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零八章攜美樊川游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6日 15:04 [字數] 37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長安五月天,風和日麗,正是出門郊遊的好日子。

一行人馬,護著幾輛輕車,悄然離開了隆慶池的湖心島。

他們先轉到湖左楊帆置下的那片宅院處。楊帆的工錢給的足,請的人工也足夠多,所以宅子起的很快,一座莊院正平地而地,屋舍連蔓、假山池水、庭台樓閣、俱都初見形狀,從規模上看,必是一處不輸王侯的大宅子。

楊家不缺錢,只要沒有逾制的地方,自然是怎麼豪華怎麼來。

楊帆並沒有打擾那些正在土木大作的工匠,車隊停在一旁,婉兒早經楊帆指點,知道宅中哪處院子是給她預備的,所以車馬停下捲起竹簾后,她的明眸只是一轉,便找到了那處地方。

什麼雅緻美麗的庭院婉兒不曾見過,可是這處宅院對她的意義卻非同凡響,那將是她的家。雖說她現在還不是自由身,一時半晌很難與愛郎長相廝守,可是看著那漸漸成形的優雅庭院,她的心中還是無限的歡喜。

車隊很快就離開了工地,繼續向南走去,簾籠放下,婉兒倚在柔軟的靠墊上,撫著高高隆起的肚皮,幻想著她和楊帆坐在花叢修竹精舍小亭之間,可愛的孩子就在他們膝上撒嬌、身邊跑跳,一時竟有些痴了。

婉兒到長安已經一月有餘,在此期間她只約見過幾位長安皇宮的留守太監,過問了一些關於宮城修繕翻新的事情。實際上出面的人並不是她,而是樹小苗,樹小苗以出了風疹為由,會見宮監時頭戴一頂「淺露」,除非與婉兒極熟的人哪能辯別真假。

如今皇城、宮城處處都在大興土木,宮裡面要修繕殿室、清理庭院、包括池塘里的淤泥也要清理出來。長安城裡在平整街道、整頓市容。就連城外的護城河都召集了夫役進行整治,是以處處都是役夫匠人。

這幾天沒有下雨,難免塵土飛揚,是以直到車馬出了長安城,他們才捲起簾籠。他們要去的地方是樊川,這裡曾是漢朝名將樊噲的食邑,因之得名。樊川與曲江、灞上都位於長安南郊,風光極為優美。

今日出遊,乃是出自張昌宗的倡議。張昌宗在島上住了個把月,便覺煩悶起來。雖說島上景緻優美,天天看著也就沒了感覺,再加上該送禮的也都送過了,來訪的客人不多,張昌宗便靜極思動。邀楊帆一同出遊。

婉兒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生產,這些日子楊帆每天都去陪伴她。卿卿我我。極是恩愛。這時候他哪有心思陪張昌宗出遊,張昌宗卻是一再相邀,婉兒聽說后,倒也起了遊興,便要與他同來。

雖說婉兒大腹便便,可她也是個閑不住的性子。以前在宮裡是沒辦法,如今有機會徘徊山林,盡嘗野趣,尤其還有楊帆陪伴。自然是很想去的。楊帆見她很有興緻,這才有了這趟樊川之行。

車行轆轆,後邊忽有十餘騎快馬趕上來,一行人鮮衣怒馬,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子弟。楊帆一行人本是輕車出城郊遊散心,侍衛們都換了便裝,而且在楊帆的要求下刻意低調,行色較之那群人還要弱上幾分。

自后趕來的這群豪奴是陪著一位公子哥兒出行的,這位公子是京兆杜氏的杜文天。杜家是關隴豪門,自魏晉以來,一直聲名顯赫,名人輩出,因京兆杜氏和京兆韋氏的府邸都在城南樊川,故而在長安有「城南韋杜,去天尺五」之說。

如今關隴世家整個沒落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作為關隴世家中數一數二的豪門,杜家在長安地方依舊是威權極重的人家。

楊帆一行人的車隊因為有上官婉兒,不能行的太快,所以聽到後邊馬蹄急驟聲,楊帆的人便很自覺地往路旁讓了讓,想讓那些人先過去,杜文天也確實有意越過前邊這些人,可是趕到近處,隨意一眼望去,他卻不由得放慢了速度。

他只一眼,就注意到了簇擁著婉兒車駕的幾個女子。策馬陪伴左右的是高瑩和蘭益清,後邊或騎馬或騎驢的還有幾位做青衣丫環打扮的宮娥,哪一個都眉清目秀、體態窈窕。

作為男人,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這支隊伍中的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就算年紀大些的男人也莫不如此,何況這位杜公子本來就是年輕人,而且最是性喜漁色。

聽到馬蹄聲響時,高瑩和蘭益清便輕輕勒韁,扭頭望去,二人俱都一身勁裝,體態婀娜,容顏俏美,把杜文天看的一呆。

他的目光在蘭益清臉上一掃,只覺這少女嬌俏可愛,宜喜宜嗔。再一看旁邊的高瑩,英姿颯爽中也是透著一股難言的俏麗,縱然是見慣了美女的他,也不由暗贊一聲。

他一看這兩位美女的衣著和所處的位置,就知道是車中女子的隨從,隨從女婢已是如此俏美,那車中主人又該如何?若是主人醜陋,絕不會選一群容顏俏美的婢子侍候在身邊,由婢知主人,杜文天好奇之心大起。

他快馬加鞭,追上來往車中一看,見簾籠竟然挑著,不覺大喜。大戶人家女眷出門,一定會戴帷幔遮住容顏,但身在車中就不必這麼講究,此時轎簾兒卷著,婉兒也正好奇地向外張望,杜文天一眼就看到了她的模樣。

