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當空 玄幻奇幻

日月當空

第七十五章秘密協議

[更新時間]1970年01月07日 14:16 [字數] 35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狄仁傑雙目閃動智者的芒采,從容道:「先說老夫的一個經驗,任何一個新政策,背後總有理想和依據,朝氣勃勃,可是在反覆討論下,新政策會不自覺地偏離原先的理念,實行時更變成面目全非的怪東西,利民反害民日月當空。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你們的情況亦如此,我深信龍小兄最初的印象是對的,只是因這個荒原舞魅力驚人,打動了你們,致令你們懷疑自己的判斷,被情緒左右。更何況他們與我們並非沒有仇恨,我們曾派兵討伐龜茲,還於龜茲設立安西都護府。誰想被人統治?所以荒原舞只要能殺你龍鷹,讓我們多慘敗一次,恐怕百年之內,也難以恢復以前對塞外的控制,甚或永遠不能回復過來。」..

龍鷹道:「國老說的,該離事實不遠日月當空。」轉向兩人道:「他現今在哪裡?」

風過望說有事辦,今晚會到在下處,明早一起出發。」

狄仁傑起立道:「老夫還有事亟待處理,你們繼續商議。」

三人忙起身恭送。

到房門前,狄仁傑止步道:「現在不論突厥、契丹,至乎所有外族,最顧忌的人正是你龍鷹,亦只有你,才可把仞雨和過庭拉到一塊兒來。」

龍鷹道:「國老誇獎了,小子對戰爭的認識只屬新手。」

狄仁傑轉過身來,道:「要上戰場才清楚嗎?敵人如果抱這個態度,屆時悔之已晚。他們若曉得你才是真正的范輕舟,恐怕晚晚沒覺好睡。從武宴的表現,敵人已知你不但神通蓋世,且智計絕倫。只看老夫說這番話時,仞雨和過庭全無妒色,已可知他們認同老夫對你的評價。今天怕沒有再見你的機會,明早則不便送行。好好的去干,勝戒驕敗不餒。一切小心。」..

言罷長笑而去。

回到桌子坐下。萬仞雨道:「多了荒原舞。我們必須改變計劃,並需釐定哪些事可讓他曉得,哪些事不可讓他知道。」

風過庭道:「絕不可以讓此子曉得老郭和他的三千精銳。」

龍鷹道:「公子所言甚是,除此之外,讓他盡悉我們虛實又如何?反可糖又心。」

萬仞雨道:「最頭痛是送名貴藥材到奚國的事。」

風過枉性取消,以龍兄的本領,有我們沒我們分別不大。」

龍鷹同意道:「就這麼辦,你們領他到幽州去,在那裡等待我的消息,閑來無事便挑出精壯者。訓練一支萬人部隊,誆得荒原舞誤以為這是我們的作戰主力,那時我們若要用疑兵之計,易如反掌。」

萬仞雨道:「好計!這支萬人部隊還可以作為我們三千精銳的支持。」

風過庭道:「此事牽涉到軍權,必須聖上首肯,方可成事。」

龍鷹答道:「沒有問題,我待會還要去見聖上。」

風過瞳如何向荒原舞解釋你的不知所終呢?」

龍鷹道:「就說我仍要在神都多留幾天,與武三思議定行軍的細節,幾天後始能動身。到幽州后。又說我會深進契丹國境,去探視契丹新城的情況形勢,如果契丹人忽然大幅加強防守,四處截查陌生人。可間接證實荒原舞有否泄露消息。」

