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七十三章取捨之間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7日 01:39 [字數] 32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說從奉宸監里出來,心事重重的,就連御史中丞宋面走來他都沒有看到,宋心生奇怪,主動向他打了聲招呼,張說這才如夢初醒,趕緊站定,向宋施禮。

宋看他神思恍惚,便道:「道濟,你身體不舒服么,怎麼臉色這麼難看?」2s

張說強笑道:「承蒙中丞動問,張說無恙,只是只是小感不適。」張說也無心多言,向宋客套幾句,便拱拱手告辭離開了,宋看著他的背影,疑惑地搖了搖頭。

張說是編撰的主要功臣,因此與二張建立了比較密切的聯繫,雖然這種聯繫主要是公務上的。今

張昌宗親自邀請,張說很是驚訝,他可沒有想到二張邀請,竟是這樣的一個目的。

張說從心底里是不願意做這個小人的,可是面對權勢熏天的二張威逼利誘,張說又不知該如何應對。

張說沒有什麼雄厚的家世背景,他的父親只做過一任洪洞縣丞,他能有今

,完全是因為他出眾的才學和自身的努力,如今他才三十齣頭,就已官拜鳳閣舍人,前途可謂十分遠大。

這也正是張說不願意拉幫結派,不願接受好友高戩引薦,投入太平門下的原因。他為人謹慎,不想在如今錯綜複雜、形勢難明的情況下投入任何一派。他只要做好本分,不管誰登基,憑他良好的官聲政績、出類拔萃的才學本領以及清白的政治背景,都會得到重用。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這場風波終於還是波及到了他的身上。張易之對他許下厚利,只要他答應做證,事成之後,保他一個侍郎之職,只要先到六部做一任實權在握的侍郎,他就有機會晉位宰相。

雖然張說對自己的仕途一直很有信心,可是對於宰相這個終極目標,他也不敢有太多奢望·在他估計,就算宦途一帆風順,成為宰相也得是他六十歲以後的事,他至少還得奮鬥三十年。張易之的承諾·把時間縮短了二十年。

這個條件的確動人,可若只是利誘,還是不能打動張說,張說不願為此背上一個一生洗之不去的污點。可張昌宗同時還對他進行了一番威脅,如果他不肯照做,就貶他到嶺南,終老於縣丞任上。

就憑當今女帝對二張的寵溺·張說相信他們說得出做得到。張說不肯投入任何一派,的確令他地位超然,恰也因為這個原因·他沒有後台撐腰,二張可以把他捧上天,也能一腳踩他下地獄。

正是因為這個威脅,張說才在軟硬兼施之下答應二張,願意為他們做證。但是剛一離開奉宸監,張說就清醒過來。他從小所受的儒家教育、君子之說,不容許他做出這種沒有品格的事情。而且他也不看好二張的未來,如果從此綁在二張的戰車上

然而不答應他們,眼下這一關就過不了。張說愁腸百結·著實難以取捨。沒有人知道他與二張的這番密議,張說也不願與人商量,他心事重重地回了家·思來想去的,竟是整整一夜都沒合眼。

※※※※※※※※※※※※※※※※※※※※※※※※※

沒有早朝,武則天在長生院單獨召集太子、相王、梁王及眾宰相作為見證·讓原被告當堂對質。滿朝文武聞風而動,雖未奉詔,不能進入長生院,卻都聚集在長生院外,翹首等待事情結果。

上殿以後,對於二張的指控,魏元忠和高戩自然還是一口否認·二張卻言之鑿鑿,雙方爭執不下·姚崇越眾而出,對武則天道:「陛下,二小所言,無人證、無物證,不足以判定宰相有罪1

這句話本該由太子來說,可李顯自從一上殿,就像只生了病的鵪鶉似的站在那兒,垂眉耷眼,一言不發。武則天淡淡地道:「可是朕聽說,此案卻有一位關鍵人證,足以證明元忠、高戩有罪1

此言一出,殿上眾官員和魏元忠、高戩都是一驚,武則天揚聲道:「來人,宣鳳閣舍人張說上殿1

一時間殿上一片嘩然,高戩更是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直到此刻,他仍不相信自己的摯交好友會出面作證陷害他。

上官婉兒急急向傳旨太監遞個眼色,傳旨太監是小海,作為婉兒的心腹,他馬上心領神會,走出長生院后,小海頭不抬眼不睜,只管拉著長音兒漫聲宣道:「皇帝有旨,宣鳳閣舍人張說,上殿為張奉宸作證1

如果小海只宣張說上殿,誰也不會明白宣他上殿何事,至少不會明白他是要替二張做證。可言一出,候立殿外等候消息的滿朝文武誰還不明白皇!帝張說上殿是要做對魏元忠和高戩不利的證詞?

