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十三章小家碧玉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9日 02:15 [字數] 32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古竹婷跟著楊帆回城,一路垂首,臉蛋兒紅紅的,始終不話,連頭都不大抬。

如此羞怩,倒不是因為她剛剛私下裡跟楊帆說的那句大膽情話,而是囡為回城路上,楊帆就和她換了馬,把那匹大食寶馬讓給了她,古竹婷騎在馬上,興緻勃勃地問了一句:「阿郎,這匹馬可有名字?」

楊帆信口答了一句:「它叫美人兒1任威等人臉上的神氣頓時古怪起來,古竹婷只道楊帆是當眾挑逗她,是以才羞不可抑,她卻不知這匹大食寶馬的芳名真的就叫「美人兒」,阿卜杜拉的惡趣味害人吶。

快進城門的時候,道路就擁擠混亂起來,護城河正在修繕挖掘,岸邊堆著清理出來的紫黑色淤泥還沒來得運走,進了城也是處處施工,人頭攢動,有些地方過於狹窄,他們只能下馬步行。

牽馬而行的時候,楊帆挨近古竹婷的香肩,向她粉頰處一湊,低聲道:「一會兒回去,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古竹婷心裡一下,登時有些緊張了。她當然知道楊帆要帶她去見誰,一時間古竹婷真比醜媳婦要去見公婆還要忐忑。楊帆見她緊張的俏臉發白,忍不住低笑道:「你怕甚麼,她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古竹婷悄悄咽了口唾沫,小聲道:「奴家奴家就不用見她了吧?」

楊帆道:「她不能時常出宮,這一次機會難得。小蠻和阿奴早就跟她相識了,彼此相處的不錯。你和她認識怕什麼,她性情溫柔,很好說話的,這一次你躲開,以後還不是要相見,再說,她也想見見你。」

古竹婷期期艾艾地道:「可奴家……奴家只懂得拳腳功夫於詩詞一道全然不通,在在她面前,只怕沒什麼好說的。」

楊帆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可憐兒的樣子真招人疼。楊帆安慰道:「你放心吧,她可不是一身酸腐氣的冬烘先生,和我在一起時也從不吟詩作賦的。你不是會蹴鞠嗎,她是蹴鞠高手,你跟她聊蹴鞠就好了。」

「嗯1古竹婷答應著,隨他走過一道架在坑道上的踏板,忍不住又問:「阿郎人家這還是頭一回見她,要不不要準備一份禮物呢?」

楊帆聽了忍不住又想笑,古竹婷的想法真有點小家子氣。太平和婉兒就不用說了就算小蠻和阿奴,一個從小跟在天子身邊官至內衛都尉,一個是世家公子的貼身丫環,見識廣博,熏染出來的也是一種大家氣派。

古竹婷一開始給他的印象是個神出鬼沒辣手無情的女殺手,很有江湖維女子,可骨子裡她卻是個小家碧玉的小女人,這種真面目,也只有他才知道。

楊帆本想勸她安心轉念一想,何必讓她事事服從自己的意願,她本來就有些忐忑不安應該給她一點信心。想到這裡,楊帆便改變了想法,展顏道:「還是你想的周到走,咱們去東市,買一份可心的禮物。」

※※※※※※※※※※※※※※※※※※※※※※※※※※※

長安兩市中,因為西市距三大內較遠,周圍多平民住宅,所以市中經營多以衣燭餅葯等日常用品主,熙熙攘攘繁華更勝東市,但是商品大多普通。

東市靠近三大內周圍坊里住的多是皇室貴族和達官顯貴,故而市內店鋪所售多為貴重商品,客人雖然不多,但是所售都是高昂奢移品,動輒巨萬的寶物比比皆是,正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東市裡,貨財二百二十行,貨別隧列,八方珍奇,盡集於此。

長安古都,底蘊深厚,安樂公主興緻勃勃地遊走其間,深覺不虛此行。

長安以朱雀大街為界,城東屬萬年縣,城西屬長安縣,東市正歸萬年縣管轄,萬年縣令新任縣尉黃劍羽一身便服,帶著一些沉穩老練的便裝捕快散入人群,暗暗保護著安樂公主一行人。

今日相王五子抵達長安,長安官紳再度出迎,武崇訓因為先到了一天,也去相迎了。如今武李兩家關係不錯,因為李顯夫婦與武氏結親后竭力迎合的緣故,再加上二張的崛起使武李兩家都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意識,關係就更加親密了。

尤其是張昌宗一番讒言害死武延基和李重潤、李仙惠之後,因為武延基是武家的人,李重潤是李家的人,李仙惠更是李家的閨女、武家的媳婦,使得武李兩家同仇敵愾,關係更加緊密。

