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授籙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6日 09:26 [字數] 34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秋意襲人,一陣風過,便有黃葉簌簌落下,

楊家院子里的有幾顆柿樹、棗樹和山楂樹,果實都已熟透。

楊大少爺如今讀書之餘,最喜歡的事就是在樹上爬上爬下,摘吃各種水果,吃飽了就跑到花廳,爬到羅漢榻上,擠到還不會爬的小弟、小妹身邊,揉著肚子哼哼:「肚子撐到了,牙也酸倒了,娘啊,給我吃點麥芽糖吧,吃了就好了。」

念蓉大姐出落的愈髮漂亮了,人也越來越有大姑娘氣質,讀書之餘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刺繡,她繡的鴛鴦戲水特別好看,水靈靈的像真的一樣,楊黛兒很喜歡,於是讓大姐幫她了一個鴛鴦戲水的肚兜。楊家二少爺楊吉看了看了二姐的肚兜很喜歡,於是讓大姐給他了條鴛鴦戲水的開襠褲。

自從楊帆以如此年輕的年齡,便以輔國大將軍這等超高級別的將領身份賦閑在家之後,楊家的日子過得和和美美、紅紅火火,似乎比以前更有家的味道了。

小蠻與丈夫剛在後花園裡過了一趟招。自打在家相夫教子以來,小蠻的功夫不可避免地擱下了,尤其是生養孩子的時候,武功荒廢的更加厲害,而楊帆的武功卻愈加精進,一趟功夫練下來,楊帆面不改色,小蠻卻是香汗涔涔。

小蠻身著一身箭袖,臉蛋紅撲撲的,由楊帆陪著往前院走,三姐兒已經提前離開,吩咐人燒水準備沐浴了。

與丈夫說笑了幾句,小蠻忽然提到了吐蕃和親的事兒。婚喪嫁娶這種事本就是坊間最喜歡說道的事情,更何況這是相王女兒要遠嫁吐蕃,小蠻常去東市照料自家店鋪,消息尤其靈通。

「郎君。我聽說金仙公主出家以後,皇帝又指定相王府的十娘李持盈和親吐蕃,結果十娘也不願意嫁,於是學著她的姐姐上書皇帝,也說要出家入道,為高宗皇帝和則天皇后祈福呢。」

楊帆默默地聽著,想起武則天時吐蕃和親時的那番情景,心中幽幽一嘆。小蠻憤憤地道:「對一個女兒家而言,終身大事就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皇帝怎麼可以這麼做。硬逼著人家的女兒嫁去吐蕃呢?」

楊帆嘆道:「你呀,虧你在宮裡那麼多年,這你還不明白?既是和親,什麼時候由得女人去選擇了?誰讓她是皇室女呢,既然生來就有別人永遠也無法企及的崇高地位。錦衣玉食、僕從如雲,那麼有時候自然也要做出犧牲。」

小蠻白了他一眼。道:「蓉兒今年十五了。要是人家要你把女兒嫁給一個比她小十歲、還流著鼻涕的小屁孩兒,這孩子的家還遠在陽關以西,你肯么?」

楊帆一聽勃然大怒:「敢!誰敢上門提這個親,我大耳刮子扇他,我楊帆的女兒……」

小蠻搶白道:「你的女兒又怎麼了?還不是生來就是大將軍的女兒,錦衣玉食、嬌生慣養的?」

楊帆道:「那……這個……嘿嘿。」

小蠻道:「皇家的女兒還不是一樣。生在什麼人家又不是她能選擇的。她的父親是皇帝、王爺之流,難道還能把她從小當丫環養著?難道等她長大成人,就必須得付出這般犧牲。」

楊帆睨了她一眼道:「怎麼這般打抱不平的?」

小蠻道:「何止是我,長安市上。無論嬸子大娘、媳婦姑娘,誰不說皇帝不講道理呀。要說他若是嫁他自己的親生骨肉也就罷了,結果他嫁的還不是他的女兒,人家相王立下多少功勞?他就這麼對待人家。要我說呀,你如今賦閑在家算是對了,要不然,就憑皇帝對自己兄弟尚且如此刻薄的勁兒,誰跟在他身邊都沒好兒。」

楊帆聽她說的憤憤然的,樣子特別可愛,忍不住在她鼻頭上颳了一下,寵溺一如當年:「好啦好啦,我的妞妞又喜歡打抱不平了,趕緊去沐浴一下吧,這種事兒,咱們也就是說說,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何況是皇家的事。」

小蠻雖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卻依舊喜歡被楊帆當小孩子寵著,她撒嬌地向楊帆皺了下鼻子,嗔道:「鐵石心腸,不跟你說了。」說著便翩然向房趕去。楊帆笑了笑,回眸一掃,視線掠過牆頭,忽然看見一道雪白的人影。

