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九章中盤絞殺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9日 02:12 [字數] 34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五行會、圈子門、太平幫的弟子們像過大年一樣招搖於灞上。本文來自

五行會的榮樹呼朋喚友地到了常去的一家酒館,見酒館仍舊在打烊,便在門上「砰砰」地拍打起來:「開門!開門!老胡,你這都什麼時辰了還不起來做生意?」

過了一會兒,窗子開了半扇,掌柜的胡雄睡眼惺松地探出頭來,小心翼翼地四下看看,見他這副模樣,榮樹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指著他道:「瞧你那慫樣兒,趕緊起來做生意!順字門、三河會、日月盟的龍頭大哥都被官府抓走了,從此我們就一統灞上了,明白嗎?趕緊開門做生意,我們要慶祝一翻,把你店裡最好的酒都搬出來1

「哦!哦!好1

胡掌柜的欣喜若狂,連忙答應一聲,關上窗子便往身上套衣服,又順手在還懶躺在榻上的婆娘肥臀上拍了一巴掌,吼道:「快起來,別睡了,灞上太平了,哈哈哈……」

渭河碼頭上,船老大李晴川興沖沖地跳上甲板,愛惜地撫摸著自己那條船的船舷,見甲板上滿是積雪,便向手下幾個夥計喝道:「都懶洋洋的幹什麼,快點清掃,馬上就得奔揚州去了,從此咱們獨霸漕運,大家都有好日子過了,誰他娘的想當懶蛋,老子可不用他。」

這時,另一條船的船老大楊江波孤零零地出現在船頭,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李晴川趴在船舷上,揚聲喊道:「楊江波,楊老四,哈哈,你們三河會馬上就要完蛋了。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楊老四狠狠地啐了他一口,沒有說話。

李晴川笑嘻嘻地道:「兄弟我得承認,你使船的本事的確是好!雖說咱們干過幾架,你還打傷過我的腿,不過呢,李某人寬宏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你要是沒了出路,以後就到李某船上做事如何?爺賞你碗飯吃1

楊老四拂袖而去。李晴川哈哈大笑。

西盟諸幫弟子充斥了灞上,到處都是一片耀武揚武的景像,而東盟諸幫弟子要麼閉門不出,要麼聚攏在幫主府邸前後,雖然幫主已經被抓走。但是兩大掌舵、眾多的管事還在,他們一個個沉默不語地站在那兒,等著這些人拿出一個主意來。

幾乎所在東盟首腦的府邸都大門緊閉,有些聞訊來晚的管事趕到,弟子們便沉默無聲地閃開一條道路,目送他匆匆走過,角門兒及時打開。候他進去馬上又緊緊關上,各幫重要人物都在緊急商討對策。

就在這時,一陣人喊馬嘶,無數身穿戰襖、外套半身皮甲。全身黑色衣裝,弓刀弩矢齊備的騎士出現在灞上,他們手持的紅纓長漆大槍粗大沉重,整體漆成黑色。精鋼打造的鋒利槍刃上血槽宛然,再襯以熊熊烈焰般鮮紅的槍纓。煞氣迫人。

灞上歡呼的人群登時安靜下來,多少年來,連官府差人都罕至灞上,可今兒不但公差捕快們來了,居然連官兵都來了,許多人都手足無措起來。

一些鞍側掛著繪有猛獸圖案的黑色生漆牛皮騎盾,身穿威武鐵鎧,外罩半臂戰袍、腰挎橫刀的騎士,顯然是一隊隊騎兵的指揮,他們每人率領九名騎士,分別沖向一條條羊腸般曲折狹窄的小巷,厲聲喝道:「所有人等立即回家,不得擅自出入,違者殺無赦1

楚狂歌和獨孤諱之身著金色明光鎧,殺氣騰騰地出現在長街街頭,獨孤諱之銳利的目光四下一掃,便定在等在酒館門口的榮樹身上,獨孤諱之向他一指,森然問道:「你,什麼幫派的?」

榮樹左右看看,左右的夥伴嘩地一下閃開了距離,榮樹訥訥地道:「協…小民是五行會的。」

獨孤諱之道:「好的很!本將軍獨孤諱之,奉命抓捕五行會、圈子門、太平幫等一眾聚眾滋事、擾亂治安的幫派首領,你給本將軍帶路1

獨孤諱之?

聽到的人馬上就想到了順字門的漕口掌舵獨孤文濤,獨孤家來人了!東盟的報復竟如此之快!他們才剛剛歡呼了一刻鐘的時間,形勢便整個兒發生了逆轉,西盟的人請動了萬年、長安兩縣公人聯合執法,而東盟……居然請來了官兵!

