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賦閑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02日 14:01 [字數] 35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夜無風,古竹婷哄睡了孩子,叫奶娘抱去,又讓丫環往榻前的鏤石冰籠里填了一籠碎冰,便姍姍地走到榻前,想要吹熄了燈歇下。這時門扉一響,有人走了進來,古竹婷道:「都歇了吧,不用侍候。」

身後無人答話,腳步聲卻越來越近,一雙大手輕輕攬住了她的纖腰。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古竹婷就知道來人是誰了,她溫馴地向後一靠,偎依在那寬厚有力的胸膛上,回眸笑道:「朝廷剛剛出了大事,人家還以為你今晚要宿在軍中呢。」

楊帆道:「萬騎暫由韋后的堂弟韋播接管了,皇帝倒不曾讓我迴避,可我留在那兒,誰主誰副呢?王不見王啊,所以我還是回來陪我的小婷婷好了。」

古竹婷「吃吃」地笑起來,她拍落楊帆揉捏酥胸的大手,娉娉婷婷地走開,又點亮了一盞燈,柔聲道:「郎君可要沐浴?」

楊帆欣賞著她半透明的蟬翼輕紗睡袍下曼妙的身材,說道:「已經洗過了。」

古竹婷「嗯」了一聲,回到他身邊,在榻沿上款款地坐了,說道:「可要人送些點心來?」

楊帆吁了口氣,往榻上一歪,疲憊地道:「不用了,早些歇了吧。」

古竹婷纖腰輕折,替他脫了靴子、襪子,把他的雙腿搬到榻上,輕輕為他松著肩,柔聲道:「郎君倦了,奴家給你推拿一下。」

楊帆捉住她的手,道:「算了,一通忙活下來,又是一身汗。來,躺著。」

楊帆伸手為她寬衣,古竹婷穿的本就輕薄,睡袍一脫,委然落地,酥胸雪股,份外誘人。古竹婷害羞地道:「奴家去息了燈。」

楊帆道:「息了燈怎還看得到這般美景?老夫老妻了,忸怩什麼,躺著。」

古竹婷乖乖躺在楊帆身邊,任他灼熱的大手搭在自己的翹臀上,楊帆嗅著她髮絲的清香,大手輕輕摸挲著,感受著她肌膚的滑膩綿軟和絲絲彈性,久久沒有說話。古竹婷有所察覺,柔聲道:「郎君不只身子疲憊吧,可有心事么?」

楊帆又沉吟半晌,才輕輕地道:「我一直在思索一件事。剛剛接手顯宗的時候,我就是朝廷中人,那時一身兼兩任,倒也遊刃有餘,如今時日久了,怎麼反而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呢,總覺得哪一端都照顧不到。」

古竹婷道:「小到一家,大到一國,其實不是一樣的道理嗎?郎君剛剛接手顯宗時,外患未除,又用了雷霆手段,自然可以震懾群雄。可時日久了,不能總用酷法,底下人自然也生起種種心思。就像咱們大唐,這些年的亂勁兒,怎比得立國之初?」

楊帆輕輕「嗯」了一聲,道:「按下葫蘆起來瓢埃萬騎成立之初,我專註於朝堂之上,結果顯宗出了問題,雖然及時按下去了,卻是後患重重。我及時發現,開始專註於顯宗了,結果萬騎又出了問題,獨孤諱之這樣的大將,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收買,我居然毫無察覺……」

他出神半晌,低低地道:「我總覺得,似乎有一個人,正在背後搗鬼。」

古竹婷安慰道:「郎君多心了,許是太累了,歇歇就好了。」

楊帆搖搖頭道:「不是的,我有種預感,如果我繼續像現在一樣,兩頭都不捨得放棄,最後兩邊都得失去。我不能既處江湖之遠,又居廟堂之高,一手做著大將軍,一手控制著江湖。」

古竹婷眨著眼睛,痴迷地望著他依舊英俊,但是因為成熟賴哪腥肆撐櫻輕聲道:「那郎君打算怎麼辦呢?」

楊帆沉默了半晌,輕輕地道:「睡吧,困了就得睡覺。累了,就得歇著……」

※※※※※※※※※※※※※※※※※※※※※※※※※※

王同皎要刺殺武三思,給了李顯一個機會,他趁機奪走了相王的兵權,將南衙禁軍同相王黨剝離開來。

桓彥范試圖用謠言離間武三思和皇帝,給了皇帝第二個機會,李顯趁機對朝堂進行了一番大清洗,將重要官職都安插了自己的人。

太子逼宮,給了李顯第三個機會,他趁機對北衙禁軍進行了一次大換血,韋溫成為長安兵馬大總管,同時還是宮廷禁軍的最高統帥。左右羽林軍由韋捷和韋濯兩兄弟掌管。

李顯又把萬騎分割為左右萬騎,同時再設左右飛騎,仿照萬騎的設置,分別由韋播、韋璿、皇后的外甥高崇、安樂的情夫武延秀掌管,從而控制了軍權。

楊帆呢,再次因功陞官,獲封輔國大將軍,金印紫綬,位同三公。

武將班列中,天策上將這一職務自李世民之後就沒有人可以擔任了,因為那是皇帝做過的官職,所以在楊帆上邊就只剩下一個品級:驃騎大將軍。

這個職位在歷史上只有霍去並馬超、曹洪、司成懿等寥寥數人擔任過,如果楊帆能活到壽終正寢,大有機會再進一步升為驃騎大將軍,與諸位先賢並列。

同時,他的爵位也從開國縣侯升為開國郡公,食邑從一千戶上升到兩千戶,足足翻了一倍,可謂位極人臣。可是,需要注意的是,爵位固然沒有實權,輔國大將軍也是沒有實權的,就像相王李顯掌管南衙禁軍的時候一樣,這是名義上的三軍統帥。

