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章機心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9日 11:43 [字數] 34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君如顏聽的毛骨竦然,膽戰心驚地道:「楚司錄,灞上不過是一群靠水吃飯的苦哈哈,就那點兒好處,至於引起這麼大的動靜兒?究竟是什麼大人物看中了灞上,連您都要忌憚三分?」

楚天行冷笑一聲道:「忌憚?忌憚個屁!我也配忌憚,我要是真倒了霉,絕對不會是因為有人想對付我,而是因為我躲的慢,被掃進風尾,做了池魚!我告訴你,我現在恨不得逃得遠遠兒的,要不是……」

楚天行好象惟恐隔牆有耳似的,下意識地向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道:「要不是我身在司錄參軍位上,有些事繞不過我,所以人家跟我提前打了聲招呼,我連與聞其事的資格都沒有。」

君如顏深知楚天行的性格為人,此人絕不是喳喳呼呼大驚小怪的人,如果他能說的這麼嚴重,那麼事實真相一定比他透l出來的還要嚴重,君如顏也不禁驚肉跳起來。可他想不通,灞上那點利益,對他們而言是極豐厚了,可是對更高層次的權貴,應該沒有什麼吸引力才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楚天行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困huo,苦笑道:「你別問我,不是我不想說,是因為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大人物盯上了灞上,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更不知道他想要用什麼樣的手段。」

楚天行嘆了口氣道:「一隻小螞蟻,在它眼裡,一根草就是一棵大樹,一塊岩石就是一座難以攀爬的高峰,一條小溪就是無法愈越的大海。它的眼界之內,怎麼可能看得到一棵真正的大樹是什麼模樣,一座真正的大山會有多高?」

君如顏聽得目瞪口呆,在他眼中,長安司錄參軍已經踞伏在高高的懸崖峭壁之上,俯瞰萬物生靈的一隻禿鷲了,可他卻把自己形容成一隻行走在石隙中的小螞蟻,一股莫名的寒意頓時襲上了他的心頭。

君如顏顫聲道:「楚司錄,那……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楚天行狠狠地道:「如果不是因為咱們兩個是一條繩上的蜢蚱,這番話我是不會對你透l分毫的。你聽過了就算,要把它爛在肚子里,一句都不可對人吐l。否則,不等別人把你輾成齏粉,我就先要了你的小命1

君如顏j靈靈打個冷顫,連聲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那我……」

楚天行一字一句地道:「離開蛟龍會,從現在開始,避門不出,不見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禍1

君如顏聽得心頭凜凜,可是想到每個月從蛟龍會拿的豐厚收入,又頗為不舍,是以為難地道:「那……那咱們什麼時候才可以……」

楚天行聲色俱厲地道:「混帳東西,捨命不舍財嗎?如果到了風平浪靜的時候,我會不告訴你?如果在這場風bo中,我連自己都保不住,你還指望什麼?快滾,馬上回家,就算灞上天塌地陷,你也不聞不問1

在長安府位高權重的楚司錄,現在最擔心的居然是在這場不知所謂風bo中能不能幸免於難,在君如顏心中確實無法想像這會是一場什麼樣的大風bo,但他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楚司錄在這場風bo中都只是一隻小螞蟻,那他就連個屁都不是。

君如顏連聲答應著,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心裡只徘徊著一個念頭:「避門不出,不見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禍1

※※※※※※※※※※※※※※※※※※※※※※※※※※

蒔花館里,紅裙揚動,廣袖輕舒,樂曲也變成了靡靡之音。

在座客人酒過三巡之後,都變得放浪形骸起來,對面樓上武懿宗的訓話,在這一片笙歌漫舞之中成了一個絕大的笑話,武懿宗已經鐵青著臉色匆匆結束了酒宴,此刻對面樓上一片空空,陳東等人更是無拘無束了。

坐在時雨身旁的是一位高盤雲髻的金髮胡姬,寶石藍的雙眸,椎形美玉的鼻樑,尤其是半敞的衣衫內堆雪般高高聳起的兩團尤其乍眼。不過,時御史坐在那兒,對旁邊這樣明麗照人的美人兒卻恍若不見,意氣十分消沉。

楊帆笑著向他舉杯道:「時兄,請酒。」

時雨正若有所思,聞言連忙舉杯,強擠出一副笑容,敷衍地向楊帆還敬了一下。

楊帆笑道:「怎麼,時兄對身邊這位美人兒不甚滿意么?」

時雨忙搖手道:「不不不,二郎莫要多想,時某隻是一路舟車,身子有些乏了。」

楊帆哈哈笑道:「時兄正當壯年,你看胡元、陳兄,這兩個老不修興緻勃勃的,他們還沒說乏,你怎麼就乏了?」

這時候,陳東正埋首在一個胡姬能悶死人的豐滿xiong脯上,逐wn著兩粒紅葡萄,wn得那胡姬吃吃jio笑不休,而胡元禮已經醉了八成,兩眼發直,搖搖晃晃地坐在那兒,像個不倒瓮,兩頰上全是紅紅的唇櫻

