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農夫與蛇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農夫與蛇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4日 02:00 [字數] 34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顯游隆慶池的真正用意並不能瞞住世人的眼睛。他擺著全副儀仗,連大朝會時的雄獅白象都要牽去,還說這只是泛舟春遊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了。而且又有有心人刻意散播這個消息,暗示相王已經失寵,李顯的真正用意自然無人不知了。

駙馬王同皎聞聽此事後悲憤莫名。王同皎在功臣黨受到清洗時並沒有受牽連,因為他是皇帝的女婿,兼具帝黨身份,可是在他骨子裡,只是把自己當成皇帝的女婿,至於派系,他是認為自己屬於功臣黨的。

這也正常,誰願意認為自己有今天只因為他娶了皇帝的女兒?他當然是憑著自己的功勞,一刀一槍殺將出來的。如今眼見功臣黨一貫的政敵武氏一族如日中天,王同皎當真是憂心如焚。

這一次聽說皇帝又聽信讒言,對相王戒備重重,王同皎與一班知己說起來,不免痛心疾首了。此刻,他們正在公主府後花園的花樹下鋪席暢飲。王同皎放下酒杯,臉上帶著一抹潮紅。

他的好友祖延慶勸說道:「駙馬,不要再這麼喝下去了,你快醉了。」

王同皎搖搖頭,長嘆道:「借酒澆愁罷了!天子寵信奸佞,迫害忠良。先是張相等五功臣被逐,如今又要對相王下手了,如果功臣與宗室盡被驅逐,武氏一黨豈不為所欲為了嗎?同皎思及於此,憂心如焚吶。」

他的另一位好友周憬道:「駙馬不是說,桓相公對此已經有所籌謀了嗎?」

王同皎擺擺手。苦笑道:「噯,桓相公的法子。不要去提他了,去年神龍政變,闖玄武門、踏仙居殿,何等爽利,誰知道桓相公這一次居然用起了文謅謅的法子。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啊1

祖延慶睨了王同皎一眼,道:「桓相公的法子不行,那咱們就另想辦法。我看駙馬似乎已經有了主意。你我兄弟相交莫逆,若有主意就莫要遮掩了,不妨說來聽聽。」

王同皎道:「同皎確實另有打算,今日請各位兄弟來,就是想跟你們商量商量。」

張仲之、祖延慶、周憬等人相視一眼,齊聲道:「駙馬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王同皎跪坐於地。雙手按膝,鄭重地道:「諸位,如今武氏一族肆虐,所恃者唯武三思一人,只要武三思一死,武氏一族立即就會土崩瓦解。所以。司皎想與諸位刺殺武三思,除此奸佞以保社稷,不知諸君意下如何?」

張仲之道:「為國除奸,義無反顧。只是我等武功有限,梁王出入儀仗龐大。身邊自有高手拱衛,我們怎麼能夠得手?」

王同皎道:「機會就在眼前啊!則天大聖皇后出殯之日將近。梁王作為主持介時必定行於百官之前,他的侍衛也不好隨行左右。同皎可利用羽林將軍身份將利劍長矛外裹白綾,渾作儀仗器物,你我到時取了兵器,伺機刺殺武三思。此獠一死,大局可定矣1

祖延慶皺眉道:「可是我們如何能夠混進儀仗呢?」

王同皎道:「此事自然包在我的身上。」

幾個人耳語商議一番,由祖延慶代表大家,慨然說道:「武氏倒行逆施,人神共憤,吾等願與駙馬鏟奸除惡,建不世功業1

王同皎興奮地道:「好!我就知道諸君都是熱血男兒1

樹叢後面,一個人影悄然離去,正在熱血沸騰中的幾人全未察覺。

那人急急逃到西廂,客房內兩位儒袍中年人正在搖頭晃腦地吟誦詩句,那人一頭搶進去,慌張說道:「爹爹,伯父,大禍事到了,咱們還是趕緊逃吧1他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登時弄房中二人一愣。

其中一人愕然道:「曇兒,什麼禍事來了?」

那人氣喘吁吁地道:「駙馬與人計議要刺殺梁王呢,一旦失敗,必招來滅門之禍,你我借住於公主府上,必定會被視作駙馬黨羽,還是早早逃命去吧。」室中兩詩人一聽不由大驚失色。

原來,室中的這兩位中年人就是唐時著名詩人宋之問、宋之遜兩兄弟。張易之、張昌宗二人得寵時,這兩位大詩人投靠了二張,獻詩諂媚,等二張伏法,他們作為二張黨羽被流放嶺南。

這兩人不願去那瘴疫橫行之地受苦,便央求駙馬王同皎。他們和王同皎本來沒什麼交情,不過他們的堂妹嫁給了祖延慶,而祖延慶是王同皎的好友,通過這層關係,兩人求到王同皎門下。

王同皎覺得他們沒有什麼大惡,只是迫於形勢討好過二張,便做主把他們留了下來。只是當時張柬之等人正清洗二張餘黨,王同皎不願在此時出面讓張柬之等人為難,所以就先把他們全家收留在自己府里,想等風聲過去再說。

