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三十二章誤打誤撞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0日 00:48 [字數] 506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帆負著雙手,悠然打量著置身其中的這座客廳。!

這座客廳以白石為階,朱紅漆門,廳中一案一幾、一柱一匾皆具古意,兩廂壁上掛了幾軸筆墨酣暢的寫意山水,堂中柱上一幅楹聯,寫的是「有三分水、四分竹、添七分明月從五步樓、十步閣、望百步清風。」

廳堂雖深,可軒窗大開,映得一片明亮,不顯絲毫晦暗。窗外假山藤蘿,綠意盎然,其自然之趣與廳中的拙樸古意相得益彰,無論是廳外的一石一木,還是廳中的一柱一梁,俱都帶著一種歲月留下的特殊味道,顯出一種特別的莊重與肅穆。

以楊帆今時今日的財力,也能布置得出這樣的廳堂,但是哪怕他建造的與這座客堂一模一樣,甚至就連一片帷幔一架盆景都絲毫不差,也造不出這座廳堂的吳味道是這座廳堂兩百多年歲月積累下來的,絕非人工可以複製。

這是杜家的老宅,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故事,可李裹兒很不喜歡,不過這是她臨時借住的地方,自也不好做什麼更改。如果這是她的宅子,廳中陳設必然鑲金嵌玉,帷幔簾帳也得是綾羅絲紗,極盡奢靡才合她的喜好。

「難得楊大將軍居然會光臨寒舍,真是叫人意外1

隨著一聲揶揄的話語,李裹兒從屏風後面姍姍走了出來。絳紅紗裙鵝黃襦,襯得她腰細胸挺′濕亮的秀髮只是俏皮地一挽,容顏清麗絕俗,宛如春山頂上第一抹新綠。

她此時不曾塗朱描黛,也不曾飾玉佩金,反而因此透出一種不加雕飾的清麗秀美,即便憎惡她的為人品性,楊帆見了也不由眼前一亮,暗贊此女當真殊麗非常。

「怎麼?」

李裹兒看到楊帆眸中的欣賞之意,不覺有些歡喜·她聘聘婷婷地站定,笑望著楊帆,翩然轉了一圈,道:「人家漂亮么?」

楊帆斂去眸中的欣賞意味·向她拱了拱手,道:「楊某見過公主殿下。」

李裹兒翹起下巴,輕輕地「哼」了一聲,俏生生地從他身邊走過去,有意把那帶著一抹清香的裙袂掃過他的袍裾,就在他身前站定,漫聲道:「楊大將軍是來尋我夫君的么?可惜他今兒不在家·到曲池吃酒去了。」

楊帆隨著她轉過身子,看著她烏鴉鴉的一頭秀髮,低聲道:「所謂拜會武駙馬只是一個借口罷了。公主一向慧黠伶俐·難道猜不出楊某此番就是沖著殿下你來的么?」

李裹兒把那遠山含黛的眉梢一揚,道:「你來找我做什麼?」嘴裡問著話,她的心裡卻不免有些緊張:不會吧,難道杜文天叫人散播的那番謠言,這麼快他就知道了?而且查到了我的身上?

楊帆低聲道:「楊某受張奉宸所託,向公主殿下請教一件事情1

李裹兒呆了一呆,霍然轉過身,面對著他,愕然道:「張昌宗?他有什麼事情問我?」

楊帆今天登門的目的就是想「打草驚蛇」·楊帆說這句話時就在注意她的反應,只要她的神色稍現異樣,就休想瞞過他的眼睛′可是李裹兒驚訝的神情沒有一絲作偽。

楊帆見狀,心中也不禁犯起了核計:「難道是我多疑了?杜文天散播的那番謠言和她全無關係?如果真是這樣,那倒不必這麼擔心了·只要教訓那杜文天一頓,叫他曉得厲害,從此閉嘴就是。」

楊帆哪知道這是因為杜文天執行李裹兒的吩咐時,把那姦夫的名字偷梁換柱了。他突然提起張昌宗,如果李裹兒知道底細,當然會有所反應,奈何在李裹兒心中·還以為謠言中的男主角是他楊帆呢,楊帆突然扯到張昌宗身上·她當然會莫名其妙。

這剎那之間,兩人都是心思百轉。楊帆想到李裹兒去湖心島拜訪婉兒的不合情理,心中依舊難以釋然,他有心再作一番試探,可廳角還站著四名宮娥呢,方才二人說話聲音都不高,可他若是一直低聲細語,恐怕就惹人生疑了。

想到這裡,楊帆打個哈哈道:「這件事說來話長,可否與公主私下商量呢?」

李裹兒原以為他是為了市井間那番謠言登門問罪來了,不想他卻突然提到張昌宗。李裹兒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她和張昌宗之間有什麼好說的,心中倒真的有些好奇起來,便道:「既然如此,請隨本宮到小書房敘話1

