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六十六章訓女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2日 12:40 [字數] 45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輕車在楊府門前停下,車簾一掀,露出一張顛倒眾生的媚面孔,正是安樂。安樂不曉得又要去哪裡赴宴,盛裝打扮,一副精心修飾過的模樣,原本就嬌美至極的容顏,此時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李持盈扭頭一看,不禁訝然道:「安樂姐姐?」

安樂與相王一家的來往並不密切,這些堂姐妹她雖然都見過,但是因為交往不多,所以對李持盈只是有些面熟,她記不清這是相王府的第幾女以及她的芳名,只是一看李持盈便覺眼熟,此時再一聽她喚自己阿姐,這才確信她果然是八叔家的女兒。

安樂瞟了眼楊府大門,換上一副甜甜的笑靨,柔聲道:「小妹,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你找楊將軍做什麼?」

「我……」

李持盈忽然有些語塞,這小丫頭年紀雖然不大,性情有些莽撞衝動,卻有一樁好處,她重然諾。自從上次在宮城答應楊帆絕不把這件事說給別人聽,她便真的履行諾言,沒有對任何人再說起過,包括她的姐妹和最親近的三哥。

如今安樂問起,李持盈自然不會背信棄諾,她眼珠一轉,胡亂答道:「我我在大兄府裡面踢毽子,毽子踢過了牆頭,掉到楊府去了,結果被被楊家那個小屁孩給弄壞了,我來找他賠。」

李持盈說謊的道行哪及得上李裹兒這等成了精的小狐狸,李裹兒只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謊。李裹兒本來只是對李持盈的舉動有些好奇,並不覺得這個小堂妹會和楊帆有什麼瓜驀,畢竟李持盈的年紀太小,很難叫人聯想到男女之情上去。

可李持盈一撒謊,安樂以己度人,不免就起了疑心,她不動聲色地「喔」了一聲,從車子里出來走到李持盈身邊,牽起她的小手,笑眯眯地道:「這樣啊,楊大將軍的那個寶貝兒子的確是個混世魔王上一回他還站在牆頭,尿了河內王一頭一臉呢。」

李持盈忍不裝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安樂笑吟吟地道:「咱李家的姐妹可不能由著他姓楊的這麼欺負。不過你呢,畢竟是皇室貴女,站在這大門口兒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來,姐姐帶你到楊家去,找楊將軍當面討還公道。」

「這」李持盈有些為難,一抬頭正看見安樂乜著她的坐車淺淺地一笑,李持盈的俏臉頓時一熱。

她剛剛還說是在大哥府上踢毽子,毽子落入楊府被楊家小公子給弄壞了卻忘了她是遠道而來,車馬奴僕都侍立在一旁呢,她大哥的府邸和楊帆的府邸是挨著的,如果她方才就在大哥府上,這麼近的路還用得著車馬?

謊話露了餡,李持盈頗有些難為情,安樂也不說破,牽起她的小手,就要帶她闖進楊府。莫玄飛站在門口一臉的為難人家身份貴重,如果真要硬往裡闖,他還真不大敢攔著。

楊帆耳力超凡站在照壁後面將二人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眼見是躲不過去了,楊帆趕緊清咳一聲裝模做樣的走出來,恰好與李裹兒和李持盈相遇於府門之下。楊帆一臉驚訝,道:「我說剛剛怎麼聽見兩隻喜鵲喳喳的叫了好一陣呢,原來是兩位貴女登門。不知二位此來何事呀?」

李持盈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楊大將軍。你就別撿好聽的說了,只要你不覺得是夜貓子上門,人家就謝天謝地了。」

楊帆看了李裹兒一眼若有所指地笑道:「還別說,昨兒晚上倒真有一隻夜貓子叫個不停。」

李持盈以為楊帆是在說她,一張小臉登時板起來,李裹兒卻是俏臉一沉,她自然明白楊帆是在說不喜歡她登楊家的門兒。李持盈很不開心地道:「楊將軍,人家今兒來,可是找你討債的。」

說完她又怕楊帆誤會,萬一楊帆以為她早把事情說與安樂,乾脆當著安樂的面說破兩人之間的那點秘密那就不妙-了,她又趕緊追上一句,道:「人家的毽子踢過牆頭,被你家小孩子給弄壞了,你看怎麼辦?」

