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秘密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9日 08:54 [字數] 36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帆聽了婉兒的話,奇怪地道:「何謂君不君臣不臣,夫不夫妻不妻呢?」

婉兒嘆息一聲,道:「想當初,咱們都盼著李氏重奪江山,天下能夠從此太平下來,如今再看,也難怪則天皇帝看不上太子,她這個兒子,還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昏聵的不成樣子。」

「怎麼?」

「還問怎麼,你說自他登基以來,都做過什麼?如今對安樂公主更是寵溺的不成樣子,他總說當年被流放房州,半途生下安樂,連個襁褓都來不及準備,有些對不起女兒,現在做了皇帝,要對她加倍地好。

宮中珍藏的二王真跡,任由安樂取走也就算了,就連官職也由著安樂拿去送人。那安樂與她的胞姐長寧公主鬥富,府邸建得花團錦簇,難分高下,安樂就想把昆明池討要到手,以此勝過長寧一籌。

昆明池也是能饋贈的么?偌大一個湖泊,不知多少百姓要依賴它生存,皇帝不肯,她就在城郊圈了一塊地方,強行驅走當地百姓,要挖一個比昆明池還大的湖,連名字都取好了,叫定昆池。

可要建這麼大的一個湖泊,這錢還不跟流水似的,安樂拿不出那麼多錢,就賣官鬻爵,只要你付得起價錢,她就保你一個官做。收了錢,她就寫好一份聖旨,請皇帝硃批、加印,事先掩了上面的內容,只留出皇帝加印的空隙。皇帝居然都不問她寫的是什麼,這等荒唐事,古往今來,你聽說過么?」

楊帆聽著,心情莫名的壓抑起來。

婉共凰悖她還想當皇太女呢。」

楊帆吃驚地瞪大眼睛。道:「上一次她想當皇太女,激起太子之變,她還敢要求當皇太女?」

婉兒道:「不錯,當初我還以為那只是她的一句戲言,如今看來,她是當真的。」

楊帆默然不語。

婉兒道:「試問,哪個皇子敢向天子主動請求冊立自己為儲君?膽敢覬覦大寶的,下場不問可知。安樂身為女子,竟然提出這樣荒唐的要求,皇帝總該嚴詞訓誡一番了吧。你猜皇帝怎麼說。」

婉兒搖搖頭,苦笑一聲,道:「皇帝竟然說:『你想當皇太女,等你母后做了女皇帝再說。』唉!則天皇帝險些把李氏一族殺個精光,這才多長時間。他就忘得一乾二淨了,什麼江山社稷。在咱們這位皇帝眼中。他不是皇帝,他只是李家的主人1

話說到這兒,兩個人都沉默起來,過了許久,楊帆才凝視著上官婉兒,道:「婉兒。在我徹底退出朝堂之前,我想在做一件事。」

婉兒挑了挑眉,疑問地看著他。

楊帆道:「錯是我鑄成的,我就該挽回它。而且。我離開了,雖然沒了兵權,至少還有榮華富貴,還有個嚇人的名頭:輔國大將軍。可是跟著我出生入死的那些兄弟,卻還在軍中,韋家兄弟掌管羽林軍后,正大肆排斥異己,假以時日,那班好兄弟恐怕都沒有好下場,所以……我想做一件事。」

婉兒何等慧黠,而且她在皇帝身邊二十多年,聽到這兒,她已明白過來,不禁臉色一變,駭然道:「郎君,難道你想……」

楊帆輕輕點了點頭。

婉兒突然撲到他的懷中,嬌軀簌簌發抖,這件事給她的震撼顯然不輕。

楊帆輕撫她的玉背,以開玩笑的口吻道:「不必擔心,做這種事,我又不是一回兩回了,熟能生巧礙…」

二人都過於專註這個話題,那「夫不夫妻不妻」的事情卻是無意中略過了。

※※※※※※※※※※※※※※※※※※※※※※※

自那日為玉真公主入道觀禮后,太平公主頻頻約會楊帆,楊帆那天在宮中的一席話真的把她嚇著了,但是對她,楊帆卻做不到對婉兒一樣的毫無保留。太平是個性格很堅強、很獨立的女人,而且她身上背負著太多的責任,這一點同婉兒大不相同。

在婉兒心中,她的男人就是她的天,而太平心中,她自己才是她的太,天大地大,沒有什麼可以束縛她的,無論是親情還是愛情。

楊帆肯含蓄地透露一些意思給她,還是因為如果他真想有所行動,很可能還要與太平攜手合作,否則就連這點消息都不會透露給她。

君不密喪其國,臣不密失其身。楊帆現在不是孤家寡人一個,他同樣有自己的責任需要擔當,豈能隨便張揚。不過,以太平公主的聰穎,已經從楊帆含蓄的表達中隱隱猜到了他要做什麼,為此她一再約見楊帆,想要確定他的意思。

楊帆自然不肯透露更多,他現在還在同他選定的人進行秘密的接觸,對方還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覆,如果對方無意於此,他自然會取消打算,又何必過早地把秘密透露與太平知道。

