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四十二章武大捉姦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6日 00:36 [字數] 67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武崇訓陰沉著一張臉回到杜府,府上管事趕緊迎上前來,畢恭畢敬地道:「駙馬,公主與幾位公侯夫人游曲池去了。」

武崇訓一言不發,徑自走向書房,管事詫異地看著他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搖了搖頭。駙馬每次回府第一件事必是問起公主的動靜,所以他才不等詢問便主動說明,可駙馬今天這是怎麼了。

武崇訓到了書房坐下,從袖中緩緩抽出一張皺皺巴巴的信箋,慢慢展開,看著上面的字,原本陰沉的臉色漸漸變成鐵青色,眸中卻隱隱泛出幾分嗜血的寒芒。

信箋上只有一句話:「安樂與杜文天有私。」

武崇訓不想相信這件事是真的,但又由不得他不信,這種事換做任何一個男人也不會用「我相信她」作理由便根本不查不問。武崇訓死死地盯著那張信箋,良久之後突然惡狠狠地把信箋一團,厲聲喝道:「來人1

照理說,公主府上下都是公主的人,駙馬類同入贅,對公主府的財務權、人事權等各項事務都沒有話事權,但是武崇訓這個駙馬本身是郡王,與普通的駙馬大不相同。

而且,安樂回京時間尚短,不像太平公主一樣身邊早有一套完整的班底,何況她又性喜奢靡、注重排場,所以安樂公主府倒有一多半是武崇訓帶來的人。

安樂公主陪嫁的奴婢多置於內宅,武崇訓的人則大多負責外宅,雙方雖有混淆,側重卻有不同。武崇訓的兩個心腹家將進入書房不久便悄悄離開了,很快,安樂公主身邊的宮娥清兒便被他們悄然拖進書房。

清兒是安樂公主出家時作為皇室的陪嫁來到公主府的。她被兩個殺氣騰騰的侍衛拖進書房時就已嚇得手軟腳軟,兩個侍衛一鬆手,她就一聲跪倒在地,對武崇訓顫聲道:「駙馬爺,不知奴婢犯了什麼錯。」

武崇訓慢慢抬起頭,眼神幽幽,彷彿燃燒的兩簇鬼火:「你沒有犯錯,只是本王要問你一件事情!你要老實地回答本王。答的好,饒你不死,如果你有半句虛言……」

武崇訓慢慢站起身子。扶案前傾,森然道:「我殺你全家1

清兒駭的花容失色,慌忙叩頭道:「奴婢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求駙馬爺開恩1

半個時辰后。杜家後院里,一個青衣侍女走到井邊。伸手拎過水桶。掛上鐵鉤,剛要順進井裡,可她隨意地往井裡看了一眼,突然發出一聲尖叫,倉慌間險些失足落入井中。她倉惶後退,凄厲地尖叫起來:「不好啦!不好啦!有人掉到井裡啦……」

后宅里許多侍婢內監聞聲跑來。有那膽大的湊到井邊探頭一看,只見清兒半沉半浮地仰在井水裡,一雙驚恐的眼睛睜的大大的。

※※※※※※※※※※※※※※※※※※※※※※※※※※

天下間沒有絕對的公平,既便是父母之愛也是一樣。雖然都是自己的骨血。可做父母的總會有最偏愛的一個。杜敬亭妻妾成行,不管嫡子還是庶子都不只一個,可是在他所有的兒子裡面,他最喜歡的就是杜文天。

即便是杜文天現在讓整個杜家成了長安無數人背地裡恥笑的對象,又害杜家把今年四分之一的收入用以賠付碧游宮的損失,在杜敬亭的心中,依舊沒有哪個兒子能夠取代杜文天的位置。

但是杜文天闖出這麼多的大禍,總要對家族做出一個交待,再則杜敬亭雖然疼愛杜文天,還是非常生氣,他生氣是因為恨鐵不成鋼。

似乎是作為對謠言的回應,上官婉兒最近頻頻現身,上次在新昌酒樓時就有許多人親眼見到過她,關於她身懷六甲的謠言不攻自破,杜文天也不敢再繼續堅執己見咬死這件事了,他現在需要做的不是攻擊別人而是撇清自己。

