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三章五水困洛城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6日 16:35 [字數] 34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洛陽城淫雨連綿。文學吧wxba

這些日子晴少陰多,雨水不斷,洛水兩岸很多人家都進了水。

進入秋季本來應該是糧米豐收、果蔬豐盛的季節,可是因為雨水影響,糧價菜價都大幅上漲。

別人家楊帆不知道,但牛老管事家長子務農、二子種菜,聽牛管事嘮叼說,大兒子家的莊稼都泡在了水裡,不管是否已完全成熟,全家人搶收搶割,還雇了許多短工,所得比去年也少了一半,可謂損失慘重。

至於二兒子家更不用說了,菜地全泡在水裡了,雖說城裡現在菜價奇高,很多富有人家也只能吃鹹菜,小戶人家更是只剩了干米飯,可他也就搶收搶賣了一畦菜,一片汪洋中怎還撒得了種子?

一時物價飛漲還不算什麼,重要的是洛陽附近的支流因為連日的大雨都發了瘋,五水繞洛城變成了五水困洛城,就在昨日,上游一個縣還不得不決了口子,讓瘋狂的河水泄往鄉村,以保洛陽城。

這種官方為了泄洪主動決口的行為,雖然有一定安排,可以提前撤出泄洪區的百姓,不致於傷了人命,可是對於當地百姓的財產損失卻是不言而喻的,洪災之後撫恤賑民又是一樁大麻煩。

宮裡幾個平時觀風賞景的池子早就注滿了水,蔓延到了周圍的宮室殿基下,玄武門口堆起的沙袋已經快有一人高了,可宮外的水從宮裡的排水系統里灌進來,根本無法完全阻止。

武則天犯了大多數老人家執拗的毛病,大臣們已經再三促請,可她就是不肯離宮避險,堂堂皇帝被幾場大雨嚇得倉惶離宮豈不惹人笑話?她總覺得只要再堅持幾天,這雨水就能停。洪水也就泄了。

楊帆身負重任,只好與洛陽府和戶部治水官天天守在玄武門上,輪班值宿,時時觀測水情,以便及時做出應對。

便是在這種情況下,外界的消息還是通過各種渠道不時送到他的面前。如今宮城外調集了一批民工在那裡築堤排洪,人來人往的,其實想給他送消息,反而比太平時節要方便的多。

高近人頭寬有兩步的層層沙袋之上。楊帆披著蓑衣站定,腳下混濁的雨水夾雜著枯枝敗葉一遍遍地沖刷著他的腳面,他是赤腳站在沙袋上的,腳背已被浸泡的有些慘白。

「嘩1

又是一陣水響,泡沫迅速破滅。一隻死老鼠泡的發脹的身子飄過來,楊帆厭惡地挪了個地方。旁邊一個同樣披蓑衣的人跟著他挪了幾步,繼續稟報:「關內道觀察副使趙厚德稱病辭職了。不過,我們這邊牛志遠和馬三秦也不得不讓出了炙手可熱的鹽政大權,可謂兩敗俱傷。」

楊帆凝視著眼前打著旋兒滾滾而去的濁流一言不發。

那人嘆了口氣,又道:「兩面再這麼僵持下去,恐怕都要元氣大傷。」

楊帆睨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宗內元老們的意思?」

那人忙道:「是屬下個人的意思。」

這人叫王雨辰,中了進士卻一直做候選官,這一候就是十多年。家裡雖說未到沒飯吃的地步,可是對一腔熱血的他來說,卻是壯志消磨。心灰意冷之下,卻被顯宗看中。漸漸吸納進來。

此人自十年前進入顯宗,卻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替一個什麼組織做事。直到前不久,楊帆取閱宗內人物卷宗履歷時,才慧眼識人把他納入中樞。十年的時間,此人的一切都已和繼嗣堂融合在一起,忠心是沒有問題的。

楊帆便笑,道:「嗯!可是你要知道,我們雖然折了兩隻翅膀,可這兩條翅膀本來是壓了千斤重擔在上面,他們雖能支撐卻也飛不高的。如今這場惡鬥,只要打敗隱宗,卸去這千斤重擔,哪怕這雙翅膀也受了傷,可一旦傷愈,比現在能發揮的作用就不能同日而語了。」

王雨辰欠身道:「是1

楊帆略一沉吟,又道:「觀天部的人意思如何?」

王雨辰眉宇間凝重之色稍塞們倒是個個擁戴宗主的,不只是他們,咱們顯宗各部對宗主的決定都是全力贊成。上一次在長安敗於隱宗,大家可都不服氣呢,早想再與他們較量一番,分個雌雄。」

楊帆頷首,嘴角輕輕逸出一絲微笑,道:「那就好。」

現今的顯宗上下,可謂同仇敵愾。哪怕是那些有著濃厚世家背景的屬下,暫時也擺脫了背後家族的影響,或者對家族陽奉陰違,實則對楊帆的決定全力支持。

他們都是有血有肉、有自主意識的人,在繼嗣堂多年經營,更有了自己的利益圈子,如今他們與繼嗣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哪有不同進同退的道理,如此一來,楊帆對顯宗的掌控力也是越來越強。

