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五十六章婚齡不是問題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六章婚齡不是問題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7日 20:49 [字數] 38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旦只聽得目瞪口呆,對論欽陵的話一時有種無言以對的感,。

他忽然想起來了,顯慶三年吐蕃向唐請婚時,吐蕃王芒松芒贊年僅八歲,儀風四年吐蕃向大唐請求和親時,吐蕃王赤都松年僅四歲,政治婚姻中,起決定作用的是附載於婚姻的政治利益,年齡絕對不是問題。

實際上在大唐歷史上,吐蕃還曾多次向唐請婚過,包括之後的神龍三年,吐蕃向唐請求和親,當時吐蕃王墀德祖贊年僅三歲,三年後和親成功,六歲的小新郎迎娶了十二歲的金城公主。

李旦並非不知道吐蕃以前幾次向唐請親的事,問題是那幾次吐蕃向唐請親時,吐蕃王自己也是個小孩子,小公主嫁過去,大不了夫妻倆一起長大就是,可如今吐蕃王已年過三旬,年過三旬的男子怎能迎娶一個十二歲的小公主,所以李旦完全忽略了這一點。

直到論彌薩無所謂地說七八歲的小公主也成時,李旦才突然明白過來:基於政治的聯姻,根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揣測,不要說他還有十二歲的女兒,就算他的女兒年僅三歲,只有符合政治利益,一樣可以成為吐蕃王妃,哪怕吐蕃王已經八十歲。

論彌薩目光炯炯地盯著李旦,神情中全然沒有了最初那種偽裝的敬畏與無知,他相信李旦是願意把女兒嫁去吐蕃的,吐蕃對大周目前的情形曾經做過一番調查,他們認為和親有利於鞏固李旦的地位,他一定千肯萬肯,現在的推辭應該只是擔心引起皇太子和武氏一族的忌憚。

李旦遲疑片刻,勉強道:「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子,少不更事,怎麼能夠成為一個合格的王妃、一個合格的妻子,我皇室之中還另有宗女……」

論彌薩打斷他的話道:「相王殿下,據外臣所知皇太子諸女已然盡皆出嫁,那麼適合嫁於我王的就只有相王您的女兒了。呵呵,貴國婚姻之道講究門當戶對,我吐蕃何嘗不是如此?作為您的女兒即便年紀幼小,相信她也是知書達理、溫良賢淑。至於說年紀尚小,那也不妨,我王迎娶王妃后,可以待她年長一些再圓房。」

李旦有些招架不住了,他總不能說那幾個年僅十一二歲的女兒也定了親吧,再說就算他現在還來得及改口可那才六七歲的女兒又怎麼說?難道說她們也早定了親?可他連已經成年的女兒都不想嫁去吐蕃,哪捨得把一個天真爛漫的十二歲少女嫁去吐蕃受苦呢。

李旦只得硬著頭皮搪塞道:「這個……,吾女年幼以本王看來,實不宜過早出嫁。這樣吧,這件事,待本王與母皇再好生商議一番再說,今日只為宴請貴使,咱們且不論此事,來來來,請酒、請酒。」

※※※※※※※※※※※※※※※※※※※※※※※※

對於吐蕃的求婚,李旦只能使一個拖字訣卻不知能夠拖延到什麼時候。論彌薩是每隔一天必定前往皇宮一趟求見天子,催促天子同意和親,時不時的還去拜訪太子、相王和梁王軟硬兼施。

武則天也曾嘗試過要以宗室罪女加封公主出嫁吐蕃,卻遭到論彌薩的斷然拒絕,論彌薩的理由是吐蕃贊普畢竟是一國之主不能以大周罪女匹配,唯有女皇的親生血脈方才配得上吐蕃之主。

延續了女皇武則天血脈的子嗣如今只剩下李顯和李旦兩房。李顯這一房六個女兒盡皆嫁人了,那就只有李旦的女兒可嫁。

可是即便皇太子李顯還有女兒可以出嫁,武則天也不希望通過與吐蕃聯姻,增加未來大周帝國平衡局面的變數,更何況是李旦的女兒呢,一旦相王李旦與吐蕃聯姻則未來政局將更加撲朔迷離,她豈肯答應。

然而若不答應她又擔心吐蕃再度揮軍來戰,如今的吐蕃是一個強大的鄰國,雖說吐蕃軍神論欽陵死後,大周在武力上漸呈上風,但還達不到一邊倒的強力壓制,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剛剛遷都於長安,邊防軍事尚未鞏固的武則天不敢輕啟戰端。

曾經的武則天並非沒有這份自信,但是自從小小契丹造反,卻接連折損王孝傑等數員大將,縱兵為禍河北,給大周當頭一棒之後,武則天已猛然醒覺,大周雖然看著還是一個龐然大物,卻早非太宗、高宗時候那般強大了。

朝廷拖延不過半月有餘,論彌薩的態度便漸趨強硬,每日到宮裡糾纏不休,連武則天都有些應接不暇了,恰在這時突厥可汗默啜突然發兵騷擾武周全境,鹽州、夏州、并州、代州、忻州一帶接連出現敵蹤,他們時或深入,不斷擄掠人畜財物。

武則天接到奏報后,不敢再派武家那些侄兒們去壞事了,她先任命雍州長史薛季昶為山東防禦大使,節制河北滄、瀛、幽、易、恆、定諸州兵馬又以幽州刺史張仁願專知幽、平、媯、檀四州防禦,與薛季昶遙相呼應,共拒突厥。

旋即,武則天又以相王李旦為安北大都護兼天兵道大元帥,統領燕、趙、秦、隴、諸部兵馬討伐突厥,但她仍然故技重施,讓李旦為帥卻不讓他領軍,只是讓李旦掛個名號,實際上以宰相魏元忠為元帥,迎擊突厥諸路大軍。

