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七十章三國內亂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4日 16:08 [字數] 37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整個正月,長安都是在一種舒緩而懶散的氣氛中度過的。

吐蕃內亂,諸王子爭位,已然是自顧不暇,同突厥的合兵之策自然瓦解。

論彌薩是吐蕃大將,他也有自己的部落,也有最合乎本人和本部落利益的王子想要擁戴,如今和親的男主角已經死了,他還留在長安做什麼,在得知這一噩耗的第二天,他就倉慌辭駕,趕回吐蕃,參與權利之爭去了。

吐蕃的放手,讓突厥頗有一些孤掌難鳴的感覺,但突厥使者莫賀干不能像論彌薩一樣灰溜溜地離開,他仍滯溜長安徘徊不去,武則天的態度這時明顯強勢起來,莫賀干十次求見難得一回允許,形勢比人強,莫賀干也無法咄咄逼人了。

出了正月,春風漸漸回暖大地,大周皇朝也迎來了兩樁喜事。

為了躲避與吐蕃和親,相王為兩個年歲最長的女兒仙源、壽昌緊急選定了夫婿,如今吐蕃雖因內亂不再逼親,但已經定好的親事自然還要舉行,所以武則天下詔,為壽昌和仙源成親。

武則天讓鸞台出降制曰:「相王女壽昌縣主,仙源縣主,並稟靈天漢,漸訓王門,質耀桃李,性芬蘭蕙。帝孫將降,甫及笄年,國人所承,允歸時望。清廟齋郎崔珍,太子左奉御薛伯陽,並地襲衣冠,躬履名教,風猷美茂,才藝紛綸。飛鳳之占,既合其吉;乘龍之背,宜膺雙舉。壽昌縣主可出適珍、仙源縣主可出適伯陽……」

旨意一下,兩家馬上籌備婚事,就在陽春三月,為兩位縣主舉辦了婚事。婚宴上,相王諸女匯聚一堂,在後宅里也開了一桌,她們雖然年幼,也吃了些米酒。畢竟是大喜的日子。

清陽舉起杯,對眾姐妹道:「吐蕃王暴斃,我等姐妹得以逃過一劫,這都是十娘的功勞啊,眾姐妹們,還不舉起杯來,咱們合敬十娘一杯。以示謝意。」

清陽本是調侃李持盈,眾姐妹聽了都嘻嘻哈哈地舉起酒杯,李華婉擔心小妹臉上掛不住,急忙去扯清陽的衣襟,卻已攔的遲了。

誰料李持盈卻絲毫不惱,她臉含淺笑。坦然舉杯,受了姐妹們的一敬,眾姐妹只道她是在硬撐架子,誰知李持盈卻是暗自得意:「哼!這事兒本來就是我託人幫忙,才幫你們化解了的,受你們一敬也是應該的。」

李持盈先入為主,已經認定吐蕃王的暴卒是楊帆做的手腳了。只是礙於先前的誓言,她又是極重然諾的人,不好把這個秘密宣諸於眾。在這小妮子心裡,已經把楊帆視若神人了。

其實,早在她聽三哥講起楊帆如果巧妙運籌,把廬陵王從房州安然救回洛陽的時候,就已經把楊帆敬若天人了,若非如此。她也不會急病亂求醫,認為只要楊帆肯想辦法,就能幫她解此大劫。

也正因為她早認為楊帆有神鬼莫測之能,這一遭才把吐蕃贊普之死歸功於楊帆。不過,吐蕃贊普受了南詔瘴疫而死,雖是不可預料的意外,但利用南詔牽制吐蕃。主意確是楊帆出的,事情也是他促成的,只是這個結果並非他的手段,李持盈也算猜對了一半。

吐蕃因贊普暴卒軍中。未及安排後事,眼下是真的陷入內亂了。

相王府兩位縣主出嫁的時候,楊帆就已收到吐蕃內線傳來的消息,吐蕃諸王子爭霸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選出了新王。

眼看各大部落各擁其主,整個吐蕃要分崩離析,皇太后沒廬氏尺瑪蕾急忙出面,以太后之尊垂簾聽政了。

太后聽政以後,果斷地立年僅七歲的孫子棄隸蹜贊為贊普,棄隸蹜贊的母親叫贊莫托,家族勢力極為龐大,太后尺瑪蕾的娘家同樣極有權勢,兩大家族合力,再加上太后選立王孫屬於名正言順之舉,這才確定贊普之位。

不過,這只是保證了表面上的安定,各位王子背後的部落、家族並不甘心,王權急劇衰落已成事實,又沒有一個強大的相權壓制,很多部落開始自行其事,王權政令已難以貫徹整個吐蕃。

楊帆與沈沐會唔后評估了一番,認為吐蕃至少要亂上二十年,直到這棄隸蹜贊成年之後,如果他能像松贊干布一樣成為一代雄主,吐蕃才會恢復元氣。至少二十年內,吐蕃已很難再對中原構成威脅。

兩個人的這番評估,是在充份了解吐蕃各方勢力情況,又得到「觀天部」諸多智者參詳之後才得出的結論。事實上,棄隸蹜贊成年後並未成為一代雄主,此後的列代吐蕃贊普也都沒有再出現過松贊干布那樣的一代豪傑。

吐蕃的衰落,從這個時候就開始了,從這個時候起,吐蕃就一直在走下坡路,直至亡國。

相王府兩位縣主出嫁三天,正式回門兒的那一天,西域也傳來了唐休璟的好消息。唐休璟到了碎葉城,對十姓部落又打又拉、軟硬兼施,空頭支票不要錢似的往外開,把十姓部落首領忽悠的五迷三道。

