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一章施壓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5日 00:53 [字數] 33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崔林此番拜訪沈沐,卻是剛從楊帆那兒出來。

延州風暴,禍及四方,七大世家損失慘重。

李唐王朝自建國就立都於關中,所以七大世家苦心經營的勢力也都集中在關中。武則天稱制后,雖然將國都遷到洛陽,可長安作為武周的陪都以及大唐的首都,其政治經濟方面的實力和影響始終也不遜於洛陽。

而且武則天立國才十年,可扶持一個能在官場中真正發揮作用的代言人,投入期一般來說都要長於十年,所以七大世家在洛陽的根基極淺。

再一個,這十年也是政局最為動蕩的十年,不停的殺戮和清洗,連宰相們都難求周全,更不要說那些站錯隊的蝦兵蟹將了。這種情況下,他們無法在洛陽發展勢力。這也是迄今為止,七大世家依舊選擇長安作為主要活動地點的主要原因。

結果,此番延州出事,禍延丹州、鄜州,整個關中都為之動蕩,各大世家在關中苦心經營多年的關係網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破壞。

他們把這個罪責歸咎於楊帆:「如果不是楊帆破壞規矩,把官方勢力引入顯隱二宗之爭,何至於此?」

崔林已經掌握了各世家閥主的態度,所以再次見到楊帆時他毫不客氣,先把各大世家遭受的損失向楊帆列數了一遍,伴隨之的是聲色俱厲的聲討與譴責,最後才怒氣未消地總結道:「這件事,你楊帆難辭其咎,必須負責1

楊帆一臉無辜地道:「這件事,與本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延州府官員膽大包天,居然騙災冒賑,而且不是一次兩次,怎麼可能遮掩的住?皇帝不知從何處聽說了那裡的真實情況。派員前往察視,這種事情根本無從掩飾,自然一查就准!

我有公職在身,只是奉命前往延州公幹。正使是張昌宗,我作為副使,聽命行事而已。縱然我不去,朝廷也會派別人去。最終的結果依舊是如此,與現在並沒有任何不同,崔兄又何必把這個責任強加於我?」

崔林大光其火,道:「你敢做不敢當么?就算這事不是你一手促成。那你至少也可以提前和我們打個招呼吧?」

楊帆唇角微微牽起,譏誚地道:「我為什麼要和你們打招呼?我怎麼知道那兒有你們的人,你們曾經告訴過我嗎?難道我在朝為官。有點什麼大事小情都要向你們彙報一遍?再者說。那些人有家有業、有名有號,我就算告訴了你們,只要他們牽涉其中,難道還能跑得掉?」

崔林的臉色陰沉下來,白凈凈的麵皮泛著青滲滲的光:「楊宗主,我只是在向你轉達各位閥主的不滿!各位閥主可以捧你上九宵,也就能踩你下地獄。請你好自為之1

楊帆淡然道:「撤掉我,能摁住顯宗上下眾志成城的凜凜戰意么?撤掉我,能讓隱宗放棄對我們的攻擊么?撤掉我,能讓皇帝不再繼續追查這樁貪腐案么?撤掉我,能讓你們那些有官方身份恰又被卷進此案的人安然無恙么?如果能,我讓賢1

崔林聽了,頓時啞口無言。實際上,楊帆最近一連串強硬且有效的舉動,已經令他贏得了顯宗上下的人心,哪還是幕後的世家想換就換的。

顯宗中許多人雖還不致於對楊帆死心踏地,卻是極為擁戴的。本來嘛,別的且不說,楊帆若能帶著顯宗打了勝仗,不但上次敗在隱宗手裡的一口惡氣得以渲泄,他們的權力和利益也會更進一步。

至於近來獲得重用的天樞部的那幫老傢伙,對楊帆更是全力擁戴,誓死效忠。是同樣出身於庶族的楊帆重用了他們,如果宗主換人,再換個世家出身的人上來,難保不會把他們重新打回冷宮。

這些曾經無權無勢的幕僚參議,如今已經嘗到了權力的滋味,那是令人飄飄欲仙的感覺,他們不會捨得放棄已經到手的一切,那便只能毫無保留地站在楊帆一邊。

不必考慮楊帆方才質問的一連串的「能不能」,僅僅因為這個理由,世家就不能對楊帆輕舉妄動,雙方的矛盾還沒有發展到讓他們寧可給這個龐大的經濟帝國帶來重大損失也要免掉楊帆的地步。

所以,崔林只能讓步。

在楊帆作出只要讓沈沐與他見上一面,雙方達成一個和解條件,那麼他就與沈沐休戰並全力制止事態進一步擴展,以保全那些正處於「暴風眼」中的世家力量的承諾之後,崔林只能悻悻地離開,再去向沈沐施壓。