結果沒兩個月張柬之等人就被李顯明升暗降趕出朝廷了,從此朝堂由武氏和韋氏把持,王同皎與這兩派都沒什麼交情,一時不好再出面為他們說項,兩兄弟就攜家人一直賴在了駙馬府。

宋之遜向兒子宋曇問明詳情,不禁慌張不已。宋之問卻是眼珠一轉,突然拍案道:「好啊!之遜,你我兄弟的大好機會來啦1

宋之遜一愣,奇道:「大兄,什麼大好機會?」

宋之問微笑道:「功臣黨已然失勢,你我攜家眷在駙馬府住了這許久,依舊不得復官,眼看這王駙馬是不濟事了。你我想要投靠梁王,奈何沒有門路啊,可如今這門路不就自己送上門了么?」

宋之遜恍然大悟道:「你是說……」

※※※※※※※※※※※※※※※※※※※※※※※※※※※

隆慶池上,李顯攜皇后、梁王等一干文武重臣登舟游湖,狀似悠閑,相王李旦陪同於側,心事重重,卻還得強作歡容。

相王五子站在船舷旁,只見遠處湖邊綠柳成行,綠柳之後隱隱有獸師牽著雄獅大象走來走去,還能看清有人正穿著七星道袍,在那裡披髮仗劍,正在做著什麼法事。李成義不禁沖著船外惡狠狠地啐了一口。

「哎喲,這是誰……」

卻不想船外正有一艘小船靠近,李成義一口痰正吐在那人後脖梗里,這人惱怒地抬起頭,忽然省起這是天子座駕,船上的人非富即貴,沒有一個是他能得罪起的,只好悻悻地閉嘴,掏出汗巾用力擦著。

乘小舟而來的這人正是宋之遜的兒子宋曇,宋之問兩兄弟獲悉王同皎要刺殺武三思后,絲毫不顧念王同皎對他們的恩情,馬上想到這是他們重返仕途的絕好機會。兩兄弟擔心自己出門會引起王同皎的警覺,而宋曇時常出門倒是沒有此慮。

所以二人吩咐宋曇馬上去向武三思告密,宋曇趕到武三思府上時,武三思已經陪同李顯游隆慶池去了。武府管事聽宋曇說明來意,知道事關重大,不敢怠慢,當下親自帶著他追到了隆慶池。

二人登上大船時,李隆基五兄弟已經轉向別處,武府管事向禁衛亮明身份,悄悄趕去見武三思,武三思正陪李顯坐在船頭飲酒,聽到消息后便向李顯告了聲罪,由管家引著趕到后艙。

宋曇一見武三思,馬上長揖到地,惶恐道:「後生小子宋曇,奉家父、伯父之命,求見大王。」

武三思一把揪住他的領口,沉聲道:「你說有十萬火急的消息要稟報本王?」

※※※※※※※※※※※※※※※※※※※※※※※※※

楊帆自船舷旁走過,恰好看到相王五子迎面走來,楊帆便站住腳步,向他們微笑著拱了拱手。令楊帆意外的是,李隆基居然也站住腳步,向他鄭重地拱了拱手,微笑道:「大將軍安好。」

楊帆沒想到李隆基會這麼客氣,忙也還禮問候道:「臨淄王安好,各位郡王好1

李隆基笑道:「小王少年時便與大將軍相識了,不意如今到了長安,彼此還做了鄰居。這場緣份實屬難得,可惜小王不日就要離開京城,否則一定請大將軍過府與我兄弟暢飲敘舊。」

楊帆笑道:「末將不勝惶恐,如果郡王不嫌棄的話,待郡王有暇末將願置酒相邀共謀一醉。」

李隆基哈哈一笑,頷首道:「固所願,不敢請耳1

雙方錯肩而過,李隆范有些意外地對李隆基小聲道:「三郎為何對那姓楊的這般禮遇?」

李隆基微微一笑道:「天子忌憚之下,我相王一門如風中之燭,危在旦夕,多結交些天下英雄有什麼不好?」

李成器若有所思地道:「唔……,楊帆,楊帆似乎是太平姑姑門下,說起來與我相王府的確算得上友好,可以親近。」

李隆基神秘地一笑,道:「呵呵,恐怕未必如此……」

他頓了一頓,又解釋道:「我是說,恐怕他未必就是太平姑姑的門下,此人的實力也未必就如我們所能看到的一般簡單。不過……很幸運的是,他親李厭武的態度卻是應該不假。」

楊帆耳力超凡,此刻他又是順風,所以儘管李隆基等人聲音極其輕微,他居然還是若隱若現地聽到了。

楊帆剛剛閃過一面順風飄揚的龍旗,突然聽到李隆基這句話,心頭「咯」一下,就像一隻嗅到危險的猛獸,一股寒意「唰」地一下湧上心頭,頓時讓他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