楊帆笑道:「小孩子不懂事,縣主何必跟他一般見識呢。

這樣,我正要出門去,縣主不妨與我同行,到那長安市上,你看中什麼樣的毽子,我都買還給你,這樣可好?」

李持盈急著打發安樂走,趕緊答應道:「說話算數,那咱這就走1

楊帆看了一眼李裹兒,臉上依舊帶著笑,笑容卻冷下來:「不知殿下登門,所為何來?」

李裹兒見他二人一唱一和的,自己已不可能有什麼好戲可看,心中雖然不能釋疑,卻也放開李持盈的小手,莞爾笑道:「沒什麼么,本宮是陪小妹過來,既然你們,那就沒我什麼事了。楊將軍、小妹,本宮告辭了。」

李裹兒回身便走,提裙步下台階,忽又回眸一笑,對楊帆道:「楊將軍,你可要履行承諾呀,若是欺負了我這小妹子,本宮一定會幫她討回公道。」

楊帆眉頭微微一蹙,甚是不悅。李持盈站在一邊,見他神色,不禁心中忐忑。但她輕輕咬著下唇,並不說話,直到李裹兒登車離開,她才迫不及待地向楊帆解釋道:「人家可什麼都沒跟她說。」

楊帆冷冷地道:「我知道。」他一提袍裾,步出府門,李持盈偷偷瞟一眼他的臉色,局促地跟在他的身後。楊帆負著雙手,望著安樂遠去的車隊,淡淡地道:「我很不喜歡你這個堂姐。」

李持盈道:「我知道,她可不是我找來的。我聽說當初在長安東市……」

楊帆道:「我討厭這人,卻與那事無關。」

李持盈窒了窒,鼓起勇氣道:「我也不喜歡她,安樂姐姐…總有些拿腔作調的派頭。而且我三哥也跟我說過,叫我不要和安樂來往,說她不宜深交,人家不太明白三哥的意思,不過三哥不會害我,他這麼說,一定有道理的。」

楊帆有些失笑他睨了一眼身旁的這個小大人兒,忽然問道:「你可知道,你與她有些相似之處?」

「啊?」

李持盈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驀然張大,奇怪地道:「人家哪裡跟她有所相似了?」

楊帆臉色一沉道:「你們兩人,的不知輕重,任性衝動1!

李持盈頭一回看見他向自己發火,不禁嚇了一跳,一時竟不敢回話。楊帆舉向隆慶池畔走去,池中湖水已經凍結,冰雪覆蓋湖邊有幾隻枯萎的荷莖,在冰雪中掙扎出短短一截,一片枯敗氣象。

李持盈邁著小小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挪到他的身邊,偷偷瞟一眼他的臉色,怯生生地道:「你……你生氣啦?」

楊帆望著面前一片雪野,寒聲道:「你雖年幼,畢竟生在帝王家,應該比尋常人家女子明白事理。你說,這兩國和親是不是一件國家大事?如果是,那麼此事成與不成,都應該交給朝廷來權衡利弊得失從而做出最合乎國家利益的選擇。至於其中一個女人終身幸福與否,根本不在考慮之列,而楊某做為一個朝廷官員更不該從中動什麼手腳。

如果這是一件私事,那麼就是涉及你相王府諸女的一件私事,與楊某有半分干係么?楊某幫你算不算是一份人情?怎麼反倒像是我欠了你似的,動不動上門來大呼小叫的,擺出一副債主的嘴臉,難道你是皇女,就可以為所欲為?」

李持盈被他訓的委屈不已,珠淚盈睫地道:「人家人家也知道,是…是求你楊將軍幫忙。可是……可是人家忽然聽說突厥也要來和親滿朝一片反對,這一來只怕皇祖母就會答應吐蕃那邊的和親了,人家又不見將軍你有任何動作……」

楊帆道:「皇帝也不想與吐蕃和突厥和親,可她能直接拒絕么?就算是兩戶普通人家聯姻,如果兩家常有生意往往,有女兒的這戶人家怕影響了自家的生意,也不能毫不客氣地拒絕說因為你那兒子吃喝pio賭,不當人子,所以我家女兒不能嫁?

