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究竟誰是黃雀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究竟誰是黃雀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24日 02:17 [字數] 3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隆基從太平公主府上離開之後,太平公主在書房中獨自徘徊了許久,這才讓人把莫先生請來,把李隆基此來的用意向他合盤托出。

莫雨涵聽罷,欣然道:「韋氏磨刀霍霍,意識到大難將要臨頭的看來並非公主殿下一人埃這個李三郎倒是精明人,只是他為何不與相王商議,卻來尋公主相助呢?」

太平公主苦笑道:「我那兄長性如婦人,心慈面軟,如果把這件事告訴他,只怕反要壞了事情。不過……」

太平微微眯起眼睛,欣賞地道:「不過三郎居然從潞州秘密返回,孤主一擲,倒真是一個狠角色。」

莫雨涵深以為然,頷首道:「拿得起、放的下,性情果毅,精明幹練,如果這等人是我們的對手,那就要非常小心了。」

太平曬然一笑,道:「他上面還有兩位兄長,而且他不是嫡出,不會礙事的。」

莫雨涵問道:「若是得國之功呢?」

太平公主自信地道:「所以,他此來,只想讓我在關鍵時刻說服他的父親,我卻要求全程參與,敗則同死,若是成功,作為他的姑母,此事自然是我居首功1

……

隆慶池畔,一個青袍文士負手漫步於柳下,看他腳步遲緩,往複不斷,似乎是一位斯文士子在湖邊散心吟哦,惟有走近了,你才能看到他眉頭緊鎖、滿臉焦慮。

這人正是崔日用,他阿附於宗楚客不假,可他阿附宗楚客的目的只是為了背靠大樹好乘涼。他從未想過宗楚客能當皇帝,當宗楚客對他說出自己的遠大理想時,崔日用唯一的感覺就是:「宗楚客瘋了1

崔日用可不想陪著宗楚客一起發瘋。更不想陪著他一起死,這棵大樹眼看就要變成一把熊熊燃燒的火炬,每一隻靠近的飛蛾都會被化為灰燼,是時候另投明主了。

崔日用思來想去,要想告發宗楚客的陰謀。他只能選擇韋氏或者李氏。在韋氏和李氏當中,一番反覆權衡,他的心理便漸漸傾向了李氏。

宗楚客雖然是韋黨的重要一員,但是作為宗楚客的心腹,為了避免引起宗楚客的忌諱,他和韋黨的其他成員並沒有什麼交集。他是完全依附於宗楚客一人的。

可是在此之前,他和李氏的關係卻也相當和睦。因為他是大足元年之後才被宗楚客舉薦陞官的。而大足元年是怎麼來的呢?那是楊帆搞出來的一個把戲。

那一年,楊帆奉武則天之命秘密潛赴房州救援廬陵王,在房州因瑣事入獄,為了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順利逃走,他們在牢里炮製出金甲神人的故事。並偽造了一個巨大的腳櫻

當地官府把這件事上奏朝廷,武則天認為這是祥瑞,所以第二年改年號為「大足」。那時候,武則天已決意立兒子李顯為儲君,李唐宗室的政治環境趨於好轉。

普天下都知道下一任皇帝必定出自李氏,這種環境下,崔日用自然與李唐宗室也有過一些密切的來往。

而當時剛剛從房州回來被立為太子的李顯行事小心非常謹慎。唯恐出些什麼差錯,所以當時代表李唐宗室與權貴們交往的就是相王,所以崔日用和相王最熟。

再者,崔日用是進士出身,自幼讀聖賢書,正統理念很嚴重,他始終認為李唐才是正統。雖然他是宗楚客門下,可當初他投效宗楚客的時候,宗楚客可並沒有反意。

如今宗楚客居然覬覦帝位,他就不能不有所選擇了。因為以上種種原因。再加上他身在兵部,很清楚韋氏是如何的不得軍心,所以最終選擇了李家。

他想把這個消息稟報相王,但他不敢去相王府,因為相王的目標太大了。很可能現在已經有人在盯著他,於是崔日用選擇了相王長子李成器。

只是到了壽春王李成器的王府前,他又不免猶豫起來。進或退,只要選擇錯了,都可能是滅頂之災啊,崔日用怎不糾結萬分。他徘徊了足足一個多時辰,才跺了跺腳,走向王府大門……

※※※※※※※※※※※※※※※※※※※※

自從李顯駕崩,韋氏日益猖獗,為了免生是非,李成器這些日子一直閉門不出,崔日用登門后馬上就找到了他,一聽崔日用說明來意,李成器不禁大驚失色。

他千恩萬謝地送走了崔日用,馬上迴轉內宅去找李隆基。李隆基自從秘密回京后,一直住在他的府上。

李隆基聽大哥說明情況也是大為震駭,雖說他早知韋后一旦穩住了政局必然會對李家下手,卻沒想到韋黨的動作竟如此之快。

更讓李隆基沒有想到的是,韋家的頭號打手宗楚客居然懷有如此之大的野心,宗楚客的計劃雖然聽起來很荒唐,可是仔細想想,卻也不無成功的可能。

如果韋后以謀殺先帝的罪名把相王和太平公主當場誅殺,人心浮動之際,宗楚客突然異軍突出,替李唐宗室翻案,把韋黨一網打盡,控制住少年天子李重茂,那麼……

想到其中的利害,李隆基不禁冷汗淋淋。他大哥李成器的府邸與楊帆的府邸是挨著的,李隆基恨不得馬上爬過牆頭,把這個驚人的消息說與楊帆知道。

幸好,這個時刻他依舊記得楊帆對他的的告誡:「不管何等緊急的事情,務必要在玉真觀見面。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凡事不密則成害,三郎謹記1

