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四十七章各懷異心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8日 00:44 [字數] 34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蛟龍會總舵就是文長興的家,靈堂已經搭好,只是因為消息才剛剛傳開,除了提前得到消息的三位副會主以及各路管事,還沒有弔唁的客人。

管事們聚在靈堂外議論紛紛,對於文會主的暴死頗多疑慮,三位副會主和少會主文斌則在客廳中議事。文斌身穿麻衣,頭裹白綾,兩隻眼睛哭得都紅腫了,三位副會主卻異常地沉默。

文斌嘶啞著聲音道:「我爹身體那麼強壯,怎麼可能莫名其妙就死了?此事一定有古怪,昨兒順字門裡來了一位高手,憑她的武功,想置我爹於死地易如反掌,此事一定跟她脫不了干係。」

三位副會主依舊沉默著。

李黑默默地想著心事,他到現在也忘不了昨夜孫兒失蹤時驚怖惶恐的心情以及失而復得的驚喜欲狂,他還記得當他把心肝寶貝的小孫子搶回懷中,喝令手下將來人拿下時,來人那乾淨俐落的身手。

「我能帶走你的孫子,又當面交還給你,我就可以再次把他帶走。李會主,如果你希望你的孫子能平平安安地長大,能給你養老送終,最好識時務些1這是那個身手驚人的大漢舉手投足間便打倒了所有人後對他說過的話。

「你想要老夫做什麼?背叛蛟龍會?」

「呵呵,我想做的事,其實和你個人的利益沒有一點衝突。李會主在想什麼,我清楚。你想給你的寶貝孫子留一份家業,讓他衣食無憂,不管我做什麼,你的這點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而且,我會給你更多1

「……。把受傷的人抬下去,嘴巴都閉緊些,不許透露半點風聲,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把你全家丟進渭水喂王八!這位壯士,請書房敘話1

想著昨夜與那人的一番交談,李黑默默地吐出一口濁氣。

嚴世維也在默默地想著心事。

「嚴會主,蛟龍會是文家的。永遠都不可能變成你的,這一點,你沒有異議吧?」

「那又如何?」

「貴幫的漕拳掌舵,現在明著是你,其實還是李黑。這也沒錯吧?」

「你究竟想說什麼?」

「如果,一邊是死,一邊是掌握更大的權力和財富,你選哪邊?」

嚴世維從回憶中醒來,輕輕抬起眼皮,掃了一眼李黑和君如顏,兩個人都沉著臉一言不發。除了幫主這兩個人就是蛟龍會最大的話事人,可今天兩人都出奇地保持著沉默,這和兩人一貫的作派大不相同,莫非……

嚴世維心中一動:「莫非……他們兩個昨夜也見過什麼人?」

在昨夜正欲撲向美嬌娘。卻被人凌空抓住,輕而易舉就能置其於死地之後,君如顏根本不相信文會主是暴斃,可文會主如果是被人殺的。偏還看不出一點動過手腳的痕,那動手的人也未免太可怕了。

昨天為順字門解圍的人是個姑娘。昨夜闖進他室的人卻是一個壯漢,這些人究竟什麼來路,究竟有多少人?疑惑之中,那個人對他說的話也在他心頭不斷徘徊。

「君會主,你是蛟龍會的漕口,是讀書人,江湖上的打打殺殺跟你沒關係。你在官府那邊有門路,這就是你最大的本錢,只有握著這份本錢,沒有蛟龍會,也有白龍會、黑龍會重薪禮聘,你沒必要跟著攪風攪雨。

我們江湖人做事簡單的很,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如此而已。君會主在官面上有人脈,降得住這些靠水吃飯的江湖人,可降不住我們這些身份不明飛檐走壁的江湖人,這一點,想必你也明白。」

「你的意思是?」

「你跟嚴世維、李黑不一樣,他們是世世代代靠水吃飯,而你是有功名的人,如果你有幸做了官,外放他鄉,這個漕口掌舵你就做不成,又或者你失去了官方的人脈,這個漕口掌舵你一樣的交出來。你在蛟龍會掛這個副會主,只為求財。只要你肯與我們合作,我們也是需要你的,和官面上的人打交道,我們這些江湖人可做不來,還要靠你君孝廉1

「你想要我做什麼?」

「現在什麼都不需要你做,明天,你甚至還可以依照你們事先的商定進一趟城,聽聽那位楚參軍的說法,你該怎麼做,等你拿定了主意咱們再談,可好?」

文斌激憤地說了半晌,空曠的大廳里只有他的聲音回蕩,他終於感覺到了那種令人不安的寧靜,他有些惶惑地看著這三位副會主:「黑爺、君叔、嚴叔,你們怎麼說?」

嚴世維現在是漕拳掌舵,三大副幫主中排名第一,結果卻被文斌最後一個叫到,心裡登時便是一陣不舒服,他開口說道:「賢侄不要激動,會主之死現在還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如果我們貿然對順字門動手,那就理虧了。」