他想應付自己的父親還是很容易的,這世上總有一些人,在和外人打交道時顯得很低能、很愚蠢,被人像傻瓜一樣哄得團團亂轉。可是他回到家裡,卻能花言巧語哄騙他的父母,把在外人面前很精明的父母糊弄的像喝了**湯似的。

杜文天向父親承認,說他在興教寺時確實看見一位容顏秀美、身姿嫵媚的姑娘,故而心生好感,但他絕對沒有任何下作的舉動或言語,他只是心生好感,上前攀談幾句,就被張昌宗不由分說毆打了一頓。

杜敬亭信了,他相信兒子的人品,相信兒子不會騙他,反之,他已經領教了張昌宗的猖狂,他相信在這件事上,的確是兒子受了委屈。

杜文天又說,坊里關於張昌宗和上官婉兒的謠言與他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他只是聽人說起過這些謠言,而且本無傳謠中傷之意,只是因為張昌宗在碧游宮時不依不饒,毆打他事小,卻讓杜家丟了臉面,他心生憤懣,為了泄憤這才說了幾句。

杜敬亭又信了,他覺得兒子一向識大體、明大義,的確不可能做出這種小人行徑,全是因為張昌宗過於猖狂,而他的兒子無法向權勢熏天的張昌宗討回公道,這才出言不恭,既是為了泄憤,也是為了維護家門。

杜敬亭氣憤過後,又聽了兒子這番合情合理的解釋,反而覺得是自己兒子受了委屈,是他這個當爹的不能為兒子申訴冤屈,心中便有了歉疚之意。不過,本著嚴父之道,杜敬亭心中這番感受是不會讓兒子知道的,他依舊讓杜文天在祖祠長跪三個時辰以示謝罪,這才叫人把他帶到自己面前。

看到兒子下跪太久,腳步蹣跚,步履艱難,還得兩個人攙著才能走進書房,杜敬亭心中便是一軟,一見杜文天作勢欲跪,忙道:「罷了,今日這個教訓,你要牢牢記在心裡才好。不用跪了。」

杜敬亭讓兩個家人給兒子搬了把椅子,又命他們退下,這才對杜文天道:「張昌宗要我父子召集四方賓朋向他謝罪,指定在安逸坊的那幢宅子。那幢宅子如今已經借與武駙馬,宅子雖是我杜家的,可現在武駙馬才是那裡的主人,如果我杜家在那裡向張昌宗請罪,勢必會得罪武駙馬。」

杜文天一看父親不是要繼續責罵他,而是有事跟他商量,心裡安穩下來。便道:「既然如此,我們何不另選宅邸,便是把他請來樊川赴宴又有何不可?」

杜敬亭嘆了口氣,道:「兒啊,難道你還看不出來么?張昌宗此番發難。並非只為你對他的非議,自我杜家將武駙馬夫婦迎至安邑坊。就已得罪他了。」

杜文天恍然大悟。杜敬亭又道:「二張之猖狂斷不會長久。但是眼下二張卻還不是我們杜家可以應付的,所以,張昌宗的要求,我們不能不答應。可要是就這麼答應,得罪了武家,我杜氏更是得不償失。」

杜文天一聽也沒了主意。不禁問道:「那該如何是好?」

杜敬亭捋著鬍鬚,輕聲道:「為父仔細琢磨一番,倒是想出一個法子。如果我們請武駙馬做東道,打著從中斡旋的幌子主持這場謝罪宴。那麼把酒宴設在安邑坊就合情合理了么,這樣做既不會掃了武駙馬顏面,也算對張昌宗有了一個交待。」

