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一千章如海之深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2日 12:42 [字數] 41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眼見甲刀迎面飛來,可武則天正在盛怒之中,如果閃躲勢更加激怒女皇,上官婉兒一動也不敢動,只能直挺挺地跪著,眼見甲刀及身,下意識地把眼一閉。

刀子不大,是用來裁紙的,可鋒利的刀尖刺中婉兒,眉心還是一痛,甲刀正摜在她的額頭眉心處,甲刀落地,鮮血也隨之披面而下。

「孩子是誰的?」

武則天森冷的聲音隨之傳來,婉兒緊緊閉著雙眼,只覺鮮血緩緩流下,一直蔓延到了嘴邊,她抿緊雙唇,一言不發。

楊帆這個名字她是絕不會說出來的,不說她還有一線希望,說了只能搭上楊帆一條命,而她和孩子也難以倖免。一向視名節重逾性命的她,為了她的男人和為了她的孩子,可以舍了她的命,也可以舍了她的名。

武則天冷冷地看向符清清,這個告密者慌忙垂下頭去,低聲道:「臣……臣也不知。」

武則天微微揚起下巴,問道:「她腹中的孩子已經幾個月了?」

符清清道:「遵聖人吩咐,太醫院助教楊易已給上官待制號過脈了,說是……七個月了。」

「七個月?哈哈哈!朕真的是老啦,老眼昏花,你在朕身邊,懷胎七月,朕竟半點也沒察覺……」

武則天冷笑半晌,輕輕鎖起眉頭,開始思索起來。

符清清察顏觀色,趕緊提醒道:「大概…就是聖人從三陽宮迴轉京都一個月後的那段時間。」

武則天目光陡然一厲,沉聲問道:「自那時起,婉兒留宿宮外一共幾次,常與哪些人來往?」

在皇帝面前要告舉一人,哪能信口雌黃,必然是要做足準備的,符清清果然準備充份,她怯怯地看了上官婉兒一眼,還是鼓足勇氣·從袖中摸出一份手札,躡手躡腳地遞到武則天面前。

武則天惡狠狠地翻開手札,一眼望去,登時愕然:「武三思、張同休、張昌期、高戩、張說、崔、崔蒞、崔液、崔滌」

婉兒留宿宮外不歸的這些日子·多是與這些人在一起飲宴,這些人中大多是當世才子,而婉兒主持史館和翰林院,與這些才子名士來往實屬正常,所以武則天一直也沒有什麼猜疑,如今看來她的情郎必是其中

武則天沉吟半晌,擺了擺手·對符清清道:「退下吧1

「喏1

符清清答應一聲,躬身退下,臨出殿門時·下意識地又往婉兒身上一瞥,再向武則天看去,忽然發覺兩道殺氣盈然的目光正冷冷注視著

符清清怵然一驚,定晴再看,就見帷幔兩旁,各自俏立著一個女子。一個是蘭益清,一個是高瑩,兩人望向她的目光頗為不善,隱隱蓄著一股殺氣。見她向自己望來·兩女不約而同地把嘴角一撇,極是鄙夷不屑。

符清清素知這兩女也是婉兒的心腹,甚至稱得上是好姐妹·符清清不由暗自苦笑:「婉兒姐姐,你讓我做這惡人,以後宮裡面不待見我的人可就多了。」

武則天持著那份手札·在殿中緩緩地踱了一陣,繞回御案后坐下,就見上官婉兒依舊跪在地上,上身挺拔,臉面上殷紅的鮮血與雪白的肌膚相映,有些怵目驚心,心中忽然一軟。

帝王是孤獨的·婉兒從十四歲就侍奉在她身邊,陪伴在她身邊的時間比這天下間任何人都長久·在她心中又豈能沒有一點情意。武則天壓了壓心火,緩緩問道:「你告訴朕,這孩子的父親是誰?」