風過駝我看,荒原舞不會這麼容易被騙露底。」

萬仞雨道:「那就要看他的目標,是要得到一場決定性的勝利,還是只想殺龍鷹?」

風過庭笑道:「有分別嗎?」

萬仞雨啞然笑道:「的確沒有分別。沒有了鷹爺,我們只能腳踏實地冉環媯勝負難料。」

又道:「該見過泰婭了。此女易相處嗎?」

龍育不算很美,但很有風情,對老子的丑怪面目當然不感興趣,一副崖岸自高的神氣,但老子卻可想象她在床上的嬌媚。哈1

問道:「我還要去見武三思,你們到哪裡去?」

萬仞雨坦言道:「若沒有甚麼事,我回去陪芳華,看你也沒時間見李隆基,留待ri后回來再找機會。」

風過庭道:「我到如是園走一趟,看招親的事進展如何。」

三人再商量了行事的細節,分頭離開。

龍鷹策騎離開皇城,朝武三思的府第馳去。由於明天雪兒隨他登船,會有好幾天時間不能放蹄奔跑,所以今天多讓牠活動筋骨。這個乖寶貝愈來愈不似馬,像個人多一點。

剛出端門,數騎迎面而來,領頭的赫然是突厥公主凝艷和鐵利等隨員,陪她的大周官員是武承嗣的頭號心腹張嘉福。

見到龍鷹,凝艷一改前態,嫣然笑道:「可否和龍先生說幾句話?」

龍鷹笑嘻嘻道:「公主今天特別漂亮。」

凝艷玉臉微紅,嗔道:「龍先生1

龍鷹勒馬停定,道:「美人兒請隨小弟來。」

凝艷著其他人原地等待,追隨龍鷹身後,來到洛河旁。下馬後,龍鷹領凝艷到岸坡,見凝艷喜嗔難分,笑道:「公主有甚麼心事話兒要對小弟說?」

凝艷故作冷淡的道:「你常這般無禮嗎?」

龍鷹道:「禮數是會吃人的怪物,令人失去本性。我覺得公主是出色的美女,便坦白說出來,這是超越了禮數和國家,縱然我們將來對陣沙場,此仍是不能改變的現實。就算公主將刀子破入小弟胸膛,還要記著小弟曾真心讚美過你。」

凝艷現出深思的神色。半晌后道:「現在我和龍先生即將說的話,希望龍先生可為凝艷守密,除貴上外,不告訴第三個人。是否答應沒有關係,若答應的話,就是我們間的秘密協議。」

龍鷹微笑道:「公主是否想和小弟連手殲滅盡忠和孫萬榮?」

凝艷點頭道:「龍先生料事如神,教人驚異。」

龍鷹直覺感到花秀美沒有將自己偷入八方樓竊聽一事,告訴凝艷,否則她不該是眼前的態度。若花秀美高明至此,怕自己從蛛絲馬跡察覺她泄密,這個美人兒實在太可怕了。道:「我是樂意與公主合作,只須你們按兵不動,到盡忠和孫萬榮敗像紛呈,方前後夾擊。可是若時機未至,你們便大舉調動兵馬,我會不再視你們為合作的夥伴。公主明白嗎?」

凝艷道:「一言為定。」

龍鷹隨口問道:「放著這麼多人,公主為何獨找上小弟說話?」

凝艷送他一個媚眼,像變了另一個人般,柔聲道:「除龍鷹外,誰還有和凝艷說話的資格?」

說罷婀娜去了。

梁王府在望。

一路馳來,龍鷹一邊思索自己眼前的處境,從外想到內。他雖自幼少與人接觸,卻不但非是沒有識見的人,且博通文史。兼因杜傲留意國事,不住著徒弟們四處收集時事消息,而成冊,更被過目不忘的他消化融會。

對外而言,北邊的大患是突厥,聲勢最盛,可是卻遠及不上中土朝廷堅凝的組織,一直是部落式的政治,小可汗不但各自為政,且勢力有時並不在大可汗之下,遂分裂為東西二部,后被太宗滅掉,到骨咄祿叛唐才重新立國。默啜弟繼兄位,武功大盛,盡復頡利以前舊地,成為中土現今的頭號敵人。

蔥嶺以東,較具規模的有高昌、焉耆、龜茲、于闐、疏勒等諸國,太宗亦曾對高昌、焉耆和龜茲三國用兵,而他們只堪作突厥的附庸,未足為患。

東北一帶,是奚和契丹,較遠的是雄據遼東的高麗。中土勢力最盛時,曾於平壤設安東都護府,但由於契丹大勝武周軍,安東都護府名存實亡。由此可見峽石谷之敗,等若藏著妖魔的葫蘆被拔掉塞子,放出了所有妖魔鬼怪來。

內則是武曌的問題。

因著她的出身和延續大周皇朝的意圖,令她站在所有擁護李唐的臣民的對立面,不得不以殘忍手段維持穩定,遂令政治風氣極端反常,也讓佞臣如薛懷義、張昌宗和張易之之輩青雲直上,武承嗣、武三思之輩則僅憑與她的血緣關係封爵稱王。在這種歪風邪氣猖獗的氣氛里,朝廷大官不是依附二張便是武氏子弟,與其同流合污,又或自保其身,胡混官常

在這滿目濁流里,只有狄仁傑不肯向現實低頭,成為中流砥柱,頂著所有歪風邪氣,聚集了大批有志氣的正直之士,形成唯一的清流。

他龍鷹的出現,打破了神都的政治對峙,首次令以狄仁傑為首的政治勢力出現前所未有的生機。今天他得武曌全力支持,予代駕出征的最高榮譽,顯示武曌終做出最英明的決定,拋開所有政治上的考慮,面對峽石谷之敗,全力以赴地應付當前危機。

龍鷹被請入轎廳等候武三思接見,來的卻是上官婉兒,領他到側院的園林,在一座八角亭坐下。

龍鷹訝道:「婉兒不用伺候聖上嗎?」

上官婉兒心情沉重的道:「是聖上著我來的,最好不要見梁王。」

龍鷹大訝道:「發生甚麼事?」

上官婉兒敘述道:「聖上向泰婭推介你后,召梁王來見,親口向他說出你代駕出征的事。唉!梁王不知為何,竟不懂看風頭火勢,還說甚麼他身為行軍大總管,可以聽你的意見,但最後的軍權必須掌握手上,方可以使三軍如臂使指,蕩平契丹人。」

龍鷹道:「聖上怎答他?」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日月當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