這種事丟人現眼的,難道還能讓父親厚著臉皮去辦?自然要由他這當兒子的擔待,杜文天明白過來,馬上道:「兒明日一早就回安邑坊,一定讓武駙馬答應下來。」

杜敬亭擔心地道:「你的傷……」

杜文天道:「只是些皮肉傷,不礙事的。」

杜敬亭點點頭,起身離座,走到杜文天身邊,在他肩上輕輕拍了拍,緩緩走出了書房。

※※※※※※※※※※※※※※※※※※※※※※※

次日一早武崇訓便命人備馬,說是跟韋德睿、朱洪君、武小混等人有約,要去終南山一游。府中管事忙提醒道:「駙馬,昨日杜府送來消息,不是說杜家公子今日要來請駙馬斡旋與張奉宸之間的恩怨么?」

武崇訓「氨地一拍額頭,道:「是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罷了,等他到了,引他去見公主,這事讓公主決定就好。趕緊備馬。」

管事答應一聲,匆匆下去準備,大約小半個時辰之後,武崇訓便帶著十多個侍衛,出安邑坊杜府,疾馳而去。

武崇訓離開約半個時辰,杜文天便到了安邑坊,一問武崇訓去向,公主府管事道:「武駙馬一早與人有約,游終南山去了,臨行交待,杜公子有什麼事,只管與公主商量即可,公主之決定,便是駙馬之決定。」

杜文天對安樂公主始終念念不忘,只是自打從隆慶坊湖心島回來,安樂便不肯再見他,杜文天只能徒呼奈何,如今一聽有機會正大光明的去見安樂公主,杜文天心中大喜,連忙道:「如此,有勞管家通稟一聲,就說杜文天求見。」

安樂公主之所以勾搭杜文天,是因為他一表人才,出手闊綽,小意奉迎,很合她的胃口,再者她意欲暗害楊帆,也需借重於杜文天。不料此人外強中乾,床上稱不起偉丈夫,做點事情也做不好,安樂心中生厭,自然對他棄如敝履了。

安樂公主之後再不肯見杜文天,外面的消息卻是不斷傳入她的耳中,她這才知道杜文天擅自篡改了她的計劃,把那「姦夫」楊帆換成了張昌宗,心中更是氣憤難平。可是她聽說張昌宗為難杜家的消息后,不免又忐忑起來。

她擔心張昌宗對杜家逼迫過狠,杜文天無奈之下會把她這個同謀招出來。她的胞兄胞姐當初命喪張昌宗之手,說到底只不過是因為嘲諷了張昌宗幾句,她卻是蓄意讒言殺害張昌宗的罪過。

雖說這不是她的本意,她要害的是楊帆,並不是張昌宗,她壓根就沒想過要為兄姐報仇,也沒有勇氣對抗張昌宗,這一切全是那不知好歹的杜文天所為,可是張昌宗會相信么。

安樂公主開始暗悔不該對杜文天那般絕情,若是他對自己仍舊心存念想,就不會輕易出賣她,可是她已冷落了杜文天。杜文天這兩天一直在樊川祖宅,也無法聯絡他,不知他是否已經供出了自己。

安樂公主正在不安,卻聽說杜文天求見,不由大喜,連忙叫人把他請來。等那管事出去,安樂公主想了想,便寬去外衣,換了套只宜內室私宅夫妻相見時才宜穿著的薄軟絲袍,往羅漢榻上一躺。又將絲袍拉高一些,露出一雙晶瑩粉潤的**。

「公主,杜某……」

因為這幾天安樂對他冷顏相待,杜文天一進內室,便垂眉斂目。做畢恭畢敬狀,生怕還未言語便被安樂公主轟出去。可他一抬頭看到安樂嬌媚不可言狀的模樣。喉頭不由一緊,登時呆在那裡。

安樂瞧他色授魂銷的模樣,心中暗自得意,便嫵媚地飛白了他一眼,嬌嗔道:「看什麼看,你又不是沒見過。」

她探手從榻邊几案上拈起一枚剝好的荔枝。噙在嬌艷的唇瓣間,輕輕咬了一口,汁液濺到唇邊,復又伸出靈活的細舌輕輕一舔。昵聲道:「聽說張昌宗難為了你,人家好不擔心,還好你沒事,來,有什麼話,到人家身邊說。」

