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歸來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07日 14:35 [字數] 34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隆基知道姑母太平這許多年來經營出了一股極大的勢力,自從父皇登基以來,姑母的勢力更是以驚人的速度擴張起來,可是姑母究竟擁有多麼大的勢力,他的預估還是出現了重大偏差。

宰相韋安石已經被太平公主趕出朝堂,為了安撫太平公主,李旦又把姚崇和宋璟趕出了京城。太平公主以前選擇宰相時還比較注意他們的才幹和外界風評,所以沒有往政事堂塞入太多的私人。

自從吃了姚崇和宋璟的暗虧以後,太平公主在任人上面便再也沒有顧忌,這三個宰相空缺全都被她安排了自己的人,政事堂此時有七位宰相,其中有五人出自於太平公主門下,朝臣百官乃至禁軍將領中也被太平安插了許多私人。

結果太平公主奉詔離京去了蒲州以後,百官立即開始怠政,李隆基這位監國太子竟然到了政令不出宮門的地步。百官不敢公開抗旨,可是想要拖延你的政令或者扭曲你的政令卻是易如反掌。

李隆基空有滿腹抱負,卻似一頭扎進了泥沼,被那淤泥困得死死的,手腳根本難以施展。他終究還是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面對姑母這樣令人有心無力的手段,既鬱悶又憤慨,萬般無奈之下,憤然上書天子,請求辭去太子之位。

李旦不問政事,於深宮中自得其樂,對兒子的苦衷了解有限,所以立即駁回了他的要求。自從太平公主去了蒲州,六品以上官員的任免和徒罪都要由李旦親自處理了,李旦對此不勝其煩,見兒子要辭掉太子之位,以為外界又有什麼傳言,為了避免再生糾葛。李旦乾脆召集三品以上大臣,議起了禪讓之事。

李旦對召集來的三品以上大臣們說:「朕素懷淡泊,不以萬乘為貴。母后時作為皇嗣辭去了太子之位,先帝時又婉拒了皇太弟的建議。今朕稱帝,卻倦於政務,打算正式傳位於太子,不知眾卿以為如何?」

百官聽了面面相覷,不知道皇帝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面對這麼敏感的問題,心向太子的大臣們固然不敢多言,心向太平公主的人也是不敢貿然出面反對。眾大臣沉默半晌一言不發,李旦頗為不耐,又問:「眾卿以為如何?」

殿中侍御史和逢堯不是三品官,但是固為職務特殊,所以此時也在殿上。眼見眾大臣都不言語,他職微言輕。卻沒那許多顧忌。便出班奏道:「陛下春秋未高,登基不久,四海臣民剛生欽服之心,怎好倉促退位呢,臣以為不可。」

一有人開頭,眾大臣就好說話了。陸續有太平黨人出面反對,眼見群情洶洶,李旦心中頗為不喜,但是反對者實在太多。李旦也不好固執己見,只好罷此主張。不過第二天他還是下詔,宣布以後軍國大事均由太子處置,五品以下官員徒罪及任免由太子一言而決。五品以上官員任免及徒罪也要先與太子商議,再呈報於他即可。

這一來,李旦等於是把以前交給太平公主的權力也給了李隆基,可李隆基雖然被授予大權,政治局面卻依舊困頓不堪,因為太平黨人的陽奉陰違,他的政令依舊難以貫徹,這種官場爭鬥又不能動用武力,令李隆基束手無策。

如果要在官場規則內改變現狀,那就只有大力打擊太平黨人,整治吏治,可太平公主雖去了蒲州,早晚還是要回來的,就憑她在父皇心中的地位,李隆基也狠不下心來與姑母撕破臉皮,況且就算他豁出去了,政事堂七宰相五齣太平門下,他對高級官吏的調整也休想獲得通過。

大唐就在這種內耗中又過了四個月,四個月里朝廷幾乎處於停滯狀態,幸好這個帝國太過龐大,僅僅依靠慣性運作,一年之內也出不了什麼亂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種內耗局面還將持續幾個月時間,直到李隆基忍無可忍採取極端手段,或者太平公主準備妥當,向李隆基發動全面進攻,但是一個意外使得局勢迅速發生了變化:武攸暨死了!

