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八章黃雀在後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8日 16:50 [字數] 37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長安縣尉吳駱然帶領三班捕快急急趕到萬年縣衙,就見萬年縣三班捕快早已集結完畢,不但萬年縣尉郎溫在場,而且長安府司錄參軍高經潛也在。

高經潛昨夜收了圈子門饋贈的厚禮后,決意給順字門一個教訓,一大早他便趕到府衙,向長安少尹齊安潤反映灞上治安問題,不想國子監祭酒李劍白也在。

齊少尹的兩個兒子都在國子監就學,所以齊安潤與李劍白關係一向密切,因此高經潛雖見李劍白在場,卻也並未多想。

他要插手灞上之事雖是出於私心,但名義卻是堂而皇之的,因此雖見李劍白在場,倒也沒有遮遮掩掩,仍是開誠布公說明來意,不料他剛一說完來意,就見李祭酒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高經潛何等精明,旁敲側擊地一問,原來李祭酒也是為此而來,高經潛馬上便知道,這李祭酒定然也是某一幫會的後台,好在兩人目標一致,要整治的都是順字門一方,這一來二人的關係立即親近了許多。

二人說說笑笑地正欲離開,長安司馬趙昊晨和開國縣侯王世修也聯袂趕到,這二人義憤填膺地向齊少尹反映的也是春節前後灞上各幫明爭暗鬥,造成大批漕丁傷殘的事情。

趙司馬更是說道:「如今皇帝西巡在即,朝廷已有欽差大臣來長安專門治理關內治安,灞上治安不靖,長安司法官員難辭其咎,應響應朝廷策令,對灞上豪強嚴厲打擊1

這麼多官員過了上元節便不約而同地趕到府衙對灞上治安提出質疑,齊少便知其中必有緣故,不過眾人所提的理由名正言順,齊少尹也不多問,馬上答應下來,並順勢指令由高參軍負責此事。

高經潛聽了暗喜在心,因縣尉吳駱然還未趕到,他便先行去了萬年縣衙。吳駱然率長安縣抽調的捕快六十餘人趕到萬年縣衙后,高經潛已經對萬年縣三班捕快做了一番訓示,吳駱然一到,高經潛便催促兩縣捕快立即出發,向灞上開拔。

長安分為長安、萬年兩縣,兩縣縣衙與州府衙門同在一城,但兩縣聯合執法這還是首次。兩縣抽調的捕快共計百二十人,浩浩蕩蕩奔赴灞上。

御史台推事院推官文傲打著哈欠,懶洋洋地從萬年縣衙里出來,沖著遠去的眾捕快背影冷冷一笑,馬上吩咐人牽來自己的馬,離開萬年縣衙,翻身上馬,一陣風兒似的向御史台趕去。

這些日子文傲一直長駐萬年縣衙,就在縣衙側院里住著,萬年縣衙有點什麼風吹草動,哪裡能瞞得過他?

往年一過上元節,就是灞上最繁忙的時候,清閑了兩個半月的漕丁們要去見過本幫各房管事領取任務,一些先遣人員要馬上準備開赴揚州籌備今年的漕運事宜,停泊了一冬的船隻要做最後的檢修護理……

可今年灞上卻依舊保持著一種詭異的冷靜,碼頭上冷冷清清,一條條漕船依舊停泊在那兒,一條條光禿禿的桅杆就像冬天的樹木,依舊不見半點春色。甲板上連積雪都未除去,甚至連腳印都沒有半隻。

鎮上也是一片蕭條,街上難得看見幾個行人,平素那條最繁華的中心街道連一個行人都沒有,就連小孩子玩耍都自覺地避開了這條道路,這條路已經成了東盟和西盟兩派勢力區域的分界線。

這可苦了那些依賴灞上漕丁過活的酒館和**院,眼見兩派和解遙遙無期,許多人已從灞上轉去長安城西謀生了,那裡是從西域過來的駝隊最主要的入城路徑,大批的腳夫力工都集中在那兒,是長安另一處畸形繁華之地。

然而,伴隨著白天的冷清,夜晚的灞上又是最熱鬧的,時不時的就會在某一處地方響起一片喊打喊殺的聲音。兩大同盟間的爭鬥從未停止過,夜間的偷襲和攻擊也從未止歇,已經有許多漕夫因之受傷。

這天上午日上三竿時,灞上冷清與寧靜突然被打破了,一群青衣皂靴,手提鎖枷、身佩腰刀的捕快赫然出現在灞上,繼上次蛟龍會幫主文長興靈前一批捕快突然出現,鎖走蛟龍會少幫主文斌之後,多年以來這是灞上第二次出現公差。

整個灞上一片安靜,無數雙眼睛從牆頭、房上、門縫裡觀察著,很快他們就發現,這一次公差針對的目標是東盟諸幫,一隊隊捕快巡檢直接闖進了東盟諸幫主要人物家的大門。

近來因為東西兩大同盟間的爭鬥,這些幫派的主要人物家都有大量的打手護衛,像幫主一類的重要人物家裡甚至還重金聘請了技擊高手保家護院,但是他們這一回面對的是官府的公人,除非他們決意造反,否則又如何敢抵抗。

很快人們便驚訝地發現,就連順字門門主喬木、日月盟盟主敢千回、三河會會主黃雲山都被鎖拿出來,他們幫里的許多管事和**跟在後面,一臉驚怒,卻終是不敢出手,他們都是朝廷控制之下的百姓,賴以為生的漕運更是朝廷給的飯碗,哪有膽量對官府中人動手。

