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九章巧進諫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9日 00:27 [字數] 35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們可以通過御史台上密奏,太平在御史台有人,我也可以……」

一瞬間,婉兒就想好了對策,但她還沒說完,楊帆便截口道:「不!這一回,由我來稟報皇帝。」

楊帆想利用官方勢力,但是官方的程序實在是太繁瑣了,辦事效率不可避免便受影響。而不管涉及哪個衙門,都不好說事情一定能嚴密到不被發現,所以楊帆決定親自跟皇帝說說,直接跟皇帝打交道,由上而下貫徹,這效率必然快的多。

婉兒蹙眉道:「你是軍中將領,向皇帝諫議此事,恐怕不合規矩。」

楊帆笑道:「不是恐怕,而是根本就不合規矩。不過,咱們這位皇帝本來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人,你怕甚麼?在皇帝心中,我可是她的心腹之一,說些與己無關的事,皇帝不會覺得我越權,反而會覺得我心中只有天子。何況,我自會想些辦法,不會直接面諫或彈劾什麼人的。」

楊帆這麼說,婉兒倒不好再阻撓了,可她想想,又不放心地道:「那你怎麼說呢?你是禁軍將領,怎麼可能知道延州之事?一旦讓皇帝察覺到你對地方事務特別關心,只怕會對你起了戒心。」

楊帆道:「這有何難?我家可是開著三十多家店鋪呢……」

楊帆還沒說完,婉兒便失聲道:「三十多家!小蠻這麼能幹?居然又開了十多家店鋪么?」

楊帆揉揉鼻子,乾笑道:「那丫頭……好象對賺錢特別的有興趣,我也沒辦法。」

婉兒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得了,有這樣能幹的娘子,你心裡不知道多得意呢。」

楊帆打個哈哈,攬住她香肩。柔聲道:「我的婉兒小娘子既是巾幗宰相,又是秤量天下的大才子,一樣了不起。」

婉兒晃了下肩膀,嬌嗔道:「去!少拍馬屁1

楊帆的咸豬手順勢就滑到了她豐盈挺翹的臀部,笑道:「遵命,那隻摸摸好啦。」

婉兒「啪」地一巴掌打落他的手掌,頰生紅暈地道:「你呀,膽子越來越大,這是廳堂里呢。別打岔,你快說說打算怎麼說?」

楊帆道:「延州年年報災。朝里年年賑濟,旁人未必關心此事,也不知道此事。可皇帝一定記得吧?」

婉兒道:「不錯,那又如何?」

楊帆道:「這就是了,我家開著三十多家店鋪,其中在南北西三市各開有一家皮裘庄,一向從北方和西域購買皮裘的。如果我店裡夥計路經延州,有所見聞,回來說與我聽,我再找機會說與天子聽,如何?嘿嘿,延州是窮是富。我可不知道,我只是向天子講講家人的見聞而已。」

楊帆說的有些含糊,婉兒卻已聽懂了。她眼珠轉了轉,微微蜮個理由不錯。」

楊帆得意地道:「那是!鄜州那邊我是提都不提的,你道裴郡馬就不知道上奏章抗辯,任由那些貪官污吏詆毀他么?他身邊……咳咳,他雖少經世故。可他出身大戶人家,此去鄜州為刺史。不信裴家便不派幾個經驗豐富的幕僚輔佐。如此一來,他的奏章到了御前,再加上我這番話,皇帝不生疑心?咱們這位陛下疑心病可一向重的很呢。」

婉兒睨著楊帆,一雙點漆似的眸子,恰似一隻歪頭睇人的小鳥,煞是可愛。

楊帆得意地道:「如何?」

婉兒臉上慢慢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好厲害啊你,二郎!眼珠都不轉,一套謊話就編得天衣無縫啦。你說,有沒有騙過我?」

楊帆馬上搖頭,道:「沒有1

婉兒懷疑地道:「真的沒有?」

楊帆道:「真的沒有。因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連你的人都是我的,還有什麼好讓我騙的呢?」

婉兒便笑,這時也不管是不是在廳堂里了,撲到他懷裡,便張開一口潔白的貝齒,在他肩頭輕輕咬了一口。兩個人擁抱在一起,靜了許久,婉兒柔聲道:「晚上陪我一起用餐吧。」

楊帆遲疑道:「可是你這兒……」

婉兒道:「我身邊侍候的人,誰又看不出我和你的關係了?放心,沒人會亂說話。」

「嗯1

楊帆答應一聲,輕輕一摟她的纖腰,婉兒便順勢坐到了他的懷裡。

「呀1

婉兒剛剛坐下,就像被針刺了一下似的跳起來,瞟著他胯下隆起的大帳篷,又好氣又好笑地道:「你……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沒有出息呀?」

楊帆無辜地道:「這怎麼能怪我?誰讓我的婉兒嬌麗如花,不可方物呢。」

婉兒又白了他一眼,心中可是歡喜的很,也甜蜜的很,女人哪有不喜歡被人誇讚美貌的,尤其這誇獎來自她的男人,看著他為自己動情,心中自然很是得意。楊帆看看天色,突然站起,一把抄起婉兒的腿彎,便向內室走去。