安樂眼角含春地往榻邊拍了拍,大腿輕輕扭動了兩下,姿勢說不出的誘惑。杜文天臉龐脹紅起來,他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慢慢走近兩步,顫聲道:「公主……」話未說完就像一頭餓狼似的撲了過去。

※※※※※※※※※※※※※※※※※※※※※※※※※※※※

杜府門前蹄聲如雨,本來說已往終南山去的武崇訓突然出現,武崇訓的馬還沒有停穩,便有兩個身形矯健的武士躍下馬去,到了武崇訓馬前,一個抓住韁繩,一個單膝跪地,武崇訓一偏腿,在那武士背上一踩,兩步躍上台階,大步向內趕去,手中還緊緊抓著馬鞭不曾拋下。

十幾名佩劍侍衛隨即跟入,府中門子一見駙馬爺回來了,慌忙迎上前來,陪笑道:「駙馬爺,您不是去終南山了么,怎麼這就回來了?」

武崇訓面沉似水,大聲說道:「少廢話,馬上閉緊門戶1

武崇訓大步向後宅闖去,五六個侍衛緊隨其後,其他的侍衛則沖向西廂,整個府邸自打借與武崇訓,府中便都換了公主府的人,但西跨院還空著,以前是杜文天和他的隨從在那兒住,現在杜文天到了這裡,隨從也是到那裡歇息。

陳佳和另外三名杜府侍衛正在院中樹下閑坐聊天,忽見幾名公主府侍衛風風火火地闖進來,他認得其中一人,便笑著打了聲招呼:「單兄,這麼急,什麼事啊?」

那姓單的侍衛平時跟他有說有笑的頗有幾分交情,這時卻沉著臉一言不發,及至近處,突然縱身一掠,一個箭步竄到他的面前,不等陳佳反應過來,一記窩心腿便踹在他的心口,踢的陳佳悶哼一聲,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陳佳「砰」地一聲落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鮮血,奄奄一息地道:「單……單兄,你這是做什麼?」

姓單的厲喝道:「統統抓起來1

其他三名杜府侍衛剛把手搭到劍柄上,幾口鋒利的長劍已經橫到了他們頸上。

武崇訓當日見了秘信,不禁半信半疑,等他從清兒口中得知杜文天以前經常進入公主私室,每次都在半個時辰以上時,疑心更重了幾分。可是光憑這些,他還不敢確定,更不敢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時候去質問安樂。

捉賊拿贓,捉姦捉雙,他必須得有真憑實據。武崇訓一路疾行如風,沿途見有侍婢宮奴立即趕開,等他終於衝到安樂公主門外時,突然又有些遲疑起來。

他事先在街上放了耳目,杜文天剛一進府他就急急趕回來了,速度未免太快了些。杜文天和安樂縱有私情,可他今日來還另有要務,兩個人總不會因為戀姦情熱,一見面就急急媾和吧?萬一這時闖進去,兩人只是在閑坐敘話……

說到武崇訓的懼內,天下可是無出其右,如今捉姦捉到關鍵時刻,他卻膽怯起來,生怕捉不到把柄,會被安樂訓斥責罵。就在這時。他隱約聽到室內發出一聲**蝕骨的呻吟,武崇訓心中一震,想也不想,「嘩」地一聲就拉開了障子門。

武崇訓一衝進去,他的家將就在外面把門一拉,轉身站到了門前。儘管他們很清楚今天是為何而來,但這最後一關也不是他們該闖的,他們只能站在這兒,剩下的事只能交給武崇訓自己處理。

武崇訓衝進門后,馬上就想繞過屏風到內室捉賊。可他剛一邁進屋門,整個人就定在那裡。他們居然連內室都沒有進,就在這堂屋裡,就在那張羅漢榻上,便顛鸞倒鳳。**纏綿起來!