有鑒於此,武崇訓自然要往十里長亭相迎,可安樂!主卻沒有同行。本來,作為武家的媳婦,她是沒有必要前往迎接其他皇親國戚的,由她丈夫出面禮數就到了,但她同時還是李家的女兒,此番來的是她的堂兄弟,她不前往便有些說不過去。

在一些人的揣測當中,把李裹兒的這番舉動解釋為避嫌,避免讓外人覺得武李兩家已經聯手,尤其是張昌宗正在長安,為了避免引起二張的忌憚,身份敏感的她才選擇了避不露面。

其實李裹兒哪有那樣的心機,她不去相迎就一個原因,她壓根沒把這幾位堂兄弟放在眼裡,便是自家兄弟姐妹,她的親情都淡漠的很。一個兒子剛剛出生就丟給奶娘,自己跟著丈夫跑去長安散心的人會把同族親人放在心上?

伴同安樂公主出遊的多為豪門貴婦,男人也有一個,就是杜文天。

杜文天昨日「義攔驚馬」,可算是因禍得福,先是因此受到了武崇訓夫婦的青睞,繼而又發生了一件事,使得杜文天與武氏夫婦的關係更近了一步。

因為武氏崛起時武則天已長住洛陽,所以武氏一族在長安全無根基,更談不上有什麼以前的府邸,所以柳徇天臨時為他們夫婦準備了一個住處。接風宴后,柳循天等人便送郡王夫婦前往住處。

安樂公主到了那裡甚為不悅,那院子倒也精緻優美,只是規格小了些,三進的院落作為一個臨時住處本也無妨,可安樂愛慕虛榮,崇尚奢侈,自忖作為皇女眼下在長安以她身份最為尊貴,卻以這樣一幢院子安置,未免委屈了她。

安樂公主當場就沉了臉色,弄得柳府令好不尷尬,杜文天及時解圍,邀請郡王夫婦入住杜家在長安城中置辦的府邸,因為他攔馬相救的事,武崇訓對他甚有好感,竟然答應下來,杜文天喜出望外,忙把他的女神迎回自家府去。

這一夜,因為同住在一處府邸里,杜文天都翻來覆去的半宿沒睡,似乎因而就和那位國色天香的美人兒之間有了某種不同一般的關係。只不過,他也只能想入非非,他雖好色,也不敢打公主的主意。

今日一早,武崇訓等人去迎接相王五子,因為杜文天昨天受了傷,武崇訓便勸他留下歇養,杜文天趁勢留了下來。在他看來,安樂公主是皇太子的女兒,只要巴結上了安樂公主,就算是跟李家搭上了線。

而安樂公主又是武家的兒媳,如果李家失勢,武家坐了天下,那麼他今日巴結的就是未來的皇太子和皇太子妃,這可比跟相王五子走的太近風險小的多。

他並沒意識到,其實他是想跟這位絕色尤物多些親近的機會。哪怕明知沒有機會一親芳澤,只要離得近些,多多看到她的麗色笑靨,他心裡也歡喜的很。就這樣,安樂出遊,他也跟了出來。

安樂出入的儘是販賣名貴珠寶和名貴衣飾的店鋪,只要她把玩稍久或留連片刻,一旁察顏觀色的杜文天馬上就會乖巧地替她付帳,如今隨在後面的僕人已經扛滿了大包小裹,全都是公主殿下購買的東西。

昨日杜文天義攔驚馬的英姿已很是令安樂公主青睞,再加上他借出豪宅的事更增安樂好感,今日他又知情識趣、出手如此闊綽,安樂公主心下更喜,仔細瞧他雖然鼻子上貼了膏藥瞧著有些可笑,但他身材高大、風度翩翩,五官眉眼甚是英俊,心裡便有了幾分喜歡。

安樂公主對他越來越親切,一鼙一笑,莫不風情萬種,把個杜文天迷得神魂顛倒,這一路下來都輕飄飄的,似乎骨頭都沒了份量,得美人一個明媚的眼波、一個璀燦的微笑,就讓他歡喜的忘乎所以了。

安樂大概是前半生窮日子過怕了,如今一朝貴為公主,最喜歡的就是豪宅、美食、珠寶和華麗的衣裝,似乎想籍此把她前半輩子受的苦全都補回來,一見前邊又有一家門臉頗大的衣帽店,安樂馬上舉步走去。

此時,楊帆牽著馬與古竹婷正並肩走來。楊帆知道古竹婷因為要見婉兒心中忐忑,因此一路上盡挑些輕鬆的話題逗她說話,古竹婷緊張的心情漸漸輕鬆下來,臉上也露出了淺淺的笑意。

李裹兒一抬頭,正看見二人低聲談笑著,男俊女俏,郎才女貌。李裹兒心中又妒又恨,她一挺胸,便向他們大步迎去。

p凌晨誠求推薦票、月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