這小書房就在客廳旁邊,掩在一道坐屏後面,小書房中陳設布置較之客廳自然更加華貴,盡量雍容大氣。

李裹兒一撫裙袂,在羅漢榻上欠身坐下,臂肘往炕桌上一撐,左足落在腳踏上,右腿一抬便疊上了左膝,裙下露出一隻巧致的翹頭繡鞋來,輕輕擺盪。這個姿勢在丈夫之外的男●前露出來,未免有些不規矩,可是纖腰輕折,襯得她腰如約束,繡鞋輕盪,更是說不出的俏皮可愛。

李裹兒托著下巴,似笑非笑地瞟著楊帆,道:「好啦,這兒除了你我,再也沒有第三個人了,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她沒有讓楊帆坐下,對楊帆,她自然不需要什麼待客之道。

楊帆緩緩踱到她對面椅前,椅旁有一張几案,案上是一張碧紗窗子,窗子兩側也有一副對聯,寫的是:「人莫心高自有生成造化′事由天定何須苦用機關1

楊帆把這副對聯瀏覽了一遍,這才轉過身,不慌不忙地一撩袍裾,在椅上坐了,泰然自若地道:「上官待制被差遣到長安的真正原因,張奉宸一清二楚。」

李裹兒聽到「上官婉兒」四字,不由倏然色變:「他真的知道了!杜文天這個蠢材,不只在床上沒用,做事情更沒用,居然這麼快就讓人家找上門兒來,要不是本宮在長安實在無人可用,無論如何也不會用這個廢物1

李裹兒神色遽變,自然被楊帆看在眼裡,他終於確定,李裹兒一定參與了此事。楊帆徐徐道:「上官待制十四歲時便在御前聽用·多年來一直是陛下最倚重也是最信賴的人,是以陛下才對上官待制格外關愛、呵護有加,公主殿下對此想必也該清楚吧?」

李裹兒冷笑著揚起眉頭,事情既然已經被人揭穿·她也沒有必要掩飾下去了,她冷笑著道:「那又如何?」

楊帆道:「上官待制這件事的前因後果,陛下也是很清楚的。陛下讓上官待制到長安來,實是出於關愛的苦心。因為此事極其隱秘,陛下才命張奉宸居中照料,以免再出什麼差遲。這件事,公主明白么?」

杜文天散布謠言主角是上官婉兒和張昌宗·所以楊帆根本沒想到李裹兒真正要害的人是他,他還以為李裹兒是想用此事置張昌宗於死地。李裹兒縱有千般不是,但是在她為兄姊報仇這件事上·楊帆其實是極為欣賞的。

可他再欣賞也得想辦法打消李裹兒的念頭,因為李裹兒用來攻擊張昌宗的緣由是有孕在身的婉兒,如果讓她陰謀得逞,就會害了婉兒和孩子。楊帆此番暗示是告示她:「此事皇帝已經一清二楚,已經赦免了她,張昌宗是奉命保護她,你想用此事大作文章,是根本扳不倒張昌宗的,只會害了與你毫不相干的上官婉兒。

但是李裹兒以為緋聞的男主角是楊帆本人·楊帆這番話自然起不到該有的作用,李裹兒心道:「你終於知道怕了,竟然拿張昌宗來壓我!張昌宗和你又有什麼過命的交情了?就算皇祖母把此事交由他負責·可醜聞揭穿,對他又沒有半分損害。他已經得罪過我李家和武家一次,為了避風頭才來長安·他會為了你和上官婉兒的事再得罪我們武李兩家一次?哼!上官婉兒一死,宮中勢力便盡為二張所得,只怕他對這個結果求之不得呢。」

李裹兒想到這裡,傲然反問道:「明白又如何,不明白又如何?」

楊帆道:「公主不怕因此觸怒張奉宸?」

李裹兒「嗤」地一聲冷笑,嘲弄道:「楊將軍,你如今就只會用張昌宗來嚇人么?你在東市駁我顏面的猖狂哪兒去了?你在隆慶池畔羞辱我的威風哪兒去了?何必口口聲聲的抬出張昌宗來·有本事你可以繼續頂撞我呀1

她得意洋洋地站起身,裊裊娜娜地走到楊帆身邊·伸手一臂軟綿綿地勾住他的脖子,纖腰微沉,益發襯出隆圓他媽的完美弧線,貝齒輕噬紅唇,眉間舒展出一個極其誘惑的表情。

她妖媚地睇著楊帆,格格笑道:「你說我很賤,我也覺得自己特別賤,因為我越來越喜歡你頂撞我了,你頂撞的越用力,我就越開心,來啊,繼續啊,說不定我一開心,就……」

「嘩啦」一聲,障子門開了,李裹兒的圓臀挑逗地朝向楊帆的大腿,將坐未坐,坐姿僵在空中,霍然扭頭一看,卻是杜文天闖了進來。

杜文天從李裹兒那裡離開后,先去找到他的隨從陳佳,把陳佳罵了個狗血噴頭。杜文天也知道這個忠僕不會有意坑他,可這假藥畢竟是他買來的。杜文天把陳佳狠狠地罵了一頓,泄了心頭火才回來。

他一回來就聽說楊帆登門拜訪,杜文天到了客廳外探頭探腦地一看,不見廳上有人,趕緊進去一問,聽廳上侍婢說公主與楊將軍進了小客廳,杜文天心裡可著了慌,孤男寡女的,到小客廳里去做什麼?

