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八十七章磨刀霍霍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5日 01:02 [字數] 33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又是一年年關將近,臨近年底時宮裡的人出出入入的也頻繁起來,置辦年貨的太監、扎彩棚的匠人、排練大型宮樂舞蹈各種慶祝活動的教坊司樂伎……,因之宮禁較之平時也鬆懈了許多。

但是小年的頭一天,宮裡卻發生了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有個小太監突然跑去稟報上官婉兒,發現有人揣帶宮中物品出去售賣,上官婉兒聞訊之後馬上從內衛調了一隊人,由她的親信太監率領,至各處宮門嚴格盤查。

結果他們從一些來不及走避的宮娥、太監身上搜出一些綾帛、香爐、頭面、書冊等器物。其實這些東西都不是太值錢的東西,真正貴重的東西他們也不敢竊賣,但是從宮中抄走一些東西,利用出宮的機會販賣,總歸是犯了規矩。

上官婉兒大怒,但她並沒有把這件事稟報天子,一則小偷小摸這種事情沒必要稟報天子,二則天子近幾個月一直纏綿病榻,不但多日不上朝了,就連新年的幾項重大慶典也無法出席,這種小事自然更不可能去打擾她。

於是,上官婉兒把這件事向羽林衛大將軍武攸宜做了通報,督促他加強管理。因為負責把守宮城的是羽林衛,其中玄武門由名義上隸屬羽林衛,實際上直屬天子的千騎把守,其他各處宮門都在羽林衛的直接控制之下。

正常來說,太監宮娥出入宮闈,羽林衛是要搜身的。只是這麼多年下來,這方面一直不是太嚴。說不定有些羽林衛士兵也是收受了他們的好處,故意放縱,所以太監宮娥們能挾帶出宮,他們是難辭其咎的。

武攸宜很是懊惱,也只好吩咐手下加強盤查,些許小事,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緊接著,次日小年。殿中丞吉頊巡察各處宮室時,又意外發現幾名羽林衛將士偷偷喝了酒,並於酒後上崗,執勤守護,吉頊大為不滿,這些人雖再三求饒,吉頊仍是鐵面無禮地把這件事告訴了武攸宜。

到了臘月二十八這天。太常寺在宮裡排演儺戲,選拔了一百二十名小黃門扮演侲子,又從金吾衛里挑選了幾百名膀大腰圓的將士扮演各路神仙妖怪,在排演驅儺大蘸之後,排練處又莫名其妙地起了一場火災。

火災倒是不大,很快就被撲滅了。但是事後一查,是他們散去時驅魔的火種沒有完全熄滅才釀成的火災。參演的小黃門和金吾衛力士都受到了懲罰,可火災是在他們離開近一個時辰后才死灰復燃的,負責巡戈的羽林衛自然更少不了責任。

於是,風聞此事的周利用、張廷珪等幾位御史便上了一道措辭嚴厲的奏章。曆數羽林衛管理不善的種種劣跡,要求朝廷予以查辦、進行整頓。

如今武則天已經因病久不上朝。除了十分重大的事情也不再親自處理,這道奏章便落到了剛剛拜相的張柬之手裡。

其實論資歷,剛剛拜相的張柬之沒資格搶在楊再思、蘇味道等老宰相頭裡處理事情,可那幾位宰相都是怕擔事的人,這份奏章涉及到建安王、羽林衛大將軍武攸宜,他們不想得罪人,互相推諉之下,這份奏章自然就落到了張柬之的手上。

張柬之倒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對這份奏章十分重視,馬上召來武攸宜,聲色俱厲地譴責了一番,次日就免去了幾個直接或間接需要承擔責任的羽林衛將官,調撥了幾個年輕有為的官員進入羽林衛任職。

張柬之安排的這幾個人包括中台右丞敬暉,司刑少卿桓彥范,右散騎常侍李湛,散朝大夫王同皎、秘書丞薛思行、諫議大夫楊元琰,這些人一水兒的都是文官,好在唐朝文武官員互易角色極其正常,楊帆就是先武後文繼又從伍的,張柬之有此安排也不稀奇。

這些人被張柬之安排到羽林衛,分別擔任將軍之職,本來一下子撤換、任命這麼多羽林衛的中級將領,必定會引起軍權在握的武家人警惕,只要武三思出面干涉,張柬之這次大規模的人事調動絕對難以成功,但是武三思對此居然保持了緘默。

武攸宜因為御下不嚴,以致部下屢屢出錯,本就有些心虛,又得不到家族中掌握軍權的眾多親人支持,所以對張柬之的這番調整也就聽之任之了。

武李兩家謀划的兵諫,順利地展開了第一步。

這幾個人分別擔任羽林將軍之後,馬上把一些親信家將引入軍中,他們不可能對羽林衛做大規模的換血行為,但是引進幾個親衛充作親兵,這是很正常的事,當初楊帆組建千騎,也曾把從未從軍的任威等親信侍衛安排到軍中。