婉兒輕輕低下頭,低聲道:「回聖人,婉兒婉兒不知1

武則天剛剛壓下去的火氣騰地一下又冒了出來,她重重一拍御案,勃然大怒地起身,喝道:「混賬!到了今天這一步你還敢欺瞞朕,你不知道?你……」

武則天指著上官婉兒,忽見她一副無地自容的模樣,喝罵的聲音不禁戛然而止,她怔了半晌,才又試探地道:「你你不能確認孩子是誰的?」

婉兒無言以對,流淚叩首道:「聖人聖明,求聖人不要再問了,婉兒知罪1

武則天的雙腿一軟,一下子又坐回椅上,她終於明白了,難怪婉兒難以啟齒,原來瞧著冰清玉潔的她,私闈之間竟也是**若斯。

不知怎地,武則天忽然想起控鶴監剛剛成立時,張易之從京中擇選膚白貌美少年七人入宮,自己趁著酒興,也是因為有新奇感,當晚竟同召四人侍寢的事來。

武則天老臉一熱,痛罵上官婉兒的話便不好再出口,同時,心中又有些莫名的輕鬆。婉兒多年來任職中樞參與機要、是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如今被人詡為內相,如果她和某人暗訂了終身,武則天很難保證,婉兒不會因此成為別人楔在自己身邊的一顆釘子。

這顆釘子的作用倒不見得是對她不利,也許只是想清楚她的一舉一動,以迎合上意,諂君媚上,但是沒有誰喜歡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了如指掌。

如果婉兒只是身心成熟,有所需索,與那些風流名士們結一夕之緣,成露水夫妻,問題反倒沒什麼嚴重了。

可是,婉兒是真的私闈混亂還是為了掩飾真相?

武則天越老猜忌心越重,因為婉兒難以啟齒的羞愧之態,她想到了這種可能,卻不會因此就相信婉兒所說的一切。

可她該怎麼辦呢?像個女兒被人偷奸的母親一樣,憤怒地找那些人一一質問?此事傳開,皇家體面將蕩然無存,民間不把宮闈傳得淫穢不堪才怪。

武則天可是最清楚鄉間坊里那些長舌婦人們的厲害,想當年她年方十三,只是容貌俏美、衣著鮮艷了些,又喜歡!出逛,就不知被多少人背後說三道四,傳出許多不堪的!慵。這種風流韻事一旦泄露半點風聲,真不知要被人傳的多麼醜陋不堪了。

怎麼處理婉兒還在其次,最緊要的是,她要弄清楚婉兒究竟是不是被人勾搭·成了埋在自己身邊的一個耳目。如何才能在不張揚的情況下弄清楚這件事呢?這才是關鍵,武則天畢竟執政多年,理性迅速佔據了上風,一旦分清主次·她便不再為情緒所左右了。

武則天沉吟良久,語氣漸趨和緩:「這…也是朕的錯。你從十四歲就跟在朕的身邊。

多少年來,朕都把你視為心腹,甚至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看待,可是朕卻忽略了,你已經長成一個女人,需要男人了。」

武則天喟然嘆息著道:「這件荒唐事兒·朕不想深究了,可是總要想辦法善後的。你應該清楚,此事如果張揚開來·不止你名節無存,朝廷體面也將蕩然無存1

上官婉兒急急抹去臉上血跡,驚喜地看向武則天,她知道自己所做的種種準備,可以不至引起皇帝最重的猜忌,不至引起皇帝的殺機,卻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能得到武則天的諒解。

上官婉兒驚喜欲狂,連連叩首道:「多謝聖人慈悲,婉兒聽憑聖人安排1

武則天淡淡一笑·道:「七個月,的確不宜再把孩子打掉。不過,太醫院裡有許多國醫聖手·應該不會傷及你的身體,把孩子打掉,你再以生病為由靜養個十天半月的·便可回到朕身邊,無人會知曉此事。」