楊大將軍被駕空了,這是李顯對他撇清太子之死的懲罰,既然你不願意死心踏地的打上我李顯的標籤,那麼我就剝奪你的權力!

李裹兒非常開心,她的祖母為了權利,殺子、殺女、殺孫子、殺孫女、殺宗室、殺大臣,她的父親和她的太子哥哥同樣為了權利,一個逼宮於母親,一個逼宮於父親,權力的魅力,無人能擋。

她相信楊帆驟然大權旁落,一定很不甘心。而她憑著父親的寵愛,完全有能力重新把權力還給楊帆,當然,這是有條件的,楊帆一定得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做她的入幕之賓。

她相信楊帆雖能禁得起她的美色誘惑,卻一定禁不起權力的誘惑。楊帆幾乎成了她的一塊心病,或許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她對這個男人一直念念不忘。但是眼下她並不急著拋出她的條件,先讓那個有眼無珠的傢伙失落一陣子好了。

李裹兒現在正忙著操辦她和武延秀的婚事。她覺得武延秀比武崇訓強多了,人生得俊俏,而且還大度,根本不干涉她在外邊勾三搭四,是個千里挑一的如意郎君。

王同皎死後,他的妻子定安公主由皇帝作主改嫁韋濯了,出嫁的時候王同皎墳頭的土還沒幹,如今武崇訓已經死了一個月,裹兒覺得拖到現在她才改嫁,已經很對得起死去的丈夫。

武三思之死,最高興的就是韋后。自從五宰相、相王黨相繼被剝奪權力,太平公主一派也偃旗息鼓,韋氏一黨的發展,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成了梁王黨。可韋后一時半晌還真不敢向梁王黨發起挑戰。

如今好了,梁王被太子殺了,梁王一死,武氏一族群龍無首,沒有一個有能力、有資歷、有威望的人可以擔當整個家族的領袖,武氏一族紛紛向她獻媚討好,而武三思在朝中的勢力更是別無選擇地投靠了她。

三思五犬向韋後效忠了,兵部尚書宗楚客向韋後效忠了、將作大匠宗晉卿向韋後效忠了,太府卿紀處訥向韋後效忠了、鴻臚卿甘元柬向韋後效忠了……,一時間韋家似烈火烹油,花團錦簇。

※※※※※※※※※※※※※※※※※※※※※※※※※※※

一般能做到輔國大將軍的,都是七八旬的老人了,到了這個年紀,不想榮休也只能休了,朝廷有重大慶典的時候就把他請去,同級官員都往後站,請老前輩頭前就坐應應景兒。大朝會的時候偶爾上朝露露臉,表示俺老人家還活著,還能吃幾碗乾飯。至於秉筆著書、授業解惑,那是文官的事兒,除非是文武兼修的人,否則就與武將無緣了。

楊帆能做什麼呢?優遊林下,安享「晚」年而已。

楊帆「賦閑在家」,最快活的就是小蠻和阿奴了,兩個女子都挺著大肚子,這回郎君終於能廝守身邊,噓寒問暖,心中怎不快活?

古竹婷也快活的很,有郎君陪伴,遊山玩水,何等愜意,而且**纏綿多了,珠胎暗結的機會也多了不是。

婉兒對楊帆的清閑也持贊成態度,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朝堂的兇險了,可是,她原來留在朝廷本是為了楊帆。如今楊帆抽身而走,她反而走不開,這讓婉兒心中不無幽怨。

眼下韋后正忙於平衡韋氏內部的各方勢力,她一直認為婉兒是無根之萍,必須依附於皇權才能發展,所以對婉兒頗為信賴,婉兒幾次請辭出宮,不但沒有獲得允准,反而讓李顯和韋后更加認定婉兒不戀權位,是個可用之人了。

要說不快活,最不快活的就是楊念祖楊大少爺了,楊大少的老爹在軍中忙碌時,難得回一趟家,他在家裡爬樹掏鳥、上房射雀、潛水捉魚、帶著古家的一群小夥伴和坊里的其他孩子打群架,何等逍遙快活。

眼看著他就要混出一個「小霸王」的綽號了,老爹回來了,一回來就讓他讀書,他的幸福童年全都毀了,他要稱霸隆慶坊、笑傲隆慶池的英雄夢也破滅了。

一個小小人兒,常常徘徊於隆慶池畔,仰首望天,低頭長嘆:「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其聲也悲,其情也哀,怎不令人一掬同情之淚。

p:各位,剛剛月初,向您誠求保底月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未雨綢繆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明日休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