;又以伊麗水流域的弓月城作為小牙。如果不是突厥人勢大,恐怕娑葛早四齣攻掠,現在則只是以搶掠為主,好壯大實力。」

龍鷹思索道:「這麼說,娑葛該如孫萬榮般,是突厥默啜的眼中刺。吐蕃攻打娑葛,會否是與默啜有關係呢?」

風過庭道:「如果你猜測無誤,吐蕃的內亂,該亦直接與默啜有關係。」

萬仞雨道:「默啜既可在我們的地方布下大江聯,當然亦可對吐蕃使用同樣的策略。」

此時飯菜來了,但三人都失去了心情,食不知味。

原本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龍鷹苦笑道:「真恨不得能脅生雙翼,立即飛往高原去。」

兩人只要想想橫空牧野和美修娜芙生死未卜。便清楚他此時的心情。

龍鷹倏地起立,道:「我們今晚走1

兩人呆瞪著他。

龍鷹又坐下來,頹然道:「當我沒說過吧1

沒到過西域的人,要到身歷其境,方曉得山川形勢的險惡、道路的艱難。龍鷹三人告別長安,依計劃朝西北走,晝伏夜行,一路上無驚無險,到最後。已忘記了或許正在虎視眈。

除了上路的最初數天,龍鷹心焦如焚的波動情緒平復下來,變得冰雪般冷靜,魔種發揮著應有的作用。

他們渡過黃河,經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出關進入半荒漠的地域。

天氣轉熱,他們在一道大河旁紮營休息。千里空寂,除陪伴他們的稀疏樹木外,不見人蹤。

雪兒等六匹馬兒,聚在河灘喝水吃草,他們則坐在岸旁石上,分吃乾糧。

左方地平線遠處。是連綿不絕的高山峻岭,隱見雪峰,右方是無盡的平地。高掛天上的太陽,把荒漠的各種色彩。渾融在眩目的白光里,遠處的景物變得模糊不清。

萬仞雨指著南面的山脈道:「如果我沒有記錯,山脈里那高聳出來的白點,該是大雪山。峰頂終年積雪,沒有人能攀上去。山後就是吐蕃人的高原。」

龍鷹嘆了一口氣。那種可望不可即的感覺,令人難受。

風過庭道:「要到出關,方明白我們是如何愚蠢。只要敵人曉得我們是到吐蕃去,就能以逸代勞地在我們的必經之路攔截我們。最不利的,是到現在我們仍未摸清登入高原的路徑。還要去問人。」

萬仞雨遙觀南面重重險阻、延綿不絕的崇山雪嶺,苦笑道:「由於我們的本意是先到龜茲去,忽然改變行程,思慮不周,致進退失據。聰明點該是改由長江的上游入吐蕃,會有把握得多。」

嘆口氣續道:「現在我們是被高山和沙漠重重圍困,不過比起塔克拉瑪干,其他沙漠只是小兒科。」

風過庭朝西看去,道:「前面是甚麼地方?」

萬仞雨道:「我到且末城去,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當時的精神專註在刀道的修行上,記憶已很模糊。不過,如果記憶正確,這個方向會到達蒲昌海的大草原區,而眼前的大河叫疏勒河,西南則為庫姆塔格沙漠,沙漠南端是延綿的阿爾金山。咦!我記得好像有人說過,阿爾金山裡有峽道,可穿越阿爾金山,抵達青海。」