時雨苦笑兩聲,微微搖頭。

這時,文推官把手從一位妖嬈胡姬tn后裙內抽回來,笑眯眯地道:「二郎有所不知,時兄所喜者是端莊溫婉的女子,這些胡姬雖然妖嬈,卻未必合乎他的口味呢。」

時雨眉頭一蹙,楊帆已然笑道:「這有何難,蒔花館里又並非都是胡姬,美人兒,快去,幫我們這位時兄選一個端莊溫柔,習得詩詞歌賦的才女來1

楊帆身旁有一個身著薄如蟬翼的紗羅衫襦女子,原是在場上作胡旋之舞的一個胡姬,舞蹈已畢換過衣裳才來他身邊服sh。這胡姬生了一張瓜子臉,金髮碧眼、容顏俏麗,瞧來只有十六七歲模樣,笑容十分甜美。

只是從身材上看,中原十七八歲的女子可沒有一個能與她相比,一條繽紛艷麗、緊身無帶的訶子裹束著她豐滿的**,雪肌晶瑩,r溝深陷,若換了中原女子,非得三十齣頭的shu女,否則休想有這般驚心動魄的火辣。

這小胡姬是模楊帆說罷在她翹tn上輕輕拍了一巴掌,小胡姬便嘻嘻一笑,盈盈起身而去,片刻功夫,小胡姬便領了一位身著紗羅對襟窄袖衫襦,曳地長裙,肩披五彩織帔帛的女子姍姍而來。

這女子姿容果然不算十分出色,但一身書卷之氣,不似風塵中女子,倒似一位大家閨秀,二十多歲的年紀在平康坊的有名青樓中已經算是老了。小胡姬攀著那女子的手臂向時雨背影一指,便笑嘻嘻地回到楊帆身邊,往他旁邊一坐,攬過他的一條胳膊,放在自己顫巍巍的**上。

時雨眉頭微蹙,猶自推辭:「不不不,二郎好意時某心領啦,時某今日實在沒有興緻……啊!你給我站住1

時雨正說著,突然冒出一聲大吼,嚇得正趴在兩座玉峰間像只小狗兒似的嗅嗅tintin的陳東嚇了一跳,霍然抬起頭來,胡元禮和孫宇軒也搖搖晃晃的把發直的眼神向他看去。

時雨從席上一躍而起,飛快地撲上去,一把抓住那掩面欲走的文雅女子,拉開她掩面的雙手,登時一張臉都扭曲起來,咬牙切齒地吼道:「是你!是你!原來是你!果然是你1

那女人慌張起來,急急搖頭道:「不是我,不是我!客官你……你認錯人了?」

時雨臉色猙獰地道:「認錯人?你化成灰我都認得你!鈿鈿姑娘,你騙得我好苦,你騙得我好苦啊1

楊帆用有趣的眼神笑望著他們,小鳥依人般黏在他身上的小胡姬笑嘻嘻地道:「這位客官好象認得我們顛顛姐呢。」

楊帆微笑道:「她叫顛顛?彩鈿的鈿還是顛簸的顛?」

小胡姬吃吃笑道:「是呀是呀,就是顛簸的顛,顛顛姐的榻上功夫很了得呢。不過……」

她用一雙勾hn攝魄的藍眼睛瞟著楊帆,湊到他耳邊,細聲細氣兒地道:「人家sh候男人的本事也不比她差喔,俏郎君一會兒就知道啦。」

這時候,時御史緊抓著一臉驚慌矢口否認她就是在丹州玩仙人跳坑了他的那位姑娘,咬牙切齒,面色猙獰,憤怒的像是要一把將她撕得粉碎。只是,他是讀書人出身,從小規矩就嚴,從沒打過女人,所以,他雖恨得發狂,卻只是瞪著顛顛姑娘脹得臉皮子通紅,卻不知該如何整治她,才能出得了心頭這口惡氣。

楊帆起身走過去,一攬時雨的肩膀,笑吟吟地道:「時兄好象在這裡遇到了故人呀,來來來,這邊說話1

楊帆攬著他往花廳一角走去,又回頭示意那位「乍見故人」驚慌失措的顛顛姑娘候在那兒不要動。到了花廳一角,楊帆壓低聲音,緩和勸解道:「時兄,往事已矣,說起來,顛顛姑娘也是受人差遣身不由己,她與你無親無故的,不坑你坑誰呢?

如果楊某所料不差,自丹州回來,時兄你對此女怕是念念不忘吧?哈哈,愛也好,恨也好,總歸是一場緣份。今兒楊某給你們做個冰人,為這位顛顛姑娘贖身,送與你作妾。她從此算是跳出風塵不再受人擺布了,你呢,叫她sh候你一生一世作為補償,可好?」

時雨聽了,一股寒意從后脊樑一直竄到頭髮梢,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整個人都呆在了那裡。

P:周一,誠求月票推薦票!

。rS#

(快捷鍵:←)醉枕江山 周一求推薦票!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一章抽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