武攸暨到蒲州不久就染了病,原本以為並不嚴重,但治療一陣不見效果,病情反而越來越重,終於一命嗚呼。

消息傳出,李旦這位對朝政敷衍了事對親情卻非常在乎的皇帝馬上追封武攸暨為定王,讓太平公主的長子襲承爵位,次子和三子也加封為郡王以示恩寵,旋即便下旨迎太平公主回京。

太平公主到了地方后本來一直在準備反撲,她想利用百官怠政給李隆基一個下馬威,讓李隆基知難而退。李隆基也確實如她所料,憤懣之下主動選擇了辭讓皇太子之位,只可惜被李旦駁回了。

太平公主見一計不成,又開始籌劃對李隆基的再度攻訐,等朝政出現重大紕漏,就由五位宰相率領文武百官出面彈劾監國太子,逼其退位讓賢,卻不想因為丈夫的死,被李旦提前將她接回了京城。

※※※※※※※※※※※※※※※※※※※※※※※※※

楊帆出京時很低調,回京時也同樣很低調,幾乎沒有驚動什麼人,所以直到他回京的第三天,才有一些袍澤好友陸續打聽到他回京的消息,相繼趕來與他相見。但太平公主就不同了,當她回到長安城的時候,整個朝堂幾乎為之一空。

天子李旦率皇太子、皇子、眾宰相親自前往迎接,許多朝廷大員也自發地前往相迎,這是太平公主第一次公開向皇太子展示她的本錢,也是她向李隆基的一次變相的示威。

太平公主回京后,先由天子置接風宴款待,隨即文武百官便紛至沓來,前往太平公主府拜唔公主,又有許多連拜見太平公主都沒資格的官員,便呈上拜貼、送上禮物,以示心意。

太平公主對武攸暨之死並沒有什麼感覺,在她的兩任丈夫中,只有薛紹是她真心愛過的男人,也是真心為其傷心並緬懷過的男人,除此之後,能夠走進她心裡的只有楊帆一個,武攸暨只是她的母親硬塞給她的一段政治婚姻,她從未把對方當成自己的終身伴侶。

這段婚姻的重點根本不在這一對男女的結合,而是他們所代表的兩個政治集團的結合。而今,這兩個政治集團中的一個已經重新崛起,另一個卻已徹底沒落,就像他們已經結束了的這段婚姻一樣。

所以太平公主回京后,並沒有像一個普通的守孝婦人該做的那樣,而是迅速、積極地投入了對皇太子的反攻準備當中。這次歸來於她而言就是一個勝利,她要挾大勝餘威趁勝追擊,徹底擊敗太子。

太平公主開始頻繁地接見大臣,隨著她的一次次會唔,針對太子的反擊開始醞釀,而這種安排卻巧妙地掩飾在了官員們禮節性的拜訪之下。至於堆積如山的拜貼和請柬,她全部拋給長史處理了。

太平公主現在根本沒有時間理會這些東西,正因如此,所以直到三天之後,楊帆的請柬才被送到她的案上。這份請柬是混在許多普通官員的請柬和拜貼當中的,公主府長史這些日子也很繁忙,所以對這些東西的處理晚了一些。

正常情況下,他也確實不需要太在乎這些東西,他只需要抽時間把這些拜貼整理成一份名單,供太平公主參考,讓公主了解一下都有哪些官員對她有親近依附之意就好,自然不急在一時。

可他也沒想到其中竟有一份楊帆的請柬,當他看到這份請柬時,想到市井間關於太平公主和楊大將軍之間的傳言,不由驚出一身冷汗,趕緊持了這份請柬去面見太平公主。不出他之所料,太平公主一見這份請柬,立即勃然大怒。

「豈有此理!這份請柬是前天送來的,邀約之期是昨天,你居然今天才把它送來1

長史大汗,囁嚅道:「臣只以為那些拜貼和請柬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是以有所怠忽,臣有罪,臣願受殿下責罰1

太平公主怒道:「罰你有什麼用?再有大事怠慢,你這個長史就不用幹了,下去1

「是是是1公主府長史滿頭大汗,狼狽退下。

太平公主持著那份請柬,想起面對楊帆的邀約,她已爽約三次,心中有些不安,回頭看看案上高高壘起的急需處理的公函,太平公主終是下定決心,高聲吩咐道:「來人!備車1

一輛輕車,只有三五騎護衛,悄然駛到了隆慶池畔楊府門前,一個侍衛翻身下馬趕向府門,不久趕回,向車中人稟道:「公主,楊府家人說,楊大將軍此時正在『金釵醉』宴客,不在府上。」

「金釵醉?長安也有一家『金釵醉』么?」

聽到這家酒樓的名字,太平公主突然有些恍惚,彷彿一下子回到了洛陽城,回到了十多年前,置身於「金釵醉」酒坊之中,那時她和楊帆的關係很微妙,似敵、似友,可是因為那種激情,比起時下這種淡漠,尤其令她懷念。

太平公主輕輕吁出一口氣,吩咐道:「去『金釵醉』1

那隨從侍衛一怔,遲疑道:「公主,屬下……不知道那『金釵醉』酒坊座落何處。」

太平公主大怒:「混賬!你長嘴巴是做什麼用的,難道不會打聽嗎?」

那侍衛噤若寒蟬,趕緊答應一聲,指揮車駕離開了隆慶坊。

:雙倍最後時刻,求月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