風過庭大喜道:「如此便有救了,黑齒常之曾在青海大破吐蕃人,可知青海和吐蕃間,必有可供大批兵員通過的道路。」

萬仞雨沉吟道:「但我怕馬兒們捱不過沙漠之苦,沙漠的毒熱會飛快把牠們體內的水氣抽干,難以著力而火熱的沙子也令牠們吃不消。」

龍鷹掃視位於天際極限的庫姆塔格沙漠,道:「這些山脈的盡頭在哪裡?」

萬仞雨道:「沒有盡頭,接著祁連山的是阿爾金山,跟著便是昆崙山,吐蕃正是處於這些連綿大山脈后的高原。」

龍鷹頹然道:「我的娘!早知問清楚橫空牧野,到吐蕃去怎麼走。」

風過庭道:「看來我們不得不冒險穿過沙漠,找尋進入青海的山道,怎都好過朝塔克拉瑪乾的方向闖。」

仰望在天空高處盤旋的神鷹,有感而發道:「可以變成牠就好了。」

萬仞雨苦笑道:「若是上戰場,我們正犯了兵家大忌,就是士氣消沉,鬥志盡失。」

風過捅你想到或許不管如何努力最後仍是徒勞無功,就很難提得起拼勁來。」

龍鷹心底同意,事實上他因橫空牧野和美修娜芙的生死未卜給折磨得很慘。若照常理推論,橫空牧野是吐蕃第一高手,如敵人發動,肯定以他為目標,首當其衝下,確是有凶無吉。

龍鷹沉聲道:「他們該尚未死,否則好該來向我託夢。」

萬仞雨道:「給你說得我毛骨聳然。」

風過庭道:「我相信這類靈應。」

又道:「在起程前那晚,我盡人事四齣打聽由北面到吐蕃之路,雖沒有人能提供確切的路線,卻收集到不少我們和吐蕃人交手的數據,可供我們推敲參考。」

又道:「大部分戰爭都在青海湖或川蜀發生,不過其中一仗,是由吐蕃大將葛爾欽陵率領四十萬吐蕃戰士,攻佔安西四鎮,我朝被逼將安西都護府遷至西州。這對我們有甚麼啟發呢?」

安西都護府,正是設於龜茲。

龍鷹精神大振道:「再說詳細點。」

風過庭道:「欽陵當時駐紮在被亡國不久吐谷渾的土地上,而我朝則以薛仁貴為邏娑道行軍大總管,領軍五萬反擊吐蕃軍,經鄯州至青海湖南之大非川,最後被欽陵擊敗。」

龍鷹拍腿道:「不用猜哩,穿過庫姆塔格沙漠,肯定有路通往青海,由青海到吐蕃去,容易多了。」

風過庭問萬仞雨道:「你原本往吐蕃的路是怎麼走的?」

萬仞雨道:「我最先只想著如何到龜茲去。找到荒原舞這個對西域了如指掌的傢伙,一切好辦事。幸好我確對出西域的路線下過一番功夫,只要抵達塔克拉瑪干南面的于闐國,那亦是該區域最大的綠洲,便可尋得穿越昆崙山的捷道,通往吐蕃。唉!沒人指點是不行的,我們先往蒲昌海去,找到在當地放牧的住民,問個清楚明白。在沒有指標的沙漠里,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我們三個或許能活命,但馬兒肯定沒法隨我們離開。」

風過庭道:「不怕暴露行藏嗎?」

萬仞雨嘆道:「再沒有別的選擇,怎也要冒這個險。」

龍鷹道:「就這麼辦。」

太陽下山後,三人拔營出發。

沙漠的淡藍色調,代替了刺眼的白光,氣溫驟降,還不時刮著刺骨的寒風。沿途的地形不斷變化,大部分是布滿礫石的曠野,間見突兀起伏的山岩、烏黑的石塊,又或像飽滿酥胸般的大沙丘。

風過捅年文成公主入藏,經過哪些地區呢?」

萬仞雨苦笑道:「確是個好問題。只恨我當時集中問有關安西四鎮的事,忽略了其他。」

風過庭欣然道:「我倒有點記憶,亦是從西都出發,在大漠旁渡過黃河,進入青海,再經古鄯、樂都、西寧,登日月山,還要走大段路,翻過巴顏喀拉山,最後越過唐古拉山,抵達吐蕃人的高原。」

龍鷹啞然笑道:「很可能我們已避過大江聯和秘人的攔途截殺,他們一定以為我們因獲知吐蕃的國變,迫不及待的循文成公主的舊路,趕往吐蕃去,所以那天和小弟說話時,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豈知我們那時將心神全放在應付法明的偷襲上,直至在長安最後的一夜,才收到吐蕃宮廷政變的消息。現在則變成迷途的胡塗蟲。」

萬仞雨道:「在這種地域,運氣比甚麼都更重要。」

談笑聲中,三人繼續行程。

忽然間,昨天的頹唐失意,一掃而空。

龍鷹又想起一件事,就是武曌是否曉得吐蕃的政變?照道理髮生這麼大的事,宗楚客又或武攸宜必立即飛報武曌,讓她定奪。武攸宜見自己時隻字不提,是合理的,因為他並不曉得自己會到吐蕃去。可是若武曌隱瞞此事,便是害他。細想又覺沒有道理,更有可能是負責外事的武承嗣故意壓著這個重要的消息,待他離開長安后,才報上武曌,那武曌想通知他們亦辦不到。

不過武承嗣此舉反幫了他們一把,令他們避過敵人的算計。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日月當空,本章節是第一百四十五章釐定路線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日月當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