這杜文天妒心也重,李裹兒雖然不是他的婆娘,他卻不願讓別的男人沾她的身子,這位公主裙帶太松,雖說她與楊帆似乎不合,可這楊帆容貌俊俏、身材魁偉,焉知公主不會春心蕩漾,與他「化干戈為肉帛?」

旁人不敢到小書房外偷聽,可杜文天自以為他做了公主殿下的入幕之賓,就有這個資格,他悄然潛到小書房外,恰好聽到安樂公主挑逗楊帆的話,一時間妒火中燒,想也不想便闖了進來。

李裹兒一見是他,不禁放下心來,她慢慢站直身子,俏臉含霜道:「誰讓你進來的?」

杜文天趕緊道:「啊!在下莽撞,請公主恕罪。」

李裹兒把纖纖素指向外一點,斥道:「出去1

杜文天哪裡肯走,胡亂尋借口道:「呃…在下此來,是有要事請示公主。」

李裹兒哪會不知他的心思,這混帳東西有什麼資格管她?若不是楊帆在這,李裹兒早就一掌摑了出去·她杏眼含威地道:「什麼要緊事,讓你連禮數都不講了?」

杜文天哪有什麼要緊事,只是胡亂搪塞罷了,偏偏安樂不依不饒,杜文天情急智生,倒真想出一個理由,急忙答道:「啊!公主不是要在六月初八於大興苑大擺筵宴·款待長安官紳名流么?

在下忽然想到,官紳權貴莫不俗務纏身,雖說現在還隔著七八天功夫·可這請柬若是下得晚了,只怕他們俗務纏身,未免倉促。在下以為,不如早早把請柬發出去,不知公主以為如何?」

六月初八,在大興苑宴請長安官僚士紳、勛戚權貴,正是李裹兒打算向楊帆發難的那一天,可她沒有想到杜文天竟然當著楊帆的面把這件事說了出來,雖然楊帆未必想得到這件事的真實目的·她的臉色還是為之一變。

其實對杜文天而言,他是臨事慌張,一時又想不到別的借口·這才把此事當成理由說了出來。另外,在他散播的謠言里根本沒有楊帆什麼事兒,所以他根本沒想到楊帆今天就是為了那個謠言來的。

李裹兒又氣又急地斥道:「誰說我要宴請長安官紳了。」

杜文天一呆·道:「公主……打算取消宴會?」

說著,他還飛快地看了楊帆一眼,又妒又恨地想:「公主原先可是想把他一起坑了的,如今怎麼突然改了主意,莫非兩人真的盡釋前嫌,勾搭到一起了?」

李裹兒情急之下矢口否認,隨即就發覺這樣有欲蓋彌彰之嫌·忙又補救道:「本宮是打算在那一天宴請長安官紳名流家的女眷,這些貴婦千金能有什麼事·還怕不能及時赴宴么,請柬早一天晚一天的沒有關係。」

杜文天乾笑道:「是是是,既然這樣,那那就不急著散發請貼了。」嘴裡這麼說著,他的腳下卻是一步也不挪動,堅決不給二人獨處的機會。

楊帆一開始還真沒注意杜文天說的這件事情,因為自從武崇訓到了長安,吃請宴會方面的事情本就極多,可二人的神色變化和李裹兒的矢口否認又急急補救,卻引起了他的警覺。楊帆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微微一動:「六月初八大興苑之宴,莫非大有緣由?」

這時候,武崇訓也回府了。武崇訓帶著五六分酒意,興沖沖地回到府邸,剛剛邁過二門,就向迎上來的家人問道:「公主呢?」

家人答道:「忠武將軍楊帆登門拜會,駙馬爺您不在,公主代您款待客人去了。

武崇訓一聽安樂公主代他會唔楊帆,心裡就不太舒服,急步趕到客廳,卻見廳堂之上空空如野,既不見李裹兒也不見楊帆,心頭不由一緊,急忙向廳中侍婢問道:「公主和楊帆呢?」

侍婢屈身答道:「公主請忠武將軍到小書房敘話了。」

「什麼?」武崇訓一聽就急了,好端端的,把個男人請進小書房去幹什麼,孤男寡女的傳出去多不好聽。武崇訓大步流星趕向小書房,到了書房一看,不只楊帆在,杜文天也在,武崇訓馬上又放下心來。屋裡有三個人呢,能出什麼事?

他可不知道,屋裡這兩位仁兄都是他的好連襟,兩人一先一后,都給他的腦袋頂上刷過漆。武崇訓此番赴宴穿的是便服,一頂青紗襆頭,一襲青色缺胯袍,足蹬一雙高靴,陽光透過碧羅紗窗往他身上一照,湛清碧綠的,當真應時又應景兒。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一千三十一章投石問路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周一求推薦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