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二章絕戶計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6日 00:23 [字數] 37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鄜州刺史府,府門大開,裴巽伴著一位半百老者緩緩走出來。

裴巽微笑止步,道:「李太守,恕不遠送了。」

半百老者回身笑揖道:「裴使君留步。」

這半百老者身著月白衫,頭戴軟腳襆頭,腰間輟著一方壓袍的玉佩,溫文儒雅,氣度不凡,此人乃是前任鄜州刺史李昊。

前後任交接,事務是非常繁瑣的,除了需要交待的各項事務還有府庫的各項庫存,這些都要一一點清,謄出名錄,待雙方簽字畫押,前任方才可以離開。

裴郡馬對此全然不懂,若不是他身邊跟著一位出身繼嗣堂的精明幕僚,只怕李昊拿出交接清單,他便馬上痛快畫押了。

可他這位幕僚做過多年的小官小吏,於細處最是精通,在他提點之下,裴郡馬事事核對的仔細,李昊無奈,只好打起精神逐一清點,以致拖延至今不得離開。

裴郡馬的這位幕僚姓木,叫木攸,他是知道宗主打算的,自然不願放李昊離開,可是儘管他提點的仔細,眼下需要核對的賬目也所余不多了,正常情況下再有兩日功夫,李太守便能離開鄜州,去商州走馬上任。木攸心中雖然焦急,卻也沒有辦法。

裴郡馬站住腳步,笑道:「後日,裴某為太守設宴餞行,離府一應事宜太守也不必擔心,俱都準備妥當了。」

官員離任,當地官員少不得要設宴餞行,歡送一下,還要發動當地士紳相送,什麼萬民傘阿德政牌阿脫靴禮啊,這一類的把戲必不可少,甭管這官兒是不是真的受到萬民愛戴。這種禮節是繼任官和其昔日僚屬應盡的義務。

李昊會意地一笑,拱手道:「有勞了1

李昊轉身離開刺史府,登車而行,快到路口的時候。忽然有一行人馬從對面急急行來。肅靜牌、迴避牌、官銜牌,顯然是官員儀仗了……

李昊只道是哪位地方官員來拍新刺史的馬屁,初時並不在意,可那官銜牌掠過眼前。忽然看見「進士及第」、「都察御史」的字眼,李昊便陡然一怔,略一思索,臉色登時陰沉下來。

馬車緩緩而行。漸漸駛上長街,夕陽餘暉映著車馬,李昊突然探頭出窗。厲聲喝道:「停下1

他向自己的心腹管事劉宇桓招了招手。候他跑到面前,壓低聲音吩咐道:「你去,盯著刺史府,但有任何動靜,立即回報1

那管事是他用慣了的人,一聽阿郎吩咐,馬上就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帶著兩個人,俱都牽了馬匹,迴轉巷內。李昊這才縮回車內,車馬繼續前行,李昊的一顆心卻顫顫悠悠的再也無法安定下來。

他知道朝廷派了御史來鄜州,卻不想今日正好碰見。今日監察御史到了鄜州也不稀奇,推算日子也該到了,可是從他方才與那位裴郡馬的言談舉止來分析,這位新任裴刺史對於胡御史的到來還不知曉,這就非常不合情理了。

若是裴御史想要微服私訪,他就不該擺出儀仗。即然要面見本州刺使,那就必須打出儀仗,這不僅僅是欽差威儀,也是朝廷禮制,不僅僅是對他自己的尊重,也是對本州刺史的尊重。

可有一樣,他既然是第一次在鄜州亮相,應該早早就派人至刺史府通知,由刺史率本州官吏相迎,雖然監察御史級別不及刺史,但他擔著朝廷的差遣,有欽差身份,這就是地方官員應盡的禮數了。

即便第一次打過了交道,下次再欲前來拜訪時,通常也該先使人遞貼子,否則州官事務繁忙,你來時他偏偏離府而去或者正在署理大案怎麼辦?

可是從裴郡馬先前的反應以及一再邀請他留下飲宴的行為來看,他並不知道胡御史要來,而方才胡御史一行人行色又太過匆忙。李昊若是心中坦蕩也就罷了,偏生他心中有鬼,是以越想越是不安。

李刺史已經卸任,全家搬出了刺史府,現在正住在州驛裡面。李昊回到本州館驛,剛剛回到房中寬去外袍,才坐下喝了杯水,第二杯剛端起來,劉管事便連滾帶爬地跑回了館驛,上氣不接下氣地喊道:「阿郎!阿郎1

李刺史急忙站起身,問道:「你回來了?出了什麼事?」

劉管事呼呼地喘息著道:「阿郎,那位御史進了刺史府不過一柱香的功夫,裴刺史便派人去請州判,傳皂、捕、壯三班捕役立至州衙,這還不算,他還派人去調一營團練,小的認得在州衙當差的那人,卻只問來這些,問他刺史大人意欲何為,他也並不知曉。」

裴郡馬陡然調集三班衙役捕快,這州府在冊的捕快怕不得一百多號人,這還不算,他還要再調一營團練土兵,這位新任刺史要幹什麼?

諸州有團練使,大多由刺史兼任,可以調動指揮團練兵,可是除非要剿匪捕盜且賊人勢大,否則刺史很少會動用團練。

團練兵雖非國家正規軍隊,畢竟也是一支武裝,一旦調動,必須馬上備書向上司稟報並解釋用兵理由。李昊在鄜州做了八年刺史也只調動過一次團練兵,那次是為了清剿州內一支數十人的綠林悍匪。

如今裴郡馬剛剛上任,他調兵幹什麼?