萬年、長安兩縣的捕快們到了一向陌生的灞上也是提著十二萬分的小心,一個個鋼刀出鞘,嚴密防備,一俟抓到東盟各大幫派首腦,馬上快速撤離,等他們離開灞上鎮后,西盟各幫**立即跑上街來,歡呼雀躍,好象剛過大年一般。

整個灞上鎮都沸騰一片,東盟諸幫的首腦被一網打盡,這一下他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而東盟各幫**則垂頭喪氣,面對西盟諸幫他媽的一些言語挑釁或肢體摩擦也全不反抗,一旦失了主心骨,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李黑、嚴世維、喬森等大管事一臉如喪考妣的模樣,追著被抓的喬木一直出了灞上鎮,眼看著公差押著各幫首腦向長安城走去,才陰沉著臉返回順字門的堂口,一路面對西盟幫眾的冷嘲熱諷也是一言不發。

可是一進順字門的大廳,李黑臉上的陰鬱之色便一掃而空。順字門的重要人物都知道今日之變,尤其是他,他掌控著順字門下最大的一股力量,如果不讓他知道順字門早有後手,誰也無法預料他會做出什麼反應。

對這個心狠手辣的老傢伙,古竹婷既用且防,該讓他寬心的地方是不能有所隱瞞的。而李黑正因為知道順字門還有底牌,所以顯得非常淡定,他能穩住,整個順字門自然也就穩住了。

高經潛騎在馬上,偶爾回頭一望,看見被抓的敢千回、黃雲山、喬木等人垂頭喪氣地戴著大枷踉蹌趕路,不禁暗暗冷笑。說實話,來灞上抓人時,他心裡也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生怕這些桀驁不馴的江湖人真會不惜一切動手反抗。

那樣的話,雖說灞上這些漕夫公開抗法註定要完蛋,可他們這一百來人首當其衝,肯定要先完蛋,如今抓捕這麼順利,高參軍不禁暗暗鬆了口氣。

離開灞上僅三里,遠遠便看見了長安高大巍峨的城門,城門處突然衝出一哨人馬,如同兩道黑龍,遠遠包抄過來,高經潛心中一喜,暗道:「少尹做事當真妥當,這是調了官兵前來接應么?」

馬蹄聲越來越近,由微弱到響亮、由沉悶到清晰,頃刻間,大地顫抖,蹄聲如雷,盔甲碰撞的鏗鏘聲也也清晰可聞。僅僅兩百餘騎,聲勢竟如千軍萬馬,宛如一道颶風,呼嘯而來。

旗幡招展,馬躍如龍,馬上的騎士俱都是黑衣黑甲,長槍大戟,看起來殺氣騰騰,如此戎裝可不是普通的長安駐軍,乃是天子親衛千騎營將士。這半個月來,千騎營官兵一直配合刑部整頓治安,高經潛對他們已經很是熟悉。

高經潛一見動用了千騎官兵,還以為是刑部陳郎中聞訊主動請纓,帶兵來掃蕩灞上了,連忙一提駿馬迎了上去。

對面兩隊騎兵並列而行,沿著官道左右,與他們一行人甫一接觸,便片刻不停地包抄下去,對整個捕快隊伍形成了嚴密的包圍警戒態勢。

高經潛獨自策馬向前,馳至近處,只見正前方有兩匹馬,馬上端坐一文一武兩名官員,文官是刑部郎中陳東,那武將他也認識,曾經要他引路,抓過長安逃犯的,乃是千騎營一員郎將,名叫馬橋。

高經潛大笑上前,拱手道:「陳選郎、馬將軍,有勞兩位相迎,灞上群梟懾於朝廷威嚴,不敢反抗,已經束手就擒了1

陳東突然把臉一沉,喝道:「誰來相迎於你?大膽高經潛,本官接到百姓舉報,告你串通灞上豪強,欺壓良善百姓,今日一見,果不其然,來啊,把高經潛一行人給我拿下,押至行轅候審1

高經潛一聽不禁目瞪口呆,失色道:「陳選郎,你……你這是……」

馬橋一手持韁,另一隻手把馬鞭向前一指,厲聲喝道:「自高經潛以下,所有人等統統拿下1

已然對萬年、長安兩縣捕快形成合圍的千騎官兵齊齊把手中鋒利的長槍向前一指,攢刺如蝟,厲聲喝道:「棄械,就縛1

吳駱然和郎溫兩個縣尉面面相覷:「這是什麼狀況?」

與此同時,又有一隊騎兵滾滾而來,從官道一旁白雪皚皚的沃野中呼嘯而過,幾員帶隊武將猩紅的披風飄揚於空,宛如一朵朵紅雲,所去的方向正是灞上。

P:誠求月票、推薦票!

年會回來前一天吃壞了肚子,這一宿一小時一趟廁所,折騰的俺欲仙欲死,凌晨四點左右,昏昏沉沉中感覺房門開了,蝴蝶藍回來鳥,累的俺都沒睜眼,早上爬起來打飛機,收拾好行裝,一看,蝴蝶穿小褲褲一條,跟海爾兄弟似的,被也不蓋,以枕遮面,呼呼大睡,床邊柜上一堆錢錢,看來炸了一宿金花是真沒少贏埃羨慕讚歎兩腿發軟地上車,趕到機場,飛機延誤,想著足浴一下或許有助止瀉,聽說風凌昨晚贏了一萬多,叫這廝來請客吧,遂把在另一登機口等飛機的風凌找了來,結果我做足療他做按摩,按完之後這廝連褲子都沒提,拖起皮箱就跑,害得俺這氣息奄奄臉色灰敗的病人還要替他付帳,這廝真的是太無齒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