他總得找各種理由,委婉地拒絕人家,既不得罪人,又保全了自己的女兒。如果他想找個人從中調停,這個人更要用些手段才成。我一直在為此事奔走,可你以為我會把所有的事都做在明處?還是說我做過什麼,都得事無巨細地告訴你一個黃毛丫頭?」

李持盈被他訓的低下頭不說話了,楊帆加重語氣,又道:「你不要聽風就是雨的。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說好聽些這叫率性天真,但你不要忘了,你是皇女,此事更是牽涉重大,所以需要格外謹慎,你明白么?」

李持盈委屈地道:「人家明白了……」,說著兩顆淚珠輕輕落下,垂在她的衣襟上。李持盈忍不住輕輕啜泣起來。

遠處,相王府的那些使女奴僕們似乎注意到了什麼,他們踮腳望向這邊,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楊帆發覺到他們的異樣,不禁暗叫不妙-,自己把話說重了,弄得這小丫頭哭鼻子,如果相王府家人回去與相王一講,自己可有點說不清。

楊帆展顏一笑,忽然又和氣起來,對她道:「不過我倒是發現,你比安樂至少強了兩處。」

小孩子的注意力果然是容易轉移的,被訓的眼淚喳的李持盈馬上眨眨淚眼,眼睫上還掛著晶瑩的淚珠呢,便好奇地問道:「是嗎?人家哪兒比安樂姐姐強?」

楊帆道:「一個是你肯聽勸,而不是狂妄到自以為是,那樣的女子最是可憎。再一個,你很重然諾,雖然你年紀還小,可是你答應了別人的事,就一定會信守承諾,這可是個好姑娘。」

李持盈破啼為笑,楊帆再接再勵,繼續贊道:「我現在又發現一處你比她強的地方。」

李持盈兩眼放光地道:「是嗎?」

楊帆點頭:「當然!你笑起來很好看,我忽然發現你是個美人胚子,再長大些一定比安樂還要美麗。」

李持盈被他贊得俏臉生暈,,忸怩地道:「人家哪有安樂姐姐美,你盡亂講……」

安樂之樂,在京城上流圈子裡是出了名的,太平公主曾被詡為洛陽之花,如今她年屆中年,開府建衙之後更以政壇女強人的形象開始展示在眾人面前,已不似年輕時候一般,以其容色揚名天下了,但是即便她正當柳媚花嬌的少女妙-齡時,她在姿色上也沒有得到過安樂這般評價。

李持盈幾個姐姐正當青春年少,平時在一起常常評價京中貴女姿色高下,李裹兒每次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李持盈自然也是清楚的,她可壓根不敢想自己能比安樂更美。

不過女孩子不管年紀大小,打一懂事,就會喜歡人家贊她美麗,李持盈雖然覺得楊帆有些言過其實,還是開心的不得了。她嘴裡說楊帆亂講,心裡可巴不得楊帆說的都是真的呢。

楊帆道:「女子如花,有淡如菊,有清如蓮,有如寒梅傲雪,有如深谷幽蘭,多姿多彩,各不相同,美就是美,分什麼高下。」

李持盈可沒聽過這樣的話,一時心馳神往。她歪著螓首想了想,天真地問道:「是么,那…人家像什麼花?」

楊帆暗自好笑,信口胡謅幾句,這小丫頭居然當了真,楊帆故作認真的打量了她一下,李持盈居然有些害羞地避開他的目光,楊帆道:「荷春光之餘照,托陽山之峻趾,比莢之能連,引芝芳而自擬。姑娘你么,可比百合1

李持盈聽的心花怒放,楊帆可不知道因為自己隨口一句話,這小丫頭從此以後百花之中惟愛百合,不但屋裡插花變成了百合,衣服上紋變成了百合,更是到處搜集百合花卉,以致她過生日時,姐妹們都以能送她一盆異種百合為傲。

楊帆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兒,成哄得這小丫頭歡天喜地的離去了。

楊帆站在原地,卻是深深蹙起了眉頭,他早就開始布局了,但是沒想到突厥來的這麼快,萬一女皇撐不到吐蕃和突厥兩國發生狀況,情況可是大大不妙-。

這時,突有一騎飛馳而至,任威迎上去對答幾句,忽然轉身向楊帆興沖沖地跑來,老遠就喊道:「將軍!將軍!茂州大捷1

P誠求月票、推薦票′拜謝!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一千六十五章強嫁女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兩更萬字,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