那裡是壽春王府,王府中年初的時候新建了一座小樓,從樓上可以看見楊帆這院中的情形。從這裡自然也可以看見站在樓上的人。楊帆只一看,就認出那白衣如雪的少女是李持盈。

雖然這少女與他印象中的那個女孩相比,身材更顯頎長,容顏更加清減,五官眉眼出落的也更具幾分女兒家的清麗嬌媚,可那輪廓和神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楊帆站住了,因為李持盈正站在樓上靜靜地凝視著他,他又怎好故作不見。

兩人隔著一道牆頭對視良久,李持盈突然轉身離去,楊帆依舊站在那兒,怔忡良久,輕輕一嘆。他正要轉身離去,忽然看見對面那棵樹上橫生探出的支幹上有一道繩索,那道繩索還顫動了一下。

楊帆心中電光石火般一閃,突然變色道:「不好1

楊帆二話不說,突然快逾奔馬,幾個縱躍就撲到牆邊,身形一縱,腳尖在牆體上一點,旋身拔腰,半空中一個轉身,方才與娘子演武習練時所用的那口刀已嗆然出鞘,當他的身形轉回去時,刀鋒堪堪劃過那道系在樹榦上的繩索。

刀鋒劃過,楊帆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為什麼……繩索有兩根?」

「哎喲1

鞦韆索一斷,李持盈抓著兩截斷索,一個屁股墩兒坐在地上,痛得眼睛里閃爍著淚花兒,委屈地看著這位仗義拔刀的好漢。

楊帆落地,一臉尷尬地道:「誤會,誤會1

李持盈恨恨地看著他,突然「噗嗤」一笑,小嘴一撅,向他伸出手來。楊帆趕緊把李持盈拉起來,小手柔軟纖細,有種少女特有的感覺。李持盈烏溜溜的大眼睛瞪著楊帆,道:「你以為我要自殺?」

楊帆乾笑道:「本來以為……主要是當初七公主齊齊上吊的事情……楊某印象太深。」

李持盈又想笑,她趕緊抿起了嘴唇,沉默片刻,眸中突然湧起淚光,憂傷地道:「我……要出家了……」

想起老李家那一樁樁糊塗事兒,楊帆只能嘆氣。

李持盈擦擦眼淚,道:「我不會自殺的,你放心吧。」

李持盈轉身要走,身子忽又停住,沉默片刻,她突又轉回身來,兩眼熠熠放光地看著楊帆:「人家入道那天,你來觀禮,可好?」

楊帆望著她那希冀的目光,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道:「好1

李持盈笑了,笑得很甜,她甜甜地笑著,兩行清淚潸然而下:「你說,我要不是生在皇家,那該多好。」

楊帆還未說話,白影一閃,這個香香軟軟的人兒竟然撲進了他的懷裡,楊帆愣住了,整個人都僵在那裡。

隨即,他就感到一雙柔軟的嘴唇在他唇上飛快地吻了一下,然後那少女便離開了他的懷抱,轉身飛奔而去,及至奔到小樓前才突然止步,回眸望了他一眼,眸中滿是絕望與哀痛,淚光瑩瑩。

※※※※※※※※※※※※※※※※※※※※※※※※※

皇帝要把相王第八女和親於吐蕃,人家毅然決然地出家了。

皇帝又想讓相王第十女嫁到吐蕃,人家居然又要出家,而且理由一樣地不容他拒絕。

李顯氣極敗壞地准奏,再度大操大辦,命三洞大法師、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河內郡開國公、上柱國、太清觀主史崇玄為李持盈授籙傳度,加玉真公主封號,授籙出家,法號無上真。

公主出家,雖然沒有規定什麼人可以觀禮什麼人不可以觀禮,可是因為這是皇家私事,所以朝臣一向並不參加,上次金仙公主出家,就只有皇室中的一些人來為她觀禮,而這一次,卻多了一個楊帆。

埇土為壇,壇有三級,高一丈二尺,金蓮華纂,紫金題榜。法壇四周各置錦緞,青、緋、白、皂、黃羅七十二匹,絹四百八十匹,錢二百四十貫,黃金二百兩,香一百二十斤,奏紙兩萬四千番、金玉各色香爐,可謂價值連城。

皇室女出家的排場果然非凡,如果出家都需要這樣的排場,恐怕平常人想要出家也是一種奢望了。

今日出現在祭壇邊的,除了相王、太平公主和相王的長子、次子以及女兒們之外,一個皇親國戚都沒有,誰都知道相王府連續兩女出家,根本就是對皇帝的一種反擊與蔑視,這種時候誰肯出現。可是,楊帆來了,紫綬玉帶,全套朝服。

太平公主看見楊帆頗為驚訝,等他見過了一臉意外的相王,退到她的身邊時,低聲問道:「你怎麼來了?」

楊帆仰視著台上,答道:「受玉真公主所邀。」

太平一怔,忍不住看了眼台上正合什祈禱的李持盈,一時搞不清楊帆和她的關係。若說兩人有私情吧,楊帆不可能這麼毫不避忌地告訴她,可若說沒有,難道楊帆和持盈那丫頭還能有什麼友情不成?

P:各位英雄,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