杜文天雙腿跪在榻上,袒胸露懷。肩上一對白嫩可人的小腳丫。就像風雨中兩朵羞澀的小花。

榻上,白袍粉裳糾纏在一起,顯得一片綾亂,綾亂之中粉彎玉股半隱半現,無比的**誘惑,因為武崇訓的突然闖入。榻上的兩個人都駭呆了,保持著交合的姿勢,一時竟想不到分開。

「啊!好賊子1

武崇訓怒髮衝冠,氣的都快吐血了。他猛衝上去,重重一拳擊在杜文天的腮幫子上,杜文天的頭猛地一甩,兩顆牙齒和著鮮血甩出一條拋物線,整個人也橫飛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武崇訓飛身趕上,掄起手中馬鞭就打,杜文天剛剛揚起雙臂想保護頭腦,馬上就慘叫一聲,整個人都佝僂起來,任由武崇訓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他的頭上、背上,再也不作絲毫抵抗。

武崇訓的靴子正踩在他的胯間,杜文天一陣蛋疼,痛到都快窒息了,那還管得了抽打在身上的鞭子。武崇訓獰笑著輾踩著杜文天的胯下,忽然隱隱發出「噗」地一聲,杜文天的一顆蛋蛋硬生生被武崇訓踩碎了,杜文天悶哼一聲,便暈厥過去。

在武崇訓折磨杜文天的時候,安樂公主已經從驚慌中冷靜下來,她匆匆爬起,穿好衣裙,當武崇訓發現杜文天已經暈厥,轉身向她怒視的時候,安樂公主已經極淡定、極優雅地站定,彷彿一位凜然不可欺犯的仙子。

武崇訓頰肉抽搐著,一步一步向她逼緊,目眥欲裂地道:「安樂,你乾的好事1

安樂冷笑,不屑地睨著他,一邊若無其事地整理著衣服,一邊道:「我做什麼好事了?你少跟我拿腔作調的,你以為擺出這副樣子我就會怕你!你敢說你在外邊就沒有拈花惹草過?哼1

武崇訓怒吼道:「自從娶你過門,我就再沒碰過其他女人1

安樂挽好頭髮,順手拿過榻邊的釵子將頭髮簪住,斜睨著他道:「為我守身如玉么?誰希罕!你瞪著我做什麼?你膽子不小,現在居然敢瞪我1

武崇訓怒極,猛地揚起手來,安樂公主挺胸面對著他,傲然揚起她的臉龐,她的臉上依舊帶著一抹春色桃紅:「怎麼?想打我啊?動手啊!武崇訓,你要是不敢動手,你就是烏龜王八蛋1

武崇訓氣的渾身哆嗦:「你……你……」

安樂公主臉色一變,突然揚起手,狠狠一掌摑在他的臉上,斥罵道:「混賬東西,當初跪在我腳下求我垂憐、求我下嫁時的你哪去了?你現在竟敢對我張牙舞爪1

安樂公主越說越氣,反手又是一記耳光重重地抽在他的臉上,抽得武崇訓愕然站在那兒,一臉無措模樣,那點捉姦時的威風氣概早就不見了。

安樂公主冷冷地道:「本宮要齲你要是不服氣,只管去寫休書,就說我安樂不守婦道,把我休回李家便是1

安樂公主一甩袍袖,邁步便走,走出幾步,又停住腳步,頭也不回地道:「把那個姓杜的給我拖出去,你們兩個,都讓我噁心1

佛家有雲,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武則天把李家坑的太狠了,現在李家的姑娘可著勁兒的糟塌武家的男人,太平公主是這樣、安樂公主更是這樣。

武崇訓氣勢洶洶跑來捉姦,被捉姦在床的李裹兒兩記耳光便打掉了他的氣焰,若無其事地沐浴去了,武崇訓獃獃地站了半晌,根本沒有勇氣追上去向自己的妻子發難,他慢慢轉過身,彎腰揪起杜文天的頭髮,拖著他向外走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