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五十五章七仙女的婚姻危機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五十五章七仙女的婚姻危機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7日 13:07 [字數] 38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帆的車駕一路趕向隆慶坊,近日裡京城裡發生的各種消息從一路上便陸續不斷地傳到了他的車上。朝堂上有關和親的詳細爭論,民間百姓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結果,而楊帆卻有他的消息渠道,對各派勢力的反應掌握的一清二楚。

至於坊間流傳的相王急於嫁女的消息,顯宗業已進行了確認,相王一嫁就是四個女兒,這麼大的動靜怎麼能瞞得住人,此事已經鬧得滿城風雨。要說不知道的,大概就只剩下吐蕃使者團的那些人了。

吐蕃使節一行人被安置在四方館。四方館隸屬於禮部,其職能就是接待各國使節,所以四方館里哪怕是一個小吏、一個執役,都屬於半諜報人員,他們從他國使節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分析竊探各種情報、同時也負有防止他們偵察本國情報的責任。

在他們的防範之下,論彌薩一行人還真不知道此刻在長安城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何況武則天為了掩護相王選婿,還以遷都之後宮女短缺為由在長安選秀,一時間長安百姓也都忙著找女婿嫁女兒,這就很好地掩飾了相王府的舉動。

楊帆看罷消息,輕輕嘆了口氣,對小蠻道:「相王若能嫁一女入吐蕃,對鞏固他的權位是極有利的。可他為了女兒的終身幸福,卻寧願放棄這個機會,處境如此兇險的一位皇子,能夠做到這一點,著實不易。」

小蠻慨然道:「是呀,這一點就是許多世家高門都做不到呢,在他們眼中,女兒只是用來聯盟其他勢力的一件工具。豪門嫁女,最重視的從來都不是女兒家本人喜不喜歡。而是選了這個女婿對自己的家族有什麼助益。」

楊帆慢慢地點了點頭,道:「嗯,世家大族是這樣,皇家也多是這樣,當今皇太子乃到當今皇帝……」

楊帆忽然想到了皇太子李顯從房州回朝後倉促嫁女的事情,與他的兄弟李旦相比,李顯嫁女的功利性也太明顯了。即便是當今女皇武則天,當初強迫太平公主下嫁武攸暨,又何嘗不是出於政治目的?

雖然武則天對女兒多有補償,對她大肆封賞。把她的俸祿提升為親王等級,又賜給她田地屋舍,可這一切能撫平她感情上所受到的傷害么?相王面對這個能大幅提升相王府的影響和地位,改善他政治環境的好機會,卻能毅然捨棄。實屬難得。

長街上,上官婉兒的車隊正緩緩離去。一進城。婉兒的車隊就與他的車隊分開了。陪著母親鄭氏轉向上官家的老宅,楊帆從窗口悵然遙望婉兒漸行漸遠的車隊,想到自己與她不能相守,同樣是因為太多的利害關係,不由黯然一嘆。

※※※※※※※※※※※※※※※※※※※※※※※※※※※

次日,武則天於大明宮麟德殿宴請吐蕃國使節論彌薩。這畢竟是皇帝遷都以後,迎來的第一位重要外國使節,是以文武百官、皇親國戚作陪,規格十分隆重。

如此盛宴。自然要奏宮廷大樂,先奏的一曲就是《太平樂》,太平樂又名《五方獅子舞》,由二人穿花錦袍,五色綾,戴雲冠,蹬黑皮靴,持繩秉拂,引逗雄獅,又有十人分扮五頭雄獅各居於一方,隨樂起舞,殿下還有一百四十個人同聲高歌《太平樂》,鼓掌踏足,應和節拍,聲威雄壯之極。

論彌薩一見這等齊整威風、聲勢浩大的舞樂,不禁手舞足蹈起來,忙向武則天請求道:「陛下,外臣生於邊荒,不識中國音樂,如今高踞階下,看不清舞樂細節,乞請陛下恩准外臣離席,趨近一觀。」

武則天微笑著點了點頭,論彌薩與吐蕃副使便離開席位,趕到歌舞伎人旁邊,倚著龍柱,交頭接耳,讚嘆不已,殿上文武百官見他們這般模樣,不免露出輕蔑的神色,有人還竊竊私語,低聲譏笑。

可論彌薩和副使站在那兒猶自一副驚喜讚歎的模樣,對眾人幾乎毫不掩飾的嘲諷似乎渾然不覺。楊帆扶劍立於殿旁,冷眼看他表演,心中漸生警惕。

他和論彌薩在五丈原曾有過一番交鋒,深知此人貌相粗獷,心思實多狡黠,或許論彌薩真的不曾見過這等聲勢浩大、衣著齊整、動作劃一、氣度莊嚴的宮廷大樂,但是作為吐蕃王派來的一國使節,他的涵養素質絕不至於低到如此地步。而今他故作粗鄙,必定有所圖謀。

一曲太平樂演罷,論彌薩和副使意猶未盡地回到座位,向武則天讚歎拜謝道:「外臣自入聖朝,倍蒙陛下優待,今又觀此奇樂,真不虛此生了。外臣自顧卑賤,實不知該如何報答天恩,唯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1

論彌薩把姿態放的這麼低,哪怕明知道他是在說恭維話,武則天也不禁龍顏大悅,近年來很少飲酒的她,竟也端起杯來,大大地抿了一口。

論彌薩又道:「我吐蕃地處偏荒,一向仰慕中土上國文化,今外臣受我王差遣,前來上國,誠惶誠恐、虔誠祈求,還請聖主天皇能夠允准將宗室皇女下嫁於吾王,從此兩國永結翁婿之好。」