這一看,杜文天便是心神一震,車中麗人看起來約有二十許人,肌膚勝雪,杏眼蛾眉,紅唇微翕,貝齒晶瑩,嬌艷欲滴的模樣恰似一枚成熟的蜜桃兒,有一種驚人的魅力,杜文天閱人多矣,卻少有這種驚艷的感覺。

婉兒雖身懷六甲,卻只是肚腹顯大,容顏五官比起以前只是稍顯豐滿,並沒有太大變化,也正因此她才能瞞了武則天那麼久。這時她坐在車中,杜文天看不見她的身材,小小窗口堪堪窺見她的容顏……

原本容色清麗的婉兒自從有了身孕,神情氣質便嬌媚了許多。尤其是眉間為了掩飾傷疤,點了一朵梅花妝后,更有一種驚人的魅力。杜文天一瞧她的年紀風韻,便估摸不是待字閨中的少女。

這杜文天仰仗他的家世和不俗的外表,也不知壞過多少良家女子的名節,如今見這車中女子羅敷有夫,興緻依舊不減,這等尤物,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哪肯輕易放過。馬上就放慢馬速,輟在了楊帆等人的後面。

前邊眼看到了興教寺,已經可以看見壯觀的寺廟建築群。玄奘法師圓寂后初葬於白鹿原,後於高宗年間改葬於此,並為此修建了靈塔和寺院。從而一舉奠定了興教寺在長安佛教界的地位。

婉兒本就信佛,如今有了身孕。更想去佛前為孩子祈福。一見到了興教寺,婉兒便動了禮佛的心思,於是探出頭來,對伴隨身畔的蘭益清吩咐了一聲。蘭益清驅馬向前,把婉兒的意思稟報了楊帆和張昌宗。

張昌宗自無不允,楊帆更無異議。他就是為了陪自己的女人散心嘛,於是一聲吩咐下去,隊伍便放慢了速度。杜文天一路跟著,見這一行人要去興教寺。忙也在興教寺前下了馬,假意要去寺中禮佛,悄悄喚過一個心腹吩咐了幾句。

那心腹平素沒少幫著杜文天干那偷香竊玉的事情,馬上牽著馬到樹下,一邊系著韁繩,一邊對楊帆的一個侍衛信口搭訕:「貴主人也是往興教寺上香的?不知貴主人怎麼稱呼啊?」

那侍衛答道:「我家主人姓楊。」

杜文天派來的那個豪奴暗自一驚,心道:「莫非是弘農楊氏的人?這一回公子怕是打不了人家女眷的主意了。」

弘農楊氏比杜氏的傳承還要悠久,從西漢丞相楊敞形開始,再到他的玄孫楊震官至太尉,號稱「關西孔子」,楊震的兒子楊秉、孫子楊賜、重孫孫彪,「四世三公」,楊氏便名震關中了。

楊震之子楊奉的後代也是世居高官。從「西晉三楊」到北魏楊播兄弟,無不聲威顯赫。隋朝皇室,越國公楊素以及他的兒子玄感,一直到後來滿門忠烈的楊家將。這種老牌世家的底蘊極其雄厚。

杜文天雖性好漁色,可對方若是弘農楊氏的人,他也得收斂色心。此人在他能降得住的人面前恣意妄為、肆無忌憚,但是對背景強大的人卻從不招惹,因此他在外面雖聲名狼藉,可是杜家長輩卻一無所知。

那豪奴心裡急急轉著念頭,臉上卻露出欣喜的笑容,道:「你家主人莫非是弘農楊氏子弟?哈哈,那可不是外人了,我家與弘農楊氏是世交,不知貴主人是弘農楊氏哪一房哪一支的子弟?」

楊帆那個侍衛拴好馬匹,淡淡答道:「我家主人與弘農楊氏並無任何干係。」說完便轉身離去,並不想跟他多作搭訕。

婉兒下了車,由樹小苗攙扶著向興教寺內走去,杜文天也扮成去廟裡上香的模樣追上來,一見那叫他驚艷難忘的美人兒竟已身懷六甲,不由大失所望。可一轉眼,他又看見了攙著婉兒的樹小苗,樹小苗是混血兒,容顏殊麗,別具風姿,杜文天一見不禁又起了垂涎之心。

這時那家奴已經趕回他的面前,杜文天低聲問道:「他們是什麼人?」

家奴答道:「說是姓楊的。」

杜文天眉頭一皺,道:「弘農楊氏?」

家奴笑道:「不是,小的已經問清楚了,他們和弘農楊氏全無關係。」

杜文天仔細想了想,這一行人有主有僕,還有懷孕的女眷,定然是長安人氏,可他印象里除了弘農楊氏,長安城裡似乎沒有什麼有權有勢的大戶人家是姓楊的,色心登時又高漲起來。

他的一雙色眼瞄著樹小苗款款的風姿,再看看高瑩和蘭益清矯健婀娜的身段兒,心道:「先把這幾個小美人兒弄到手嘗嘗鮮,至於那美婦人……便放到來日再勾搭也不遲1

想到這裡,他微微一笑,吩咐道:「跟上去1

當著張昌宗的面,楊帆不好與婉兒太過親近,便與張昌宗並肩走在前面,婉兒自有人貼身照顧,也不用時時回頭看顧,他可不知這一番郊遊,居然會被一個不開眼的好色之徒盯上,由此竟惹來一場偌大麻煩。

Phone:雙倍倒數第二天了,各位書友若是有票還請及早投下,拜謝!.

未完待續……

(快捷鍵:←)醉枕江山 周一誠求推薦票!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一千零九章興教寺風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