胡御史是來鄜州查辦糧儲案的,胡御史剛剛見到裴刺史,裴刺使便急急徵召州府全部捕快,這且不算,還要調動一營團練,順著這條線一想,答案已是呼之欲出了。李刺史心弦一顫,手掌一滑,掌中杯「啪」地一聲落在地上跌個粉碎。

※※※※※※※※※※※※※※※※※※※※※※※※※※

裴巽騎在馬上,臉色沉重,原本對卸任太守李昊熱情指點所產生的滿腹感激都化為了憤怒。明日就是交結之期,可他坐守刺史府,卻被李昊一道道迷魂湯騙得神魂顛倒,一旦簽字畫押,來日倉儲出了問題。他這個現管官也難辭其咎。

裴郡馬把牙咬得咯咯直響,心中暗恨:「好個口蜜腹劍的老賊1

胡御史騎在馬上,回頭看看尾隨其後的團練兵,又看看前邊抄著鋼刀、鐵鏈、枷鎖、哨棒的三班快捕。暗暗吁了口氣:「這些人的集結也太慢了,整整耗費了一個多時辰。不過,裴郡馬剛剛上任,對本地官吏還不能如臂使指。卻也不好苛求於他。

雖然說府衙里還有大批的原刺史舊僚屬,一個時辰的集結速度足以讓他們打聽到些什麼,如果他們有心泄密也有足夠的時間送出消息,不過胡御史並不擔心。那是糧倉。不是一口米袋子,就算對方得了消息馬上應變,也來不及了。

胡元禮策馬向裴巽靠近了些。問道:「裴使君。糧儲之地距此還有多遠?」

裴巽以馬鞭向前一指,道:「前行左拐,長巷盡頭就是。胡御史莫急,咱們馬上……」

他剛說到這裡,忽然身子一震,瞠目結舌望著遠方,獃獃坐在馬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胡元禮霍地扭頭看去,一時也呆住了。

此時暮色蒼茫,天邊已昏黑一片,可是視線及處,卻是紅光隱隱,吞吐閃爍,股股濃煙噴薄而出,在天空中緩緩瀰漫開來,好像一隻恐怖的巨獸正要從岩漿里掙扎著跳出來,胡元禮登時手腳冰涼。

過了半晌,胡元禮和裴巽才突然清醒過來,不約而同地大喊道:「糧倉起火!快!快救火1

……

長安府,沈沐居處。

藍金海快步走進沈沐的書房,道:「公子,關內道郡府副使趙厚德託病辭官了,只著人知會了咱們一聲。」

沈沐似乎有些驚訝,沉吟片刻,才道:「也好!讓他置身事外吧,如果顯隱之間的這場大火真的燒開來,也免得延及到他。」

所謂郡府,就是觀察使的府邸,這觀察使訪察善惡、舉其大綱,兵甲、財賦、民俗之事,無所不領,權勢極重,其實就是後來的節度使的雛形。關內道下轄二十六個府州,丹州、鄜州俱在其轄內。

趙厚德是隱宗一派最高級別的官員,作為關內道觀察副使,他是由滎陽鄭氏一手扶植出來的官場代言人。而滎陽鄭氏和隴西李氏,則是隱宗幕後最大的支持者,因此令此人扶助隱宗。

隱宗在關內道發展如此迅速,離不開此人在官場上的大力扶持和幫助,眼下關內道四處火起,糧患恐有壓制不住的可能,如果一旦爆發驚天大案,恐怕將有大批人頭落地,趙厚德作為關內道觀察副使,到時只怕也逃脫不得。

因此,他審時度勢,果斷託病辭職。這個舉措,背後必然有滎陽鄭氏的影子,這些人等於是大世家借與隱宗的人手,真正能操縱他們的還是世家而非隱宗。

做大官的人並不怕辭職,只要朝里有人背後有人,隨時可以起複,永遠不會像尚未涉足仕途的人一樣那麼費事,官身是一道高高的門檻,只要邁進來了,就已經躍了龍門,浮浮沉沉都是宦海中事了。

藍金海見沈沐眉頭深蹙,又安慰道:「不過,咱們的反擊也起了效果。隱宗那邊,劍南牛志遠告病還鄉,山南馬三秦也在安排『後事』。」

世家大把撒網,扶植士宦,最終成才的也只是少數,這牛志遠就是其中之一,此人是趙郡李氏背景,現為劍南道鹽運使,不但管著劍南道鹽業,還管著劍南道酒業,這是個肥得流油的差使。

而山南馬三秦是個鹽商,手中有鹽池、鹽井數十處,實則是個傀儡,背後控制他的是趙郡李氏,這兩個人一向與顯宗關係密切。在他們這樣的職位上,屁股是不可能幹凈的,隱宗剛對他們有所行動,這二人就嗅到了味道,果斷以退為進。

其實,這兩人退也無妨,牛志遠在任已近三年,這個肥差誰坐得太久都會招惹得天怒人怨,要不然他也該換地方了,如今退下來避風頭,也算是一舉兩得。而馬三秦本就是受人擺布的傀儡,這換人也由不得他。

但是這兩個人一退,直接影響到的就是顯宗。顯宗比隱宗攤子鋪的大,花銷也就大,突然減少兩處重大財源,損失著實不校沈沐想著,臉上便慢慢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二郎,如今你該怎麼辦呢?」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一章焚天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三章五水困洛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