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一十四章送禮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1日 10:22 [字數] 35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岩一見楊帆,便笑吟吟地拱手道:「楊典事,剛剛洗去一身風塵,在下就來打擾了,趕得巧啊,哈哈……」

楊帆見這人身後跟著一位身著綺麗的女子,還有兩個手捧禮匣的青衣小廝,便遲疑地道:「足下是……,貌似我方才在太守府上曾經見過你。」

李岩滿臉堆笑道:「楊典事好眼力,在下正是太守府上管事,奉太守之命而來。」

楊帆「哦」了一聲,連忙把他請進客堂。楊帆雖然剛剛沐浴,可浴桶在寢室內,外有牆壁、屏風阻隔,倒不影響會客。楊帆把李管事請上客廳,互通名姓後分賓主坐了,便笑問道:「不知謝太守有什麼吩咐?」

李岩欠身道:「楊典事客氣了,欽差天使當面,怎麼敢說吩咐。呵呵,是這樣,這延州府可有年頭不曾有京中上差來過了,楊典事又是天子身邊的人,延州府上下敢不誠惶誠恐?太守生怕對楊典事有何招待不周之處埃

這延州府,山水窮惡,土地貧瘠,上差自人稠物穰、富庶繁華之地而來,也真委屈了楊典事。延州雖然貧窮,倒還有些山野珍罕之物勉強拿的出手,太守吩咐我給上差送來一點薄禮。」

李岩說著,擺一擺手,兩個青衣小廝便走上前來,兩副托盤都蓋著紅綢,李岩掀開紅綢,一一介紹,盤中赫然是鹿脯一塊、飛龍一隻、虎鞭一根、熊掌一對。

鹿脯是京都最高檔的肉食了,楊帆認得。飛龍他只喝過煲好的飛龍湯,這倒是頭一回看見活的。至於虎鞭和熊掌,他是頭一回看見,不禁多瞧了兩眼。

李岩笑吟吟地道:「延州物產貧瘠,只有這些山野之物還算拿得出手。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楊典事笑納。」

謝太守后宅里的二娘統管內務,甚有心計,李管事向她一說情形,她就斟酌了這幾樣禮物出來,金銀珠寶、象牙玉器自然拿得出來,可那東西太貴重了,送給張昌宗尚可,送給一個小小的奉宸監典事,可就有點小題大做。

再者,他們口口聲聲說延州貧瘠。年年需朝廷賑濟,雖說禮多人不怪,可要真送些金銀珠寶出來,未免授人把柄。土特產嘛,再珍稀它也是野物。與延州貧富無關,又能讓這京中上差喜歡。

楊帆連忙起身。推辭道:「哎呀。這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楊某隻是奉宸監里一個小小典事,哪裡當得起太守如此厚禮,太守隆情厚義,楊某心領了,這東西還是請李管事拿回去吧。」

李岩哈哈一笑。道:「楊典事,你太客氣了,太守只是略盡地主之誼罷了,都是些山野之物。有什麼貴重不貴重的,楊典事若是不收,那可就讓在下為難了,李某若把東西原封不動的帶回去,可不被太守責斥么。」

李岩說著,又向那膚白貌美的綺裳麗人一指,道:「這女子是太守府上的一個舞伎。是銀州人哦,那兒可是出過貂蟬的。這延州地處荒涼,沒甚麼好去處。太守差此美人兒來給楊典事侍寢伴遊,以消遣寂寞。」

楊帆一驚,這回拒絕的可是更加堅決了,楊帆連連擺手道:「使不得使不得,這可更加的使不得。李管事,請千萬……」

楊帆還沒說完,李岩已然站起身,向他笑吟吟地一拱手,道:「楊典事一路辛苦,如今剛到延州,身子定然乏了。在下就不多打擾了,屏蘭,楊典事在延州這幾日,起居飲食,你可要侍候好了。哈哈哈,楊典事,李某告辭。」

「李管事不可……」

李岩拔腿就走,楊帆隨後便追,趕到門口拉住李岩,正欲再推辭一番,忽有一個穿著驛卒衣衫的中年人出現在門口,點頭哈腰地道:「楊典事,今有一人自稱是你同伴,特來尋你……」

話音未落,就見一個身穿青色衫、腰束革帶,頭戴巾帽,唇紅齒白,俊逸瀟洒的少年公子快步走了進來,他一見楊帆,笑靨如花,剛欲啟唇,忽見廳中有客,不由一怔,腮上笑意微微斂祝

楊帆一見來人,正是一身男裝打扮的古竹婷,因為她此時的容貌只是略略修去了女人的柔媚之氣,顯出幾分英銳,余此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的改變,所以楊帆一眼就認了出來。

說也奇怪,古竹婷以前不管有無任務,大部分時間都是以假面示人,見過她真面目的人寥寥無幾,可是近一年來她卻是常常以真面目示人,即便需要執行秘密使命,如非必要,她也不願意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其間心理之微妙,實難令人洞察。

楊帆一見古竹婷,心中便是微微一動,收下謝太守厚禮,暫且敷衍一番,以降低他的警惕是必要的,但楊帆卻不想因此就與一個素昧平生的女人逢場作戲。可若拒絕的緊了,又難免令人生起疑心,現在可有了充分的理由。