這天,太平公主又來到了楊家,不過這一次她可不是逼問楊帆那天一番隱晦的表述的本意,而是與他一同赴安樂公主府之宴。因為安樂公主府就在楊帆府邸的隔壁,所以她才先到了楊家。

武崇訓雖然死了,但是安樂公主與武崇訓卻有一個兒子,這個孩子今天要過生日,本來一個小孩子的生日,根本不可能驚動滿朝公卿,哪怕他的母親是公主,可是如今這位安樂公主,儼然就是一個小天子,幾乎能當得了李顯大半個家,那自然就另當別論了。

何況,李顯寵溺女兒,今日特意與皇后一同出宮來安樂公主府赴宴,特意下詔命三品以上文武大員暨皇親國戚全員參加,以致太平公主也不得不紆尊降貴,來為她這個侄孫賀生。

太平在楊家小坐了片刻,吃了三碗清茶,正要與他步行前往安樂公主府,還沒走到大門口,門子莫玄飛忽然領著一個女道士進來。那女道士看年紀也就十六七歲模樣,明眸皓齒,姿容嫵媚。

一見楊帆正舉步走來,莫玄飛趕緊上前,稟道:「阿郎,這位仙姑是玉真觀來的,說有要事求見阿郎。」

「哦?」

楊帆詫異地看了那小道姑一眼,似乎有些眼熟,卻叫不上名字來。

楊帆幾次往玉真觀拜訪,那小道姑是認得他的。趕緊福身一禮,突又發覺不對,忙又紅著臉蛋兒向他打了個稽首禮,看的楊帆直想笑。

小道姑一見楊帆翹起嘴角,神色更加忸怩。絞著手指,很不好意思地道:「貧道凝香。奉玉真觀主持無上真觀主所命。有請大將軍。」

楊帆道:「哦!本將軍正要往安樂公主府赴宴,請小道長回復玉真觀主,就說楊某回頭便去拜訪。」

凝香小道姑答應一聲,期期艾艾地又道:「可……可觀主說,事情非常緊急,請大將軍馬上過去一趟。」

楊帆微微一蹙眉。心道:「持盈那小丫頭片子,能有什麼緊要事了。」便道:「知道了,楊某乃奉詔往安樂公主府赴宴,不能耽擱。宴后楊某便去玉真觀。」

凝香小道姑不敢再說,只好唯唯地答應一聲,又偷偷瞟一眼太平公主,慌慌張張地離去。

楊帆感覺旁邊有些安靜,扭頭一看,太平公主正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他,不禁問道:「怎麼?」

太平公主慢慢走上兩步,猶豫了一下,問道:「二郎,你……你……」

「嗯?」

「你跟持盈,是什麼關係?」

「嗯?」

楊帆把眉頭一挑,凝視著太平,眸中漸漸生起一抹笑意:「你以為我和她是什麼關係?」

太平的臉開始紅,她恨恨地跺了跺腳,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楊帆嘆道:「別胡思亂想了,我跟那黃毛丫頭,能有什麼關係?」

太平公主一邊跟著他往邊走,一邊覷著他的神情,見他神色坦然,不像作偽,這才稍稍放心,她是楊帆的女人,如果她的侄女也和楊帆有點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那可真是羞煞人了。

楊帆如今否認,瞧來倒真是沒有什麼關係的樣子,可這只是楊帆一面的說法,持盈那邊呢?她對楊帆有沒有別樣心思?持盈正是少女懷春的年齡,而楊帆無疑是個很討女孩子喜唬尤其是他年過三旬,有了成熟氣質之後,那種英俊迷人的魅力,更不是一個懷春少女可以抵擋的。

太平公主思來想去,神志恍惚,到了安樂公主府門前,還沒醒過神兒來。

……

玉真公主在靜室中徘徊往返,心急如焚。

門扉忽然叩響,玉真公主急急止步,向房外喊道:「可是凝香,快進來1

障子門一拉,小道姑凝香從外邊進來,對玉真公主道:「弟子凝香,見過觀主。」

玉真公主往她身後一看,急道:「大將軍呢?沒在家?」

凝香道:「大將軍在,可是……大將軍正要赴安樂公主之宴,奴婢……啊不,弟子不曾請到。」

玉真公主大急,頓足道:「我不是說無論如何也要把人給我請回來嗎?」

凝香訕訕地道:「可……可太平公主就在大將軍身邊,奴婢……呃,弟子一見就怕,不敢放肆。」

玉真公主聽了心中更加焦灼,卻也無法責怪於她。

玉真剛剛得到一個與楊帆有關的消息,急於通知楊帆。可她身邊這二十多個小道姑都是宮裡頭賜的,雖說以她的身份,照理說不會引起皇帝的重視,不至於在她身邊安插眼線,可她還是不敢冒險,怎敢把這件事說給傳話的人聽。如今看來,只有親自跑一趟了。

想到這裡,玉真公主柳眉一剔,沉聲道:「馬上備車,我要去安樂公主府1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