在楊帆心中最重視的還是觀天部,他覺得觀天部做為中樞之天樞,是整個繼嗣堂的靈魂所在。可惜的是,以前在一手創建了繼嗣堂的姜公子面前,因為姜公子的太過強勢以及他所擁有的無上威望,觀天部從未發揮過應有的作用。

而楊帆則不然,他不相信一個人的智慧可以超越一群智者的智慧,哪怕這個人再如何英明神武,人力有限,一個人的精力,怎可能日理萬機而無一疏漏,所以他現在已經加強了觀天部的作用。

尤其是顯隱二宗這次爭鬥竟然引入了官府的勢力,這引起了七大世家的極大忌憚,一些一查就知道有七大世家背景的人正在迅速退出,抹殺他們在繼嗣堂的一切痕,避免受到牽累,這些強力人物退出留出的權力空白,正需要觀天部這批人去填補。

這些人個個都是才智卓絕的人物,可惜一直以來都只有參謀諫議之權,而且宗主幾乎從不採納,如今突然能做一些具體的事情,真正地掌握到權力,他們不竭誠擁戴楊帆忠於楊帆才怪。

楊帆認真地想了想,道:「任他幾路兵來,我們只管向他們最薄弱處搗去!哪怕暫時吃些小虧,只要糧儲那邊叫咱們找到一個突破口,剩下來的就全由咱們做主了!你回去告訴他們,不要在意隱宗在別的方面對咱們的挑釁攻擊,咬住他們唯一的破綻,一定要讓他們傷筋動骨1

「是1

王雨辰眯起眼睛看看陰沉沉的天色,舉步向遠處走去。那兒正停著一艘小舟,洛陽城裡御道行舟,這也是十年難得一見的奇景了。他是扮成運送沙石的工頭兒來的,暫時還不能走,只能待那幾艘運沙石的小船全卸完了貨才好離開。

楊帆方才指指點點,好象在告訴他哪裡需要加固,哪裡還需要多少沙石,這時分開,楊帆也自去城頭,與今日坐鎮玄武門的值宿旅帥黃旭昶見面去了。

顯隱二宗斗得如火如荼,為何七大世家只是規勸、威脅,甚至不得不坐視他們火拚,卻只是撤出了自己的直系子弟免受牽連?

不是他們不想施加影響,而是今日之繼嗣堂,自隱宗獨立出去,自成一股勢力時開始,姜公子也開始在繼嗣堂中經營完全屬於他的勢力,從那時起,不管是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繼嗣堂完全從屬於自己的一股力量。

從那時起,七大世家雖然在很大程度上依然能夠對繼嗣堂施加影響,卻已不能像當初一樣如臂使指,也無法依靠他們的強大影響力和經濟實力,讓繼嗣堂繼續任搓任扁,完全任由他們擺布了。

這就像後世的某個大帝國,兩大黨派競爭,作為背後支持他們的大財團,不可能在任何時候任何政策上都左右他們服從自己的意志。黨派也有自己的力量和利益訴求,有時他們的力量足夠強大時,甚至能反過來控制他們背後的財團。

※※※※※※※※※※※※※※※※※※※※※※※※※

鄜州倉,臉上黑一道白一道的裴郡馬望著猶自滾滾冒煙的幾處糧倉,臉色鐵青。

好在他正好帶來許多差捕和團練,在這些人的參與和監督下,沒有人敢消極怠工地放任火勢蔓延,但糧倉起火實在不是那麼容易撲滅的,眼下只是控制了火勢漫延,同時撲滅了大部分明火,但是倉里暗火仍在燃燒,現在既進不去人,也無法撲滅。

胡元禮怔怔地站在那兒,頜下的鬍鬚燎得捲曲了一片,一捋便是一手黑,鬍鬚已經焦脆了。

起火的幾處糧倉,恰恰就是「遊俠兒」飛刀傳書中指明的幾處糧倉。他沒想到那些貪官污吏的膽子這麼大,時間竟也拿捏的這麼好,他來勢雖快,對方竟還搶先一步毀滅了罪證。看護不嚴導致糧倉起火,這失職罪再重也重不過貪墨的。

他卻不知,若不是原刺史李昊今日恰好從刺史府出來,與他走個碰面,且那李昊因為心中有鬼異常機警,今日這一行對方是無論如何來不及應變的。事情到了這一步,實在是天意。

作為裴郡馬的幕職,木攸卻沒有東主那種被人戲弄於股掌之上的羞惱感,他凝視著那猶自濃煙滾滾的四口糧倉,冷靜地思索片刻,忽然走上兩步,對裴郡馬竊竊私語了一番。

裴郡馬也就是在跋扈的義安郡主面前才窩窩囊囊,眼下的一切,已經使他對胡御使的指控再無半分懷疑,木攸一說,裴郡馬拳掌一擊,惡狠狠地道:「成!就這麼辦1

p:月中啦,誠求月票、推薦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