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人生若只如初見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人生若只如初見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0日 02:29 [字數] 33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帆和玉真公主之間有私情的事,在上流社會間秘密流傳著。詭異的是,這件事居然沒有流傳到民間,市井間知道此事的人寥寥無幾。

出現這樣的效果,要歸功於韋黨。如今朝中韋黨獨佔鰲頭,明知此事會給相王府的聲譽造成一定的損害,但是一直把相王當成眼中釘的韋黨卻沒人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究其原因,卻是因為這件事無論怎麼樣都無法對相王和楊帆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反而會讓皇帝大失顏面,而皇帝現在和韋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他們自然不會做出自損顏面的事來。

因為李持盈出家,是為了抗拒皇帝要她和親。你宣揚什麼?好嘛,人家不但不和親,而且連出家人都沒正兒八經去做?人家不但依舊錦衣玉食地過日子,甚至連男人都有了,你說誰最丟人?

當初李世民可以一怒斬了辯機和尚,李顯卻無法以此殺了楊帆。因為玉真公主和當年的高陽公主不同,高陽公主那是已經嫁作人婦,有了駙馬,卻與僧人私通。

而且高陽公主送給辯機和尚的玉枕失竊,最終被御史鬧上金殿,皇家已經顏面掃地,只能用殺人來洗刷恥辱了,這才下令腰斬了辯機。可玉真公主沒有丈夫,人家是自由之身,出家入道之後就更自由了。

唐朝的女道士有三種,一種是真心入道,潛心修行的;一種是夫妻不睦或者不耐規矩繁多。於是轉為道士身份的貴婦千金;第三種甚至就是為了避稅,以道士身份行娼妓之實的jinv。

不管是哪一種。唐朝的道門女冠都沒有那麼森嚴的男女之別,男性賓客出入道觀尋常的很。如此風氣下,你能對玉真公主如何?這事兒就算想嚴辦也辦不到相王身上,如果玉真公主和楊帆再來個矢口否認,可沒有玉枕當成證據。

此外就是,如今真正管事的人是韋后和安樂公主。安樂公主自己私闈不靖,不知做過多少風流事兒,連民間都傳開了。老百姓正對玉真公主被逼出家同情萬分呢,她敢拿這事做文章,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

至於韋后,當初可是被人在朱雀大街貼過大字報的,當時她沒有跟人私通過,還算問心無愧,可現在不同了。即便她依舊問心無愧。身為國母也擔心有人舊話重題呢,何況她現在沒有那個底氣。

楊帆每隔幾年,總能陰差陽錯地因為某件事成為風口浪尖上的人物,這一次的後果卻沒有那麼嚴重,這令他慶幸不已。不過,朝廷上他逃過了一劫。太平公主這次卻是真真的惱了他。

書房裡,太平公主認真的看著一份長長的禮單,看完之後,點點頭道:「嗯,就按這份禮單準備吧。下月初六,就是納徵之禮。不要出了什麼岔遲。」

外管事李譯恭應一聲,太平公主疲憊地嘆了口氣,揉著眉心道:「崇訓這孩子性情跳脫,一向不務正業。希望成了親,他能懂點事吧。」

事關少主人,李譯可不敢多嘴,他向太平公主躬身退下,剛剛走到門口,就見二郎君薛崇簡風風火火地走來。李譯忙退到門邊,向薛崇簡行禮。

薛崇簡沒理他,一步邁進門去,大聲道:「娘,孩兒想入萬騎當兵的事兒怎麼樣了?」

太平公主放下手,蹙眉道:「你這孩子,怎麼又來糾纏,如今局勢微妙,你怎麼執意要當兵呢,你的身份太過敏感,沒得叫人尋咱們家的岔子。」

薛崇簡一聽大為不悅,嚷道:「娘親,孩兒的要求高么?你想要孩兒有出息,孩兒這不就想到軍伍中錘鍊一番么,孩兒好武,娘又不是不知道,孩兒不去軍中,那該做個什麼事情才好?」