李隆基並不清楚楊帆如此叮囑是因為楊帆身邊有內奸,而楊帆還不想太早把他揪出來,故而才如此叮囑他,但他嚴格地遵守了這一約點。

李隆基馬上喬裝打扮一番,匆匆去了玉真觀。很快,玉真觀里有個美貌小道姑就出了門,坐著牛車出現在楊帆府前。

消息送到后宅時。楊帆正握著次子楊吉的手在教他寫字,一聽玉真觀來人相請,楊帆知道必有大事,趕緊把兒子交給阿奴,匆匆趕往玉真觀。

玉真觀里。李隆基坐立不安,玉真公主見狀,向他問起內情,李隆基倒也沒有隱瞞,他把實情對胞妹講了,玉真公主也是心急如焚。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帆終於趕到。玉真公主情知大事緊急,雖然那日吐露衷腸后,一連幾天楊帆都避不登門,令她頗為幽怨,這時卻也不好說些涉及兒女私情的話,急忙便把楊帆請進了靜室。

李隆基把事情經過對楊帆一講。楊帆意外地道:「宗楚客?倒真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等野心。還有武氏家族,他們終究是不甘寂寞礙…」

李隆基見楊帆氣定神閑,不禁納罕地道:「二郎不覺得此事緊迫嗎?」

楊帆看了他一眼,從他那張英氣勃勃的臉上,彷彿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楊帆微笑道:「事態固然緊迫,但是咱們的心態卻不能急。越急越容易出錯。」

李隆基欽佩地道:「隆基受教,二郎才是任大事的人。」

楊帆搖搖頭道:「換做十多年前,我可能比你更加衝動,你若經歷過幾次生死一線的事情,自然也能沉穩下來。」

楊帆若有所思地叩著几案,沉吟片刻后一抬雙眼,道:「咱們本就要採取行動的,如今不過是早行一步罷了,無需慌張,三日之後。咱們搶先動手1

一抹潮紅迅速蔓延到了李隆基的臉上,李隆基攥緊雙拳,激動地道:「我就等你這句話呢!那麼,咱們就約定三天之後,拼他個魚死網破1

楊帆在李隆基秩嫩的肩膀上用力按了按。沉聲道:「網要破,咱們可死不得!消息千萬不能走漏,等到舉事那天,你再通知下去1

李隆基愕然道:「不需要讓志士們早做準備嗎?」

楊帆道:「讓他們準備些什麼呢?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生死一搏,勝敗天命,唯此而已1

李隆基咀嚼著這句話,輕輕點了點頭。

楊帆走出靜室時,只見李持盈膝上架著一具古琴,怔怔地坐在那兒,手指搭在琴弦上,若有所思。楊帆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終是抿住嘴唇,大步走向房門。

「二郎1

李持盈突然驚醒,急急喚了他一句。楊帆止步回身,看向她。李持盈深深地凝視著他,一雙美目迅速溢起了一層霧氣:「二郎,保重1

楊帆望著她,慢慢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拉開門,走了出去。

……

夜色深沉,楊家後院一座獨幢的小樓上,楊帆穿著單薄的衣服,靜靜地靠在樓欄內,沐浴著如霜的月光。

婉兒緩緩走來,一襲鬆軟飄逸的雪白長袍委地,秀髮披肩,赤著雪足,彷彿月光凝成的一隻精靈。

她走到楊帆身邊,將一襲長袍披在楊帆肩上,柔聲道:「夜裡天寒。」

「嗯1楊帆緊了緊袍子,回首望向婉兒,清冷的月光照在婉兒美麗的臉龐上,那雙眼睛如星辰般熠熠地放著光。楊帆輕輕握住她的手,手如軟玉,溫涼滑膩。

楊帆低聲道:「婉兒,你好生安排一下,三日後那一晚,一定要在宮中當值1

「嗯?」

婉兒先是疑惑地顰起眉,然後眼睛慢慢張大,眼神變得緊張而興奮起來。她握緊了楊帆的手,激動地道:「三天後,我們……要舉事了?」

楊帆張開雙臂,把她輕輕擁進自己的懷抱,抬頭望著空中那輪皎潔的明月,柔聲道:「嗯!三天後,不論成敗,你都不再是一隻籠中鳥了1

淡淡的雲彩,皎潔的明月,一隻大鳥不知從何處飛來,無聲地舒展著雙翼,彷彿為那輪明月插上了一副翅膀……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