楊帆不等古竹婷說話,馬上迎上前去,一把挽住她的手臂,對李岩興沖沖地介紹道:「這位小兄弟姓古,與楊某同在奉宸衛里做事,也是一名典事,與楊某素來交好,如今都隨張奉宸面前行走的。」

李岩忙向古竹婷拱手,一瞧這位古典事,眉英眼秀,櫻桃小口,比楊帆還要俊俏幾分,不禁暗自嘀咕:「奉宸監網羅的果然儘是些俊美的少年。如今又來了一個古典事,難不成還要再送一份禮物?幸好二娘算的明白,若頭一人送的太貴重了,可不知要從我家搜刮多少好東西去了。」

古竹婷何等機警,楊帆一說,她便知其中必有蹊蹺,因此只是向李岩很矜持地點了點頭,並不多說一句。

那驛卒站在門口,一見來人果然也是個官家人,便客客氣氣地問道:「楊典事,需要給您這位同僚安排一個住處嗎?」。

楊帆道:「不必了,我與古兄弟一向交好。平時公務繁忙,雖同在宮中,卻難得單獨相聚,今晚我二人要秉燭夜話、促膝長談的,給我這房中,多送一套被褥來就好。」

那驛卒答應一聲,退了出去,楊帆轉身又對李管事道:「古老弟過來,定是奉宸丞那邊有事吩咐,我就不多留李管事了。」說著。便攬住了古竹婷的纖腰。

古竹婷小姑獨處,哪曾與男人這般親近過,雖說隨突厥大軍一路奔襲契丹人營地時,兩人食同桌、寢同帳,為了禦寒甚至抱得緊緊的。可那時著裝甚厚,兩層皮袍子裹在身上。真正強烈的是心裡的感覺。卻不是肉體上的刺激。

這時楊帆一碰,古竹婷的腰肌便不由自主地繃緊了,身上一陣戰慄。她瞪大一雙美目,詫異地瞟了楊帆一眼,身子卻一動不動。

楊帆說著,向李管事遞個眼色。又向他領來的屏蘭姑娘瞟了一眼。李管事見楊帆攬在那位俊美少年腰間的大手隱隱地上下滑動了幾下,登時恍然大悟,趕緊應道:「好好好,你們兩位聊。你們兩位聊。」

李管事急急沖屏蘭姑娘一擺手,道:「走了走了,莫要打擾兩位上差敘談公事。」

李管事領了屏蘭姑娘出去,走出院落後這才站定腳步,回頭瞟了一眼,納罕地捏著下巴道:「原來這楊典事跟我們阿郎一樣,喜歡這個調調兒,真是奇怪了,旱道有什麼好的,難道真有三扁不如一圓這一說?」

古姑娘直挺挺地站在那兒,楊帆的手只是微微地上下一動,她就渾身發軟,兩腿發顫,等到李管事領了屏蘭姑娘和兩個小廝出去,楊帆閃電般地收回手,古竹婷的臉這才騰地一下紅起來。

古竹婷滿臉紅暈,咬著薄唇,一言不發地睇著楊帆,等他解釋。楊帆訕訕地道:「方才那人是本州刺史府上管事,給我送了幾樣禮物,還送來一個女人服侍。我正不知該如何拒絕,幸好你就到了,所以……,若有失禮之處,你可莫怪。」

古姑娘瞟了他一眼,忽然「噗哧」一聲笑了,楊帆一呆,奇道:「你笑什麼?」

古姑娘紅著臉道:「阿郎固然急智,可是你這理由也未免……未免……」

楊帆恍然,哈哈一笑,道:「這理由有何不妥?我朝男風鼎盛,京都里『香火兄弟』成群結隊的,這個理由完全說的過去嘛。再說你……」

楊帆看看男裝打扮的古竹婷,微笑道:「可憐周小童,微笑摘蘭叢。鮮膚勝粉白,齶臉若桃紅……」

他念的是魏晉時期一首有名的「孌童詩」,古姑娘聽了臉色更紅,雖未說話,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眼兒媚,古姑娘偶爾一露的嬌嗔,竟是別樣迷人。

楊帆看得心裡一跳,不敢再說瘋話,馬上換作正容道:「怎麼只有你到了,你那三位兄長呢?」

古姑娘道:「此番在鄜州,我等被貪官一再戲弄,有負阿郎所託,幾位哥哥都心有不甘。接到阿郎來信時,兩位兄長正在鄉下訪察,只有奴與三哥在城裡。奴擔心阿郎這邊急著用人,是以讓三哥留下等候兩位兄長,奴家先行一步,想來他們也晚不了多久。」

楊帆看到她鬢髮衣袍上都隱有風塵之色,就知道她這一路上必是風餐露宿,星夜趕來。其實楊帆信上已經說的明白,因為動手之日尚早,本不需他們趕路如此之急,可是自己只一封書信,她便如此不辭辛勞。

姑娘芳心可可、一片深情,他不瞎不聾,自然有所覺察,心中一時也說不出什麼滋味兒,沉默片刻,他柔聲道:「我已吩咐廚下準備酒菜了,你一路辛苦,先沐浴一下吧,等你歇過乏兒來,咱們一起用晚餐,可好?」

P:已入下旬,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