「砰1

剛剛卸了兩扇門板的胡雄手忙腳亂地又把門板安上,沖著還站在堂屋裡發獃的婆娘屁股踢了一腳,壓低嗓門吼道:「滾回屋裡去,看緊小五小六,別讓他們到街上去1

從碼頭回來的楊老四獃獃地站在長街盡頭,當他終於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之後,突然一聲狂笑,返身便往碼頭上狂奔,李晴川在船頭遙見楊老四狂奔回來,笑嘻嘻地調侃道:「怎麼,想通了?想到李某船上做事,先給老子跪下,磕三個響頭1

「我呸1

楊老四挺起胸膛,傲然道:「請動幾個公人了不起么?我們幫主連官兵都搬來了,哈哈,跟我們三河會斗,就憑你們,也配!呸1

李晴川傻了,手中一盤纜繩一松,就向河裡哧溜溜地滑去……

※※※※※※※※※※※※※※※※※※※※※※※※※

萬年縣、長安縣聯合執法,抓了順字門喬木、日月盟敢千回、三河會黃雲山,行至半途,卻被刑部陳東帶人趕到,截住兩縣公人,以證人名義搶走這三大幫會首腦,又以勾結豪強欺壓良善為名,把錄事參軍高經潛、萬年縣尉郎溫、長安縣尉吳駱然以及百餘名公差巡捕全部抓走,交由推官文傲看管。

這還不算,刑部郎中孫宇軒還帶千騎營楚郎將、獨孤郎將趕赴灞上,將五行會秦則遠、太平幫袁志恆、圈子門傅彩堯、天鷹幫魏勇唐等首腦人物一網打荊消息傳開,在長安官場登時激起一片軒然大波。

國子監祭酒李劍白、長安府司馬趙昊晨、開國縣侯王世修,一起找到少尹齊安潤,齊安潤對刑部的舉動大為惱火,雖說他與灞上諸幫並無聯繫,可此次行動卻是得到他首肯的,這無疑是對他的權威的一個大挑戰。

齊少尹馬上帶人趕去見柳徇天,柳徇天並無意與欽差衝突,但這並不意尾蠲份的人就可以在地方上為所欲為,嚴重挑戰他的權力和利益的人,他是不會坐視的。如今找到他的人,有他的副手、有他的親信、有他的支持者,他不能沒有一個態度。

何況,刑部做這件事,事先並沒有和他通氣,這就是對他權威的挑戰,而這些長安官吏的利益受了影響,最終影響的也是他的利益。

整個官場就像一棵大樹的樹根,他是一條主根,下邊的官員就是一條條支根,再下面的官吏就是每條支根下面無數的根須,由此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利益網。

鬚根受損,支根必然受損,支根受損,彙集到主根的營養必然也大為減少,放到長安官場也是一個道理,柳徇天作為長安府令,他本人位高權重,不會直接與灞上那群草莽打交道,但是他手下的官吏們會。

這些官吏們得了灞上漕幫的孝敬,每人分潤出一部分交到上一層官吏手中,上一層官吏每人再拿出一部分從各個地方得到的孝敬,再輸送到他的手中,他在京中有更強的後台,逢年過節、大事小情時也要時時「上供」,這就是一條完整的利益鏈。

陳東、胡元禮在長安打擊那些潑皮混混、整頓治安,又是挾大義名份,這些他可以容忍,但是做出傷及整個長安官場根本利益的事情,他就必須得出面了,平時別人向他輸送利益,為的不就是關鍵時刻得到他的庇護么?

然而,刑部兩位欽差給出的理由令他不敢輕舉妄動,他不知道刑部兩位欽差具體掌握了什麼證據,又是受何人告舉,才做出與長安地方官員悍然決裂的舉動,老謀深算的柳徇天思量許久,對齊少尹、李監酒暗授一番機宜,幾人心領神會,馬上離去。

柳徇天又派人去刑部探聽消息,隨即擺開儀仗,離開長安府,徑奔河內王武懿宗的欽差行轅,這兩路欽差是一向不合的,此時情況不明,自己赤膊上陣未免被動,自武懿宗到長安后,對武懿宗的事情一向配合,這時是該武懿宗投桃報李的時候了。

灞上一群草莽間的爭鬥進入了長安官場的視線,灞上這片小江湖上掀起的風波,終於引起了長安官場這片大江湖上的滔天巨浪。

西盟諸幫利用他們所掌握的官場勢力對東盟諸幫實施了打擊,而東盟諸幫的反擊是如此迅速、如此猛烈,事已至此,灞上東西兩盟之間的爭端已經不算什麼了,事態演變成了京派官員同利益受損的地方官員之間的明爭暗鬥。

作為地頭蛇,長安地方官員的反擊同樣迅速。第二天一早,大批被他們鼓動起來的西盟諸幫弟子和被抓人員的家眷集中到了刑部衙門,哭訴喊冤,聲勢浩大。

一個時辰之後,西京太學、國子監的數千名學生就被李劍白等人發動起來,先去長安府請願,再遊行至刑部衙門,向圍觀民眾演講,嚴厲抨擊京都官員騷擾地方,破壞漕運,學子為民請命,可不是名正言順么?

大雁塔上,楊帆微笑地俯瞰著棋盤般規整的長安城。

還沒到長安時,他就在這座棋盤的一角開始布局,現在,終於到了中盤絞殺的時候了!

p:凌晨,誠求月票、推薦票!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