婉兒驚道:「你做什麼?」

說話間,二人已然轉過屏風,就聽屏風後面傳來楊帆的聲音,聲音隱隱帶笑:「你說做什麼?當然是做你和我最喜歡做的事?」

聲音未落,一條玉帶已然搭在屏風上面,接著是一襲月白色長袍。

婉兒有些央求的聲音道:「不行啊,倉促離開宮城,人家……人家根本沒帶葯來。」

楊帆道:「它都已經這樣了,你說怎麼辦?」

婉兒啐了他一口,道:「快收起那醜陋傢伙。你……要不……要不人家……」

楊帆道:「什麼?我聽不清。」

婉兒氣道:「偏不說,你故意的1

楊帆笑道:「好好好,可是……簫自然是要吹的,不過只是一曲洞簫,能讓你家小二郎心服口服地向你服軟么。來吧,好娘子,就一次,哪有那麼巧就有了……」

兩個人拉拉扯扯、半推半就的,翠花白底的絲綢小衣便搭上了屏風,接著是緋色絹紗的褻褲,然後是碧荷紅蓮的訶子……

※※※※※※※※※※※※※※※※※※※※※※※※※※

「萃兩間之秀,居四方之中」。

秋天的嵩山,滿山斑駁陸離,谷風松濤。

三陽宮中,樹木茂密,林蔭蔽日,石淙河畔,山澗深長,石壁如削,綠葉黃花,遮崖蓋頂。一塊塊怪石,有如老翁頷首,有似童子擊掌,有若蒼鷹展翅,有像牛反芻,高低大小,姿態各異,石間流水淙淙。

秋意雖美,卻有種蕭瑟之意,這是駐蹕三陽宮的第三天了,已然七十六歲高齡的武側天在張易之和張昌宗的陪同下,緩緩行走在山水林間,「性巧慧,多權術,志向齊天」的武則天也不免感染了幾分消沉之意。

前面,赫然出現一方碧幽幽的水潭,潭中有一塊大石獨出水面,高約兩丈,寬有丈余,一人身著寬袍,盤坐於上,正低頭看著一張紙,似乎是一封信件,微風徐徐拂動著他的衣袂,如同人在畫中。

「啊!是楊將軍1

張昌宗看了一眼,訝然道:「這大石距岸甚遠,他如何登上去的?」轉眼便看到水中巨石下有一具竹筏,由繩索系在石上,張昌宗便笑起來:「唬我一跳,我還以為楊將軍能登萍渡水呢。」

武則天也笑微微地站住,納罕地道:「他在看什麼呢,這般入神?」

張易之聽了便喚道:「楊將軍,聖人來了。」

楊帆在石上似乎看的入神,聽見張易之呼喚,扭頭一看,哎呀一聲,趕緊揣好信件,跳到竹筏上,撐起竹篙三下兩下到了岸邊,閃過幾方大石,向武則天長揖道:「臣楊帆見過聖人。」

如今楊帆是千騎將軍,天子近衛,便也跟著宮裡人稱武則天為聖人了,這是宮裡親近人對天子的稱呼,外臣和關係遠一些的人見了皇帝就只能稱她為陛下或皇帝,雖然只是一個稱呼,也顯出了親疏之別。

武則天微笑道:「楊帆吶,你倒悠閑,在這兒做什麼呢?」

楊帆躬身答道:「臣正在看家書,未曾注意聖人駕臨,還請聖人恕罪。」

武則天笑微微地擺了擺手,道:「無妨,你的家人可還好么?」

楊帆道:「承蒙聖人關懷,家裡人都好!臣隨御駕來三陽宮時,已囑咐妻兒避到龍門去了。信上說,如今雨水少了,娘子打算再看兩天便回洛陽。家裡開著生意呢,從隴右購回的皮貨,因為大雨在路上耽擱了,臣離京間才冒雨運到,這些日子怕都返潮了,水若退了,得趕緊晒晒,去去潮氣,要不然怕有毀壞。呵呵,挺大一筆開銷,不親自看著點兒,娘子不放心。」

御前奏答,很少有楊帆這麼嗦的,旁人生怕說錯了話,皇帝問一答一,問二答二,絕不多言,可楊帆卻像是在跟皇帝嘮家常。而一輩子求索權術的武則天老邁之後偏就喜歡聽這些家長里短,笑眯眯的只是點頭,並無不耐煩的意思。

「小蠻那丫頭,是挺能幹的。朕給你指的婚,這妻子還差得了?」武則天就做過這麼一回媒人,心裡很是得意:「你家有人去隴右購買皮貨?怎麼樣,一路行來,可曾見到別處受災?」

楊帆道:「沒有。聖人聖明,四海昇平。如今驟下大雨,遭災的也只是洛河上下一帶城鎮,其他地區都安然無恙。家人回來說,從隴右過來,一路經過朔方、延州、丹州,俱都是繁華富庶,百姓安居樂業呢……」

(快捷鍵:←)醉枕江山 周一求推薦票!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一十章張楊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