早已候立儀門之內的張說被兩個小內侍帶了過來,經這一夜的心理折磨,張說神情異常憔悴,他垂著頭,有氣無力地向前走。眾文武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御史中丞宋突然搶上前去,攔在張說面前。

張說看見面前出現一雙腳,他慢慢抬起頭,見是宋,不由一怔,遲疑著拱手道:「宋中丞。」

宋目光灼灼,正色言道:「道濟!為人名節最重,鬼神難欺啊!你萬萬不可黨邪害正,自求苟免!寧可獲罪流放,也能留芳千古。真若觸怒天子,宋某願叩闕力爭,與你同死!道濟,千秋功罪,如今都在你一念之間啦1

張說聽了宋這番話,臉色頓時一變。殿中侍御史張廷見狀也振臂大呼道:「夫子之道不可須臾離,朝聞道,夕死可矣!道濟兄,一失足成千古恨吶,你可要好好思量1

左史劉知幾也高聲大喝說:「道濟,你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如今正是捨生取義時候,萬萬不可玷污青史,累及子孫啊1

眾文武都慷慨激昂地勸說起來,張說舉步維艱,好似腿上拴了千斤重擔。小海眼見眾人勸的差不多了,也不敢做得太過明顯,便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揚聲制止道:「張舍人,請快些上殿,莫讓天子久候。」

張說本就猶豫難決,不願做那小人,再被眾文武你一言我一語的勸說一陣,只聽得心頭氣血一陣翻騰,忽然間竟拿定了主意,他咬了咬牙,向眾文武團團行了個羅圈揖,毅然舉步向殿上走去。

張說走進長生院正殿,向武則天欠身道:「臣張說,見過陛下。」

武則天還未及說話,魏元忠已越前一步,厲聲喝道:「張說,你想和二小聯手,陷害我魏元忠嗎?」

張說臉色一變,沉聲反駁道:「魏公,你身為宰相,怎麼能說出里巷小人的話來1

一旁高戩猶自不敢置信,驚訝道:「道濟兄,你你真要為二小做偽證?」

高戩知道,只要張說今

作下偽證,他的項上人頭就要不保,是以神色很是慘淡。

張昌宗興高采烈地打斷高戩的話道:「住口!你二人今為疑犯,怎麼可以干擾證人證詞。張舍人,你曾聽見魏元忠和高戩說過什麼大逆不道的話,儘管當著聖人和眾王、眾宰相的面說出來,自有聖人替你做主1

張說看了眼一臉驚怒的魏元忠和高戩,向武則天拱手道:「陛下,臣張說如今當著陛下、眾王、眾宰相面前,不敢不據實以答……」

張說深深吸了口氣,把心一橫,凜然高聲道:「臣實未聽聞魏公與高戩說過那些大逆不道之言,此系二小逼我作偽證。」

此言一出,滿堂嘩然,魏元忠和高戩固然喜形於色,張易之和張昌宗卻是驚怒交加。慌亂之下,張昌宗脫口而出:「聖人,這張說……這張說與魏元忠乃是同謀,兩人曾同謀造反,所以不敢舉報。」

武則天心中惱火,暗自埋怨兩個小情郎辦事兒不夠牢靠,就連找個人證都能當堂翻供,眼下不只二張,就連她也被弄得窘迫的很,一聽張昌宗這話,趕緊自找台階,沉聲問道:「可有證據?」

張昌宗只是信口一說,皇帝一問,他馬上搜腸刮肚,驀然想起一事,興奮地道:「張說曾勸魏元忠做伊尹、周公。眾所周知,伊尹曾經流放過他的君王太甲,周公曾經取代他的君王攝政,張說這不是慫恿魏元忠叛君造反么?」

武則天臉色一沉,對張說道:「張說,你可曾說過這番話。」

張說既然做出了選擇,倒是迅速鎮定下來,他不屑地瞟了二張一眼,對武則天道:「易之兄弟都是不讀書的小人,只知伊、周故事,卻不明其中道理。

當初魏公升任三品,臣以郎官身份前往拜賀。

魏公對眾賓客說『無功受寵,不勝慚愧,。臣便說了一句:「魏公居伊、周之任,何愧三品。」眾所周知,伊尹、周公乃古之賢相,為臣至忠,天下共仰。陛下用宰相,不讓他們效仿伊、周,那麼該學誰呢?」

P:月中了,求張票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