上官婉兒臉色一變,慌忙搖頭道:「不!婉兒做不到,求聖人開恩,婉兒要把孩子生下來。」

武則天臉色一變,沉聲道:「你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無法確定,要這個孩子做什麼?」

上官婉兒泣聲道:「聖人·不管他的父親是誰,那是臣的親生骨肉啊1

武則天不悅道:「糊塗!如果讓你平平安安生下孩子·如何瞞得住天下人耳目,朕已有意赦免你的罪行,你不要得寸進尺。」

上官婉兒道:「臣寧願加罪己身,哪怕被聖人貶為宮奴,只求聖能人讓臣把孩子生下來。」

武則天拂袖道:「傳太醫1

「不!聖人,婉兒求你1

上官婉兒急急膝行幾步,跪在御案前,嘶聲道:「聖人!婉兒受聖人指教、受聖人呵護,聖人在婉兒心中是君也是母親,恩重如山!聖人的話臣本不敢不聽,可這個孩子是臣的骨血,是臣的心頭肉啊,如果聖人要處死這個孩子,臣會恨你一輩子1

恐怕這世上還沒有人對武則天這麼說過話,至少在她印象里從來沒有過,她用一種很奇異的目光看著婉兒,沉聲道:「在朕身邊,你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你寧願捨棄朕賜予你的一切,只為保住這個胎兒?」

上官婉兒抬起頭,堅定地道:「臣來世上走這一遭,也想做一回女人,做一回母親!求聖人成全1

上官婉兀再不起來,武則天眯起老眼,靜靜地看著她,臉上古井無波′似那千年不化的寒潭。過了半晌,武則天才道:「如果你想保住這個胎兒,你的榮華、富貴、權力、地位,所有的一切都要割捨,為了皇室的體面,還包括你的自由!朕可以容你把孩子生下來,但你將從此被幽禁,與世隔絕,你也願意?」

上官婉兒聽得還有迴旋餘地,只要保住她的孩子,哪裡還顧忌許多,連連叩首道:「聖人慈悲,婉兒甘願接受1

武則天凝視著上官婉兒,目光漸漸柔和下來。她從未把親情當做一回事,所以對這種為了兒女可以拋棄一切的人,她無法理解:「那還只是一團沒有生下來的肉,甚至不算一個活生生的人啊1

在她想來,如果有人冒險追求上官婉兒,目的一定是她手中的權力,否則美女多的是,誰會冒這麼大的風險與皇帝身邊的人發生私情?而婉兒也如是,如果她懷有異心,覬覦的是自己給予她的權力,她怎會放棄自己賜予她的這個機會?

所以武則天這番看似寬容的話,早已暗伏殺機,如果婉兒順手推舟地接受她的建議,那就一定要讓婉兒死,哪怕是殺錯了人。如今婉兒為了生下孩子寧願放棄一切,武則天反而相信她對自己是無害的了。

不知怎地,武則天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長女,那是永徽五年的時候,那個粉團一般可愛的嬰兒,一眨眼,快五十年過去了,她以為自己早就忘了那個永遠也不會再長大的女兒,可現在那個女兒的形象卻清晰地出現在她的腦海里,將她的戾氣化得乾乾淨淨。

沉默良久,武則天安祥中透著些空洞的聲音在大殿上悠然響起:「婉兒,擬旨!正式布告天下,朕今年將遷都於長安!著待制上官婉兒先往長安,會同奉宸丞張昌宗籌備遷都一應事宜1

上官婉兒訝然抬起頭來。武則天繼續道:「高瑩、蘭益清1

一直站在帷幔邊的兩名內衛躬身道:「臣在1

「你二人護送婉兒去長安,叫張昌宗安排一處隱秘安全、人跡罕至的所在安置她。」

上官婉兒明白過來,大喜叩頭道:「婉兒多謝聖人恩德1

武則天抓起龍頭拐離開御案,走到上官婉兒身邊時,她把龍頭拐在地上重重地頓了頓,一言不發,揚長而去。

p:雙倍期間,誠求月票、推薦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