「你……」

太平煩惱地揮了揮手,道:「娘正忙著呢,你去吧,明日娘便進宮,跟皇帝說說。」

薛崇簡轉怒為喜,喜孜孜地答應一聲,跑去后校場練槍去了。

太平公主望著兒子的背影苦笑了一聲,想想這事要想辦成,終究離不開韋家點頭,便想叫人去庫里取一套名貴的首飾,入宮在韋後面前說說小話了。

為了這個心愛的兒子,一向高傲的太平公主也算是低聲下氣了。她剛想喚人去庫房取出那套她最喜歡的紅寶石頭飾,一個侍婢輕盈地走了進來,蹲身道:「公主,輔國大將軍求見。」

一聽是楊帆,太平公主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不見1

一見公主臉色陰沉,那侍婢不敢多說,連忙答應一聲,便逃了出去。

太平公主張口欲言,似乎想要喚住她,可是手已舉到空中,到了嘴邊的話卻說不出來。這是楊帆第三次來見她了,她始終只有兩個字:「不見1

她不想聽楊帆解釋,不管楊帆和持盈是不是真的有私,她都已經淪為他人的笑柄。

也許她恨的不是楊帆,而是儘管她那個強勢的母親已經過世,可是加在她身上的桎棝依舊不能擺脫,她無法追求她想要的,她只能繼續在令她生厭的環境里生活下去。

她恨楊帆,更恨自己,她厭倦了現在的一切,哪怕是愛,也無法給她應有的激情了。

※※※※※※※※※※※※※※※※※※※

「大將軍請回吧,公主不見1

未等楊帆回答,大門「砰」地一聲關上了。門子是最勢利的一種動物,眼見公主殿下一連三次讓楊帆吃了「閉門」,這門子對楊帆也就沒了恭敬。

楊帆站在門前,輕盈的雪花飄落在他的頭上、肩上,很快就變成了白絨絨的一層,楊帆輕輕嘆了口氣,載著那一肩雪花,漫步走下了石階。

任威牽過一匹駿馬,楊帆扳鞍認鐙,一行人緩緩遠去,漸漸與大雪融為了一色。

楊帆無法把玉真公主尋找他的真相告訴太平公主,人家不惜自辱清譽也要保住的秘密,作為被救的那個人,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為了自己不被誤會而無恥地泄露出去。

楊帆苦思冥想,倒是想出了一個同樣可以遮掩過去的借口,可惜太平公主根本不見他,他自然也就無法向太平公主「解釋誤會」,幾次求見未果,楊帆只能默然離去,心也漸漸地冷了。

西門大官人說:『潘驢鄧小閑,』這五樣兒,我都有些。」楊大官人可是即沒有「斜,也沒有「閑」,哪有大把的時間拿來談情說愛、小意奉迎,況且太平公主也過了一句纏綿的話便令她開心半天的年紀。

對於這一天,楊帆或許早有預感。他知道玉真公主的事其實只不過是一個誘因。太平有她的生活,有她的世界,中年之後,男女之間的激情淡淡漸去,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家庭和孩子身上。

兩人之間沒有一個共同的子女,也沒有共組一個家庭,感情在不知不覺中淡去,便是理所當然的事了。情,不知所起,不知所終,這大概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最真實寫照罷了。

※※※※※※※※※※※※※※※※※※※※※

蕭然的不僅是楊帆和太平公主之間的關係,還有天氣。

當又一場大雪給大地鋪上一層厚重的棉被,到處一片銀裝素裹,楊家丘台上那幾株臘梅開得正艷的時候,又是一年新春到了。

上元佳節,宮中自是熱鬧非凡,不過這種喜慶熱鬧,與往年大不相同。

大唐這個家,現在幾乎是由韋氏和三不五時就纏著父親要當皇太女的安樂公主完全把持了。宮中盛筵、新春慶典自然也由她們張羅,是以別具特色。

驅儺之舞取消了,因為韋后對那種張牙舞爪、神神怪怪的大型舞蹈沒有興趣;武則天所喜的那種千人同舞、恢宏壯觀的宮中大樂也取消了,因為安樂公主覺得乏味。

在安樂公主別出心裁的安排下,掖庭宮裡搭起彩棚、架好櫃檯,擺上各式坊間雜貨,各式生熟小吃、綾羅綢緞、首飾頭面、針頭線腦,令小內侍和宮娥站在後面充作小販。

百官先進入太極宮,再從通明門進入掖庭宮,一進宮門便是夾塞於御道兩旁的諸多「店鋪」,宮娥太監們早就得了安樂公主的吩咐,馬上賣力地吆喝起來。

這些大臣們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親自到街市上去買東西了,而且上前一問價錢,居然還可以討價還價的,挺像真的生意,一些官員覺得很新鮮。

可是更多的大臣對此卻是相顧搖頭,黯然嘆氣,只覺此舉實在是有辱斯文,皇宮大內竟然變成了坊市,滿朝公卿都成了客人,這遊戲也不知是為了娛人還是娛己。

楊帆負著雙手漫步其間,瞧著皇宮裡一副烏煙瘴氣的模樣,心中有種莫名的悲哀,這就是天可汗李世民的子孫。雖然楊帆一向不屑於那位有史以來唯一的女帝武則天,可他也不得不承認,如果這座皇宮的主人依舊是武則天,至少她不會把皇權踐踏如斯。

楊帆慢悠悠地隨著人流向前走著,淡漠地看著左右的「攤販店鋪」,全然不曾注意到,暗中有雙眼睛已悄然鎖緊了他,眼神異常的複雜。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