武則天微微一怔,放下酒杯,微笑道:「就算朕是尋常百姓人家主婦,嫁女也不是一件小事,總要與兒女好生商議一番,再看看家中適婚宜嫁的女子們誰最般配,貴使剛到中土,不必著急,今日且觀歌舞,此事容后再議。」

論彌薩無奈,只得謝恩歸座。接下來殿上又奏四方樂,論彌薩端坐觀看,他的副使卻在左顧右盼,忽然間看到一人,那副使為之一怔,便與論彌薩低語民幾句,論彌薩閃目看去,也是微微一怔,隨即二人便交頭接耳,不時窺看。

武則天看他二人神態鬼祟,不禁問道:「貴使在看什麼?」

論彌薩連忙欠身道:「外臣請問陛下。對面席上那位將軍可是姓唐?」

武則天看他所指之人,確是穿著一身武將常服,依稀有些面熟,卻叫不上名字,便示意那人上前。那人乃是涼州都督唐休璟,因為恰好回朝辦事,按照品級,今日也參加了這場宮廷大宴。

唐休璟自報身份后,論彌薩恍然大悟道:「啊!果然是唐將軍1

武則天奇道:「貴使與唐休璟有舊么?」

論彌薩忙道:「我國不自量力,曾冒犯上國天威。洪源一戰時,外臣曾在戰場上親眼見過這位唐將軍,這位唐將軍勇猛無敵,以寡敵眾、大敗我吐蕃軍隊,因外臣曾親見其虎威。是以記憶猶深。」

武則天聞言大悅,轉首便對陪侍一旁的上官婉兒低聲道:「此人乃虎將也。你記下他的名字。朕要重用他1

楊帆才不相信論彌薩作為一方使節,在宴會上連這點深沉氣度都沒有,一驚一乍的連老態龍鐘的武則天都能注意到他的異樣,只怕他看到唐休璟,並自曝大敗於周軍的醜事,都是他有意為之。

這論彌薩卑躬屈膝的。甚至不惜自曝其丑,先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鄉下人,如今又把他們被唐休璟大敗的醜事毫不羞慚地說出來,如此種種。是只為討好皇帝求取和親么?

「摯鳥將擊,卑飛斂翼。猛獸相博,弭耳俯伏。」楊帆突然想到了這句話,心頭不由一震,馬上趕到殿下,對巡戈於外的任威吩咐了幾句,這才回到殿上。

身為宗主,許多事不用他親力親為,只要想到了他就可以動用自己的力量去做,單以這件事而論,他有了疑心,就可以動用自己的力量去查,而這些事並不是府上有幾個家丁隨從的人,隨便派出幾個人去就能做到的。

除了楊帆和沈沐,天下間也只有朝廷才有這個實力,然而這種捕風捉影的懷疑,未必能說服朝廷出動力量進行偵察,而且通過官方途徑效率也太慢,恐怕查到真相的時候為時已晚。

楊帆的匆匆進出,引起了論彌薩的注意,論彌薩看到楊帆,不禁失笑出聲,又與副使低語了幾句。論彌薩入朝後,已經攜厚禮拜會過太子、相王和梁王,與他們都比較熟悉了。皇太子李顯見他發笑,順著他的目光一看,便道:「莫非貴使與楊將軍也是舊相識?」

論彌薩笑道:「正是!本使自吐蕃來,路經五丈原,曾經見到這位將軍。楊將軍有一匹大食寶馬,本使本欲以重金購買,可惜楊將軍也是愛馬之人,堅辭不允。本使又欲以吐蕃美人兒易馬,楊將軍還是不答應,可惜啊1

相王李旦聽了,回首望了楊帆一眼,對陪坐一旁的長子李成器道:「楊帆愛馬,吐蕃欲求亦不願舍,為父又豈能舍愛女遠嫁他鄉呢,你那幾個妹子的婚事,要抓緊進行了。」

李成器低聲答道:「父親放心,兒已經從京中才竣貴介公子里挑選了一些合適的人選,不日便邀請他們過府飲宴,讓妹子們私下裡看看,若是中意,便馬上定親1

李旦點點頭,這時論彌薩卻突然對他道:「本使聽說,相王殿下有多位愛女皆已到了適婚的年齡,我王如今剛剛年過三旬,正當壯年時候,且素來渴慕中土上國人物,不知相王殿下可願與我王締結姻親么?」

皇太子李顯飛快地瞟了一眼李旦,代為答道:「貴使何其性急也,我皇陛下方才不是說過么,嫁女非是小事,此事容后再議。」

李旦暗暗嘆了口氣,心道:「外有二張咄咄逼人、武氏虎視耽耽,不想兄長還對我心存戒意。」

論彌薩笑道:「所以,本使才相詢於相王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相王殿下同意,相信女皇陛下也會恩準的。」

李旦道:「貴使的消息不太靈通啊,實不相瞞,本王雖有幾個適婚宜嫁的女兒,卻早就有了夫家,文聘之禮早就下過了,長女和次女今年就要完婚的,三女和四女業已定下親事。」

論彌薩馬上追問道:「相王殿下不只四女吧,不知其他皇女可曾婚配?」

李旦道:「本王還有七女,但這七個女兒,最大的也才十二歲,怎能談婚論嫁。」

論彌薩撫掌笑道:「相王此言差矣,依我吐蕃習俗,便是六歲七歲成親又有何妨。既然相王殿下還有七位愛女,我想,為了大周與吐蕃世代友好,相王殿下不會拒絕從七位愛女之中擇一下嫁吧?」

p: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