在這些中層將領緊鑼密鼓地籌備兵諫的時候,宮裡也在婉兒的安排下悄悄發生著變化,這些變化就在二張的眼皮子底下,但二人卻全無察覺,說起在宮中的底蘊,他們怎麼比得上經營二十年之久的上官婉兒。

楊帆這裡也在悄然做著準備,楊帆找到馬橋,與他密議了一番,第二天馬橋就「脖了,一連多日他都告假在家。本來玄武門是由五位郎將輪流值守的,可馬橋生了病,他輪值的這一天就要有人替代。

馬橋為此找到了陸毛峰,陸毛峰欣然應允,在馬橋告病在家的這些天,都由他代替馬橋戍守,這些假期當然是需要還的,那麼必要的時候,只要馬橋一「痊癒」,就可以反過來替陸毛峰值戍,這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避免陸毛峰出現在玄武門。

楊帆做這番準備是經過充分考慮的,在他手下有五位郎將,其中黃旭昶、楚狂歌、馬橋以及獨孤諱之他都有把握能夠控制,只有陸毛峰當初是二張引薦進入千騎的,楊帆對他不能不提起幾分小心。

其實陸毛峰在千騎的這幾年,與千騎一干兄弟處的極好,對楊帆也是忠心耿耿,可這件事太過重大,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做亡命一搏,一旦失敗,最好的結果就是亡命天涯,楊帆不敢冒險。

如果陸毛峰依舊忠心於二張,哪怕只是為了報答二張的恩情,效仿關雲長來個「義釋華容道」,那都是楊帆不可承受之重,他不敢冒這個險,而且用些手段讓陸毛峰避開,也免得陸郎將難做。

當然,如果兵諫當天恰好是陸毛峰當值,楊帆也可以安排幾個親信,在發動兵諫時先把他控制住,可那樣一來,兩人幾年來的交情就蕩然無存了,事後也很難再彌補裂痕,莫不如用些委婉的手段讓他迴避。

※※※※※※※※※※※※※※※※※※※※※※※※※※※

二張這些日子一直守護在武則天身邊,在詢問御醫,獲悉武則天情況不妙后,他們更是連夜把武則天遷居到迎仙宮,調來他們的心腹,控制了整座迎仙宮,宰相們想見天子必須經過他們的同意,就連內相上官婉兒不得他們允許也沒機會見到武則天了。

太子這些天每天都扮孝子,跑到北門外守候,等著病重的母親召見,入宮侍奉,可惜他只能守在北門外,連母親寢宮的飛檐殿角都看不見。

二張做出此等行為,只是因為對前途和未來感到迷茫所做出的本能反應,至於接下來他們該做什麼,其實毫無頭緒。這些天來,二張匯聚了一班親信,也在商量武則天駕崩后他們的出路問題。

只隔一道帷幔,帷幔後面就是病重垂危、昏迷不醒的武則天,而帷幔外面,就是她晚年倚為感情支柱的兩位情郎,這兩個情郎正冷靜地討論著她死後該如何保全自己的富貴榮華。

二張手下真正的死黨都是一群手高眼低的紈子弟,面對這種軍國大事哪有什麼辦法,就是張易之也只是比起張昌宗來顯得沉穩一些,面對這種國家大事他同樣有種狗咬刺蝟無從下手的感覺,以致商議多日,他們商量出來的儘是一些異想天開的主意。

這時,張柬之對羽林衛中級將領做出調整的消息傳進了他們的耳朵,雖然對發生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的變化,他們有點燈下黑的感覺,可是張柬之的舉動卻引起了他們的警惕,二張更加不安了,馬上召集奉宸監的一班美少年「智囊」們商議對策。

作為二張手下首席智囊,身材頎長、容顏俊美的樊樂遠氣勢洶洶地道:「張柬之此舉必是針對咱們,奉宸令,人家已經屠刀高舉了,咱們必須得馬上應變。」

張昌宗茫然道:「這些天,咱們一直都在商量如何應變,可一直也沒理出個頭緒,你倒說說,咱們該如何應變?」

樊樂遠道:「奉宸丞,您是雲麾將軍、左牛千衛中郎將啊,您手下有千牛衛的上萬兵馬,而奉宸令則是司衛少卿,總理武庫、武器、守宮三署。聖人把這兩個職位交給你們,不就是為了以防萬一么?

咱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由您下令調千牛衛入宮,由奉宸令打開武庫,將甲胄弓弩等一應犀利的武器下發,清理宮中原本的戍衛,由千牛衛入值宮廷,把整座皇宮牢牢控制起來,有重重宮牆為屏障,誰也休想打的進來。」

張易之變色道:「你這是做什麼,想謀反不成?」

P:月末了,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