這時候,武則天倒是有了充分的理由搪塞論彌薩,大周正與外敵交兵,此時此刻自然不宜討論和親事宜。論彌薩得知武周與突厥暴發全面爭之後,卻也不再前往皇宮催促,只是安心住在四方館里!那這樣子,他可以暫時不再催促,但和親之議並不會就這麼算了,大周一日不和親,他是決不肯走的。

※※※※※※※※※※※※※※※※※※※※※※※※

彤雲密布,寒風呼嘯,雪花被狂風席捲著,迷得行人難以睜眼。今冬的雪下的勤快,大地彷彿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被,農耕之民心裡樂開了花,這可註定來年是個豐收年。

而牧人們卻不免要開始向上蒼祈求,祈求上天歇上一歇,他們沒有雪不成可這雪要是太大了,很容易就會變成白災,把他們的牛羊全都凍死,那就是他們的噩夢了。

如今正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季節年關將近,山野村莊到處一片空曠,人和動物一樣都開始貓冬了。大雪塞途,行人絕跡,塞外隴上冰天雪地之中本應絕無人跡的,但是就在這樣的天氣里,茂州郊外無垠雪野之中卻有幾道身影正在艱難地行走著。

積雪盈尺,深可沒膝,再加上這惡劣到了極點的天氣曠野中本不應有人類的身影,可那幾道身影分明就是人類,他們牽著坐騎,冒著大雪向前趕路。因為積雪太深,馬匹無法奔跑,所以四人只能牽馬步行。

馬匹的身上包了防寒保暖的裹腿、裹肚,背上還披了氈毯,四個牽馬而行的人身上都穿了厚厚的羊皮襖,褲子是用狼皮縫製的褲腿塞在澀牛皮的高筒氈靴里,腿上又綁了獸皮的綁腿以防積雪灌入。

四人頭上都戴著狗皮風帽,又用毛巾捂住口鼻只露出一雙眼睛,呼吸的熱氣從毛巾上沿冒出,口腔位置和眼角下面都蒙上了厚厚一層白霜看來著實辛苦。

四個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根本沒有想到,正行進間,周圍雪地之中突然冒出六個人影。六個人都是一身白,與雪同色,在這風雪之中若非他們突然閃現,並且亮出了雪亮的刀子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

雪深及膝,舉步維艱可這六個人的身法竟然靈活異常,他們甫一現身,就像一匹匹餓惡,兇狠地撲向那四個行者。

「殺1

隨著一聲冷厲的叱喝,六個人化作六團狂風,裹挾著漫天風雪,向四個行者兇狠地撲去。這四個行者已經在大雪中走了很遠的路,此刻已經精疲力盡,而且他們捂的太嚴實,視線和耳力都受到了影響,及至發現危險時已經慢了一拍。

而且六個攻擊者又是猝然襲擊,動作兔起鶻落,矯健之極。人影交錯之間,血光已然四濺,慘叫聲中,一個行者突出重圍,掉頭狂奔,奔命之際此人驟生神力,在及膝深的雪地里竟然奔跑如飛,其他三個夥伴卻在他突圍的一瞬間就被那六個人刀光交錯,斫為肉泥。

逃走的那個行者掠出七八丈距離,所過之處留下了斑斑血跡,彷彿朵朵梅花,那六個人並沒有忙著追,其中一人只是冷笑一聲,單足在地上一挑,挑起一口單刀,用足尖一踢那口刀的刀柄,單刀頓時風車般呼嘯而出,從那逃跑的人右腿間旋轉而過。

刀光旋處,那人剛剛抬起的右腿自足踝處被齊齊絞斷,那人慘呼一聲,斜著栽進雪地,凄厲地哀嚎翻滾起來。一個白袍殺手漫步追去,一掌斫在他的頸上,將他砍暈,一揪他的衣領,像拖死狗似的把他拖了回來,所經處留下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線。

這個人是他們留下的活口,但他們並沒有試圖為這人包紮傷口,寒冬臘月,滴水成冰,很快這人的傷處就會凍結成冰,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六個人猝然擊殺了三個人,又斫斷了一個人的腳,卻彷彿只是宰殺了三條野狗,臉上的神情沉穩冷靜的可怕。他們對三具死屍仔細搜索了一番,把搜出的東西全部揣進自己懷裡。

片刻之後,六個人便牽著那四匹馬,馱著那個半死不活的行者,消失在漫漫風雪之中。風雪很快就會把地上的血跡、散落的屍體和兵器掩埋祝如果嗅覺靈敏的野獸不能把他們從積雪下刨出來裹腹,他們就要等到春暖花開的時候才能被人發現了。

這六個人只是楊帆一聲令下之後,顯宗派出的幾百支小分隊中的一支,他們很幸運地發現了任務中要查找的人,完成任務之後就把他們搜到的東西和抓獲的活口上繳了,至於為什麼殺人、殺的是什麼人他們統統不管,他們本來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馬匪,只管做事拿錢。

繳獲的東西和活口在經過五次轉手之後,由楊帆的人接手了,在此之前的五層關係,都不知道他們是在為繼嗣堂做事,甚至不知道世上有繼嗣堂的存在。活口由楊帆的人進行了審訊,只要人還活著,他們就有辦法叫人開口。

很快,他們問到的消息便由一具狗拉的雪撬載著,箭一般穿過皚皚的關中平原,送進了長安城。楊帆此時正在千騎營當值,消息輾轉遞到任威手上,楊帆看罷密信,不由瞿然一驚,他不幸言中了,吐蕃果然另有所圖!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