※※※※※※※※※※※※※※※※※※※※※※※※※※※※※

崔林出門登車,立即風風火火地離去。楊帆站在門楣下,望著漸漸遠去的車馬,抬起手來摸了摸耳朵,垂下來時很自然地向前甩了一下,道側一個牽著毛驢的腳夫便馬上躡了上去。

楊帆已經知道沈沐來了洛陽,只是他的住處還沒有打聽出來,如今正好借崔林查清他的所在。如果崔林能促成兩人見面那是最好,有些事,他很想同沈沐當面談談。如果沈沐避而不見,查清他的所在也方便自己接下來的行動。

楊帆眼見那車馬已消失在巷口,正欲轉身回府,剛剛邁進門檻,就見幾個家丁風風火火地跑過來,其中還有一個是「繼嗣堂」安排在府上的侍衛。

楊帆家裡現在有了古老丈一家人保護,「繼嗣堂」派來的人大部分已調作他用,留下幾人也不在守在後宅了。楊帆納罕地道:「你們慌裡慌張的做什麼?」

後面有個女孩兒的聲音大聲道:「別耽擱,你們快點兒!把咱洛陽城有名的醫士都請來1

說話的是三姐兒,一見楊帆站在門口,三姐兒趕緊蹲身行禮。楊帆側身讓過幾個家丁,向她問道:「出什麼事了?」

三姐兒急急地道:「阿郎,二娘子動了胎氣,腹中有些疼痛。」

「什麼?」

楊帆一聽,心頭便是一緊,馬上大步流星地往後宅里趕去。限於這個年代的醫術水準,婦人懷孕生子就是過一道鬼門關,所以孕婦有恙那是絕對輕忽不得的事。

三姐兒一溜小跑地追在楊帆後面,楊帆一邊急走一邊問道:「怎麼回事,好端端地怎麼就動了胎氣了?」

三姐兒追跑著,氣喘吁吁地道:「奴……奴家也不曉得,就聽古姑娘喊人,去了才知道二娘動了胎氣,奴家趕緊使人去找醫士……」

兩人對答著趕到阿奴的住處,小蠻已經先到了一步,她是生過孩子的婦人,有些經驗,趕緊扶了阿奴登榻,叫她側身著,一臉緊張地問東問西。阿奴躺在榻上一迭聲地向她解釋,自己沒什麼大事,不必如臨大敵。

古竹婷立於榻邊,眼眶裡隱隱有淚光流轉,也不知是急的還是嚇的。旁邊還站著桃梅等幾個丫環、老媽子。兩個孩子也來湊熱鬧,思蓉抱著一隻狗狗,念祖拽著一隻木製的小鴨子,在大人堆里轉來轉去。

念祖看得出眾人的緊張,眨著一雙大眼睛,不斷地詢問:「娘親,怎麼啦?姨娘,怎麼啦?古姑,怎麼啦?桃姐兒,怎麼啦?乳娘,怎麼啦?嬤嬤……」楊念祖晃著小腦袋挨個地問,跟碎嘴子似的,就是沒人理他。

楊帆進了門便急急問道:「阿奴,你怎麼了?」

阿奴見他也變聲變色的,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郎君不用擔心,妾身只是不小心動了胎氣,腹中稍覺疼痛,躺一下就好了,沒什麼事。」

念祖平時可是家裡人的眼珠子,目前為止,這可是楊家下一輩里唯一的男丁,將來要撐門立戶的,可今天卻沒人理他,現在總算看到老爹出現在,楊念祖馬上從幾條大腿中間鑽出個小腦袋來,大聲問道:「阿爹,姨娘怎麼啦?」

楊帆道:「姨娘肚子里的小寶貝淘氣了,踢疼了姨娘。念祖乖,跟姐姐到外面玩去,別吵了弟弟。」

「哦……」

念祖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把他很寶貝的小木鴨子提到楊帆面前,道:「這個給弟弟玩,一哄他就不淘氣了。」

楊帆啼笑皆非地接過來,摸摸他的頭道:「好啦,快出去玩吧,弟弟還小,怕吵的1

念祖答應一聲,牽起姐姐的小手跑出門口,很驕傲地對思蓉道:「阿姐,弟弟不懂事,沒有我乖吧?」

楊帆見滿屋子都是人,又道:「大家都出去吧,沒有事,我和夫人守在這裡好,醫士若來了,快快請過來。」

丫環婆子們答應一聲,紛紛退下,古竹婷欲言又止,咬著嘴唇也悄然退了出去。房中一靜,只剩下楊帆和小蠻、阿奴了。

孩子現在已經六個月了,阿奴的腹部明顯地隆起來,楊帆小心翼翼地撫著她的肚子,問道:「現在還疼么?」

阿奴無奈地道:「真的沒事啦,剛剛就是有點岔氣兒,大家這麼謹慎,讓人怪不好意思的。」

楊帆道:「你呀,現在做什麼你都得輕輕的,大意不得,好端端怎麼就動了胎氣呢?」

阿奴白了他一眼,嬌嗔道:「還說呢,這不都怪你么?」

楊帆一呆,奇道:「你岔了氣,怎地怪到我的頭上?」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章釜底抽薪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二章意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