「理虧?」文斌聽的張口結舌:「在這灞上,拳頭大就是道理,蛟龍會除了面對比他們更強大的幫派時,什麼時候跟別人講過道理?現在漕拳掌舵嚴世維居然說到了理虧1

更令他驚訝的是,一向與嚴世維不合的李黑居然也開口附和他的說法:「沒錯!嚴掌舵說的很有道理,少會主不必操之過急,如果此事確為順字門所為,咱們總要討還公道的,不過……在此之前,咱們先要摸清對方的底細。」

文斌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心中一陣陣地恐慌,轉而又問君如顏:「君叔,你怎麼說?」

君如顏的嘴角微微一抽,平靜地說道:「賢侄還是先到外面張羅喪事,答對各方弔客吧,當務之急,是先把幫主的喪事料理好。我一會就去城裡見楚參軍,探一探這順字門的深淺。」

文斌一股怒火油然升起,他緊攥雙拳正要反對,李黑和嚴世維已雙雙站起:「君副會主所言有理,就這麼辦吧。」說完,不待文斌回答,三人已不約而同地轉身向外走去。

文斌怔然看著他們的背影,一股寒意襲上心頭。客廳四周廊壁上掛了大副的白綾,被風吹得蕩漾不已,整座大廳里只剩下文斌一人,看他那蒼白的臉色,好像他才是該被操辦喪事的那個人。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那三個老傢伙想幹什麼?難道……」

一個可怕的念頭攸然湧上心頭,但是馬上就被他排除了。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們覬覦他的幫主之位。

漕幫的特殊體制確保了它的穩定,很難被人篡位。

一則,漕幫並非一家獨大,還有其他各家漕幫在,你對外人怎麼橫都可以,但是在內部,你敢不顧上下尊卑、欺師滅祖,那是要受到所有幫派摒棄的,除非你有凌駕於所有幫派之上的勢力,不用看他們臉色。可是自從隋朝末年順字門拆分,就沒有一家漕幫能獨霸江湖。

再者,漕幫內部一文一武,漕拳和漕口誰也離不了誰,又相互制約著,幫主之位只有一個,漕拳和漕口又是僅次於幫主的地位,把對方捧上位而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誰會做?所以漕拳和漕口永遠不可能合作,

再者,文家不只在幫內有極大勢力,在幫外還有助力,天鷹幫幫主的女兒剛跟他訂了親,天鷹幫的勢力並不比蛟龍會小,有這麼一個強力的老丈人相助,幫里誰能翻得了天?想到這裡,文斌便沉住了氣,慢慢地走出去。

君如顏今天回城,要從長安司錄參軍楚天行處探探順字門的底兒,同時還得報喪。蛟龍會的重大變故當然得報與楚參軍知道,至於弔唁是不用指望的,楚參軍不會去。

他們這些漕幫弟子與黑道綠林道不同,在黑道和綠林道眼裡皇帝就是個屁,他們乾的買賣本來就是與朝廷為敵,但漕幫不同,他們的飯碗攥在官府手裡,他們可以在相對封閉的漕幫圈子裡為所欲為,但是在官家人眼中,他們也是予取予求的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經過啟夏門的時候,君如顏勒住了坐騎,拋開漕幫這道身份不談,他也是有功名的讀書人,出入城門沒有哪個門丁守卒敢刁難他,但是此刻正在大隊兵馬進城,他只能停下來候著。

絡繹不絕的兵士看樣子是長途跋涉而來,從戰馬兵器、軍服式樣來看,又不像是普通的駐軍。君如顏正看著,隊伍中便出現了許多身著衙門公服的差官,再之後還有幾輛車子,車上插著官幡,御史台僉都御史、刑部郎中……

胡元禮坐在車上,捻須笑道:「呵呵,長安府沒一個人來接咱們,楊將軍,這個下馬威,可弄得咱們灰頭土臉埃」

楊帆笑吟吟地道:「河內王既然搶先一步到了長安,你就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出了。他們不給咱接風洗塵,咱們就自己動手,呵呵,今兒晚上,平康坊,我請客,怎麼樣?」

胡元禮雙目一亮:「平康坊?好啊!老夫久聞平康坊大名,聽說比之洛陽溫柔坊絲毫不差,那裡尤多妖嬈嫵媚的金絲貓兒。」

正在打瞌睡的陳東一下子精神起來,清咳一聲道:「金絲貓兒?楊將軍一番好意,陳某推辭不得,一定要去見識見識。」

「哈哈哈,你這悶**……」

幾人談笑風生地驅車進城,君如顏立馬站在道旁,全然不知灞上這場風波就因車中這個年輕人而起。這場風波是註定要席捲整個長安城的,現在還只是一個開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