十姓部落之主烏質勒被大周正式封為郡王,承認他是突騎施汗,他從此可以名正言順地把斛瑟羅一腳踢開,正式成為十姓部落之主,算是得到了最大的實惠,所以欣然同意出兵。

烏質勒出兵討伐默啜,不僅可以得到大唐更近一步的支持,也符合他自己的切身利益,畢竟東西突厥自從分裂就成了世仇,他既然取代阿史那斛瑟羅成為西突厥之主,那麼向東突厥之主默啜發動進攻,就是他必然的立常

烏質勒擁有雄兵二十萬,僅有默啜的一半,但是默啜的領土疆域太廣,各處都需要駐兵把守,尤其是與大周接壤地段,因此實際可以調動的兵馬並不比烏質勒佔優,這一來默啜在東線的戰事只能全面停止,抽調兵馬迎擊烏質勒。

莫賀古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也立即改變了態度。他現在要做的不是向大周逼婚,而是向大周示好,努力修復兩國關係,免得大周與十姓部落聯手。再從他們背後捅上一刀。

楊帆和沈沐這對好損友對吐蕃、突厥相繼後院失火的事,自然是極為幸災樂禍,可他們沒有想到,武周外患一去,也開始內訌了。

這場內亂,自然還是百官與二張之間的戰爭。

二張與百官之間一直摩擦不斷,但是導致雙方全面開戰的導火索卻是張昌期。

張昌期上次被御史台彈劾貶官。武則天拉了偏架,動用皇帝的權力,對他明升暗降,「貶」為岐州丞。張昌期到了岐州,正趕上吐蕃與突厥聯手入侵,張昌期叫苦不迭。卻不敢棄城逃走,好在他們前面還有邊軍駐守,只好緊閉城門,忐忑待敵。

結果沒多久,先是陳大慈在茂州大捷,吐蕃各路兵馬因而不敢再輕舉妄動,繼而吐蕃贊普親征六詔。結果染上瘴疫死在軍中,吐蕃諸王爭霸,一場內訌,武周邊患解除,算是有驚無險。

這時候,張昌期的機靈勁兒倒是上來了,他假模假樣地率兵「追殺」了一陣,連吐蕃兵的影子都沒看到就「凱旋班師」。張昌期隨即上書說他大敗來犯之敵,讓他的堂兄弟為他請功。

二張有了這條理由,自然整日里央求武則天,武則天捱不住這兩個情郎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幫張昌期物色個官職。這一日早朝,吏部報雍州長史出缺,武則天馬上想到了她答應情郎的事。便環顧眾宰相,問道:「雍州長史出缺,誰人可以勝任?」

魏元忠出班奏道:「薛季昶可以勝任。」

這薛季昶原本就是雍州長史,現在是右台大夫。比起以前清貴了許多,卻不及以前權重,魏元忠想讓這位同僚好友再任雍州長史。天子老邁,變天在即,多掌握一些實權,將來的把握就更大一些。

宰相之中,楊再思、蘇味道、韋承慶、韋嗣立都與二張交情深厚,但是這件事發生的突然,他們事先並未得到二張授意,自然不會提名張昌期。

武則天知道不能指望宰相們舉薦,便主動提起道:「薛季昶久任京城,朕另有重用。近來,岐州丞張昌期擊退吐蕃來犯之敵,立下了戰功,朕想讓張昌期任雍州長史,眾宰相以為如何?」

楊再思、蘇吳才明白武則天的意思,連忙躬身道:「陛下聖明1

魏元忠卻又越眾而出,高聲道:「張昌期不可任雍州長史1

武則天眉頭微微一蹙,問道:「魏相何出此言?」

魏元忠道:「張昌期年少無知,不諳地方政務。在岐州任上短短時日,更難談得上什麼歷練。雍州乃帝京,政務繁冗,豈是張昌期可以勝任的?此人與薛季昶比較,優劣一看便知。」

本來,眾宰相都有舉薦官員的權利,現在楊再思、蘇味道等人已經明白了武則天的意思,只要武則天再堅持一下,這幾位宰相一定出面幫腔,可武則天也知道張昌期無論是資歷論、才幹、聲望都不勝任雍州長史之職。

武則天假公濟私,便沒了那麼大的底氣,被魏元忠一說,竟爾沉默不語起來。楊再思、蘇味道等人都是老滑頭,一看天子都沒堅持,自然不會出面說話,萬一張昌期在雍州任上出點什麼事,他們作為舉薦人也要承擔責任的,此事竟不了了之。

二張聽聞此事後,不禁勃然大怒,張昌宗拍案厲喝道:「這魏老兒一而再、再而三地與我張家為難,是可忍,孰不可忍1

一向比他穩重的張易之也被魏元忠惹惱了,大怒道:「這個不識抬舉的老東西,當真蹬鼻子上臉,以為我們張家人好欺負么?不給他點顏色看看,這老朽必定更加猖狂1兩兄弟一番商議,針對魏元忠的報復旋即展開。

P:大家元宵快樂!正月為元月,夜為宵,十五是一年中第一個月圓之夜,故稱元宵。源於中土的道教又稱正月十五為上元節,七月十五為中元節,十月十五為下元節,合稱「三元」。按我國傳統,在這一天,要賞月燃燈、共吃元宵,合家團聚、同慶佳節,其樂融融。大家別忘了常回家看看,與父母雙關共度佳節喲。鑒於賓館業務一定繁忙,有碰到熟人的可能,大家就不要去湊那個熱鬧啦。誠求月票、推薦票!本周的休息日放在明天。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